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现依旧是难题。
收入的减少,意味着只能继续缩减开支和进一步减少人力资源费用。
智能技术赋能下,教辅产品将迎来新生命。
如今,各家都已明确转型方向,谁能率先突围?
前路虽然多艰,但行业依旧在等一束光。
低端落后的职业教育难以培养高素质的技能人才。
中国留学后服务市场规模将在2024年达到2854亿元。
绘本市场供求增加,能否焕发新生机?
5.4亿海量学习资源、对于用户的洞察理解、5年行业沉淀是其护城河。
联想启天K10 Pro全面适配“教育场景”,实现专机专用。
转型能否助教培企业挽救危机?
知乎在港交所敲钟,完成其双重上市之旅。知乎已将“职业培训”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
找到托育服务价格与质量间的平衡依旧是一大难题。
在线教育公司都开了抖音号,但做的事情不太相同。
如何在合规的前提下,精准满足用户的学习需求,是教育硬件企业面临的重大挑战。
教师类业务市场的增量继续扩大,如何抓住新增用户,将成为企业竞争重点。
待监管政策落地,势必有一批美术培训机构要被淘汰。
普通素人入局知识付费,课程体系搭建是第一道难关。
少儿图书在所有图书品类中,市场份额最大。
玩具与教育的共创,吸引力有多大?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