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职教企业如何借助技术赋能职业教育高质量的发展?又将如何在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

导语

在庞大的市场需求,利好政策的推动下,职业教育迎来了一众玩家入局,同时随着产业升级和技术变革,人工智能、大数据、实时互动等数字技术的突破也为职业教育市场带来了更多新的增长点。在不断变化的大环境下,职教企业如何借助技术赋能职业教育高质量的发展?又将如何在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

11月3日,由声网和多鲸联合举办的 RTE2022 实时互联网大会教育论坛在线上举办。千锋教育副总裁兼教研院执行院长陈川、伯索科技 CEO 陈志飞、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声网职业教育负责人邰伦裕、获得场景视频运营副总裁郑哲以及环球网校产研负责人赵国强共聚一堂,聚焦职业教育发展趋势、效率提升、产教融合等方面,共话趋势,共谋未来。

一、中国职业教育的未来在于新职业教育赛道

从2019年教育政策发生变化以来,职业教育赛道成为了为数不多的政府鼓励、资本支持、充满未来机会和发展机遇的主流教育赛道。一方面,我国今年新出生人口不到 1000 万,已经进入人才供需结构性矛盾凸显的时代,职业教育成为填补人才缺口重要手段。另一方面,我国技能型人才不足,新一代信息技术、航空、数控、海洋、轨交、新能源、智能网联汽车、电力、农机、新材料、医疗等领域人才缺口巨大。到 2035 年,包括中职、高职、职业性大学毕业生和在职人群在内的7亿劳动就业中坚力量将面临职业更新和转型需求。

目前,我国有中专、高职、应用型本科和职业本科学校约1万所,每年培训人数仅能覆盖 3000 万人左右。教育部和工信部力推的新工科、新农科、新医科等十大重点领域面临技术人才革新和职业教育新的创业、投资机会,新职业教育赛道的市场规模将达到万亿级。新技能来自于产业,所以无论 C 端还是 B 端,新的职业教育机会在于产教融合。在产业互联网大背景下,各行各业与科技结合进行升级,职业教育新品类不断涌现,这些都离不开声网这样的企业提供底层实时互动能力。

葛文伟指出,产业融合、产业学院、产教融合和教育新基建能够为更多有志于新职业教育的人士提供无限可能。未来,职业教育新机制将主要面向四个方向:一是引入数字化技术覆盖7亿人;二是构建包含产业端、培训端、用人端、学生端的合作生态系统;三是优化职业教育路径,让20%的学生进入基础研究领域、80%的学生优化到应用领域;四是加强全社会激励,加大对职业再更新、职业再教育的资金投入。

二、线上直播互动成职教机构的核心破局点

职业教育是值得持续投入和发展的重要市场毋庸置疑。在经济、政策及技术加持的三重核心因素促进下,预计 2022 年职业教育的市场规模有望达到万亿以上,并以 10 %以上的增速逐年递增。行业在稳步发展的同时,行业竞争也在逐步加剧,赛道选手该如何应对?声网职业教育负责人邰伦裕指出,线上直播互动将成为职业教育机构进军红海的核心破局点。

首先, 2016-2025 年在线职业教育增速超过 14%, 2020 年线上化服务模式占比达到 40% ,在规模和增速上的表现都优于整体职业教育。在声网调研的前 200 家职教头部机构中,90% 以上机构在原有呈现模式基础上提出了 OMO 和线上化服务模式,职业教育线上化趋势和方向已经成为行业的共同选择。

其次,线上直播互动玩法能够有效帮助职业教育机构提升运营效率。在供给侧方面,引入线上运营和服务模式,可以在用户层、系统层、底层数据、服务层各个层级实现线上和线下互相反哺,交付给客户更好的服务,大幅度提升各类职教机构运营效率。在需求侧方面,线上化方式不仅打破了时空限制,也大幅提升了学员学习效率和学习体验。据反馈,声网提供的解决方案帮客户降低了 66.7% 以上卡顿率,提升了学员线上互动学习体验和在线时长,进一步提升了 25% 以上的学员转化。

然而,职教机构线上直播场景非常复杂,对于延迟等级、互动要求、方案成本等需要差异化解决方案。对于音视频质量和体验,职教用户在三个维度上提出高要求:流畅度、高画质、稳定性。同时,职教机构普遍还有内容版权保护解决方案的诉求,包括内容加密、防盗录、进行多样化鉴权等。这对从事 OMO 、线上化转型的机构提出了严峻的考验和挑战。而声网提出的线上直播互动解决方案则针对职业教育行业典型痛点和核心情况进行了产品化升级,用一套SDK就能满足不同职教场景不同延迟等级的音视频服务,帮助机构提高线上化直播互动效率和体验。

