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合规问题是学习机生产企业无法回避的挑战。

导语

考试、升学的压力下,家长为帮孩子提升成绩向来不吝惜投入。学习机正好切中学生提分的需求,通过内置大量学习资源以便捷的形式深入学生的课前课后辅导环节,因此,学习机成为近三十年来教育市场上不可或缺的角色。

“双减”之下,智能学习硬件的地位更加凸显,而作为这一赛道主角之一的学习机亦受到更多关注。一时间,除了老牌学习机厂商进一步加码外,互联网大厂纷纷将目光投向学习机市场,而许多教育企业也开始由“软”转向“硬”的探索,将过去积累的教研、教学资源融合到智能学习机中。伴随众多企业入局,以及市场逐步扩容,学习机能讲出新故事吗?

一、“双减”时代,泛学习机市场风云再起

上世纪90年代,在英语学习风潮的推动下,复读机、电子词典等产品快速走红。作为初代学习机的小霸王亦在这一阶段创下辉煌的业绩。彼时,小霸王学习机以“课本中听说读写全面掌握2600常用单词”“学习大部分初中范围内的语法”等作为营销亮点吸引用户关注,迅速占领教育市场。在1991年至1999年期间,小霸王累计销量超2000万台。

同样诞生在这个年代的文曲星,自1995年上市以来,凭借操作简单、携带方便、价格便宜等优势,成为电子词典市场的代表性产品,并一度风靡学生圈。如今,其销量早已突破6000万台。

不过,随着技术的革新以及用户需求的变化,早期的学习机、电子词典在进入21世纪后,终究显现出疲态。互联网的浪潮下,教育硬件厂商试图改变之前教育硬件产品功能单一、内容固化等问题,于是通过联网等方式开放操作系统,增加第三方资源的同时,用户也可自由下载所需的学习资源。这一背景下,催生了大量学习电脑、点读机、学习平板等产品。

2004年,第一代读书郎P4学生电脑和F4点读机正式上市。紧接着,步步高也推出了点读机,“步步高点读机,哪里不会点哪里。So easy”的广告语更成为一代学生的回忆。

进入21世纪10年代后,学生学习形式更加多样化,且对于线上学习的便捷性、互动性要求更高。过去图像+音频讲解的模式不再能满足学生的学习诉求。尤其在在线教育持续推陈出新,并不断渗透的背景下,学习机、学习平板等产品要搭建的不仅是课前课后高频的教辅场景,还有内置录播、直播等课程的网校平台,进而实现“软件硬卖”的教育生态。

尽管市场形势的快速变化给传统学习机厂商带来了不小的挑战,但是凭借对学习资源的整合和开发,学习机依然在用户时长的占领上占据优势。而2020年,受疫情影响,家庭场景下的学习工具需求迎来一轮爆发。根据IDC发布的数据,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学生平板电脑市场出货量约63万台,同比增长29.9%,远高于普通平板17.7%的增幅。

更明显的转折发生在2021年。去年上半年,“双减”的风声一直笼罩着教培行业,与教培机构裁员、被通报等不同,教育硬件需求增长明显。读书郎在招股书中提到,2021年前5个月,其生产的学生个人平板出货量为17.56万台,这部分收入为2.73亿元,同比增长86.6%。

去年7月,“双减”意见的下发,明确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一时间,校外学科培训大规模缩减,但是家长面对孩子升学、考试的压力和焦虑不减反增。

教育部2月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原12.4万个义务教育阶段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压减到9728个,压减率为92.14%,原263个线上校外培训机构压减到34个,压减率为87.07%。

反观教育硬件板块,校外培训课程的减少进一步刺激了家长对于学习机等学习辅助工具的购买力。去年双十一,科大讯飞整体销售额同比增长76%,其中,AI学习产品销售额大幅上涨300%。据科大讯飞介绍,2021年科大讯飞AI学习机业务实现整体销量增长150%,其去年的AI学习机T10,保守估计销售额增幅达到200%。

