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何通过科技和产品解决英语学习“生产力”的问题,是英语流利说这家创业公司一直思考的事。

如何快速学好英语?我们脑补出理想的画面可能是:有一个发音纯正、知识渊博的顶级英语老师,用先进的教学理论亲切认真地教学;而且这个老师只为你一人服务,根据你的水平量身定制学习计划,随时随地解决你英语学习上的问题……

不过,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庞大的英语学习国家,在普通英语教学领域已是一师难求,1对1、随叫随到的顶级名师少之又少,而且费用也不菲。如何通过科技和产品解决英语学习“生产力”的问题,是英语流利说这家创业公司一直思考的事。

四年前,从硅谷回国的三个青年在杭州敲下了英语流利说的第一行代码,据说当时的办公室距阿里巴巴的湖畔花园只隔一条马路。硅谷三人组的基因带给这家创业公司硅谷一样的科技公司氛围。

四年后,英语流利说的用户已经超过3600万,还获得了包括IDG、纪源资本等投资机构的青睐。英语流利说为研发投入了数千万美元,希望给英语教育行业带来改变和革新。起家于一个英语对话练习及实时语音评分的APP现在进军人工智能、自适应领域了。

今年7月初,英语流利说推出了全球首款基于智能AI技术的自适应智能英语课堂——“懂你英语”,这是流利说推出的第一款付费产品,标准版定价99/月,白金版售价半年6680元,除了标准版的人人机课程外,还提供外教直播课、真人答疑等服务。

简单而言,这个产品就像随时陪伴在用户身边的名师,量身定制英语学习计划,在短时间内掌握英语能力。目前,懂你英语课程的付费用户数万人。

1

在流利说看来,人工智能之所以能成为一个顶级名师,需要的是先进的理论+先进的AI技术。

2014年底,流利说从美国请来全球知名语言学家Lance Knowles担任顾问,产品依托先进的“RHR理论”,在教学上模拟人类学习英语的最短路径来构建整个内容和课程体系,相当于武装名师的知识和教学体系。同时结合流利说自主研发的自适应学习系统作为用户学习向导,这等同于名师的教学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这套自适应AI不是使用知识图谱,而是通过一个递归神经网络的深度学习模型,让系统产生自己学习的能力,像是英语教学领域的“AlphaGo”。也就是说,用户在学习英语的同时,“他”也在学习,“他”可以根据用户的学习行为和学习数据去预测用户将要做的题目以及可能会做的题目,从而达到越来越懂你,最终成为你“私人定制的名师”,并给出高效的学习路径。

为什么要花一年多研发“懂你英语”产品?新上线的“雅思流利说”怎么做测评?互联网行业的经验如何融入教育公司……近日,在英语流利说上海的办公室,鲸媒体专访了英语流利说首席产品官翁翔坚。

翁翔坚是一个互联网界经验丰富的管理者,也是一个曾经的创业者。他曾参与创立并领导了被称为“中国版skype”的UUCall公司,还曾入职腾讯,是手机QQ的一个核心产品负责人,也参与过阿里汽车事业部初期创立并领导其产品团队。加入流利说之前,他做的事和教育不相关,但他却把阿里、腾讯以及自己上一轮创业的经验融入了流利说。目前他在英语流利说负责产品、运营、商业化相关的事务。

2-2(英语流利说CPO 翁翔坚)


把腾讯、阿里经验带入流利说,一年多研发收费产品“懂你英语”

鲸媒体:您好像是今年初加入英语流利说的,能介绍下您是如何把之前的经验融入流利说的吗?从纯互联网行业转入教育,您觉得有什么挑战?

 翁翔坚:我来英语流利说主要做了三件事情:第一,对流利说的产品做了一次比较大的迭代,在原来的工具基础上加入了内容、社区化元素。第二,做了“懂你英语”的商业化,我来的时候不赚钱,现在赚钱,这个过程其实有很多事情要去准备,要考虑转化、漏洞、用户电商化的营销方式,同时还不能破坏产品原来的氛围,一定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把公司整个商业体系建立起来,从流量到转化、到运营到销售。第三,规划了后面产品的方向和布局,比如内容化、4.0版本的轻奢教育,比如在AI和雅思方面等,这是我从外部带来的思考和方式。

对我来讲没什么太大的挑战,做互联网时间久了,万变不离其宗,核心是,只要能理解用户和商业本质,就能够较快切入行业,为用户带来价值。

比如阿里和腾讯,比较像少林和武当,各有各的偏重,一个重产品,一个重用户;一个重商业,一个重运营。而流利说,正好可以把两个特质比较好地结合起来,前面玩流量的部分,要去思考用户的原点、体验,对产品的理解、痛点,然后不断地加大用户对产品的关联度,这是腾讯的经验带来的。

但这还不够,因为要做商业化、要做电商,要看转化率、看商业成本的价值,要看布局、生态等等,这块经验就要看阿里了,阿里是平台模式,怎么去支援、怎么去引入合作伙伴、怎么看转化、打广告、做促销、跟商业结合等等。

鲸媒体:2015年一整年都在研发“懂你英语”这个产品?

