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称,该校的资金危机在两年前就已发生,但直到今年5月被曝光后,该校的另一面才逐渐为人所知。

来源:法制晚报

据称,该校的资金危机在两年前就已发生,但直到今年5月被曝光后,该校的另一面才逐渐为人所知。该校资产评估现已进入司法程序。目前,学校虽正常运转,但是实际上已由政府托管。

对于美佛儿学校所陷入的困境,专家认为,对民办教育进行营利和非营利的分类管理将是趋势,这样可以促进营利民办教育机构的发展。不过,目前该校的未来和4000多名学生的去向,因尚在不确定中更为外界所关注。

 

美佛儿资产冻结,已进入司法程序

美佛儿学校是抚州市临川区的一所民办学校,是一所封闭式管理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全寄宿学校。有些学生入读该校,往往是一次性缴费。

5月前后,美佛儿学校因家长追讨退费被曝光,该校的办学现状也开始露出冰山一角。

5月17日15时许,新法制报记者到美佛儿学校采访,但未被允许进入该校内部,只能在该校保卫处等候。据记者观察,该校上下课秩序如常,偶尔有学生到保卫室领取包裹,也有要求进出的,但进出校门时,保安都会询问细节,之后校门才会开放。

新法制报记者事后从抚州市教育局了解到,美佛儿学校目前处于临川区政府托管状态,学校资产已被冻结,正进入司法程序。对于记者的采访要求,临川区人民政府的回复称:因该校目前进入司法程序,待司法程序完成后,相关部门会向社会公布有关情况。

至于该校出现了什么问题,回复信息中并没有提及。此前的媒体报道称,因为该校投资人投资失利,致使在校及离校学生退费欠款近亿元,加上社会欠款及银行未还贷款共有数亿元。

当天,新法制报记者在美佛儿学校保卫室见到了该校负责招生工作的饶校长。她说,学校是资金链出了问题。目前,在校生有4000多名,学校已由政府托管,运行和管理正常,招生工作仍在继续。

 

一次性缴费,曾被媒体曝光

美佛儿学校被曝光前,经历过家长催讨退费风波。该校毕业生屈章龙的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位。

屈章龙是美佛儿学校2014届毕业生。2010年8月1日,屈章龙报考了该校初中部,报读年限是4年,2014年6月毕业。因他是一次性缴清学费的,所以学校在合同中承诺在其毕业后退费。

屈章龙的父亲屈强华与美佛儿国际学校签订的合同上载明:屈强华作为乙方,一次性交清了108600元。合同期满的第二年9月,甲方会一次性退还乙方6.5万元,作为屈章龙的奖学金。

按照合同规定,屈章龙在2015年9月就可以要求校方退还这笔奖学金了,但是屈章龙至今未收到这笔钱。

根据《江西省民办教育促进条例》规定:实施学前教育的民办学校,按月或者学期收取费用;实施学历教育的民办学校,按学期或者学年收取费用;实施非学历教育的民办学校,按学期或者学年收取费用,不足一学期的,按培训周期收取费用。任何民办学校不得跨学年预收费用;民办学校受教育者退学、转学的,学校应当根据实际情况,按照国家和省有关规定退还费用。

其实,早在2010年,美佛儿学校就因一次性收取5年学费被指违规,当时学生家长与学校已协商解决。

而今,此事再度被曝光。饶校长回应称,只有一小部分学生要求退费,退费事宜已和家长签订了解决方案。饶校长表示,这并没有影响学校里的其他学生。

 

两年前已由政府补贴工资

屈章龙向记者介绍说,2010年,学校运转还是不错的,从2011年开始就走下坡路了。

据屈章龙称:“学校的高中每个学科老师都换过,有的学科换老师很频繁,每个老师的教学进度和方式都不太一样,对学生的学习效率造成了一定影响。换老师的原因是学校拖欠老师的工资。”

