“语文凭什么要给数学让路?”教育部统编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曾说过这样的观点:“未来语文将成为中高考的杀器,高考要实现15%考生做不完卷子。”
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于 5 月 22 日在北京召开,将于 5 月 28 日闭幕。两会期间,不少代表为教育献言建策,鲸媒体持续跟踪报道中。
对于教育行业从业者来说,短期内我们看到疫情对在线教育产生深远的影响,但值得思考的是现在到了爆发的时刻吗?
在北京,没什么比“海淀黄庄”更能让人联想到“学习”了,这近乎是一种条件反射。北京教育看海淀,海淀教育看黄庄。
  • 鲸观察
  • 2020-05-21
  • 0
两个月过去了,美国各地的教育工作者都在他们的餐厅、卧室、起居室和走廊里进行远程授课。而且,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正在适应一种完全不同的工作方式和工作节奏。
AI 互动课是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突破点。字节跳动将靠「复制」完成流量闭环野心。
95后是未来的一代,出生于互联网时代,他们是教育消费的主力军。他们有怎样的不同于上一代人的特点?他们有哪些不同的学习诉求?机构如何结合他们的需求产出吸引95后的产品呢?
在线教育科技公司的春天与传统出版商的末日。
西方的教育和中国的教育有什么本质区别?现阶段中国的教育要做哪些改进?为什么要培养理想主义思想?学生如何培养理想主义思想?
好未来收回哒哒,对哒哒意味着什么?对在线少儿英语赛道意味着什么?好未来要退出在线少儿英语赛道的战争了吗?
为什么这两年短视频+教育火了?转化、复制、平台,短视频+教育的终局如何?
此次政策是教育部在前期大方向上进一步细化,一定程度上给予执行的标准,但由于教育行业本身知识难度难以确定,模糊地带仍然存在,后续具体执行的力度仍需持续跟踪。
总之而言,在疫情的推动下,在教育供过于求的情况下,我认为还是有可能出现教育平台的。
企业倒闭、裁员、员工减薪等现象在疫情期间已经屡见不鲜,作为员工或求职者来说,提升技能、提高自我认知能不能曲线救国提高求职成功率?在线职业教育需求又是否呈现跃迁式的增长?
外界关心和看到的只是企业的兴衰,惟有做过企业的人方知其中的艰辛……
智能教育硬件厂商发展的三大阶段是什么?又是如何完成突围的?突围的效果怎么样?面临的难题又有哪些?智能教育硬件产品将何去何从?
如果“报复性消费”的袭来能够拯救行业……
有惯性也有惰性
来自中国的兴趣正在加强,腾讯、好未来、猿辅导都已经下注。
面对创业板注册制改革的机遇,教育中概股们是否会排队回国?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