翁翔坚:对,我们应该花了1年多在研发,以往英语都是走名师路线,做中间平台。教育和医疗是没有被互联网边际化的两个行业,随着用户的增加,获得的资源必须要增加,无论怎么去优化中间的资源配置,都是在旧的赛道赛跑。今天“懂你英语”是开一条新赛道,花的精力和成本肯定是比较大的,因为我们走的并不是名师、老师这种生产关系重新匹配的老路,而是一条极致的人工智能老师的新路,希望从根本上解决生产力紧张的问题。

鲸媒体:这一年多,流利说在哪些方面投入很大?

翁翔坚:其实作为一个互联网公司,本来是不需要教研或者插画团队的,但Lance(上文提到的英语流利说首席教研顾问)的要求比较严格,所有的图片都不能用照片,都要手绘。比如这是一棵树,照片找的树一般都有背景,也许树上有一只鸟,用户的注意力第一眼看过去可能看的是鸟,本来不想看鸟的(但这样就会分撒用户的注意力)。而在RHR的理论体系中,英语学习必须是沉浸式的,所以我们不但招聘了全球最顶级的教研团队,还建立了为教学内容服务的原画、插画团队和动画团队,目前“懂你英语”内大概有超过6500张原创插画,都是手绘的,这个成本也很高。

另一个是录音成本,因为我们的目的是打造最顶级的人工智能老师,所以我们是按照业内的最高标准去做的,产品每一个词的录音都是在美国,请了最好的播音员来录,这些都是按分钟计费。成本投入很大,同时为了优化我们的算法和人工智能,我们还在硅谷建立了人工智能团队,这些投入都是非常巨大的。

鲸媒体:这些研发人员都是全职吗?

翁翔坚:都是全职,没法兼职,兼职做的品质不太一样。这个事情当时我们也犹豫了很久,当时动画、插画想外包,我们也外包过一段时间,发现时间、效率太低了,他们做的东西我们不满意、又返工,后来双方都不愿意做了,我们就自己建立了所有的研发团队。不夸张的说,懂你英语的研发成本花费了千万元以上,还没算上时间成本。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时间本来比黄金还贵。不过我认为,为了用户有最极致的学习体验,为了能真正为中国教育资源分配做出一些努力,这些都是值得的。

鲸媒体:目前公司共有多少人?技术研发占多少?

翁翔坚:公司共有190人,都是全职,三分之一是技术研发,教研团队、老师团队、班主任团队将近占一半,还有一些实习生。

鲸媒体:“懂你英语”收费的课程分标准版和白金版,核心是哪个?

翁翔坚:核心是标准版,这其实符合互联网的方式,我希望用户以最低的成本(99元/月)体验到最顶级的品质。而白金版相当于增值服务,为一些有特别学习需求的用户配备了一些体系化的线上人工教师,这是为了满足差异化的用户分层服务。

3

鲸媒体:现在很多公司都在强调自适应,您觉得流利说和市场上其他的竞争对手有何不同?

翁翔坚:产品形态跟我们一样的公司,目前好像没有。在语音识别、人工智能教育这个产品领域里,我们应该算是最顶尖的。我们在发布会上有个对比图,在实验室环境下去对比中式英语语音识别准确率,在各个测试集下,(我们的技术)都远高于科大讯飞和Nuance。

有些公司的自适应和我们的完全是两回事,比如它们是用题库来匹配的,我们其实是根据你的学习行为和学习数据去预测你将要做题目以及可能会做的题目。我们没有知识图谱,因为数据量够大,所以可以做到动态关联和动态匹配。简单来说,就是我们用深度神经网络代替了知识图谱。

鲸媒体:公司招人时,会要求面试者使用“懂你”产品做定级测试吗?

翁翔坚:都要的,一般Level 4以下是不收的(目前最高是Level 6+)。这个测试很方便,十几分钟就知道要不要录取。外面有很多测评公司都很想接我们这个测评,他们也是英语类的APP。未来随着能力的开放和一些商业化的提升,我们有可能考虑和他们合作。我觉得我们今天肯定是想建一个小生态,各个环节要互帮互助。在这个行业,谁也不能靠一己之力去完成真正的创新和变革,我们只是希望先跑出一条路来,然后邀请更多愿意玩的人一起参与。

整个英语学习的生态涉及很多环节,现在主要是先练好内功,未来等我们产值大了,我们可能可以让一些名师来我们这里玩,会有一些更多维度的产业合作和内容合作。

 

新上线“雅思流利说”,自适应、AI如何切入雅思测评?

鲸媒体:目前英语流利说只有1APP

 翁翔坚:其实有两个。另一个刚刚上线,叫雅思流利说(114日刚上线)

它是专门针对雅思的测评,是我们人工智能技术的又一个新的突破,可以用机器模拟出一个考官,跟学生聊,聊完可以打分,同时还会给出一个详细的报告。我们请来了雅思前考官与我们的产品一起为用户的答题录音打分,结果显示,流利说算法与雅思前考官所打出分数的一致性高于雅思官方公布的考官之间的一致性(根据雅思官方公布,口语考试的皮尔森相关系数为0.85,而流利说算法打分与雅思前考官打出的分数之间的皮尔森相关系数高达0.91)。

可以说我们的算法打分比真实考官的打分还要准。这也是一个真正解决用户痛点的核心产品,要知道,想找到雅思考官可比普通老师要难,费用也很高。

2

(雅思流利说Android截图)

鲸媒体:雅思流利说这个产品收费吗?