这种现象也集中出现在去年4月前后。当时,美佛儿学校十余名教师正常办理了离职手续,但这些教师有一年多的工资和招生奖金未发放。

2015年4月2日,临川区教育局在一份回复中确认欠薪属实,“以合同为依据的,属正当的要求”。

这份回复信中还称:“美佛儿学校自开办以来,在社会上都有很高的声誉,学校管理、教育教学管理都是一流的,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好评。但近年来,由于某种原因,学校开始走下坡路。2014年3月起,美佛儿学校由于资金紧张,由区政府全额补贴员工工资。在职员工的工资和奖金及时全额发放,离职员工只发放离职工资,奖金暂扣,待学校重组完成后再处理。对于该校目前的困境,当地政府非常重视,为保住美佛儿学校声誉,一直在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目前,该校的资产已全被冻结,待资产重组完成之后,将及时退款,到时将在网络或电话通知你到校办理有关退招生奖金的事宜。”

 

公司总部今年变更经营范围

美佛儿学校的资金问题由来已久。

新法制报记者经查询该校注册公司的工商信息获知:美佛儿实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8月13日,注册资金1000万元。据该企业年报显示,2014年该公司发生股东股权转让,但并未有其他投资信息或购买其他公司股份。

2015年4月30日,美佛儿实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邓浩变更为璩长生,董事会成员也发生了变化,作为学校创办人的施守春,是该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今年2月29日,该公司的一个明显变化是:由江西美佛儿教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变更为江西美佛儿实业有限公司,其公司的经营范围从以前的教育投资管理及咨询服务等,变更为投资咨询、企划贸易、健康服务等。

外界传言称是投资人的房地产失利,也有传言投资煤矿失利,说法不一。

此外,记者在该公司公开的信息中并未看到该公司有其他的企业投资。

5月21日,截至发稿前,记者尚未能联系上该公司总部相关负责人。

此前,一位在美佛儿学校总部工作过的知情人告诉记者,该校营销做得比较好,一度提高了该校的美誉度。不过,她认为,该校初期得到迅速发展,除了营销做得好外,在抚州没有其他学校与之竞争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部分学校资产将被拍卖

美佛儿学校是由抚州市教育局所审批的项目。

5月13日,就美佛儿学校的欠债问题,记者与抚州市教育局取得了联系。该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抚州市教育局虽然是审批单位,但是只负责其教学、人事上的管理,对其资金管理并不知情,也无法介入。

此前媒体报道称:美佛儿学校的投资人欠银行贷款1.7亿元,社会欠款7000余万元。据临川区教育局统计,离校生退费欠款有5000余万元,在校生退费有4000余万元。学校现在共欠款有数亿元。

14日,临川区教育局一位副局长对于上述欠款数据未予否认,但未能提供更为准确的数据。

美佛儿学校也表示,其资产已进入法院的债务登记程序,并向社会公示债务,目前临川区教育局尚未公布这项数据。退费程序则会在债务公示之后进行,预计会在11月之前全部清退完毕。

临川区教育局则称,由于学校资产已经被法院冻结,法院会将一些学校资产进行拍卖。

 

民办教育应区分营利和非营利

美佛儿学校的遭遇,让外界联想到了之前的“少春中学”,因为涉嫌非法集资,其法定代表人郑韶春已获刑。

作为江西民办教育的知名品牌陷入困局,凸显了哪些问题呢?

长期从事民办教育研究的中南民族大学教育学者蒋永红认为,这是民办教育的企业属性所导致的,可以追溯到民办教育的资金使用问题,这与经济融资、投资环境和学校经营者的理念有关,与教育本身关系则不大。

面对这种巨额的负面资金,最后由政府托管,是否说明行政部门应该及早干预?

对于这一点,蒋永红认为,行政干预是很困难的。因为民办学校的企业属性导致教育主管部门无法对其经营进行干预,只能管理教育教学的部分,而经营和资金监管需要工商、税务等部门来监管。

据悉,《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将再度被提上议程。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在今年6月再次审议此修正案,会给民办教育带来哪些变化,是否需要其他的法律、政策来完善?

蒋永红分析说,《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正关键在于分类管理民办学校,分为营利性和非营利性两种。非营利性的要接受审计,营利性的则依靠企业监管,各地目前都在酝酿改革细节。分类管理的重要性在于,把教育成本和利益成分再认识,让企业家赚该赚的钱,让教育家办真正的教育,审计和税收制度方面都有相关法律作为指导,最重要的是,须提防民办学校在资格审定时存在的腐败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