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经鲸媒体调查,雾霾天孩子去哪儿?家长最为喜闻乐见的是社区内的托管班,只需要上下班的时间去接送孩子即可。那么,除了距离以外,家长都关注什么呢?

编者按:

雾霾,扰乱了老师、孩子和家长的生活。

北京气象部门原本预计从23日凌晨起解除雾霾红色预警,然而天公不作美,早间雾霾加重了,北京市早间教委紧急通知,建议中小学、幼儿园、少年宫及校外教育机构停止户外活动。根据此前的安排,本来23日是要复课的。

学生是不是又可以多放假一天,或者在电脑前远程学习?然而并不是……家长请假陪孩子太“任性”,很多家长尤其是幼儿园和小学生的家长,只好把孩子往外送。可是停课的目的不就是让孩子停止户外活动、少吸雾霾吗?孩子安放在哪里?我们看到:

  • 某中小学课外辅导教育机构开设了全天托管班,家长可以按照平时学校上课的作息时间接送孩子,我们安排专门的老师辅导功课,或者根据学校的课程要求为孩子安排学习。
  • 某提供亲子活动、户外拓展的机构针对雾霾天学校放假,专门推出了周一和周二的航天城“一日游”活动。
  • 如果父母或监护人不能陪在家,干脆随父母去公司办公室。
  • 找社会上的托管班吧,看看社区的、网上打广告的、熟人推荐的……

 

正文:

经鲸媒体调查,雾霾天孩子去哪儿?家长最为喜闻乐见的是社区内的托管班,只需要上下班的时间去接送孩子即可。除了距离以外,家长都关注什么呢?家长最关注的点依次是:安全有保障,饮食健康干净,能学一点东西最好,让孩子体验群聚玩耍学习的环境。提高学习成绩这一点反而不是家长最重视的,毕竟“提高学习成绩是学校老师的事情”。

脑补一下,目前市面上托管班有两种,第一种叫“晚托班”,即放学后的托管;第二种是“全托班”,即对不去上幼儿园的孩子进行全天托管,是幼儿园的合理补充及部分竞争关系。

市场对低龄学生的托管需求到底有多大?鲸媒体跟彩虹蜗牛教育创始人余笛进行了交流。他坦言,就目前彩虹蜗牛的店面数据看来,雾霾停课后,家长更愿意把孩子送到托管班来了。“因为我们每个教室都配备了空气净化器,而且离家近不用走很远。”

其实不仅是因为雾霾停课和净化器问题,托管刚需本来就存在。这是因为(1)1.5-3岁的孩子幼儿园不接收;(2)因为5-6岁(幼儿园毕业)的孩子小学不接收:(3)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幼儿园资源过度稀缺;(4)幼儿园一个班人数太多,老师照顾不过来,造成孩子受伤生病等情况经常出现;(5)因为在三线以下城市没有那么幼儿园,而且幼儿园都离家很远;(6)因为幼儿园、小学放学太早了,放学了家长没下班。

余笛列举了一组北京地区托管需求及收费的数据:

序号 年龄段 需托管时间 每月支付费用(元)
1 3-5岁 8:00-17:30 4000
2 5-6岁 8:00-17:30 3500
3 3-6岁 16:30-20:00(下课后) 1000-1500
4 6-13岁 16:30-20:01(下课后) 1000-2000

业内预计,仅仅是晚托班市场,就能达到千亿级别的规模。然而,这个市场“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分散”,余笛用了四个“非常”强调,目前尚没有一个大玩家。“昂立幼小衔接能算唯一一个大玩家,但他做的是5-6岁这个段的。在我认知的范围内,彩虹蜗牛是唯一一个引入资本的托管班,但托管班只是我们业务的一部分,我们做的是素质教育+托管。”“托管这个市场大规模爆发的契机其实是家长越来越忙(懒)了,没有时间去送孩子去很远的幼儿园。同时,家长对幼儿园老师的水平不甚满意,在二胎政策放开后,家长对于素质教育的认可度更高了。托管的繁荣跟雾霾其实关系不大。”余笛说。

业内预计,仅仅是晚托班市场,就能达到千亿级别的规模。然而,这个市场“非常非常非常非常分散”,余笛用了四个“非常”强调,目前尚没有一个大玩家。“昂立幼小衔接能算唯一一个大玩家,但他做的是5-6岁这个段的。在我认知的范围内,彩虹蜗牛是唯一一个引入资本的托管班,但托管班只是我们业务的一部分,我们做的是素质教育+托管。”

鲸媒体问余笛:“托管这个行当最难的是什么?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吗?”

余笛感慨道:“最难的是缺老师,还有北上广深的房租太贵了!”他说,钱能解决百分之五十的问题,也就是解决房租的问题。

“举个例子,当年IDG给如家3个亿,如家开了100个店,上市了。彩虹蜗牛一个托管班的成本约50万,给我5000万我也做不出100个店来,因为我没有600个老师。”余笛说,为解决老师问题,彩虹蜗牛的模式是通过互联网找到有当教师意愿的人、并通过互联网把他们培训成教师(素质教育教师)。

“其实对于托管班而言,最好的方式是在单纯的托管基础上,加上素质教育课程。”余笛为准备在托管市场“淘金”的创业者们支招。“托管班已经是对幼儿园、小学的应试教育的合理补充,这样才能即满足家长的托管需求,又满足孩子的学习需求,让家长拥有轻松的时光,让孩子拥有快乐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