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看到“星立方”这个名字大家一般都很难联想到它会是一个为机构、学校提供教育数据运营服务的公司,更容易把它想象成为一个包装明星的公司。

看到“星立方”这个名字大家一般都很难联想到它会是一个为机构、学校提供教育数据运营服务的公司,更容易把它想象成为一个包装明星的公司。董事长刘宇明笑着对鲸媒体说:“这个名字我们其实是请高人算过的,星寓意我们公司是带着柔和的光芒,不夺目,立方在我们Logo里表示着相互连接,把教育的主体:老师和学生连接起来;另一方面,立方是数据库中的概念,从不同的视图观察、分析教育数据,合起来正好体现公司的理念——数据,为教和学服务!”

可能高人真的很神,星立方后来的发展真的顺风顺水,2010年成立,用了四年时间在新三板完成挂牌上市。也许是出于“闷声发大财”的考虑,和现在很多公司不一样的是,星立方并没有做过多的宣传,之前也很少有人听说过星立方,更别说对其挂牌新三板有深入了解。进入不惑之年的刘宇明,带着中年男人特有的沉稳,不止一次强调:“我们并不想颠覆任何人,我只想构建一个大家都获利的学习生态。”

94年大学毕业的刘宇明,入伍国防科工委后被派到军办企业,参与了一批信息化、智能建筑的项目,后来因为机缘巧合他转到了地方,但是对于教育信息化的认识和理解却更加的深刻了。人大财经系毕业的刘宇明本能意识到,要想真正打造优质的教育产品还是要有规范的企业,并借助资本的力量,于是他创立了星立方,也为星立方后期的挂牌埋下了伏笔。

如何用产品体系“盖房子”?

星立方拥有学路优、达睿思、学价宝三个品牌。对于星立方的产品体系,刘宇明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我们的学路优就是要盖一座房子,而这个房子的基础是达睿思,这个基础是由一系列产品构建而成,这些产品可以作为单独的个体推向市场,同时产品之间也可以有机的相互结合,就像一个房子里需要不同的系统,在合理的搭配了之后才能组合成为一个完整的房子。‘达睿思’品牌下的产品确实很多,但是它的使命是为了后面的学路优以及第三方评测可以构成学习生态的产品而存在的。”

“学路优”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品牌,目的是构建一个学习生态,让学生能够快速的掌握知识点,属于B端驱动下,面向个体的工具和入口,包括:家校互动工具、学反思、超级练习册、教师端助学平台。

1

数据来源是构建学习生态必备的前提条件,而“达睿思”通过网络阅卷系统和考试数据分析系统解决了数据来源的问题,另外“达睿思”还包括了校本题库建设系统、教师职业发展服务平台、艺术素养评价服务平台、区域智慧教育云之北京大兴模式。

2

学习生态不仅连接了学校和学生,还连接了教辅材料供应商和培训机构。尤其是教辅材料供应商和培训机构作为数据的提供商,最主要的目的是要进行变现。“学价宝”是整个学习生态的最后一步,由第三方评测和支付两个部分组成。

第三方评测是通过前面的数据整合制定标准,整个标准的制定来源于国家教研权威机构对知识点的整理归纳,衡量学生的学习效果,对学生的学习效果进行评测计价。这个价格就是教辅材料供应商和培训机构应得的利润。假如一个学生通过星立方学习了某机构的二元一次方程的课程,通过阅卷和考试数据分析系统,可以对该学生的学习成绩进行测评,可以清楚的了解到他是否掌握了这个二元一次方程的知识点,根据学生的掌握程度学价宝会对该机构的二元一次方程的课程定价,如果没有掌握,那么这个课程的价值就是0。

简言之就是,学生和家长会在“学价宝”进行充值,而“学价宝”通过评测机制为教辅材料供应商和培训机构的碎片化的知识提供价格标识,通过服务以及效果计价,后期在生态体系内打通支付环节,让钱流动起来。

从互联网时代回到纸质时代?

