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形势下,道阻且长,谁能率先建立新优势?

导语

2021年7月“双减”政策发布以来,教培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动荡。去年秋季学期,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学科培训招生暂时停止,各家曾以K12学科培训为主的教培机构不得不寻求转型,迎接新的挑战。近来,好未来发布了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2022财年Q3业绩报告;新东方发布了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六个月(即新东方2022财年H1)业绩报告;网易有道、高途、一起教育科技发布了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2021年Q4业绩报告。政策风向的变化对各家的业绩有怎样的影响?(因新东方、好未来的财报记账单位为美元,文中根据相关企业报告期选择相应的美元对人民币中间价进行转换,其中2021年11月30日汇率选取为6.3794。)

一、“双减”全面落实,教培企业业绩承压

2021年暑期到秋季学期,伴随“双减”在全国范围内的全面推进,校外学科培训市场全面缩减。从各家上市教育企业最新发布的财报来看,其业绩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

就营收而言,好未来和高途最新披露的财报中,净收入皆同比有所减少。其中,2022财年Q3(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三个月),好未来净收入为10.209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1.191亿美元,同比下降8.8%。2021年Q4,高途实现净收入12.74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22.11亿元减少42.4%,但比2021年Q3的11.149亿元略有增长。

(注:图中数据选自好未来2022财年Q3财报,网易有道、高途、一起教育科技2021年Q4财报和新东方2022财年H1财报,下同。)

新东方则在2022财年H1(截至2021年11月30日止六个月)实现净收入同比小幅上涨。报告期内,其净收入为19.67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18.741亿美元增长4.97%。

从营收构成来看,K12业务在2021年Q4依然为一起教育科技和高途贡献了大部分营收。2021年Q4,一起教育科技净收入5.425亿元,同比增长11.5%。其中来自在线K12辅导服务的净收入为5.259亿元。该财季,高途在线K12课程带来的净收入为11.252亿元, 2020年同期为19.752亿元。

剔除K9学科培训业务后,2021年Q4,网易有道实现净收入10.488亿元,较上年同期的8.553亿元增长22.6%,较2021年Q3的10.391亿元略有提高。2021年Q3,未剔除K9学科培训业务的网易有道净收入为13.87亿元。具体来看,2021年Q4,网易有道课程服务依旧占据了其总营收份额的最主要部分,为5.793亿元。此外,智能硬件也成为网易有道越来越重要的收入来源,在这一财季实现净收入3.177亿元,同比增长33.9%。

营业成本方面,除高途同比大幅缩减外,其他四家企业同比有不同幅度的增长。其中,高途因为在2021年Q3进行了业务和人员的调整,因此在2021年Q4成本明显下降,从上年同期的6.164亿元同比减少37.3%至3.867亿元。

好未来2022财年Q3营业成本为5.19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5.155亿美元增长0.8%。相较之下,新东方、网易有道和一起教育科技的增长幅度则相对更加明显。新东方2022财年H1营业成本为11.337亿美元,同比增长23.4%。2021年Q4,一起教育科技营业成本为1.91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736亿元增长10.1%;网易有道营业成本为6.035亿元,同比增长32.4%。

图片

营收和营业成本的走势也决定了各家毛利情况的变化。其中,营收同比有所下降的好未来、高途最新财季毛利皆同比减少。2022财年Q3,好未来毛利为5.01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6.036亿美元。2021年Q4,高途毛利为8.876亿元,上年同期为15.947亿元;毛利率从上年同期的72.1%下降至69.7%。此外,新东方2022财年H1毛利也同比减少12.8%。

二、销售费用普遍下降,各家盈亏情况各异

“双减”之前,持续的营销大战下在线教育企业不断加码广告投放,各家的经营费用也因此上涨。告别了疯狂的投放比拼后,在线教育企业的经营费用尤其是销售费用明显缩减。从经营费用来看,最近一个财季,好未来、高途、一起教育科技等都大幅减少。其中,好未来2022财年Q3经营费用为6.19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7.403亿美元减少16.3%。2021年Q4,一起教育科技经营费用为3.803亿元,上年同期为6.764亿元。高途经营费用为6.293亿元,上年同期为22.908亿元。而好未来、高途、一起教育科技的销售费用同比分别下降35%、79.3%和57.9%。

新东方则因为一般及行政费用的大幅增加导致经营费用上升。2022财年H1,新东方经营费用为达15.691亿美元。其中营销费用为2.774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505亿美元增长10.8%;一般及行政费用为12.917亿美元,上年同期为5.869亿美元,同比增加120.1%。