翁翔坚:收一点点费用。这是独立的新产品,不在流利说的产品之内,不跟流利说共享用户,目标群更细分一些。

流利说本质上其实是一个偏成人、偏兴趣的(产品),目标用户以大学生、年轻白领为主,核心是解决他们在工作学习之余有一个最高效的英语学习方式。而雅思考试的用户群有很大的不同。所以产品是分开来做的。

鲸媒体:您之前说到“懂你英语”的自适应技术不是用知识图谱,而是用深度神经网络,这是不是针对应试类的考试比较好,所以才又做了雅思的产品?

翁翔坚:也不是,我们现在只出测评,只出模拟考试这个环节,我们现在没有开始去切这个产业链。理论上来说,雅思流利说的出现对他们而言只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补充,因为这会节约大量的师资成本。现在如果想要真的找到一个雅思考官给你打分,并且出报告,这不太现实,成本其实也挺高的。我们可能几十块钱就出了,因为我们依靠的是人工智能。

鲸媒体:以后还会研发托福流利说之类的产品吗?

翁翔坚:一步一步来,目前我们刚完成雅思流利说这个产品,托福在技术上本质是一样的,不过我们模拟的场景不一样。机器需要学习,学会雅思、学会托福甚至学会高考、四六级,对机器来讲只是一个学习路径,这个学习是需要准备的。雅思托福如果能做了,再往下切,四六级、高考就简单了。无论是语音识别、语义,还是题型的难度,高考不可能难过雅思托福。

理论上,你能想象出来所有的英语测评类的考试,我们都能做,比如国内现在流行托业考试,我们也可以做,但是考的人比较少。雅思测评目前在冷启动,如果它比较成功的话,我们完全可能开一个测评的线,完全独立,两个产品体系完全不一样。

鲸媒体:目前英语流利说的流量主要来自哪些方面?

翁翔坚:我们的流量来源第一是应用市场,一般APP都是应用市场排第一。第二是口碑和关系链传播。第三,可能是来自于一些线下活动、宣传等。

5

(雅思流利说iOS截图)

鲸媒体:您能介绍下线下的活动有哪些吗?

翁翔坚:我们有一个粉丝节的活动,从流利说成立的第一年就一直都有,这是一种文化。分不同的城市进行,规模不是很大,一般是一两百个人找一个城市站聚在一起,大家一起互动配音。我们在APP上发出消息,就有人来参加,我们还蛮重视线下互动。现在大概两三个月一次,一年有3-5次,不定期的,基本都是在一二线城市。

未来希望规模能大一些,也许还可以办万人级别的粉丝聚会。这就得看精力了,做活动还是蛮累的,自己投入的心血是不少的。

另外,我们还有校园活动,比如和社团一起举办配音比赛,因为我们的用户群多数在学校。在学校做活动可以维系关系,也可以找到一些好的人。

鲸媒体:今年公司的重点是“懂你英语”和“雅思流利说”这两个产品?

翁翔坚:重点还是“懂你英语”,雅思只是一个新的业务线。从懂你英语上线以来,在业务决策和商业决策上,其实发生了很多事。坦白来说,过去我们是走了从0到1的过程,今天看到很多自然转化其实背后都是做了很多的事情。未来“懂你”还有很多事要做:内容、运营、持续更新等。今年我们在做的事,是从1到100。

鲸媒体:目前流利说有融资计划吗?

翁翔坚:暂时还没有融资。去年是B轮融资,现在我们有收入,对现金没那么着急,如果再去融资,可能是战略级的、产品业务布局相关的。

鲸媒体:虽然很多工具之前都从互联网切入,但是现在慢慢和传统教育行业(教研、老师等)结合了,这是一个必然的结合吗?

工具和行业结合、和互联网结合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我认为互联网从来不是传统领域的转型之道,互联网只在行业若干个运营环节里可以提高效率,该轻的地方是可以稍微轻一点,该重的地方是跑不掉的。不可能期望互联网用五年的时间颠覆一个传统行业几十或上百年的东西。

互联网其实没有什么魔力,只是解决了一个问题:信息效率。互联网只是解决了点对点之间的传递速度,连接的通路变多了,让每个通路更加顺畅,用户的表达界面更加舒服;但是摆在一个大的行业来看,是不能完全改变行业本质,我从来没在外面提过颠覆二字,我是抱着敬畏之心看这个行业。我认为今天流利说做的只有两个事,第一个通过互联网来解决学习效率的问题,另一个就是通过AI解决个性化高效教学的生产力问题。而这也是我认为的教育行业终局,我们会在这两个点做出不断的努力和尝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