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系列上市、挂牌、摘牌事件让公众的目光聚焦在偏居一隅的民办高等教育诸侯身上。这些民办高校业绩如何?较高毛利率背后隐藏的实际办学成本、教学质量又如何?

“比如有的学校大概收费1万5(每人每年的学费),但有20%是上交到母体学校的,还有20%-30%上交到投资的公司,剩下到办学的(成本)大概只有50%,有的甚至40%。”对于民办高校的实际办学成本,一位业内人士对鲸媒体透露道。

上个月,多所含有民办高等教育业务的企业相继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拟登陆主板,包括宇华教育、新大学集团、民生教育;而健坤教育则选择向内地新三板申请挂牌。与此同时,目前内地唯一一家主营高等教育业务的金侨教育却选择退出新三板。一系列上市、挂牌、摘牌事件让公众的目光聚焦在偏居一隅的民办高等教育诸侯身上。这些民办高校业绩如何?较高毛利率背后隐藏的实际办学成本又如何?

 

1 高利润率是标配

 1

(最近几家拟上市、挂牌、摘牌的民办高校企业最新年度业绩情况)

 

通过梳理招股书,我们对上述几家公司的业绩进行了研究。新大学集团在云南和贵州各运营一所高校,截至今年6月30日,在这两所学校分别有17965名及11751名学生就读。截至2016年9月6日,整体在校生有33733名。

新大学集团在招股书中称,“已建立了业务管控型集团管理模式与可复制的办学模式,包括教学研发体系、集中管控体系、就业服务体系以及统一成套业务标准体系”,所以可以“将第一所学校云南学校的成功复制到第二所学校贵州学校”,贵州学校的在校生人数从2012年最初的约1200人增长至截至2016年9月6日约1.41万人。

2013年至2015年,新大学集团的收入分别为1.39亿元、2.06亿元、2.7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约40.5%”,2016年前6个月的收入为1.78亿元。

同期,新大学集团的净利润分别为5014万元、7873.4万元、1.0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44.3%”,今年上半年纯利为8017.2万元。

该集团收取学生的费用通常包括学费、寄宿费、课本费及考试费。寄宿校园是该公司的强制性政策,收取的学费及住宿费是影响盈利能力的重要因素。据招股书披露,云南学校本科专业每人每年的学费约为5000元至1.2万元,而2015-2016学年初,很多专业的学费提高到5000元至2万元。而贵州学校目前的学费也提高至每人每年8000元到8800元。专科学费也有所提升,云南学校把2016-2017学年的学费提高至每年1.1万元至1.3万元。寄宿费方面,云南学校每人每学年收费为750元至1200元,而贵州学校的为1200元。

为了继续扩张业务,新大学集团还计划在黑龙江收购一所高校,在湖北和甘肃开设两所高校,并已申请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成立高等教育机构。今年7月,新大学集团还引入了中国平安和建设银行成为股东。

无独有偶,上月拟在港上市的民生教育业绩颇丰。民生教育的上市主体为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控股公司,主要通过在中国拥有及营办的4所学校开展业务。公司拥有及营办了重庆人文科技学院、重庆工商大学派斯学院、重庆应用技术职业学院及内蒙古丰州职业学院(青城分院),在校学生30616人,四所学院为学生提供本科学历教育、大专教育以及中专职业教育。

民生教育的收入也主要来自于学费和住宿费,该公司将学校的若干餐饮服务外包给独立的第三方。2013年至2015年、2016上半年的收入分别为3.84亿元、4.03亿元、4.26亿元、2.43亿元,净利润分别达1.86亿元、1.96亿元、2.13亿元、1.5亿元,净利率分别为48.4%、48.8%、50.1%、61.6%。

在2015-2016学年,民生教育每年收取的人均学费介乎2500元至17000元。而在住宿费方面,重庆人文科技学院1200元、重庆工商大学派斯学院介乎980元-1000元、重庆应用技术职业学院为1000元、内蒙古丰州职业学院(青城分院)为650元-1200元。

