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旭东于 2020年7月30日至2020年8月6日通过大宗交易和集中竞价减持公司股份共计 3432804股,占公司总股本1%。
直播带货的风由电商领域吹到了教育领域。中国的直播电商经历了怎样了发展历程?直播市场具有哪些特点?网红经济产业链分别具有哪些参与方?各参与方担任什么样的角色,提供什么样的服务?
头部烧钱,腰部缺钱,尾部欠钱,在线教育冰火两重天。
线下教培机构在等待,也在变化。 
鲸媒体采访了在线职业教育机构学慧网CEO高燕及在上班之余坚持通过学习,进行能力提升的在职人员代表,共同探讨成人的学习之道。
“大力”投入教育,能否出“奇迹”,成为教育行业重要参与者?不妨来看字节跳动是如何做教育业务的?
流量涌入、资本追捧,看似火热的在线教育,前路依旧漫漫。
互联网基础设施越加成熟,消费者付费意愿从线下到线上转移,线上教育渗透率上升,线上教育市场正在增长。
始于国内兴起在线教育的2013年,淘宝教育至今探索7年、换了6位负责人。
交易完成后,美吉姆将不再持有三垒科技股权。三垒科技将由俞建模和金秉铎100%控股,其中俞建模持股90%,金秉铎持股10%。
如果用一句话给 2020 上半年的教育市场定个调,那应该是,“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印度应用下载榜第一的 app 是抖音,手机销量第一的品牌是小米,这个国家却突然间选择了封禁中国 app。
  • 动态
  • 2020-07-01
  • 0
用一个“分数”简单粗暴地衡量一切人,无视个性、无视差异,正是应试教育最大的病症。
曾经的三大门户,2000年便上市开启了中国的互联网时代,至今只有网易还停留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前十。
如果说今日头条和抖音是让字节跳动引以为傲的两板斧,那么,进入后流量时代,面对增长天花板的即将到来,如今的字节正在竭力寻找第三极。而字节跳动近期的一系列动作迹象,似乎都预示着其第三极的押注目标是——教育…
未来双方还会就营地教育、研学旅行,在线教学模块,师训及认证服务体系等领域展开更深入的合作,共同打造科创教育新生态。
高等教育增长迅猛,比上年共增加158.66万人,增长13.8%。
100万教培机构在生死的边缘徘徊,1000万教培从业者陷入无尽的焦虑中。“OMO万能论”和“OMO妖魔论”都找到了自己的信徒。
截至2020年4月,在线青少儿英语市场规模达260亿,用户规模约580万人,市场渗透率达22%。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