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完全没有想到聚智堂教育资金这么雄厚,可以这么大手笔的100%控股东星时尚文化广场,这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简直是教育界的土豪!

“完全没有想到聚智堂教育资金这么雄厚,可以这么大手笔的100%控股东星时尚文化广场,这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简直是教育界的土豪!不过说实话,聚智堂能有这么雄厚的资金背景,有自己的重资产产业园,作为学员家长来说,确实是放心了很多。因为之前发生过很多次教育机构卷钱跑路的,我们家长在交钱的时候也是非常谨慎的,但是聚智堂就不一样了,完全不怕发生卷钱跑路的事情。”在聚智堂官网“新闻动态”的一篇文章里,一名聚智堂学员家长此前看到聚智堂收购东星时尚文化广场的新闻后如是感慨。

昨天曝出聚智堂董事长“携款跑路”、多校区“人去楼空”的消息之后,再看到这篇文字真是讽刺。

据媒体报道,目前执行总裁杨宽已经离职,原董事长杨志称自己人在美国,“没有跑路、欠家长的钱一定会还上”。目前北京、天津等地的警方都已经介入调查,而聚智堂北京和天津校区课程都已暂停。

 

1 聚智堂承认资金链断裂

今天中午聚智堂事件最新的消息是:聚智堂官方微信发出《聚智堂名师教育退费办理流程》一文,承认公司因资金链断裂暂时无法办理相关退费手续,“但聚智堂有自己的实体东星物业广场,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东星物业广场来抵偿债务,为了能够顺利的办理相关手续,请员工们通知家长可到当地教育局备案,我们准备了一个公共邮箱:jztedu1@yeah.net家长请将自己的合同复印件发至此邮箱,我们会安排与您签署以资抵债的相关协议。”

声明最后还强调了全文是杨志(原董事长)自己的想法,“目前为止我在想办法处理问题,希望能得到各位的配合,还是那句话,如果我想逃避我不露面就完了,何必跟大家费这么多口舌去解释,我们也会用东星给家长及员工一个交代的。”

鲸媒体在聚智堂官网的“新闻动态”上看到,有条资讯写着聚智堂从2005年开始,不到半年时间就100%控股了东星时尚广场并成功入主北京运河新时尚文化广场地产项目,“东星时尚购物广场商业面积达到五万平方米……这也意味着聚智堂在未来将有75亿元的稳定收入。”

1

但是,早在去年12月,一家名为“北京通建合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公司曾声明称,聚智堂在其网站对外宣称已经成功收购东星时尚广场项目,但通建合美从未将东星时尚广场的所有权、使用权转让与聚智堂并侵犯了其所有权并对其依法行使所有权造成了伤害,涉嫌虚假宣传以及欺诈,将保留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此看来,东星物业到底在不在聚智堂麾下只有老板自己知道了。

 

2 预存款、免费学?

聚智堂官网资料显示,主营K12一对一教育培训的聚智堂教育隶属于北京市海淀区聚智堂培训学校,前身是成立于1999年的哈尔滨天朗教育,2011年5月,正式进军北京更名为聚智堂名师教育。目前聚智堂在全国20多个城市有280多家直营校区。

聚智堂家长介绍称,他们都是被聚智堂的一种“感恩套餐”所吸引,家长缴纳一部分本金后,可以获得相应的赠送金额,抵扣相应的学时,还承诺在缴费一年后,本金将会全额返还给家长。

23(图片来源聚智堂官网,现在不知道能不能打得开……)

鲸媒体在聚智堂的官网上也看到了该套餐的宣传资料,上面明确显示着“感恩签约金额5万,赠送金额7500”等字样,还“保证家长和学生的风险为0”。

除了这些预付了高额学费的家长,陷入恐慌的还有聚智堂的员工。有员工透露称,聚智堂已经拖欠多个月的员工工资,有的甚至拖欠工资达半年。从今年1月份开始,很多代课老师表示只拿到了基本工资,其他薪资一分没有。

此外,还有员工透露,聚智堂有一个叫“员工福利计划”,即向员工推出理财项目,员工把钱存入聚智堂即可享有10%甚至更高的利息。有一名员工两三个月期间分期给公司投入了30万元打算理财,“公司说收购公司需要资金,会返点给我们。”