除了这两家只做高校业务的公司外,含有高校业务的宇华教育和健坤教育的业绩又如何?从他们的招股书中我们可以发现,健坤教育在2015年度营业收入为 6718.15万元,净利润904.54万元,毛利率为40.90%。宇华教育在2014年9月1日至2015年8月31日年度营收为将近7亿元,净利润为2.45亿元,毛利率维持在45%-50%之间,净利率在35%左右。

最近拟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股票终止挂牌的金侨教育利润率也不低。根据此前金侨教育公布的2015年年报,公司去年营收8723.40万元,同比增长14.9%;净利润3138.20万元,同比增长238.32%;毛利率59%。

 

2民办高校心头之痛

 

研究机构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显示,2010年至2015年,中国民办高等教育行业的收入从570亿元上升到了926亿元,预计到2020年该数据还会上升至1563亿元。行业的广阔让众多民办高校机构们看到了发展的前景,纷纷寻求上市,虽然上述五家民办高校都有较高的净利润、毛利率,但对于民办高校上市的进程,多位业内人士提出了担忧和质疑。

 

  • 上市热,能否提升办学质量是关键

不可否认,民办高校寻求上市确实能带来很多正面意义,致远教育投资和管理研究院温建宇撰文指出,上市或许能让民办高校企业获得巨额资金,带来品牌效应,同时改善企业治理、提升管理水平。然而,另一方面,“上市后,如何平衡市值压力与教育质量将考量民办教育培训企业的管理能力。”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表达了同样的疑惑,由于民办教育分类管理其实到现在还未具体落实,“对实行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来说,如果不是办成营利性的、公司性的大学,很显然,企业上市对利益的追求,与学校非营利性的属性可能会产生根本的矛盾,如果民办高校为了追求利益,可能会牺牲学校本身的办学质量,急功近利,会导致民办学院的办学质量难以得到保障。”

熊丙奇对鲸媒体解释称,上个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的一段时间,民办教育得到了很大发展,当时有一些资金进入民办教育领域,疯狂炒作民办教育的概念,主要是圈地、盖楼,大量的资金进入。“后来资金链断裂,导致了很大的民办教育危机,包括南洋集团、托普集团等,其实都是有钱的、自建的(民办高校企业)。”

今年年初,媒体曾报道,在有“民办教育硅谷”之称的陕西近年发生了10多起资金链断裂、非法集资案件:西安联合学院被爆出资金链断裂,涉嫌非法集资案,据当时多位投资人称,该学院涉案金额高达百亿元;西安华西专修大学也被曝出为修杨凌新校区,涉嫌数十亿元金额的非法集资……陕西民办院校经历30年发展,在融资渠道窄、生源短缺等多重压力下,“诸多民办高校高息向民间进行集资,以‘滚雪球’模式维系着资金链。随着生源骤减,学校运行成本不断增加,‘雪球’越滚越大,很多民办院校陷入了‘拆东墙补西墙’的泥潭。”

因此,当最近多家民办教育企业进行上市运作时,业内人士担心这是否会成为新一轮的资金炒作。

“他(民办院校)看重的可能不是要提升中国民办教育的质量和品质,而是看到民办教育的楼盘,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可能是在炒房地产,这是必须要避免的问题。”如果把民办学校作为解决企业现金流的一个来源,那民办教育反而会受到很严重的伤害。

很多高校加强校企合作,或有的高校就是一些大型集团兴办,这样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就业,可能也是民办高校的竞争力之一。鲸媒体通过采访多位来自不同民办学校的在读或已经毕业的学生了解到,他们大多因为高考没考好才进入民办高校,看重民办高校们宣称的“校企合作、培养应用型人才”。

“我们学校注重学生实践,实行三学期实习制。”在武汉工商学院读大四的小刘(化名)告诉鲸媒体,“三学期的实习都是学校根据专业来安排的,对今后工作应该会有帮助。”而也有同学表示学校学的东西不够深入,毕业后做本专业工作的寥寥无几。

 

  • 学费高昂,实际成本有多少?

