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琴行一夜闭店背后
独家对话小马过河联合创始人许建军。
关于接盘侠的三种猜想
在脱欧公投之后,英国全境的大学都遭遇欧盟学生申请数量的缩水,这是近十年以来的第一次。
一些简单的心理干预就能够帮助克服地区差异
2016年的在线教育行业,正式步入了“亿元”时代,不管融资还是单月营收,如果不是以亿为单位,那肯定都不好意思对外说了。
这个悲观的预测来自于中国的风险投资基金在十月底的时候已经达到了1216笔,而在2015年初这个数字是552笔。
是时候正视国内留学行业“潜规则”黑白不明的身份和行业窘境了。
教育政策指挥棒何以失灵?如何走出应试主义的泥潭?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