当前,泛学习机市场仍在扩容,诱人的市场也将吸引更多选手入场角逐。

二、泛学习机市场迎来更多选手,竞争愈显激烈

纵观新进入泛学习机市场的企业,其中不乏积累了丰富教育资源的教培机构和掌握流量密码的互联网大厂。

去年3月,百度推出小度智能学习平板,主打坐姿纠正和护眼,且内部预装了400余种网课APP。

去年618前夕,作业帮上线喵喵机智能错题学习机,内置作业帮APP 3亿+题库、K12多学科免费学习资源等内容。

去年10月,大力教育推出新硬件产品大力智慧眼,搭配普通平板电脑和专属APP使用,主打让普通平板拥有学习机的核心功能。

爱学习推出的小括狐AI智能护眼学习机,打包出售K9学段语数英物编程等5个主流学科6类素养内容共12000小时的AI课程。

进入2022年后,教培机构对于学习机的兴趣愈加凸显。1月,松鼠Ai推出多款硬件产品,其中包括智能学习机Y1、X1、旗舰款V11 plus。其学习机系统覆盖小初高主流全科,并将知识点融入原创独家的互动视频中。

2月,掌门教育推出其首款智能学习机。该学习机内置丰富的题库资源,题量超过2600万道。其名师课堂覆盖教材总量超过1000本,匹配同步视频总量超过2万条,视频总时长共计超50万分钟。

3月3日,猿辅导旗下斑马智能学习机G1正式发售,支持英语、阅读、思维、美术、音乐、写字六门内容线上学习。

从入局者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大厂在流量获取和产品变现方面经验丰富,而教培机构的优势则在于对用户心态的了解,且有大量教学、提分实战经验,并且积累了充足的学生学习行为数据。这两类企业的入场,或能将学习机赛道的竞争推向更高潮。

此前,面对在线教育机构的崛起,读书郎等传统学习机厂商便在加强自身内容建设上颇费心思。如今,其将在泛学习机市场正面迎接新对手的挑战,这场竞争注定从内容研发、用户习惯洞悉、渠道拓展等多个维度展开。

“双减”之下,差异化的教学模式以及个性化、高效的学习方式更加受重视。泛学习机市场上,AI个性化学习也成为各家主推的概念。尽管传统学习机已经深入市场多年,但是智能学习机要想打开下沉市场,仍需进一步培育用户的认知和习惯。因此,渠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据悉,爱学习的小括弧学习机除了直接面向C端家长学生群体外,也依托于爱学习在下沉市场的B端资源积累,提供给托管机构。此前以线上销售为主的科大讯飞,也在探索线下店。

读书郎在强化线下经销网络的同时,也在增加自营的网络平台和线上经销商。读书郎招股书显示,其已与122名线下经销商签约,控制4192个销售点,分布于全国346个城市,山东、广东和河南等高考大省皆是其重要的销售地。同时,其线上经销商规模亦有明显扩大。

教育硬件从产品的设计、内容的支持到实际生产、渠道销售等各个环节紧密相扣,无不影响着硬件企业的成绩。校外学科培训缩减后,教育硬件的需求被刺激,但是教育新政下,政策监管同样给教育硬件企业带来不小的挑战。

去年11月15日,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项目分类鉴别指南》(简称《鉴别指南》)提到,学科类培训的鉴别依据包括“培训方式重在进行学科知识讲解、听说读写算等学科能力训练,以预习、授课和巩固练习等为主要过程,以教师(包括虚拟者、人工智能等)讲授示范、互动等为主要形式”。

就学习机而言,其内置的内容和服务是吸引用户购买的重要因素。虽然目前针对学习机等教育硬件产品尚无明确的监管规则出台,但是《鉴别指南》无疑也给生产企业提醒,如何避免其产品被划分至学科培训范围内。

如今,学习机的市场需求仍在持续释放。在这个技术快速更新迭代的时代,谁能更精准地捕捉用户诉求,更高效地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自然能在学习机赛道走得更远。但是教育改革的形势下,任何课程、产品都无法回避“双减”的规定。对于有心学习机市场的企业而言,合规也是其最需重视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