在教育信息化高速发展的今天,大家都致力于把线下的东西搬到线上,但星立方做了一件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情,那就是推出了一本完全纸质化的超级练习册,致力于对传统教辅行业的整合与增值。超级练习册是“学路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基于产品的学情记录功能,老师布置作业的时候,学生如果出现了错题会通过APP记录下来,系统会根据错题的知识点推送相应的教学资源,促使学生快速的捕捉和掌握自身薄弱的知识点,从而避免陷入海量的题库和教育资源里面去,这个时候就链接了教辅机构或者学校的题库,将相关的知识点和题型生成一本定制化的超级练习册。星立方对家长收取一定费用,这笔钱主要支付给提供资源的教辅材料机构、快递、打印社,节约家长的时间,以合理且广大家长能够接受的价格,提供个性化的定制化服务。

3

定制的练习册

 

“为什么要做这么一个完全纸质化的超级练习册,可能APP完全可以实现这些功能,但是我们要注意人性的问题,我也是一个孩子的家长,所以能够理解家长的心态,家长完全没有时间拿着一个手机按来按去,但假如家长拿着一本超级练习册,就可以迅速的检查出孩子知识点的掌握情况,节约家长的时间,一个学期积攒下来以后也会形成一个实物的学习历程”,刘宇明解释道。

推广的秘密:苦功夫加笨功夫

目前星立方的产品与服务已经覆盖了全国1000余所中小学,企业进入公立学校,一直是令很多教育公司非常头痛的问题,但是一旦进入了之后就意味着较同行而言建立起了很高的壁垒。星立方是如何快速覆盖这1000余所中小学的呢?

刘宇明解开了推广秘密:“要进入公立学校,首先你的产品一定要好用,好用指的是:学生快速学会了,老师也减少了自己的工作量和工作强度,我们在教育信息化领域深耕了很多年,学校需要什么样的产品我们都很了解,开发出的产品适销对路。在一开始的时候会选择一两所天使学校进行试用,我们来修正修订,如果这两个学校用的效果好的话,通过口碑传播的效果就会很好。另外我们还依托于样板学校的集中区进行组会或者培训的方式进行推广,基本上没有花费多少推广成本。但是最主要还是要产品过硬,这才是真正能解决问题的,说到底还是苦功夫和笨功夫。”

星立方的产品线已经覆盖各级各类中小学管理和教学数据采集、分析、决策支持、互操作等应用的全过程,从基础数据层到应用数据层都有相对应的产品系列。

2016年初新产品计划中,在产品线基础上拓展了针对教师个人的数据分析和评价服务,并补充了针对非学业数据采集和评价的相应产品。刘宇明认为星立方有别于只重视产品研发的公司,在产品创新的同时,将创新商业模式蕴藏其中,为新产品的开发、上市和盈利,做了充分的核心资源和商业模型的设计和准备。

态度:“近亲繁殖”意味着“自掘坟墓”

对于星立方未来的发展,刘宇明设想要依托于学路优学习生态的产品,打通线上和线下,为教育参与各方提供收入的手段,通过C端带动B端的销售。星立方的目的不是取代学校和老师以及教辅材料机构和培训机构,而是让所有的参与方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提供一个良好的变现手段。

刘宇明称:“星立方绝对不会自己开发教学资源去和其他机构竞争,而是努力做好这个通道和生态。”目前,星立方旗下拥有三家控股子公司和两家全资子公司,其主要业务都是围绕视频、微课等在线教育信息化的领域,目的是完善星立方的业务模块,完成公司教育信息化的布局。

刘宇明对这件事想得很明白:“因为我们并没有专业的基因去做这件事,首先会消耗很多人力和物力,另外如果我们真的去做这么一件事就会形成和其他机构的竞争。如果自己开发的资源就一定会在自己的平台上用,就会形成一种‘近亲繁殖’,这样就会把好的东西排除在外,而我们的目标是要把好的东西能够推送到孩子的超级练习册里面去,相反的话我们就会做的很失败。如果我们自己着手开发的话,就会形成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这样对星立方的生命力是一种侵害,我们在投资并购的时候一样也要把这件事想明白,否则就是自掘坟墓。”

4

△ 星立方董事长刘宇明

7254.tmp

 

鲸媒体新推出了【后浪】栏目,顾名思义这个栏目介绍的都是一些“年轻” “有活力”的教育公司,哪怕你的公司刚成立不久,团队刚刚组建,还没拿到融资……只 要你有一颗创业的决心,愿意扎根于教育行业,为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鲸媒体都愿意关注到你,我们坚信每一个从【后浪】走出来的项目,最终都会成为教育行业 的中坚力量。如果你感觉我们说的人正是你,请联系我们,加小鲸微信号:jmedia01或关注鲸媒体微信公共账号:jmedia360,鲸媒体将为大家提 供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我们这头巨鲸将会和千千万万朵【后浪】畅游教育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