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方是一家由霸菱亚洲私募股权和中信资本旗下基金组成的财团。
这一次,20岁的环球雅思能否重夺昔日辉煌?
TEC2018 教育创想大会
2016年,环球雅思服务了6.4万名学习者,产生7800万英镑的收入。
Joe Lam临危受命,成为培生中国的负责人,能否挽回培生中国业务的颓势?
培生强调,K12业务仍然是培生的一个重要部分。
迷茫的环雅何处去?培生又将如何扭转自身的颓势?
培生集团于2011年11月以2.94亿美元收购环球雅思。
2016年已经过半,教育圈又有哪些创始人和高管们离开了自己打拼过的企业?鲸媒体带大家梳理了一下~
今年4月底,有媒体曝出前环球雅思(环球教育)产品与教学总监刘薇已经离职,今日消息称,刘薇离职之后加盟了小站教育,她现在的职位是小站教育合伙人兼副总裁。
近日,韩国人Soo Kang正式上任环球雅思CEO,据悉,此前Soo Kang曾负责培生在南亚的出版业务。这是环球雅思两年半内换的第五位掌舵者。
“入深海看教育,读鲸闻30秒。”看看教育行业又发生了哪些值得关注的事:近日,硅谷教育科技公司Volley Labs获得好未来、扎克伯格教育基金等投资的23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培生成立中国零售业务部,华…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