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抱着一丝侥幸,一丝恐惧,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似乎没人知道。

导语

各地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压减工作进入尾声,有的地方甚至达到了100%压减率。线下、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退场,但家长和学生仍有刚性升学需求,一对一家教市场需求增加。在一些社交平台有不少家长发布“寻找家教”帖子;被裁的老师私下承接家教;Boss直聘等求职平台全职家教、住家家教工资待遇依然很高……

一、家庭教师”“全职家教”“家庭陪伴师”花式取名,家政市场鱼龙混杂 家长需求不断

近日,小红书博主“北京90后住家保姆尼莫”在网上走红。这位博主良好的教育背景,丰富的个人技能和尚且年轻的年龄与其“住家保姆”这一职业形成了强烈反差。据尼莫介绍,她日常主要工作内容为照顾雇主家小孩的日常起居,包括接送幼儿园、兴趣班上下学,辅导功课、教授钢琴和陪伴玩耍等。

视频中尼莫透露其月薪在15000元左右,在家政市场被列入“高端家政”。像尼莫这样高学历人才涌入家政市场越来越常见,他们并不像一般的保姆做着基础的打扫清洁工作,而更多地承担起雇主子女的教育工作。

11月份,四川省教育厅曾下达一个通知,其中要求小学考核难度系数不得低于0.95,初中不低于0.85,初中学业水平考试不低于0.70。换句话说,小学满分为100分的卷子,平均分要达到95分;初中满分100分的卷子,平均分达到85分。

此通知一出,无形中再次戳中了家长敏感的神经,即“双减”没有降低对学生的分数要求,升学的形势依然严峻。事实上,虽然国家和教育部门都在大力推进素质教育,但是家长们对学科补课的热情丝毫未减。

据某从事艺术类培训的专业人士透露,该机构的寒假招生报名并没有市场想象得那么乐观,对比疫情前得同期报名人数不升反降。对于素质类课程,更多家长还处于观望状态。

线下学科类培训机构被大幅压减,线上办学许可证还未下发,家长不断累积的焦虑情绪释放在了家教市场上。

(截自BOSS直聘网站)

以“家教”为关键词在BOSS直聘网站搜索,出现了五、六页的招聘信息,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的需求尤甚。在招聘信息关键词中,“一对一授课”“小学教育”“线下授课”“初中教育”屡次被提及,可以看出家教市场主要消费群体仍是K9阶段的学生。

薪酬方面,家教市场的薪资水平略高于正常工资价格,一些以“全职家教”“住家家教”为名头的招聘开出了每月2-3万元的工资。当然,招聘方对家教老师的要求并不低,本科学历是基础,在此之上还会对学校、英语语言等级、专业、艺术特长等方面另制定标准。

图片

(截自BOSS直聘网站)

在招聘市场中,补课老师以“家庭教师”“全职家教”“家庭陪伴师”“家庭教育规划师”“儿童陪护”一系列五花八门的名字得以存在。承担家教招聘工作的企业同样鱼龙混杂,其中涉及了家政服务公司、会计招聘事务所、教育培训机构和管家服务公司。如有一家家政服务公司共发布了两则招聘启事,一则为工资在12000-20000元的家教老师,一则是薪资在4000-5000元的钟点工阿姨。

二、“囤课”不如“囤老师”,头部机构出身教师一师难求

家教业务生意发酵的另一重灾区在各大社交平台上,以小红书为例,搜索“家教”便可出现找家教、一对一、线上家教的分类栏目。

据各家公司的公告,新东方、好未来、网易有道、高途等头部教育公司于12月31日终止义务教育阶段的业务。媒体报道,好未来裁员九万人,新东方裁员四万人,大量K9学科老师被迫失业、转行。

一时间,大量教育机构的培训老师流向市场,由此打破了以大学生群体为主的家教市场的平衡。

近期,王女士在小红书上发布了寻找家教的帖子,其中就注明了教师最好要有在新东方或学而思代班授课的经验。

对于王女士这类家长,新东方、好未来的品牌效应依然存在。王女士称,“我们家孩子之前一直在学而思培优上课,对那里老师的教材体系和授课方式都比较认可。如果要找线下一对一老师,还是打算优先考虑学而思的老师。”王女士认为家教市场教师水平良莠不齐,这种筛选方式可以为其节省很多时间。

在交流过程中,不少家长表达了对线上直播课的不满,有家长认为周中参加完课后辅导再去上晚上的直播课程,孩子有些吃不消;有家长表示,直播课缺乏反馈和互动,这种方式对刚上学的孩子来说十分不友好,学习效果欠佳;还有的家长认为,太过频繁的线上课程会对孩子视力造成损害,而视力即将加入学生考核标准当中。

基于信任,出身于知名教培机构的老师更受家长的青睐,甚至有家长在朋友圈中表示,“囤课不如囤老师,遇到XX,就‘加’了吧。”

在社交平台发布“求师帖”,私下加微信联系,再和身边认识的家长一起拼课,成为了家长与老师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

 (寻家教帖下,有意向老师会进一步沟通)

(一位老师的账号下,家长们在求联系方式)

虽然家长对家教的需求在增加,但“地下补课”的行为在教育部所印发的规定中是被明令禁止的。在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坚决查处变相违规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问题的通知》一文中,要求各地要坚决查处学科类校外培训隐形变异问题,对以咨询、文化传播、“家政服务”“住家教师”“众筹私教”等名义违规开展学科类培训的行为依法依规予以查处。

相关政府部门在回答“家长是否可以出钱聘请大学生家教”问题时道,“双减政策当中第14条明确规定,从事学科类培训的人员,必须要具备相应教师资格。也就是说,不具备教师资格的大学生,就不能对学生进行学科类培训,就算大学生有教师资格,也要按照双减政策的要求执行。”

事实上,每天奔波于全城上课的老师们并非不知道私教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离职前的他们早已把“双减”的有关政策烂熟于心,担心被抓的恐惧像只幽灵环绕在左右。

但是,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一时无法转行的他们只能向现实低头。毕竟,一节课至少200-300元,一周至少上三四节,若能同时带几个学生,月收入破万不是问题,甚至可能比原来在培训机构时收入还多一点。

12月24日,小红书发布《关于校外培训违规内容治理公告》称,为响应国家“双减”政策,规范平台青少年相关校外培训内容(包含学科类和非学科类)的发布和传播。小红书表示,即日起将开展信息排查和清理工作,用户不得以直播、视频等形式推广相关课程产品及服务,创作者发布的违规推广内容将依照《社区规范》进行处理。此前,淘宝、京东、抖音等平台已经出台过类似的查处禁令。

抱着一丝侥幸,一丝恐惧,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似乎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