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15年,达内坚守着什么?一路走来,尤其在IPO之后,它又经历了哪些“改造”?

2016年9月25日,看着大礼堂台下攒动的人头,韩少云心中有些感慨。两年前的4月,也是在这国家会议中心,远在美国韩少云通过大屏幕,和数百达内员工、学生代表以及媒体实时连线,敲响了纳斯达克的开市钟。

9月25日这一天是达内召开十五周年庆典启动的日子。

15年前的2001年,作为亚信高管的韩少云选择辞职,在加拿大创办了一家IT培训公司,次年,这支由留学生和技术移民组成的8人团队集体回到北京中关村创业。15年后,达内分布全国的员工已经超过6000人了。

主持人撒贝宁动情地说出“风雨兼程”这四个字时,让韩少云想到了过去,但对未来又有些期待起来。

15年,达内坚守着什么?一路走来,尤其在IPO之后,它又经历了哪些“改造”?鲸媒体近日专访了达内CEO韩少云。

达内CEO韩少云

(达内CEO韩少云)

业内拿到风投第一家   VS   IT培训第一股

1

2003年9月的时候,韩少云拿到了IDG的风险投资,那是达内团队回国的第二年。韩少云回忆道,彼时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危机还没完全过去,达内作为和互联网概念沾边的IT培训机构,成为了中国民办教育培训业第一家拿到风险投资的机构,甚至早于成立年头更早的新东方、学而思等教育机构。

但那时候的达内还很小,老师只有几个人,学生只有几十个,是通过在报纸边缝打广告招来的。他们挤在中关村国际孵化园的两个办公室里上课,几台老式的台式电脑主机成日“嗡嗡”地响着。来上课的都是大学毕业着急找工作的学生,从那个时候起,线下集训式的培训方式一直持续到现在。8点半准时上课,连续几个月封闭式学习,学得不达标会被强制留级。对于学员来说,达内的培训更像高中生活,和松散的大学氛围全然不同。

据说,作为达内的第一个投资人,IDG投了50万美元,就拿到了30%的股份。这一定程度上,也反射出中国民办教培机构在投资机构心目中的分量和赔率。

“2000年之前有个好的IDEA就能拿到风险投资,但2000年泡沫破灭就比较难了。其实公司成立前后我们也见了二三十家投资机构,但很多机构不投的原因是他们觉得培训行业是‘钢筋水泥’,门槛太低。”韩少云笑起来,在2005年前,国内绝大多数的培训都是小打小闹,那时候说的电脑培训就是教别人打五笔字、学office软件,“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做电脑培训的,那时对外就说自己做编程培训,这样显得更高大上一点”。

那时,投资机构也看不大懂达内的定位。彼时,国内广告满天飞的IT培训有北大青鸟和华育国际等,但这些机构学员定位几乎都是高中毕业生(高考落榜生),而达内则把大学生当做自己的客户群。

韩少云有自己的判断。他此前在亚信工作时发现国内培养出来的IT人才无法被外企看重,主要原因是学校教的课程和实际应用脱轨。其实早年有着大学本科学历的他,刚来到加拿大时也曾报名参加培训班,以学习适应北美IT行业的实用技术。

因此,他判断高端IT培训与市场脱节是国内大学教育的普遍问题,国内这块市场存在刚需;另一方面,当时科技公司、软件公司招聘技术人才都要求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他也不认为高中毕业生转变为软件工程师有很高的成才率。

韩少云不认为自己是屌丝创业,毕竟自己1995年进入还是创业公司(人数不到30人)的亚信,2001年离职时,亚信已经上市,人数近1万人,“我经历了一个公司从创立到上市的全过程,等于上了一个MBA,所以后来我一创业就有了融资的意识”。韩少云甚至还预想,把达内5年做到上市。

“理论指导实践,我相信我的创业逻辑是对的,但没想到做了12年才上了市。”韩少云笑起来,“这说明模型是理想化的,实践还是苦逼的,总有新挑战、新问题需要解决。”

跟现在的互联网+教育“独角兽”公司相比,达内拿融资的速度并不快,2003年拿了IDG的融资后,达内开始尝试异地扩张。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的这一年,达内拿到了集富亚洲和IDG的第二轮投资,此时达内推行O2O教学和“学生先培训,毕业后付款”的学费分期模式已经两年多了,此时到来的新融资给韩少云他们送上了“冬日里的暖汤”。3年之后,2011年9月的融资,让达内开启了加速开设学习中心的里程,如果按时间点倒推,此时10岁的达内离上市还有三年。