杨志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自己目前人在美国,并非“跑路”,“某些跟我有私人恩怨的人冒充家长捣乱,找媒体曝光,引起了家长们的恐慌并来聚智堂进行挤兑性退费。说我跑路的事情也是这些人编造的。”

杨志还表示自己已经不是聚智堂的董事长、法人、股东,“去年4、5月份已经将聚智堂转出去了。”但他称聚智堂有固定资产东星时尚广场,个人会退款给家长和员工,但需要时间。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4月,英特国际少儿英语的老板携款跑路,拖欠了200多个教室2个月近400万的工资,北京18个教学点全部停课。接盘侠正是此次事件的主角——聚智堂。机构开办门槛低,从业者门槛低,就好像一个多米诺骨牌式的崩塌。

 

3 教育行业的“e租宝”?

今天聚智堂的声明中称“资金链断裂暂时无法办理相关退费手续,唯一的办法就是用东星物业广场来抵偿债务。”但却遭到北京通建合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曾发声明否认了这一点,表示“通建合美从未将东星时尚广场的所有权、使用权转让与聚智堂。” 看来家长的要想拿回自己的钱还尚需一段时间。

聚智堂非法集资事件不禁让鲸媒体想到去年底曝光的“e租宝”事件。2014年7月上线的“e租宝”是一个P2P网贷平台,其“以高额利息为诱饵,虚构融资租赁项目,持续采用借新还旧、自我担保等方式大量非法吸收公众资金,累计交易发生额达700多亿元”。2015年12月被查封。

 

鲸媒体通过仔细对比发现,其实“e租宝”和聚智堂在很多方面颇为相似:

  • 承诺保本保息:

“e租宝”宣传的口号是:“1元起投,随时赎回,高收益低风险。”

聚智堂“感恩套餐”里承诺1年后返还家长本金。

  • 高利息:

“e租宝”共推出过6款产品,预期年化收益率在9%至14.6%之间,远高于一般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而一般银行存款的年利率才4%不到。

上图显示聚智堂“感恩套餐”里的赠送比例达8%-15%不等。

  • 促销手段:

“e租宝”曾花3000多万在央视黄金时段投放广告,还不包括其他各大地方卫视的广告……

聚智堂“感恩套餐”曾声称预付10万就可享受“名师”辅导,再加20万就可以进家长指定的名校,再追加10万就可以帮助孩子取得竞赛名次……

  • 担保方:

“e租宝”联合创始人张敏曾是安徽钰诚控股集团董事、总裁,“e租宝”背靠钰诚集团这座大山。

而聚智堂声称自己有固定资产东星时尚广场。

 

鲸媒体就聚智堂“非法集资”一事采访了律师,律师表示聚智堂的“感恩套餐”属于比较巧妙的非法集资行为,和一般的充值、返券行为不太一样,和e租宝不同的地方在于,聚智堂要给付费的学员提供服务之后才退还本金,而e租宝是买理财产品后直接获得收益,并不从中提供服务等。

通过查询企业信息系统鲸媒体获悉,聚智堂的法定代表人在2015年10月20日已经从杨志变更为刘源长,但这并不意味着杨志就不需要为聚智堂事件负责。该律师表示,“一旦公安机关确认为非法集资则,其现任法人都上任都构成犯罪、需要承担法律责任,因为‘感恩套餐’活动在其变更之前就已经存在。”

对于此类“打擦边球”的非法集资,该律师表示在教育培训行业并不多见,家长维权会比较漫长和艰难,总体而言,作为消费者应当谨慎对待这种以教育培训为明目的非法集资行为。

 

4 预付款模式伤不起?

