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低端落后的职业教育难以培养高素质的技能人才。

导语

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的背景下,技能人才“用工荒”问题凸显。近日,人社部印发的《关于加强企业招聘用工服务的通知》提到,要引导社会机构开展市场紧缺职业技能培训;依托职业院校、技工院校等机构,开展重点群体技能培训。尽管政策对技能教育的重视十分明显,但是要改善技工的就业形势和就业环境依旧长路漫漫。

一、制造业持续缺工,技能人才“用工荒”明显

职校校园里,每年都有一大批新同学进入。他们中大多数人是因为中高考成绩不尽人意,被迫在初中或高中毕业后走向职业教育的道路。

相比于普通本科生,职校毕业生无论在念书时还是毕业后的工作中,都不免会遭遇偏见。“成绩差”“混日子”“问题少年”“被淘汰者”……类似的标签让很多家长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同意孩子念职校。

不过,近年来,随着技术型人才缺口增大,社会对于职校毕业生的关注度明显提升,政府也频频出台政策鼓励职业教育发展。

社交平台上,“职校学生人手2到4个offer”“职业技术院校学生未毕业就被抢空”“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稳定在90%左右,中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稳定在95%左右”等相关话题内容多次被推向热搜位。

但是,看似美好的数据背后,却藏着一些无奈的现实。一方面,许多职校毕业生表示毕业后只能找到流水线上的工作,大多岗位都是“只要是个人就能干”的。从很多工业园区的招聘广告看,对应聘者的要求也大多强调“服从管理,吃苦耐劳”等。除了被输送到工厂的生产线外,送快递或外卖在近年来成为职校毕业生的又一常见选择。

高考之后因成绩不理想而上了职校的张如(化名)坦言,他从职业学校毕业后,找工作的过程并不顺利。“我是学数控专业的,一直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也不能一直把时间耗在找工作上,就只能先看看送快递、送外卖的岗位。”

另一方面,职校毕业生高就业率背后,却是技能人才尤其是高级技能人才严重短缺的局面。人社部今年2月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全国招聘大于求职“最缺工”的100个职业中,43个属于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15个属于专业技术人员。与2021年第三季度相比,2021年第四季度制造业缺工状况持续,“智能制造”领域缺工程度加大,智能制造领域“多工序数控机床操作调整工”“工业机器人系统操作员”等职业排位上升。此外,汽车生产消费领域需求旺盛,“汽车零部件再制造工”“汽车饰件制造工”“汽车维修工”等职业新进排行。从既往资料来看,自2019年第三季度该排行发布以来制造业类职业占比一直较高。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国内的职业教育整体处于很初级的阶段,许多职业学校都存在学产脱节的问题,人才培养体系、课程供给跟不上市场要求,因此导致了职校毕业生就业率高但是就业质量不高,且同时存在技能人才缺口明显的问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也认为,近年来,职校生的高就业率,反而导致部分职业院校不重视人才培养质量,其理由是,不管怎么培养,这些学生毕业找到一份工作不难,而只要职校生能顺利毕业找到工作,职校就对家长有所交代了。这种低端的职业教育,难以培养高素质的技能人才,进而导致技能人才的整体待遇难以提高。

二、职校生就业困境依旧,优化职教质量任重道远

职校毕业生就业困局凸显,提高职业教育质量显得愈加迫在眉睫。

今年2月教育部举办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有关工作发布会上,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提到,当前,中职教育存在办学定位不适配,办学规模大而不强,办学条件缺口大等问题。

从教育部历年发布的全国教育事业统计数据来看,近十来年,我国中等职业学校数量、招生数量、在校生数量等均处于整体递减的状态。

2010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包括普通中等专业学校、职业高中、技工学校和成人中等专业学校)共有学校13872所,中等职业教育招生870.42万人,到2018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学校缩减至1.02万所,中等职业教育招生人数减少至557.05万人。尽管2019年和2020年,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数量有所增长,但是学校数量依旧在缩减。而2021年减少幅度则更加明显,中等职业教育学校数量为7294所,招生488.99万人。