达内上市

2

打开达内教育最新财年的报表,到2015年12月,达内掌门人韩少云的持股比例上升至29.4%,其个人投票权比例为53.8%;而大股东共持有普通股84.1%,高盛和IDG这两家早前的投资方依然持有达内股份。

据披露,截至2016年6月30日,达内科技以1146.937万美元回购了超过128万股A级普通股。这项计划于2015年8月20日被董事会批准,在12个月内可以回购不超过2000万美元的股票。而更早之前的2015年6月,KKR和达内CEO韩少云还宣布将从公司IPO之前的股东手中购买9050万美元的普通股。

韩少云回购的背后,是他对公司发展的信心。

事实上,也是从今年春天开始,达内的股价从年初的10美元左右逐步攀升,到今年10月触及16美元,超过了2014年中旬股价达到的最高峰。早在达内2014年4月刚上市时,他对股价多少还是有些在意的,但现在心态更为平和了。

达内是2014年第一个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中国概念股。此前两年,由于财务假账事件和VIE结构问题等,美国投资人看淡中概股,中概股频繁被做空,同时,中概股上市进程也减缓了,2012年只有两家成功赴美上市但开盘即破发,2013年年中市场逐渐回暖,原本计划在这一年上市的达内将IPO推迟到了2014年上半年。

韩少云不愿意听从投行“流血上市”的建议,最终把发行价定在9美元,希望给公司多融点钱,开盘当天股价最高曾达10.5美元,以9.17美元报收,险些没有破发。不过一周不到,达内股价曾坐上跌至6美元的“过山车”,几个月后达内股价逐步回升,但一直处于震荡区间。他明白了,外国投资者对达内的模式还没有完全看清楚,他认为长期上涨是合理的。于是接下来两年,他把更多精力放在了“改造达内”上。

达内上市之后,老牌教育机构新东方的掌门人俞敏洪亲自来达内取经O2O“双师”教学的模式,这竟然是韩少云和俞敏洪两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交流。而在达内IPO路演的时候,新东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成为了达内的基石投资人,韩少云告诉鲸媒体,这其中有一个小故事。

“因为是2014年第一家上市的中概股,投行非常谨慎,认为准备要非常充足,如果能找基石投资最好。正好IDG方面推荐了新东方,我恰好又有俞老师电话,就给他发了个短信。”韩少云透露,其实在IPO之前自己还没正儿八经和俞敏洪说过话,只是在一个会上当俞敏洪把手机号公开时,他记了下来。

韩少云给俞敏洪发短信时,俞敏洪在飞机上马上要飞,俞老师回短信说:“见面聊。”韩少云直言:“等你回来黄花菜都凉了,我就在路演的路上。”没想到俞老师竟马上答应了,资金也是两周内打到了账户上。

“今年春天俞老师曾经跟我开玩笑说,你看,新东方现在股价涨得不错,但是达内的股票好像没有新东方涨得好啊。我说:‘不是不涨,是时机不到’。”

 

首试O2O双师模式  VS  进军纯线上TMOOC

1

走进达内的学习中心,约摸40人一个班级的学员正在通过远程的方式同步上课。一个老师在电脑上实时讲课,现场还有一名助教(也叫项目经理),配合讲师进行现场答疑,在自习课时助教会指导学员完成作业。场外还有一名班主任,负责考勤、模拟面试、提出职业发展建议等教学管理。

在今年推出“分级教学”之前,以UID课程为例,面向刚毕业或离职的学员进行封闭式的脱产培训,培训时间为4个月。从8点半开始自习课,接着有讲师点评昨天的作业;之后9点半左右开始一天的新课程;从下午5点半开始到晚上9点半,学员则进行晚自习。

最近,学员的E-learning学习平台TTS(Tarena Teaching System)升级到了8.0版本。“这个系统是达内自主研发的智能化学习及评测平台,可以管理学员的日常教学活动,还可以辅助学员完成学习、练习、评测、提问、讨论及学习回顾等学习环节。”韩少云说,O2O+TTS帮助达内实现了双师模式的升级,依靠系统,课程得以标准化,学习过程也实现了可视化,学习效果也能量化。

