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待一切有序后,教培春天能否重新到来?

导语

往年的三四月份正是招聘市场最为热闹的时期。“双减”之前,在线教育人才战无比激烈,在线教育机构在春季招聘市场持续加码。“双减”落地后,教培机构降薪、裁员、倒闭等现象不断,行业整体对于求职者的吸引力大打折扣。褪去了曾经的光环后,今年春季教培行业招聘情况如何?

一、“双减”前在线教育人才战持续升温

2019年到2021年初,在线教育快速创造出的辉煌景象吸引了许许多多高校毕业生和社会求职人士对这一行业的向往。

回顾过去两年的春招,在线教育是众多求职者最心仪的行业之一。2020年初,在疫情的刺激下,在线教育迎来一波发展高潮。“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大量学生涌入线上学习,在线教育渗透率快速提高,在线教育机构人员紧缺现象凸显。在多个行业生产秩序受疫情影响不得不裁员的情况下,在线教育逆势而上,多家在线教育机构加大招聘力度。那年3月,猿辅导面向社会开放10000个就业岗位,涉及教学、产品、运营、研发等各个领域。作业帮也发布超10000个岗位,并在多个岗位标注 “急”。

2020年,在线教育机构收获数百亿投资,在线教育一度被视作既有钱又有潜力的行业。面对行业愈演愈烈的厮杀,在线教育机构持续招兵买马,薪资也越炒越高。2020年末,多家在线教育头部企业获得大额投资,进入2021年后,在线教育春招市场延续热闹场景,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继续成为各家重点争夺的对象。去年春招,高途课堂A+计划主讲老师年薪范围为60万至120万,优秀者可参与持股,薪资无上限。猿辅导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多地开启春招,急聘各科主讲老师。作业帮2021年春招提前开启辅导类专场,主招学习规划师和辅导老师。

然而,随着“双减”的来临,热闹的光景戛然而止,紧接而来的是教培行业的裁员风波,辅导老师成为在线教育机构裁员潮下的第一波重灾区。许多去年年后才入职在线教育机构的辅导老师在当年4、5月还没等到转正时,就被迫面对被辞退的命运。还有很多因为在线教育风口在春招时选择在线教育机构offer的2021届应届毕业生也不得不接受尚未入职,便突然被毁约的结果。

教培行业从风光无限到趋于黯淡,千万从业者在焦虑、不安的情绪中等待命运的不确定性,有人主动离开,有人被迫转行,也有人选择留守……动荡之后,教培招聘市场上再无往昔的热闹,教培机构对求职者的吸引力急速降低,不少从教培行业离职的人在求职市场还被迫面对严重的偏见。

二、繁华褪去后教培行业还有多大吸引力?

从去年3月26日一则关于教育监管新规的传闻在网上迅速传播至今,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这一年多来,教培行业从疯狂比拼到全面降温,如今,针对学科培训的监管已全面推进,对于非学科类培训的规范也正逐步开展。行业秩序重新书写的背景下,许多教培机构的方向也逐渐明晰。经历了去年人员的大幅缩减后,现在,随着转型方向的明确,各家也确定了招新计划。

今年1月, 高途A+计划2022春招提前批启动,招聘岗位主要包括产品经理、产品运营、用户运营、私域运营、数据方向、业务方向、学科运营、项目管理等方向的集团管培生,首年保底年薪30w+。管培生之外,高途A+计划也在招聘考研、国际课程、金融培训等方向的主讲、二讲和教研岗位,这也与高途重点布局成人教育的规划相符。图片

猿辅导在2022年校招中则不像往年那么高调。目前,其官方招聘网站显示的校招岗位只有6个,其中两个研发岗位(服务端研发工程师和服务端开发工程师)标注为急聘,数据分析岗位针对斑马品牌,教研岗位涉及语文、数学、英语、书法等学科和早教内容产品,内容岗位的招聘对象则为二维动画师。

相较于校招中的冷静,猿辅导在社招市场投入了更多精力。Boss直聘APP显示,猿辅导在招岗位超200个,从这些岗位也不难看出猿辅导的转型动向。目前,猿辅导针对音乐、STEAM、硬件等方向都有岗位在招聘。此外,猿辅导向海外市场发力的倾向也非常明显。其在招岗位中不乏海外投放、海外KOL合作、海外内容运营、海外市场运营、国际化增长运营、韩国本地化思维教研等面向海外市场的职位。

好未来的春季校招板块同样显得冷清,只有彼芯课后成长中心成长师等为数不多的岗位向应届毕业生敞开大门。不过,好未来近期更新的社招岗位数量却不少,其中,轻舟项目部就考研和留学都发布了多个岗位。同时,智能学习作为好未来转型的方向之一,目前其正针对硬件产品招聘策划以及英语教研等。

相比之下,网易有道是今年春季校招市场上开放岗位相对多的教培企业,其校招岗位涉及研发、教育、产品等多个类别。其中,研发类岗位最为丰富;教育类岗位涉及国际象棋讲师、信息学讲师、考研政治和大学英语教研培训生等;产品类则主要招聘智慧教育产品管培生。

从目前教培行业招聘市场的情况来看,除了一些常规岗位外,更多在招岗位集中在各家转型的新方向上。此外,还有部分之前流失了大量老师的学科培训机构,在通过审批、重启培训业务之后也开始重新招聘老师。

由于去年教培行业大面积裁员,很大程度上打击了求职者对于教培行业的信心。多位前教培行业从业者表示虽然已经被裁了几个月仍没有找到工作,但是依然不太想在教培行业找机会,因为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去年的动荡。

不过,在市场环境整体不景气的背景下,也有部分求职者并不排斥教培行业,单纯希望能尽早抓住上岸的机会。智联招聘发布的《2022年春招市场行情周报(第一期)》显示,春节后第一周企业招聘规模出现小幅收缩,招聘职位数量同比减少了4.5%;平均每个岗位收到约11份简历,是上一年同期的2倍左右;有60.5%的受访者认为今年春季求职较去年更难。这样的形势下不少人认为尽快找到工作最为重要。

李静(化名)从某头部在线教育企业教研组被裁后,在求职过程中发现凭借自己的工作经历要转行并非易事,于是决定继续留在行业中,选择了另一家头部企业的重点转型方向。某社交平台上,也有人透露从地产行业辞职后大半年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最终选择求职教培行业。

曾经,在教培发展的黄金时代里,许多人将入职教培机构视作自己的最优选择。尤其在在线教育高速狂奔的几年里,诱人的待遇更是吸引了不少名校毕业生进入教培行业。然而一场行业动荡之后,繁华不再。如今,教培行业的整顿与规范仍在进行中,机构跑路、从业者失业的故事还在上演。等到失序变为有序后,教培的春天能否重新到来,静待时间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