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京翰教育官方尚未对相关事件进行回应。

导语

近来,成立二十余年的京翰教育深陷跑路传闻,京翰教育多个校区被曝出突然闭店、拖欠薪水、家长无处退费的消息。

一、多地京翰教育校区闭店 家长退费难

11月初,安徽省合肥市一市民反映称,她在合肥市招商大厦京翰教育校区给孩子报班上课,目前还有近3万元的课时费没有上完,但11月1日突然发现校区大门被封锁,孩子们无法正常上课。

据悉,合肥市招商大厦2层和6层都有京翰教育的办公地点,而这两层的京翰教育大门已经紧锁。6楼的京翰教育玻璃门上,张贴了因京翰教育拖欠房租,被招商大厦物业办强制收回的通告。

此次京翰教育该校区突然关门,有两百多名学生受到影响,涉及课时费总共约510万元。也有不少合肥京翰教育的老师表示,他们也是京翰教育经营危机的受害者,9月、10月的工资一直未发,10月应缴的社保也没有查到记录。

11月2日,京翰教育合肥区域负责人叶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因资金由总公司统一管控,现在合肥京翰教育分部没有足够权限动用资金来退还家长学费。由于退款申请流程较长,为维护公司形象,合肥京翰教育的员工通过信用卡,借贷已经先行垫付了12万学费给家长,但目前公司没有报销,老师们也在维权。他还提到,京翰教育是全国直营模式,他也在为此事积极地和京翰教育总部汇报沟通。

针对京翰教育合肥校区跑路事件,合肥市庐阳区政府八部门组成了工作专班处理此事。11月6日,庐阳区政府约谈一位京翰教育总部指派来合肥的人员,庐阳区政府要求京翰教育总部尽快筹措资金,给出一个能让家长和学生满意的合理解决方案。

事实上,类似的事情不只发生在合肥京翰教育。据报道,有成都的京翰教育校区在几个月前突然通知工资减发,且存在工资拖欠的情况。同时,网上也有不少家长反映成都京翰教育卷款跑路,所涉金额超百万元。

京翰教育官网信息显示,目前京翰教育在全国14座城市,拥有80多家校区。但是近来,郑州、天津、武汉、大连、合肥、成都等多地京翰教育校区皆陷入跑路、欠薪、退费难的传闻。京翰教育官方微博的评论区也有不少人留言“拖欠工资”“快发工资”“还钱”“把家长钱退了”等。

此外,也有网友在微博上反映,为京翰教育四个校区装修,上百个工人投入精力,但京翰教育欠账140多万元未支付。

目前,京翰教育爆雷相关事件仍在发酵,大量员工、家长等待维权。不过,京翰教育官方尚未对相关事件作出回应。

二、数次易主 京翰教育难拾往昔辉煌

京翰教育成立于2000年。彼时,校外培训市场处于上升期,一大批教培机构快速发展,以线下一对一服务见长的京翰教育也是其中之一。

2007年,京翰教育迎来至关重要的一年,在武汉、天津、广州等地相继设立京翰教育大校区。

此前,有业内人士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表示,京翰有非常稳健的系统,包括非常好的激励制度和业务管理模式,另外京翰采用的是一种大校区小总部的模式和授权,对当时线下连锁管理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2010年时,京翰的现金收入达数亿规模,利润也十分可观。

但是,走过了初创时代的坦途后,京翰教育后来的路却越走越难。

2009年,京翰教育开始接触资本市场,部分资产被安博教育收购,并随安博教育上市。在安博的扶持下,京翰教育从一家区域性机构发展成全国性机构。安博时代的京翰教育也在开始探索诸如互联网、探索游学、国际教育、艺考等业务。不过,这些尝试并不算顺利。

上市之后的安博教育因大股东诉讼、股东辞职等风波,被迫退市。随着安博的退市,对京翰业务的处置提上日程。2014年年底,京翰教育被赛伯乐基金收购,多位高管相继离职。

紧接着,2015年,执着于上市的京翰教育与*ST成城传出重组绯闻,不过以借壳未果告终。同年9月,A股上市公司恒立实业发布公告称,拟投入募集金额18亿元收购京翰英才100%股权。但在一年后的2016年11月,这一重组案件因恒立实业连续两年的亏损而宣告终止。

再往后,就到了2019年,京翰教育出售上海一对一业务给精锐教育。据媒体报道,上海一对一业务出售之前,京翰在上海原本有10家校区,在经营过程中关闭了3家,剩下7家培训机构的一对一业务出售给精锐教育。但京翰教育并没有出售其上海校区。

去年4月,有消息传出,猪八戒网入股京翰教育。7月下旬,猪八戒网联合京翰教育举办“二次创业,乘风破浪”的启动会。彼时,京翰教育正在发力OMO模式。

日前,也有消息传出,京翰教育部分校区的费用入账重庆猪八戒集团。今日,猪八戒网通过官方微博发出声明就此进行回应,表示与京翰教育从未有任何股权关系,也没有任何不正当资金往来。

走过二十余载,京翰教育多次跟随时代的变化对业务和模式进行调整,但也屡屡在新蓝图尚未实现时,就不得不面临易主的命运,始终没能重拾往日辉煌。

今年,随着政策监管趋严,学科培训的黄金时代落下帷幕,许许多多教培机构正在经历着行业前所未有的变革。命运的十字路口,有人选择转型,奋力寻找新的出路;有人有序地与家长协议退费,而后体面离场;也有人突然失联,留下紧闭的校区,不体面地跑路。

关于教培行业的整顿与重塑仍在继续,或许还会有更多无奈的故事发生。愿这场改革之后,教育向好、教培行业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