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如何在保证用户价值同时,实现普惠托育,等待新东方们回答。

导语

K12企业转型不停,新东方、好未来进军托育市场。收费价格与用户价值的博弈,入托率的问题,经营成本的压力,关于托育行业的谜题期待教培机构来解答。

一、84%家庭托育需求强烈  市场供给率仅为5%

数据显示,全国0-14岁少儿人口的数量为2.53亿人,占总人口17.95%,较2010年增加了3092万人。其中,0-3岁的婴幼儿全国有4200万左右。“二胎政策”效果初显,出生人口中“二孩”占比由2013年的30%左右上升到2017年的50%左右。

随着“三胎”政策正式通过,国家提倡适龄婚育、优生优育,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在“三胎”政策推动下,新生人口数量和比重有望进一步提高,“婴幼儿无人照料”的问题深深困扰着大部分家庭。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21年最新调查显示,接受调研的家庭中仅有5%的家庭完全不需要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即剩下的95%的家庭均对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有需求,其中需求较为强烈的家庭约占84%左右。

尽管家庭需求强烈,但实际上我国托育市场实际供给率仅为5.5%左右,供给缺口还很大,入托率与其他国家相距甚远。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显示,2016年OECD成员中3岁以下儿童入托率平均值为33.2%,有10个国家3岁以下儿童入托率超过50%,其中入托率最高的丹麦达到了61.8%。韩国入托率达53.4%,成为亚洲儿童入托率最高的国家。

正是看到了我国旺盛的托育需求,国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鼓励政策,明确了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的托育发展方向。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明确量化了托育的发展空间和规模,到2025年,由千人1.8提升到千人4.5托位;支持150个城市利用社会力量发展综合托育服务机构和社区托育服务设施,新增示范性普惠托位50万个以上。按照一个中大型托育机构有100个托位计算,需要有5000家示范型普惠托育机构,也就是一个城市最少需要有34家示范型普惠托育机构。

近期的多个文件政策都提到,要扩大普惠性托育服务供给,支持企业、事业单位等社会力量举办托育服务机构,支持公办机构发展普惠托育服务。

河北、山东、安徽、江苏、重庆、湖北、山西、北京等地均出台了托育服务体系建设计划,公示了托育机构备案名单。

政策到位,补贴跟进,解决了不少从业者的后顾之忧。

当前,国家对托育行业的补贴主要有三种类型,分别为建设补贴、运营补贴和示范机构奖补。如温州为每个民办托育机构提供不高于30万的一次性建设补贴;陕西西安要求对普惠性婴幼儿照护服务,参照公办幼儿园运行补助,每生每年给予400元的补助;广州2020年每个区选了一个示范机构,一共11家,每家奖补了15万。

专业人士认为,给家长补入托费,给机构经营者和托育老师补助费的“三补政策”未来或将进一步普及。

积极的政策信号给了正在转型中的K12机构和观望中的从业者发展机会,托育市场异常火热。

据头豹研究院数据,2014年-2018年,中国托育市场保持26.2%的年复合增长率,预计到2021年托育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989.1亿元。

据企查查统计,2017、2018、2019年三年间,全国范围托育行业注册企业总数分别为1440家、2460家、3954家,虽然数量每年都有增加,但增速相对平缓;而到2020年,这一数据突然呈“井喷”式增长,为13246家;进入2021年后再次提速,在1月至6月,仅用了半年就达到了10055家。

K12业务受冲击的新东方、好未来也瞄准了托育市场。新东方苏州工业园校区经营范围新增托育服务,此前新东方曾投资社区日托早教品牌多乐小熊;好未来成立彼芯托育服务有限公司,拓展业务边界。

二、价格VS服务水平  托育困境难解

从艾媒咨询出具的”2020年中国家庭不考虑入托原因”调查数据来看,有19%家庭因入托费用高不考虑入托,因不信任托育机构而不考虑入托的家庭占比16.8%。

(图源:艾媒咨询)

由此可见,居高不下的入托费用成为提升入托率的最大阻碍。据艾媒咨询调查,目前托育市场每月收费普遍在5000元左右,而大部分中国幼儿家庭可接受最高费用在4000元左右。在此背景下,民办的托育机构竞争力明显不足,更多的人会选择“由家中父母帮忙照顾”。

基于我国当前一线城市入托率较高的现状,上海托育机构收费标准或许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上海浦东新区营利性托育机构收费标准 图源:上海入托入园)

上图是“上海入托入园”公众号最新公布的浦东新区营利性托育园月收费价格参考表,表中收费最高为每月18800元,最低收费为每月3000元。该区托育机构平均月收费价格为8830元,而上海7月份公布的城镇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为10338元/月。

(上海浦东新区非营利性托育机构收费标准   图源:上海入托入园)

该区还有十家非营利性托育机构,从收费价格上看略低于营利性托育机构,但是市场总体价格仍是偏高的,与当下国家提倡的“普惠性”托育园的设想仍有不小差距。

家长对托育园收费价格较敏感,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选择过低价格的机构。长久以来,托育行业一直陷入价格和服务水平的博弈当中。往往收费标准高的托育机构,服务水平也相应地较优质,反之亦然。如多数收费较高的托育机构,不仅承担了日托、晚托的看护责任,还开设了运动、音乐、数学逻辑等早教课程,集“托”和“教”为一体。

头豹报告称,托育机构根据地理位置、面积、装修及定位的不同,前期投入约需30万至130万元,支出包括装修、硬件投入、培育人员培训、店租等日常运营成本等。整体市场入托率低,托育机构为争夺有限的目标用户,又时常上演“囚徒困境”,多数的托育机构生存得并不轻松。在被众人称为“托育元年”的2019年,就曾出现数十家托育机构因资金链断裂而暴雷的情形。

如今,K12优秀人才涌入市场,或将进一步提升整体托育行业的服务水平。诸如新东方、好未来之类的教育机构,在长期经营中已建立起良好的口碑和美誉度,有助于打消家长的不信任感。

摆在K12教培机构面前的仍是老生常谈的“价格”问题。“打击学区房”“叫停校外培训”,国家重拳出击的目的在于消除家长的育儿焦虑,推动教育的普惠公平。国家对教育行业监管趋严,已经整治了一批乱收费企业,在此大趋势下,教培机构转型托育的收费标准或许不能太高。

按照政策规定,周一到周五仍可进行学科培训,周六日和节假日禁止补课。而考虑到学生在校时长,教育机构则需要考虑场地空置率的问题。新东方等机构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托育+托管+素质教育”,即工作日内白天照看幼儿,晚上进行学科培训和课后辅导,周六日开展素质类活动。

托育前期投入周期长,K12企业宣布转型后还需要一段筹备期。场地空闲、师资力量充足,托管中心搭建已初具雏形。以新东方为例,徐州校区的托管中心安排了中华写字课、STEM创想家课程、户外拓展等项目;包头新东方托辅中心开办了暑假作业辅导班,在辅导作业的同时,组织英语电影赏析、背古诗、教育视频赏析、好书共读、文言文赏析等活动。

据悉,新东方徐州暑期素质类托管班收费标准为每月199元,价格能被大部分家长所接受。

以内容和师资取胜的教培机构,大概率会遵循托管的思路,在托育方面提供幼儿看护、早教培养课程和一系列增值服务。

如何在保证用户价值,分散经营压力的同时,实现普惠托育,等待新东方们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