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局教育,字节跳动和张一鸣,是认真的。
美团可以定义 O2O,谁能定义 OMO ?提高毛利率或搞加盟,OMO 有什么用?融合教学模式、商业模式、技术模式,OMO 怎么搞?
“新冠疫情,中国打上半场,世界打下半场,华人留学生打全场”。留学生回国之路已经如此艰难,国外疫情的爆发,中国留学行业是否即将进入寒冬?
在线教育新供给,将引发中国未来四大趋势!
将自己的企业托付他人,虽然这听起来依然令人无法接受,但总归是“留得青山在”的长远之计。
贾斯汀·赖克(Justin Reich)认为应该立刻停课关闭校园,等到暑期或九月重新开学。
寓乐湾家庭端新零售业务也加强了针对家庭端的个性化运营,保证疫情期间的家庭端用户购买需求及稳定营收。
以电商入局的阿里巴巴,对教育是漫不经心,还是暗暗发力?
创新的压力固然大,但是抬头看路的能力更重要
为什么OMO很重要?为什么会成为教育的终局?
做还是不做OMO,是每个教育机构面前的一道选择题。
短期红利清晰可见,在线教育该如何实现长期主义?
疫情之后,春暖花开,教培机构又该何去何从?
辅助学生学习的网站真的能起到作用么?其中又有何隐患?
每天半小时,共同决胜“疫后时代”!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海淀黄庄,最可怕的事情是这里没有学生。 中午时分,空荡荡的十字路口 背着书包,在路口等红灯的学生;身着校服,涌入电梯讨论着假期和游戏的学生;步履匆匆,赶去补习班的学生。海淀黄庄应该随…
疫情期间,家庭教育会是“大有可为”还是机构的“引流工具”?
国际油价闪崩,黑天鹅起飞,全球股市暴跌,正在刺穿全球货币泡沫。
线上、线下、刚需、非刚需四维度划分,经群访数十家教育机构,总结 14 个关键词。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