三、探寻技术驱动力,坚守在线教育初心

十几年来,教育机构走过了一条「内容驱动—服务驱动—技术驱动」的发展路径。今天,大数据题库解决了助教跟学生沟通的时间成本问题,加上低延时互动,一对一、一对多提供定制化服务场景被彻底激活,甚至很多职业教育机构推出 24 小时智能答疑,软硬件相结合的智慧课堂场景。教育的商业模式简单,但生态商业路径复杂。

获得场景视频运营副总裁郑哲在现场演讲中提出,职业教育从业者正在面临一个多变的生态,尤其是来自线上教育场景的变化。场景的线上迁移已经是大势所趋。未来 5—10 年, XR 和低延时 RTC 技术将广泛应用于各大教学场景,沉浸式教学领域也将成为极具潜力的教育场景。

教育的本质在于整个时代价值追逐。第一个阶段是国内大搞基建和生产的时代,大家更关注实体资产,蓝翔、新华等一批职业教育机构跑在前列。第二个阶段大家更关注无形资产和虚拟服务,配合网络时代的爆发,新东方、知乎等品牌在教育行业中走得很远。第三个阶段将是更关注服务资产和服务时代,追求「所需即所用」、「每个人都有顾问」。郑哲认为,会有一批新的职业教育机构赶上这波技术浪潮,走在时代的前沿。

四、存量市场,职教机构要练好内功、逆流而上

2015 — 2020 年,随着直播、在线支付、移动应用等模式逐渐成熟,学习场景由线下向线上转化,在线教育迎来一波大潮,职业教育随之进入红利时代。2020年,教育行业增量时代结束,进入存量市场。

「双减」后,国家发布了系列扶持职业教育的政策,资本更多地开始关注职业技能教育。环球网校产研负责人赵国强认为,职业技能教育行业「方兴未艾」,虽然被一致看好,但一直没有特别成功的机构出现。

虽然整体形势艰难,但企业需要迎难而上,做好自己的事情,即需要坚守企业的生存发展之道。第一是提升组织效率,在快速发展时期,企业主要做攻坚,抢占市场份额。现在,企业需要回归自身,系统性梳理和优化工作流程,提升内功。第二是提升产品力,主要是提高完课率、满意度、通过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的注意力、时长、使用习惯都在往短视频生态迁移,企业也需要紧跟抖音、快手、视频号、小红书等短视频潮流,在个别品类和领域积极探索、开拓。这样,企业才能在艰难环境下继续生存,等待大形势变好。

五、行业转型下,职业教育的终局在哪?

在此次论坛的圆桌论上,多位嘉宾围绕“在行业转型升级之下,职业教育的终局在哪?”进行了热烈讨论。

赵国强指出,受「双减」影响,不少 K12 机构开始进入职业教育赛道。但是,K12的生产逻辑很难跑通职业教育,实际发展不如预期。所以,职教机构的挑战可能更多的源自于原有获客渠道、经营方式、产品形态上的竞争,以及非泛教育类机构带来的全新模式。相较于考证或者其他 K12 考试只有培训机构和用户两个角色,职业教育还有用人企业和用人单位的新角色,需要为企业解决招聘问题。未来,职业技能将陪伴用户的全职业生命周期,职业教育的终局是综合人力资源解决方案。

对于「双减」之后大量资本涌入职业教育赛道,陈川表示,从业者不要过于担心竞争而盲目跟风市场上的不理智行为,现阶段更重要的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教育行业的规律,教好每一名学生,服务好每一个企业和高校。职业教育的核心逻辑是人力资本增值,这也是社会财富能力增值最底层的因素。当前办职业教育比较成功的是德国双元制模式,真正动员了企业、高校、国家以及参训人员几方面力量,而我国的对人才需求最紧迫的企业并没有参与职业教育,导致职业教育力量相对薄弱。

伯索科技CEO陈志飞则认为,教育是一个需要多年积累和沉淀的赛道,职教机构要聚焦内容研发和课程服务交付,坚持正确经营理念,用匠心打磨产品、做好服务,才能最终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对于职教机构要不要做线上化和直播互动升级,他认为,名师课程有市场号召力,适合采取录播课,但教学本身是服务性行业,更多老师还要回归互动式教学,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

本次论坛中,六位行业专家分享了对于职业教育教学教研、产业发展等方面的深刻洞察,共同探讨行业转型升级时职业教育终局在哪里,并时刻站在职业教育用户的个人终身学习和资产增值立场上,承担起自己作为企业方的产业责任和社会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