此前,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还透露,民办高等教育2015年的年均学费及杂费为12153元,将近公立大学年均学费及杂费的两倍。

鲸媒体采访到的多位民办高校学生也有同感,学费贵是他们普遍的认识。一位曾在民办职业技术学院读过书的同学小聂(化名)对鲸媒体透露,她们学校最重视的专业是经济贸易专业,有单独的教学楼,“学校最好的资源都给这个专业的学生,不过,每年学费也比我们的贵了2000多。”

学费如此之高的独立学院、民办高职院校,他们实际的办学成本又如何?据熊丙奇介绍,办学成本其实很低,“比如有的学校大概收费1万5(每人每年的学费),但有20%是上交到母体学校的,还有20%-30%上交到投资的公司,剩下到办学的大概只有50%,有的甚至40%。”

如果我们用1.5万/人乘以40%-50%,投到学校办学中的人均成本约为6000-7500元,“这样的办学成本怎么能很好地支撑一个学校对学生的教育,学校的图书、实验设备、实验实训活动、老师的配备、教育教学活动的开展,很难保证人才培养的质量。”

用另一个数据来对比或许更能反映出这一点。资料显示,2012至2014年,内蒙古普通本科高校人均年培养成本达到18440元。江西省教育厅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也表示,在高校学费标准调整过程中测算出2014年省内高校生均培养成本平均值为1.91万元/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据业内人士透露,有的民办高校为了控制成本,收学生3年的学费,以定岗实习、就业实习为名,只让学生在学校读两年书,把最后一年的学费“省”下来作为自己学校的盈利部分,还有四年本科读三年,也收四年的学费,把一年的费用省下来,“这实际上都是在赚昧良心的钱。”

 

  • 师资队伍建设、民办高校属性不容忽视

近年来,由于国内政策的限制,一些像新大学集团、民生教育和宇华教育的民办高校都寻求在香港上市,在这之前,他们还需要把自己的架构变成“VIE”架构。

“就跟新东方学而思去美国上市一样,通过VIE架构把利润导出去,但是A股不允许VIE架构。”和君咨询合伙人侯瑞琦告诉鲸媒体。“VIE架构”运营模式,即在内地注册公司担任学校的举办及运营方,负责收取学费等经济利益,然后向境外注册公司支付技术服务及管理咨询服务费,双方签订结构性合约,“曲线”完成了将绝大部分学费变成营业收入的转变。

他还透露,如果民办高等教育公司要在国内上市的话,需要把章程改成取得合理回报,“说清楚利润是属于合理回报,上新三板还可以,主板比较难。”

其实,政策的限制来源于民办高校办学的属性,营利性或者非营利性。熊丙奇还提到,实行学历教育的民办教育机构完全不能实行营利性,只能是非营利性的。“如果进行非学历教育,可以是营利性民办学校,明确了要求进行学历教育的机构必须坚持公益属性,不能通过贩卖文凭赚钱。”

而如果这些进行学历教育的民办教育机构要变成公司性的大学、营利性的机构,熊丙奇则建议这些学校应该实行自主招生、自主文凭,文凭由社会专业性的机构认可,不能授予国家承认的文凭。“如果这些机构是授予国家承认的文凭,同时又是实行营利性的办学,有可能它会通过高收费、低质量办学从中谋利。”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中国很多独立院校、民办院校出现了严重的同质化、空心化,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来自于民办教育的师资队伍建设。虽然上述几所拟上市的民办高校都有过万名教师,但业内人士向鲸媒体透露,在很多民办高校的教师队伍中,“三分之一是年轻老师、三分之一是请高校的研究生去兼课,三分之一是高校的退休教师”,还没有形成一个健康的、良性的师资队伍建设。

不管是民办高校还是公立学校,要想提高自身的办学质量或特色,都必须要加大对学校教育的投入。在熊丙奇看来,民办高校要想提高办学质量,“至少要准备20年以上的时间不要从中获得任何盈利性的回报”,但(拟)上市公司能否做到还需要时间的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