经营费用同比增长的还有网易有道,2021年Q4,其经营费用为6.936亿元,上年同期为6.557亿元。增长主要因为其研发费用从2020年同期的1.090亿元上升56.3%至1.702亿元。此外,去年第四季度,由于政策对教培企业广告营销监管的加强,网易有道的销售费用从2020年同期的5.111亿元同比下降17.7%至4.204亿元。

就盈亏来看,最新的财报中,各家情况也大不相同。其中,新东方由盈转亏。2022财年H1,新东方经营亏损为7.357亿美元,上年同期经营利润为1.182亿美元;归母净亏损为8.76亿美元,上年同期的净利润为2.286亿美元。好未来则是经营亏损同比收窄,但是归母净亏损同比扩大。2022财年Q3,好未来经营亏损为1.084亿美元,上年同期的经营亏损为1.274亿美元;归母净亏损为9937万美元,上年同期为4361万美元。网易有道和一起教育科技归母净亏损则都同比大幅减少。而高途在同比减少了超16亿元的经营费用后,在2021年Q4实现扭亏为盈,从上年同期的净亏6.270亿元转为这一季的净利2.859亿元。

图片资产方面,截至2021年11月30日,好未来总资产为66.7亿美元。其中流动资产为41.709亿美元,包括现金和现金等价物13.479亿美元,限制性现金(流动)11.101亿美元,短期投资14.892亿美元等。同期,新东方资产总值为76.143亿美元。其中,流动资产为51.55亿美元,包括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0.269亿美元,受限制现金121.8万美元,定期存款11.455亿美元,短期存款26.324亿美元等。截至2021年12月31日,网易有道总资产为26.341亿元,其中流动资产为22.697亿元,包括现金及现金等价物3.228亿元,限制性现金7.498亿元,短期投资5.038亿元,应收账款2.483亿元等。高途总资产为50.247亿元,其中流动资产为39.368亿元,包括现金及现金等价物7.289亿元,受限性现金1.682亿元,短期投资27.740亿元等。

三、K9学科培训转为非营利,教培机构加速转型

“双减”之下,义务教育阶段学科培训全部转向非营利模式。如今,好未来、新东方、网易有道、高途等都以独立于公司之外成立非营利机构的形式延续学科培训业务。告别了学科培训的黄金时代后,原本倚赖学科培训业务的各家教培机构也都加快了转型的步伐,素质教育、成人教育、教育硬件、教育信息化等成为各家普遍的选择。

就目前的转型进展来看,网易有道最突出的业务是其教育硬件板块。去年,网易有道智能硬件收入持续增长,2021年四个季度智能硬件分别为网易有道贡献了2.019亿元、2.063亿元、2.545亿元和3.177亿元净收入。2021年Q4,有道词典笔出货量超50万支,创历史新高。

高途的重注则压在成人教育上。去年7月,高途上线高途APP,覆盖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多类型职业教育业务。2021年Q4,高途再度增加了新的成人教育培训品类。目前,其成人教育业务板块不仅有招录和学业考试辅导,还包括成人的职业技能培训、能力提升、心理咨询及企业培训等。但是,从营收数据来看,高途要在成人教育领域突围挑战不小。2021年Q4,高途旗下包括职业教育、数字化产品以及其他辅导服务在内的综合辅导业务收入为1.491亿元,上年同期为2.359亿元,同比减少36.8%。

一起教育的转型方向主要是为校内教育提供SaaS软件服务。去年10月,上海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一则中标公告表示,一起教育科技中标上海市闵行区智能作业项目,中标价2698万余元。除此之外,根据公开信息披露,一起教育科技还中标了一些小体量项目。一起教育科技2021年Q4的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其在线K12辅导服务的净收入为5.259亿元,占总营收的近97%。一起教育科技也提到,在2021年年底关闭K12培训业务后,仅靠转型后业务创收的前提下,预计在2022年Q1的确认收入将达到2亿-2.1亿元。

相较之下,新东方和好未来在转型方向上正在尝试更多探索。近半年多来,新东方的布局涉及素质教育、智慧教育、大学生教育、海外业务等多个板块,不仅在多地成立素质教育成长中心,推出专注于中国青少年素质教育创新研究与方案提供的教育服务品牌东方创科,还进一步完善其“一站式终身学习产品矩阵”,成立比邻中文Blingo等等。好未来从人文美育、科学益智、体育等多个维度探索素质教育的同时,还推出“美校”品牌,为教育行业提供直播、教研、AI系统解决方案。

对于教培行业而言,2021年是艰难的一年,接下来或许还有许多不确定性等待着教培企业。新形势下,道阻且长,如何建立新的优势更加考验各家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