“Online 2 Offline的教学模式是我们在2006年推出的,是这一年达内最大的两个创新之一。”韩少云认为O2O模式较好地解决了教学效果、优质师资分布不均以及师资成本的问题。达内是在北京发家的,2003年拿到融资后的达内在次年开拓到上海,2005年到广州,2006年开到南京和杭州,但是扩张过程中,师资问题也凸现出来。

“我们能不能让北京的高水平的主讲老师在云端授课,各个分子公司在地面端实时直播呢?”早期教学系统还不够完备时,各地分中心通过一台电视投放老师的影像,一台投影仪投放授课敲代码的影像,助教则在地面解决学生的一般性问题,而主讲老师则通过远程教学平台来解决学生的高级问题。

O2O的模式成为达内新学习中心快速赢利的主要原因之一,远程教学节省了学习中心招聘老师的时间和精力,可专心投入到推广和运营工作上去。据透露,新中心开设投入大概是100万元左右,基本第一年就能做到几十万元的纯利。

在第三轮融资之后,2012年达内新开20家学习中心,2013年新开35家,2014年新开26家,2015年新开16家,2016年6月底学习中心总量为138个。韩少云评价,达内扩张的节奏是“稳步扩张”。开线下中心主要是由校区的位置(要么靠近高校、要么靠近企业)以及校区本身的要求(消防是否健全、面积是否符合要求等)决定的。

目前达内共拥有200人左右的专职讲师,2000人左右的助教,驻扎北京的老师团队大都是资深软件工程师,来到达内之后基本都会涨50%- 100%的工资,毕业的优秀学生则可以留任做助教、项目经理。据披露,达内的核心讲师流动率低于5%,师资力量由韩少云亲自抓,有意思的是,他会要求老师讲课讲得有趣、精彩、实用,但达内的老师基本不怎么会讲段子,“主要靠技术服人”。

“我们的增长速度能不能飞起来?我们认为人才招募、培训、扩张的速度决定了我们的发展速度。”

 

2

2013年,互联网+教育创业项目的兴起以及在线教育投融资的火热,让这一年成为“在线教育元年”,然而,达内却直到2015年3月才正式宣布上线在线教育平台TMOOC.CN,正式进军在线教育。

达内TMOOC

事实上,在2006、2007年达内就在酝酿在线教学,还上线了一个版本,但效果并不好。后来他们把原因归结为“太早了”,主要是用户习惯和宽带成本问题。而TMOOC的后台系统正是TTS,在TMOOC上线之前,TTS一直没有对外部开放。

去年TMOOC刚上线时,主要提供职业技能技术和职业就业两大类课程。前者针对在职人群和达内已毕业学员,学习内容为某个单独的模块,满足他们工作期间的技术和技能提高的培训需求,有免费和收费课程两种;后者则针对正在求职找工作的人群,如果学员在线上没有完全学会,还可以去达内线下的学习中心学习。

据透露,职业就业课程体系与达内线下课程体系相同,价值只比线下便宜约1000元(注:目前达内的线下课程约18000元至19000元)。

虽然TMOOC有试水性质,但发展势头却让韩少云感到满意。他打开电脑,满屏的曲线图、柱状图全是TMOOC的运营数据。他告诉鲸媒体,今年达内营收能达到18个亿,TMOOC收入已经占到总收入的20%,也就是说可实现3个多亿的收入,目前VIP(付费学员)已经超过20000人,增长势头明显。从数据上看,VIP客户中以在职的学员和来自达内没有开学习中心地区的学员为主,甚至还有来自加拿大的学员。

线上学习的完成率和效果如何保证?韩少云介绍,TTS后台记录了学员的完成课时数、登陆次数,如果频度降低,效果不佳,就通过邮件提醒和电话提醒其上课,如果效果还是不好就劝他转线下中心来学习。“我们确实有30%的学生,最后从线上转到线下来的,这时候线下中心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学员在线上学不会后,也不会白白流失。”

从TMOOC的定位来看,韩少云认为其定位也和市面上许多在线职业教育平台有不同之处。“我们给学生提供职业教育综合式的解决方案,除了口碑和综合实力之外,我们主要做的是刚需培训(不仅和职业发展相挂钩,甚至和就业直接挂钩),而很多职业教育培训做的是非刚需培训(只做在职提升培训)。另外,达内的线上线下教育之间都可以互动,所以现在有许多纯在线职业教育机构也考虑转型开线下中心了。”

 