在教育培训行业里,像聚智堂这样“预存款、免费学”的收费方式并不多见,但更多的培训机构打着其他名称的幌子在做一样的预收费。

  • 例如在一些职业教育里,某些机构提供“分次付款”的收费方式,他们的理由是:只要刷某银行的信用卡,且够额度,就可以免利息和所有手续费;但实际的情况却是:机构一次性从学员的信用卡里刷走学习费用,然后由学员自己每个月去给银行还,所谓的利息和手续费可能早已加到学费里面了。
  • 再如语言培训和留学机构所提供的“打包课程”收费方式,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或更高的留学套餐里赠送一定学时的语言课程培训。
  • 在白热化的竞争中,还有一些机构在宣传上以“保提分”、“保过”为口号加大收费金额,夸大其词,普遍提高了家长的预期。

有不少报了保过班的学生,最后退费无果,机构各种扯皮,学生闹的狠的就少退一点,然后还会给退费的学生挑出一大堆毛病,例如:学生不好好听讲,迟到,早退,谈恋爱等等各种理由都喷涌而出。鲸媒体曾咨询相关律师,律师建议学生在报班前要搞清楚协议的每一条条款的含义以及退费流程,另外要特别注意留存收据、合同、广告等,甚至在与机构解决退费时也可以进行录音,这些是防止承诺不兑现进行维权的有力证据。

 

近年来,“预付款消费”各行各业盛行,在美容美发、休闲健身等行业,消费者以整存零取的方式消费。这种模式一般通过打折等方式让消费者获得实惠,有利于企业锁定客户、回笼资金,但其实这种看似价廉物美的消费方式可能让消费者处于被动境地,一些美容美发店也时有老板卷款而逃的消息传出。

虽然培训机构的预付费模式带来表面充足的现金流,但如今培训机构招生难,校区租金和老师的成本也不断上涨,而且资本化运营导致经营者不断追求规模,即使是预付费模式也不一定能支撑整个机构的运营成本,一旦现金流就会断裂,培训机构也就只能关门了。

此次聚智堂资金断裂,一方面由于管理者经营不善,另一方面也显示出教培行业中的监管漏洞。教育行业没有机构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也没有得到来自教育部及监管机构的公信力证明,所以一些为培训机构导流的平台声称可以肩负起预付款、托管的职责也并不令人信服。

一些连接B端和C端的在线教育平台其实利用付款和消费环节的时间差沉淀的资金非常可观,这些资金演变成余额宝也不是没有可能。

鲸媒体不禁想到,未来教育行业是否可以采取组建一个共管账户、学生结课之后再给机构付款的方式来监管和规范?行业大佬是否能带头参与其中?但是,做这件事的一个阻力在于:培训机构因为采用预付费的模式,现金流非常充足,如果由第三方先托管、后结算,虽然还有会有利息收入,但现金收入就紧张了,不利于其扩展。

 

  • 近年教育机构跑路一览表(不完全统计):

2015年12月底,青少年英语培训机构“朗文启智”的多位股东被曝“失联”后,老师工资被拖欠,无奈宣布停课。

2015年12月,大兴一家购物中心内的倍优天地早教机构负责人卷款潜逃。

2015年9月,位于成都吉的堡培训学校宣告破产,20余名家长集体维权要求退钱。

2015年5月,灵睿培训学校突然关门,数十名家长预付的总共22万学费打了水漂。

2014年11月,广州旭日教育培训中心负责人卷款“跑路”了,不仅200多名学生突然无学可上,那些预付了巨额培训费的家长们,也很难拿回自己的预付款,这其中,有的学生预付费高达六七万元。

2014年11月,北京育才苑“一对一”培训机构跑路,上百家长讨钱无门。

2014年10月,广州旭日教育培训负责人携款跑路。

2014年8月,南瓜英语培训学校停业,上百位家长讨学费。

2014年6月,英特教育跑路,揭开了北京最大规模的机构关店潮。

2014年4月,在北京拥有18个教学点的英特国际少儿英语遭遇资金链问题,老板“出走”。

2014年2月,北京引航思培训机构因经营不善而被迫停课,拖欠学生家长费用。

2013年11月,有15年历史的上海易思教育因资金链断裂关门,老板“消失”并拖欠员工工资。

2013年10月,北京瀚林新思维几个分校同时关门,卷走数以百万元的学费。

2013年,全国连锁教育机构“至善教育”突然停业,家长上万元学费打了水漂等等。

2011年,浙江台州一家著名教育机构西西里董事长卷款潜逃,公司2000多万资产无法追回;。

2009年底,凯恩英语一夜间消失,上海总部人去楼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