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教你做大白的萝卜太辣来了~

一部《超能陆战队》,暖心的大白(Baymax)俘获了不少人的心,十四岁的科技小神童大宏与超级英雄大白的故事,你羡慕吗?当机器人教育越来越普及,做出属于自己的“Baymax”似乎也不是很遥远了~

日前,萝卜太辣与北京大学合办的活动上,鲸媒体就看到一群科技小达人与他们自己的“Baymax”。这群孩子最小的年龄只有十岁,来自不同的地方,相同的是手上都捧着一个自制机器人,这些机器人将以各种各样的形态来参加一场“速度竞赛”,大展身手。

图片1

△ 学生的机器人作品

这些十多岁的孩子是怎么做出自己的大白的?带着这样的疑问,鲸媒体与萝卜太辣的COO隋少龙聊了聊。

(小科普:讲到这里,觉得还是有必要科普下萝卜太辣这个名字的来源,英文名ROBOTERRA,意为“机器人时代”,萝卜太辣纯属机缘巧合的音译,但是又很有趣,就留下了~)

 

  • 机器人老师线上教学

出乎意料的一点:萝卜太辣采用的机器人教学主要以线上课程的形式展开。

萝卜太辣成立于2014年,目前在北京、上海和西安三个地方拥有线下教学点,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线下教学点在今年暑期的课程完成之后就会转型为产品体验中心,萝卜太辣的教学模式将会转化以线上课程为主。

隋少龙向鲸媒体介绍到,学生在使用线上课程学习时,会用到硬件和软件两个部分,硬件部分指的是萝卜太辣现有的起源套件,以及近期会升级的动力套件;软件部分主要包括萝卜太辣的线上课程和虚拟机器人,学生购买全套的硬件+软件,就可以在家里学习制作机器人。

以常规思维来考虑,教育是一件极其需要双方互动的事情,尤其是机器人教育,在教学生制作机器人的过程中,线上教学怎么能保证互动?传统的课程中,学生制作一个机器人的过程中出现问题,可以问老师,总能知道是软件的问题还是机器人的问题,那用技术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

图片2

△ 软件系统界面

“我们的软件系统在教学过程中会划分出三个区域,最左边是课程,依次往右为一个学生写代码的区域以及一个虚拟机器人。”划分的这三部分中,课程按照 挑战性来设计,分为不同的项目,比如第一个项目中先让学生学会使用一段固定代码,之后循序渐进,一步步挑战更难的项目,据介绍,到8月底,萝卜太辣会有三 十多种项目。

在课程区域,学生会先学习一些基本原理;学习完后,在代码区域自己写出一段代码;同时使用硬件部分的盒子去动手搭建机器人,在搭建的过程中就可以和系统中虚拟的机器人产生互动。

首先,虚拟机器人会把软件和硬件的数据进行联通,比如学生在制作过程中按了一下按钮,可以先看看虚拟机器人上有没有相应的反应,这个时候产生的就是 一个人机的互动,比如虚拟机器人上没法响应,那学生就可以知道是编程的问题;又或者按钮按下去了,虚拟机器人上也显示灯亮了,但是实体机器人并没有相应的 反应,那学生也可以得出,硬件设备安装有问题的结论。

如此看来,机器人教学中最重要的交互问题似乎解决了,用户可以根据虚拟机器人的反应对自己的机器人进行实时的调整,产生类似于老师的互动,但,为什么要主要采取线上教学的模式呢?有四点原因。

首先线上的教学模式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目前师资短缺的问题,抛开了对老师的依赖;其次,线上的教学是可以不断更新的;同时,云端的课程可以利用互联网的手段触达到更多的地方;最后,通过云端课程可以对学生学习的数据进行记录。

关于教学过程中的老师,隋少龙表示,在机器人教育中老师更多起的是启发、辅助的作用,如果让老师进行线下的教学,那么这个老师既需要懂编程知识还要 懂设计,这样对老师的要求太高,这项机器人教育课程就难以推广开来,但是采用萝卜太辣现有软件系统中的虚拟机器人,对老师的依赖就会有所降低。因此,萝卜 太辣也研发了针对老师的培训体系,为老师配备专门的教材进行培训。

目前,萝卜太辣的这套硬件+软件课程主要是以进入学校的形式推广,萝卜太辣与学校达成合作,目前进入的学校数有200多所,由学校成批量的引进课程进行学习。

图片3

△ 起源科学馆

同时,对于学校的服务,除了教师的培训之外还包括实验室的建设,萝卜太辣会根据学校的需求为其建造实验室,目前实验室分为起源生活馆、起源科学馆和起源太空馆三个对学生而言难度不同的种类,同时,针对三个不同的实验室,对于老师的培训也有不同的要求。

