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摆半年有余的武汉教培业在经历了至暗时刻后,好像迎来了曙光。
全球共有70多个项目正致力于将区块链应用到教育当中,大多数都着眼于人与就业机会的连接。
2020年,黑天鹅事件频发,留学产业也波澜不断。疫情下的留学,看似一片困局,但至暗之下,依然藏着逆风起舞的生机。
始于国内兴起在线教育的2013年,淘宝教育至今探索7年、换了6位负责人。
印度,这片教育的蓝海,容不下中国这艘船么?
教育是立国之本,而非一门单纯的生意,任何时候,教育公司都要在做好教学服务产品并保证教学质量的前提下,再做营销推广,“营销派”或许能赢得一时的好处,却难以获得长久的利益。
被按下“快进键”后,关于在线教育的种种受到了更多关注和热议。在线教育未来的前景如何?线上教育可以发挥哪些优势?最被业内看好的在线教育模式是哪种? 
如果用一句话给 2020 上半年的教育市场定个调,那应该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受疫情影响,冰火两重天的教培行业,迎来被压缩的暑假。今年的暑期流量争夺战有哪些变与不变?沉郁的2020,又会由谁来打破?
有多少校长还在坚持,又有多少校长已经放弃?
目前,锤子科技的债务仅余35.52万元。
2020年的海外留学相较以往,仍然存在机遇,裂缝中依旧有温暖的阳光。
这只是一个开始,未来还有更多颠覆。
用一个“分数”简单粗暴地衡量一切人,无视个性、无视差异,正是应试教育最大的病症。
数据能带给K12教育什么?
北京教培行业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复苏?
创意写作是大语文市场催生的又一产品形态。
教育与流量平台相拥,能卖好教育产品吗?
在传统的在线远程教育中,某种程度上解决了地域和师资互动中的大部分问题,但并没有解决所有问题。
曾经的三大门户,2000年便上市开启了中国的互联网时代,至今只有网易还停留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前十。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