IT课程起家,因材施教  VS  非IT课程学员占半壁江山

1

今年年初,达内开始逐渐实施“因材施教、分级教学”的差异式教学。在“自适应学习”概念大行其道的今天,似乎并不是一个起眼的事件,但韩少云却认为这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

达内的差异化分级创新教学模式最初将应用于iOS、安卓、Java、Web前端以及UI等五大技术课程方向,这五大方向占据了达内IT类招生人数的90%以上。

“因材施教、分级培优”的实施意味着达内同一课程方向,面向不同受众群体,提供就业、培优、才高三个级别教学课程,其中,培优、才高课程均为达内重新研发。具体而言,比如Java,学生入学经测试,会根据其基础分成培优班和就业班。培优班侧重于“Java互联网开发”的学习,而就业班侧重于“Java企业级应用”的学习,培优班的学员如果希望继续技术深造还可以学习达内Java大数据的课程。

“分级教学的好处就不用说了,好学生就给他更好的课程,教授更多的技术,让他学得更深更多,出来就是大咖级的;潜质稍差的,就用更长的时间。稍差的学生学5个月,好的学生学4个月,以前大家参和在一起都是学4个月,对好学生来说讲得太慢,对差学生的讲得快跟不上,所以分级之后,就让差的学生学得更扎实一点,让不同层次的人都能学会。”

韩少云说,为了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原本助教80%的精力就放在20%资质稍微差的学生身上,现在推分级教学就可以兼顾水平不同的学生。

为什么“因材施教、分级教学”今天才推?他说,之所以说有里程碑式的意义,是因为之前学员规模没到那个阶段(目前学员近10万人)。“我们是私营企业,企业就要讲求利润,教培机构竞争很激烈,所以我们要把体系优化好,学员数达到一定规模才进行分级教学。以前一个教室满班率要达到40人,经济效益是好的,分级教学后,一个班分成两个班,每个班20个人,经济效益就不好了。所以学生规模上来之后,一个中心平均能招到80人后,就可以进行分级教学了。”当然,目前小课程还没做培优教学,只有一线或者强二线城市才能做这个模式。

我们好奇的是,分级教学背后,TTS中是否包含着一套自适应学习的系统?

“还没有达到真正的自适应的程度。”韩少云坦言,目前市面上很多关于自适应的概念都有忽悠的意味。“用自适应来做测评是可以的,自适应适合E-learning线上的方式,在答题过程中,系统不断根据你的情况调整难度,推送内容也不同。”

他表示,达内的教学模式以O2O为主,并且针对就业的职业培训属于扫盲级的刚需,并不适合百分百无讲师、助教介入的自适应学习。“自适应对于学数学、英语以及在职人群是有效的。因为比如大家都学了很多年英语,但不知道哪里学得好哪里学得不好。另外,做课外辅导是可以做自适应的,在体制内的学校已经把知识学过一遍了,就可以用自适应来做测评、辅助学习了。”他说,“对于扫盲的人群,再简单的技术都要学的,要把所有的知识都过一遍,特别是职业教育,不能跳级,以前所谓的跳级是因为学生自己把这一级的东西学习了,而不是完全没有学就能跳级,不然就不成体系。现在自适应学习技术很多只针对线下教学的查缺补漏。”而未来,TMOOC也是有机会率先试水自适应的。

韩少云透露,达内的课程主要还是针对就业扫盲需求,但此前曾跟被linkedin收购的Lynda谈过合作,Lynda也做在职IT培训(与Coursera等MOOC平台有所不同的是,Lynda更侧重于职业教育),想把Lynda引进中国,但是分析之后发现比较难。“因为中国在职人群学习动力不足,没有失业压力,同时,企业不愿意付钱给员工做在职培训。”

目前,达内的用户群里,应届大学生和在职人员各占到一半。

 达内

2

当很多人的印象依然把达内和IT培训划上等号时,韩少云的团队却在课程上“再造”了另一个达内。

2013年,达内推出了数字艺术(UID)和网络营销课程,到2014年年底,数字艺术和网络营销课程合计占比就已经接近40%。到了2015年底,达内的2015年,IT和非IT类课程都在增长。IT类课程的招生数同比增长31%,占到学生总数的59%,非IT类课程的增长达到55%,其招生数占到总人数的41%