与中职学校数量锐减不同,近年来,全国高职(专科)院校数量呈递增趋势。2015年,全国共有高职(专科)院校1341所,比上年增加14所。而后六年,高职(专科)院校数量始终保持同比增加之势。2021年,全国高职(专科)学校数量达1486所。

数字一增一减的背后,与政策优化职业教育质量的目标不无关系。早在2019年,教育部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就联合印发了《关于开展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项目申报的通知》。2020年,教育部等九部门印发《职业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提到,全面核查中职学校基本办学条件,整合“空、小、散、弱”学校,优化中职学校布局。

众所周知,以往,受职校招生条件、办学质量等因素影响,“频繁离职、持续飘荡”的就业困境一直伴随着许多职业毕业生。2020年从一所高职院校数字媒体技术专业毕业的王冉(化名)提到,“专科三年学到的实用性的东西很少,实习也是在学校安排的企业,基本都在打杂,我毕业找工作时非常迷茫,而且赶上那年是疫情第一年,求职就更难了。所以拿到一个offer就赶紧去了,是一家动漫公司,主要接一些外包的活儿,新人进去没人系统地带,很难融入也什么提升,我干了半年就离职了。”

离职之后的王冉迫于生活压力又快速找了两份工作,都是流水线工作,对能力要求不高,也不存在员工培养方案,所以这两份工作王冉干的时间并不长。后来,王冉意识到,一定要进一个好平台,即便做最基础的工作,拿很低的薪资也可以。这一次,他找了一家大型传媒公司旗下的一个子公司,“经过了几次试错后,这可能是我找的相对靠谱的一份工作,工作模式是项目制,有明确的新员工培训体系,也有清晰的奖励机制和晋升通道,能进来我觉得很幸运,也决定踏踏实实干。”

在经历了两年的尝试后,23岁的王冉似乎看到了前进的路径,但是飘荡、迷茫依然是很多职校毕业生的现状,他们中不少人从找实习到找工作都面对着各种坎坷。毕业于某职校机械专业的张如聊到,“我们很多同学都是因为高考成绩不理想没办法才来读专科的,无论是学校还是专业的选择都很受限,不少同学在读书过程中就意识到自己并不喜欢本专业,加上专业课教得也很浅,就没打算从事专业相关的工作,也没去学校合作的单位实习。但是很多人从找实习开始就不太顺利,因为学历不够,加之又是跨专业,所以竞争力很弱。像我这种按部就班在学校认真学专业,毕业后找专业相关的工作也很难,很多时候招聘者一看到是专科毕业的直接把简历淘汰了。”

对于职校毕业生而言,学数控专业去削毛边、拧螺丝,学自动化专业去做焊工是十分常见的状态,不过,也因为工作环境、薪资待遇、成长空间等受限,越来越多职校毕业生宁愿送外卖、送快递也不愿意进厂。而由于职校教育的粗放落后,又导致高级技能人才缺口仍在扩大。

人社部、工信部发布的《制造业人才发展规划指南》显示,中国制造业10大重点领域2020年的人才缺口超过1900万人,2025年这个数字将接近3000万人,缺口率高达48%。

经济结构转型的形势下,提升职校教育质量,改善职校生培养方案和成长路径更显重要。5月1日将实施的新《职业教育法》首次明确,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并提到,建立健全各级各类学校教育与职业培训学分、资历以及其他学习成果的认证、积累和转换机制,推进职业教育国家学分银行建设,促进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学习成果融通、互认。

政策红利下,职业教育正迎来更多关注,但要改变职业教育的痼疾仍旧面临较大挑战。对校方而言,专业攻坚无疑是重点和难点,其还须进一步了解现代化技能人才需要哪些能力,该如何培养,提供优质的教学供给,进而输出有品质的技能人才。就业质量和职业发展路径的改善,也是说服家长和学生接受职校的基础。

如今,职校这块长期缺乏光照耀的边缘地带,在政府、企业的合力作用下或将慢慢有光照进来,但要想彻底改变职教落后于市场要求,职校生饱受偏见的现状,依旧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