 

  • 改变根深蒂固的思想,不要怕犯错

日前,一则英国小学数学课决定大范围引入中式教育的消息引起了我们的注意,英国教育部宣布,英格兰半数小学(大约8000所)将在数学课堂上采用 “中国上海模式”,过去“以儿童为中心”的教学模式将被取代,重复练习、板书习题将成为英国小学数学课堂的日常。而在与隋少龙的交谈中,鲸媒体发现,萝卜太辣是希望引入西方的教学方式。

图片4

△ 萝卜太辣团队

萝卜太辣的创始人有三位,CEO张尧,原CTO、现任COO隋少龙(龙哥表示,在更懂技术的白晨加入团队之后,他被抛弃了……)和CTO白晨,张尧 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教育经济学博士;隋少龙是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硕士,前特斯拉电动车电池工程师、前苹果公司机械设计工程师;白晨毕业于斯坦福大学,专注于 智能产品设计与机器人系统开发。除此之外,萝卜太辣的团队成员中多半具有海外留学背景,或许正是这些背景经验,萝卜太辣团队也希望在机器人教育的过程中引 进西方的教学方式。

隋少龙表示,他们的软件课程中其实就借鉴了斯坦福的计算机编程入门和智能产品设计课程的教育理念。

传统的想法中,编程是一件极其困难又无聊的事情,国内的大多数家长一开始也并不相信自己十多岁的孩子就可以驾驭计算机进行程序编 写,隋少龙表示,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破这些固有的观念,让更多的孩子更早的接触机器人教育。而他认为借助于斯坦福的“明星课程”——计算机编程课程 的教育理念就可以一定程度上做到这件事。

萝卜太辣的课程中,孩子在学习编程时并不是从二进制的基础课程学起,而是自上而下,帮助学生砌好1楼到99楼,让他们只需要从99楼走到100楼, 看到爬上顶端之后的风景,激发他们对于这门课程的兴趣,爱上编程之后再来选择自上而下,从99楼往下走,去看看底层的架构或者接着往上走,去发挥自己的创 造力。

图片5

△ 萝卜太辣起源套件

而在学生开始学习之后,萝卜太辣团队也在课程的设计上颇为用心,一个个项目,具有挑战但努力之后又可以做成,让学生心心念念的放不下,更形象的我们 可以理解为,萝卜太辣的课程就像一个颇为成功的教育游戏,让你对学习“成瘾”。“比如我们之前在硅谷有一个学生,他很好动,父母就送他来我们这学习,结果 学了之后他的父母更担心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孩子到了晚上一两点还会静静待在电脑前。”让一个“多动”的孩子做到“不动”,通过语气也可以判断出来隋少龙 是颇为得意的。

西方的思想中还有哪点值得我们学习?隋少龙谈及了自己在苹果公司的经历,当时进入苹果时,有很多人来请教他面试的“秘诀”,但在他看来,如果非要有秘诀的话就是脸皮够厚,不怕犯错。

我们最直观的感受,答错题了就扣分,隋少龙认为这一定程度上已经让学生不敢犯错了,但其实,他认为,这是一个误区,在萝卜太辣机器人学习的过程中,学生需要不断的尝试,去面对各种犯错。

 

采访小记:

“产品工程师,要是有女朋友,加分!他的女朋友要是文科生,加分!”这是聊到萝卜太辣现有团队情况时,隋少龙说的一句话,萝卜太辣的产品工程师需要 去一线与人沟通、交流,之后再思考怎么去做技术上的改进,所以与人沟通的能力是很重要的,如果他有个文科生的女朋友,那么他的沟通能力就一定不错了。话 说,这个逻辑看起来是不错,但怎么就听着与一家高大上的科技教育公司定位这么不符呢……

“萝卜太辣招聘第一个实习生的时候,我在北美求职的一个群里,发了招聘的信息,之后就有一个人来了,来了之后我给他一个传感器、一个舵机,要求他十 五分钟做出一个东西,这十五分钟他做得汗流浃背,到了十五分钟的时候他说还能再多五分钟吗,然后再过了五分钟他就真的把这个东西做出来了,当时我就立刻出 去和张尧说,这个小伙不错,这个东西让我做的话我至少需要一个小时”,这又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故事……

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公司目前已经有50多人,拿到了两轮融资,在已经到来的机器人教育的风口中,正在持续小跑前进……

图片6

△ 萝卜太辣COO隋少龙

图片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