达内专门的教研部门正是研究各个产品线技术的最新发展和走向,并据此升级调整课程内容,一年可能会更新两次。各城市线下学习中心的开课情况也根据当地市场的情况而有所不同,例如二三线城市对这些非IT类的工作的需求就比IT要高,例如会计和数字艺术在二三线城市的需求就大于IOS或C++。今年第二季度,Java、数字艺术和Web前端开发是达内招生人数排前三的课程。

达内2015年年底推出了童程和童美两个课程,分别定位少儿电脑编程和少儿电脑美术培训课程,以扩大用户群体和提高现有学习中心经营效率,使从8岁到18岁的群体都成为其目标客户,同时,也是顺STEAM素质教育计划的风潮而动。

童程第一个级别的课程以趣味编程和游戏编程为主,第二个级别的课程以商用计算机程序为主,第三个级别的课程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编程,第四个级别则针对3D编程、虚拟现实等。童程不是基于Scratch体系,而是基于在行业中正在商用的编程语言,包括JAVA、HTML5、基于Android和IOS的移动APP编程等。童美课程同样分为四个级别:少儿动漫、少儿创意、少儿界面和少儿网页。

跟成人课程比起来,少儿课程主要集中在周末和假期,但平时也有学习需求,因此也有平时班。少儿课程采用的是双屏双师教学,以确保全国享受统一师资授课,且随班有助理讲师辅导。截至2016年9月底,达内的儿童类项目已经覆盖16个城市,成立27个校区,截止目前招生2000多学员。

对于少儿课程,韩少云认为市场成熟还需要相当长一段培育时间,但是他本人非常重视,包括课时设置、推广等都亲自来抓。“我们的培训不仅仅是编程兴趣的培养,而是完成我们全部课程的中小学生,在上大学前就完全具备软件工程师的编程水平,甚至就可以利用计算机进行软件制作和创业了。”说到这里,韩少云甚至有些激动,现在每到一个公开场合,韩少云都不忘对少儿课程进行推介。

 

开创学费分期 VS 校企合作帮就业

1

2006年时,达内IT课程的学费是13800元,这对于不少大学毕业生,尤其是来自边远地区的学员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这一年,达内的另一个创新——学费分期也推出了。

2006年推行的O2O远程教学+学费分期,使得达内2006、2007、2008年营收均实现翻番,2008年,达内营收达到了1个亿。

喊出“零首付抵押金,先就业后付款”的达内是业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应收帐款和坏账问题是这个举措可能埋下的隐患,但韩少云决定还是要推,让销售人员和助教一起做工作,另一方面,他也相信学员只要能学完毕业,就能找到工作、就能还得了钱。“一个学生尝试之后,慢慢地就会带来其他人的效仿,先就业后付款就等于是有没有钱都能来学。”

不过最开始,银行和第三方金融机构都比较保守,为了避免银行收紧银根、学费分期变成空头口号,达内内部甚至建立了一个名为“师徒贷”的P2P公司。韩少云介绍,这几年随着消费金融市场的繁荣,达内的学费分期主要通过第三方金融机构来做,目前这个P2P公司给学生贷款的比例已经低于5%,毕竟P2P公司从民间筹资成本更高。

达内还通过对一线销售的薪酬体系进行改革,来应对坏账的问题。以前,销售招来学生之后就能拿到提成,但是学生有可能不再支付后面的分期付款;后来,达内要求销售必须把所招生的学费全部收回才会能拿到提成,用制度来抵御风险。

前些年,因为一线销售的激进做法,达内曾经出现“假招聘实卖课”的现象,韩少云和团队进行了反思:“当时确实没有做好,公司内部培训没有抓好,在销售流程上引起了一些学员的质疑,所以我们后来专门处理这些问题。”达内内部打磨了一套提高销售转化率的方法论。“现在生源来自社招的占80%-85%,来自校招的占15%-20% ,其中重叠的口碑招生比例达到了50%近几年我们对口碑传播更加重视。”

韩少云坦言,社会招聘主要还是依靠搜索引擎,但是在达内上市之后,对其广告投放进行统一整顿,取消了每个学习中心的广告部,把所有课程集中在一个页面,用户搜索“达内”后直接登陆进某个城市的页面(一个城市原本分散的学习中心的页面都统一到一个域名下),达内投放的广告成本也得以降低。

