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教育机构帮助解决老年人难以融入社会的痛点,可能是抵达老年群体的最佳触点。

导语

据相关数据统计,到2050年,世界老年人口预计将达20亿,较2020年将增加一倍以上。更为严峻的事实是,当前,中国老龄化速度位居世界第二。随着中国迈入老龄化社会,老年群体的新诉求得以被重视,对生活的需求不再停留在生理层面,对教育的细分层次有了更高的追求。为实现“银发族”老有所养、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教培行业如何切入老年教育赛道,提供多样化的服务?

一、仍有1.63亿老人不会用智能机  ,“适老化”改造向各行各业渗透

《屋檐之夏》综艺镜头下的“琼瑶女郎”刘雪华年轻时演过《梅花三弄》《婉君》《青青河边草》等一系列影视作品,如今63岁的她依然风姿绰约,美貌不减当年。

独居十年的刘雪华却面临着跟大多数老年人同样的境况:不敢出门与人交流;不会使用智能手机点外卖;因为害怕一个人在家电视日复一日地开着;独自完成遛狗任务后可以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挨个跟亲戚朋友炫耀一遍;害怕与年轻人存在代沟而小心翼翼地试探。

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像刘雪华这样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数增长至2.64亿人,人口占比高达18.7%。而60岁以上老年人的网络普及率仅为38.6%,换而言之有约1.63亿老人还不会使用智能手机。

在这个数字化时代,没有智能手机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这是年轻人不曾感受过的生活。不会使用手机,意味着老年人没有办法缴水电费,不能在医院预约挂号,出门很难打上车,不能跟家人视频聊天,不能网上购物……

而实际上,我国老年人群体是具有潜力的消费人群。据普华永道《2021年全球消费者洞察调研》显示,与同一年龄段的全球消费者相比,中国老年消费者往往表现出更高的数字能力。

今年前三季度,中国“银发族”网购同比增长近5倍,他们主要购买休闲用品和服务,例如园艺物资、团体游等。有数据显示。预计到2021年底,中国“银发经济”规模有望达到5.7万亿元。

纪录片《老有手机》提到“学习使用手机之所以成为最迫切的问题,是因为老人们正在不断丢失着数十年来建立的社会化连接”,没有手机就切断了与外界交流的渠道。据南都大数据研究院调查,超九成受访老人希望参与“数字技能”培训,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许多老年教育课程的第一课是“如何使用手机”。

老年人群体的失语正在成为全社会需要共同面对的困境。随着老龄化加剧,“适老化改造”“积极老龄化”的关怀措施正在全面普及。

近期,淘宝在双11前上线了长辈模式;饿了么推出长辈模式,主打外卖、买菜和逛超市服务;微信老年模式开放安卓内测,新增关怀模式;滴滴上线老年打车模式,在衣食住行等各方面满足老年人的需求。

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超23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含“养老、老人、老年”,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养老服务相关企业。其中,78.46%的相关企业为有限责任公司,近三成的相关企业注册资本在1000万元以上。

二、入学率仅3% 老年大学供给不足,老年教育需求层次细化 “教育+”蕴藏潜力

人生虽然进入下半场,但是老年人对于归属的需求、尊重的需求以及自我实现的需求不减,老年教育在之中占据一席之地。对于那些既不想离家太远,又想通过学习的方式满足自身社交需求的老人们来说,当地政府主办的老年大学是首选。

据《中国老年教育发展报告》,我国老年教育办学机构(包括县以上老年大学数和基层老年教育机构数)总计逾11.1万所,在校学员近837万人。过去5年里,老年大学的数量累计增加了15790所,年均增长达4.7%,在校学员人数年均增长约7.4%。

老年大学扩张速度或者说老年群体对教育的需求是惊人的。因为,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在20年间增长了8个多百分点,年均老龄化速度在零点几个百分点,而无论是老年大学数量年均增长速度,还是在校学员增长速度都远远高于这一数据。

在“银发经济”的主要赛道中,老年大学在2020年的市场规模约为50亿-100亿元,随着社会老龄化进一步加剧,老年教育市场将释放更大的潜力。

目前,老年大学主要设置了两类课程,一类是可以常规学分制课程,包括艺术、书画、文史、生活休闲、公民素养类的课程;另一类是生活实用类的课程,如智能手机培训、生活常识科普等。

从老年教育经费投入情况看,政府财政投入经费占比高达90%,社会投入经费占比仅为10%,老年教育公益性质不言而喻。在政府主导之下,老年大学的课程价格远低于市场价格。如中部某城市老年大学的收费标准为英语、养生保健、书法、绘画、摄影、声乐、京剧、舞蹈、太极拳等19个专业每生每学期不超过150元,计算机专业每生每学期不超过220元,器乐专业(电钢琴、古筝、二胡等)每生每学期不超过240元。

对老人来说,只需几百元就能上一个学期的课程,每天还能有一个活动的地方,老年大学的课程性价比实属很高。但不少老人反映,像钢琴、摄影等热门课程上线三分钟就被抢光,一些学位供不应求,根本无法满足老人的教育需求。

老年大学“一座难求”的现象不是个例,归根结底是老年教育资源总供给不足。国内面向老年人的老年教育办学机构约有11万所,容纳了约800万老人学习,而老人总数已达2.6亿。这样算下来,老年大学的入学率只有约3%左右,这一数字落实到农村地区还会更低。

旺盛的教育需求与严重匮乏的市场供给是当前老年教育市场最大的一对矛盾,仅凭政府财政的力量显然难以满足银发一族日益个性化、多样化的教育需求,老年教育市场亟需更多的社会力量加入,这对寻求转型的教培行业来说可能是一个机会。

养老产业在2020年的总体市场规模在8.5万亿元,100亿元的老年大学在“银发经济”中只占很小一部分。老年教育市场用户的购买力难以达到K12、职业教育的水平,老人们普遍付费意愿不高,但是老年大学与老年旅游(5054亿元)、老年文娱(7180亿元)相结合将能爆发巨大潜力。

新东方苏州盛年俱乐部在老年教育融合方面做出了尝试,其老年课堂集声乐和饮食营养等学习课程、购物、旅游、社交为一体,为老年人提供教育和其他方面的服务。

围绕老年教育,形成集教育、旅游、电商、养老等多种业态于一体的大教育形态,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在网络化和智能化的今天,教育机构和企业帮助老年人搭建起与外界交流、时代接轨的桥梁,解决老年人难以融入社会的痛点,可能是抵达老年群体的最佳触点。

不断降低老年人社会参与和学习新知识门槛的短视频在此方面承担了重要的功能,打破了老年大学以兴趣为导向的课程限制,社交、职业、技能、泛知识类教育受到老年人的欢迎。

《2021抖音银龄社会责任报告》显示,银发族喜欢看新闻、体育、健康科普类内容,除了以兴趣爱好为主的健康养生、瑜伽健身、心理辅导、法律、历史、人文、烹饪、化妆、旅游等受到欢迎,能够增加经济收入的投资理财炒股、基金、保险、工农文医商教也是老年人重点关注的领域。

可见,在短视频新媒介的催化下,老年人对教育的需求层次有了明显的不同。若想真正释放老年教育市场超千亿元的强大动能,教培行业应当看到这一变化,深耕老年教育培训市场的细分赛道,为“银发族”提供兴趣方面、技能方面、职业方面、学术研究方面等教育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