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2赛道吸金能力强大,融资总额126.75亿元,占70%。
互联网基础设施越加成熟,消费者付费意愿从线下到线上转移,线上教育渗透率上升,线上教育市场正在增长。
随着家长对早教的接受程度越来越深,近20年来,早教在我国已经历了从无到有,从线下到线上,从中产专属到平民化的过程。疫情无疑加速了这一变化。
始于国内兴起在线教育的2013年,淘宝教育至今探索7年、换了6位负责人。
印度,这片教育的蓝海,容不下中国这艘船么?
受疫情影响,冰火两重天的教培行业,迎来被压缩的暑假。今年的暑期流量争夺战有哪些变与不变?沉郁的2020,又会由谁来打破?
目前,锤子科技的债务仅余35.52万元。
教育与流量平台相拥,能卖好教育产品吗?
传统教育暴露了越来越多的短板,虚拟教育成为新常态,碎片式学习成为主流,终生学习已经成为现实……
如果说今日头条和抖音是让字节跳动引以为傲的两板斧,那么,进入后流量时代,面对增长天花板的即将到来,如今的字节正在竭力寻找第三极。而字节跳动近期的一系列动作迹象,似乎都预示着其第三极的押注目标是——教育…
全新的挑战背后,也是一个探索未来模式的契机。打破线上线下边界,会否成为走出留存困境的新出路?
“一年之计在于暑”,这是教育行业的规律,教育企业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招财季”。
100万教培机构在生死的边缘徘徊,1000万教培从业者陷入无尽的焦虑中。“OMO万能论”和“OMO妖魔论”都找到了自己的信徒。
2020疫情以来,就业的困难能让大家转向学习考证,能给职业教育带来一波“新生”么?
下沉市场的教育领域,一定会诞生若干家百亿美元公司,最大的企业甚至会超过好未来。
  • 鲸观察
  • 2020-06-03
  • 2
疫情期间,K12在线教育市场短期内涌入了大量流量。风口之下,越来越多教育机构突破自我,寻求线上线下的融合。面对增收不增利的困境,拥抱线下,会否成为网易有道新的机会?
2020年初发生的新冠疫情,像极了十七年前的“非典”。
WeTool 的被封,对教育行业究竟意味着什么?今时今日,微信封杀 WeTool ,剑指教育行业外挂,背后又有着怎样的阴谋与阳谋?
鲸媒体汇总分析新东方、好未来等7家K12教育上市企业的财务数据。希望能从财务数据中探讨出在部分机构仓促之下的线上转型以及大量免费课带来的流量之下,机构是否还能保持一如既往的盈利能力?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