另外,在陌生聊天、约用户上门咨询的销售技巧方面也总结出了经验。“咱们更倾向于让学员到学习中心上门咨询,这样的成交率能达到60%,高于网上成单,还是因为我们有线下中心,基于‘羊群效应’,客户上门后看到有这么多人在学也就放心了。”

“如果说达内最开始是师资强,现在达内更讲究师资、营销、销售、就业服务这些综合实力。”谈及15岁的达内和创业初期的区别,韩少云如是道。

达内成立15年

2

“十几年来大学的课程还是没有变化,大学课程的理念还是教基础,还是和现实要求不符、和实战的东西不结合。像IT课程则是讲原理,计算机原理、操作系统、数据库原理。原理的东西理论上是不会变的。”高校课程的现状滋生了校外庞大的职业培训市场。

韩少云记得,2009年金融危机还没过去,猪流感又肆虐,当年大学校园不让外部进入(宣传、招生),这对达内的业务影响很大,这一年营收并没有实现增长。之后,他一直想着如何跟高校合作,提前招揽到客户(应届大学生),把实战的技能教给学生,也缩短了他们找工作的时间。

后来,针对校招,达内内部开辟了新的部门。到2010年时,达内推出职业教育高端品牌“英才添翼”。它面向的对象是全国高校,从教学体系、全方位实习实训、大学生就业和企业级师资培养四大维度提供“一站式校企合作解决方案”。据介绍,达内目前在高校有三个层次的合作,初级层面的合作是建立大学生实习实训基地;中级层面合作,则与大学共建专业;高级层面合作,达内与大学共建学院。迄今,达内已经与全国700多所高校建立了校企合作关系,总共建立了13个大实训基地,年容纳实训量20000人次。

接受鲸媒体采访时,韩少云称,公司现在有300多人专门帮学生推荐工作、指导就业,与企业联系,目前达成合作的企业有8万家。

“达内毕业的学员中,60%是通过达内的介绍找到工作。”韩少云说,虽然合同没有写,但理论上达内是在努力帮助学员就业的,除了推荐学员去企业应征外,还有与企业定制合作的形式。前者就是当企业招聘时,达内直接推荐、发送学生简历,或者企业到达内的线下中心来招聘;后者就是达内和大学合作,帮助企业做校园实习生选拔,或者帮助一些做大型级开发项目的公司合作定制招聘。其实,在2015年达内还推出了招聘网站jobshow。

从一定程度上说,今年达内“因材施教、分级教学”教学模式的推出也为达内后期服务学员就业和企业招聘提供了更客观的依据。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达内创业伊始将客户定位为应届大学生,但迄今达内40万毕业生中,竟有15%是高考落榜生。“通常这些学员会经过4个月的脱产培训。在全国范围内,这些经过达内教育培训后的毕业生薪资水平在4000元左右,优秀的毕业生薪资水平比平均水平高出50%。”这些真实的数据,也让韩少云感觉到达内做的事业背后的社会影响力。

 

思考,关于投资和挑战

采访的最后,韩少云回答了关于投资和目前达内所面临的风险的问题。

“我们上市之后,融到了钱并不急着投出去,还是先把主业做好。”这两年达内投资的教育课程导购平台决胜网、海量监控综合管理平台监控易、求职网站椅子网、汽车人才培训机构中德诺浩,以及B2B电商“恭喜发车”。关于投资的逻辑,韩少云表示,主要还是看项目是否能与达内业务的上下游进行互补,不少项目都很早期,达内也只是作为试水,其更倾向于和自身业务相关的,比如更细分的IT培训公司,可以有项目拿给达内学员做的软件公司,还有教育机构等。

“您认为目前公司最大的风险是什么?”

韩少云思考了一下说:“市场变化很快,外部的风险不得不警惕,主要是行业竞争,因为在每个城市和职教领域都有一帮小IT培训机构分散到每个城市、分散到小中心、分散到课程,我们不一定都做得最强,竞争主要在这方面。”

“如果把这些机构都收购过来呢?”

“很多小机构注重眼前利益,教学质量、管理体系,针织上税都是不规范,管理成本很高,它们自己做赚钱,收过来不赚钱的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我们可能不会主要考虑收购。”

更多相关文章:

达内3000万购置教学大厦,落户青岛西海岸国家新区

浙江老牌国企杭州钢铁集团公司成立职业教育集团;达内集团斥资近3000万再次购入一栋实训大厦

达内跨界投资汽车B2B电商“恭喜发车”,投资步伐逐渐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