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百亿元的潜力市场,400万报名人数的背后是一个尚年轻的考研培训赛道。

导语

近五年,全国考研报名人数迅速增长。2021年研究生报考人数达到377万,较2020年341万增加36万,增幅10.6%。考研辅导机构层出不穷,或主打名师,或主打品牌,一些小而专的考研辅导小班也逐渐兴起。“双减”过后,百亿考研市场能否迎来新机遇?市场机会又在何方?

一、考研报名人数将破400万 统招比例收缩

考研报名截止的最后一天,“不要因为大龄放弃考研”的话题登上了热搜,许多人在这个话题下分享自己的经历来勉励即将走上考场上的考生。一位博主导师的经历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共鸣,据该博主所描述其老师在37岁的年纪读研,研究生毕业后读博深造,现已成为大学教授。“十年完成华丽转身”,博主这样评价自己导师的坚持。

“考研”两个字似乎早已与“梦想”“努力”“无悔”等字眼联系在一起,这其中有为了心中“名校”奋斗的大学生,有为了升职突破的打工人,有为了圆梦知识殿堂的中年人,也有为了孩子能上重点小学的家长……

对这群人来说,考研俨然成为了一场长期战斗,直到考上心仪的学校为止,才能画上句号。“上岸”是每个考研人的目标,但现实却很残酷,河水太过湍急,“溺水之人”比比皆是。    

据公开数据显示,截至10月14日,报考北京大学人数将近3万人,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天津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热门院校报名人数均突破2万人。不少考研机构都预测,2022年考研人数即将突破400万人。

近5年来考研人数实现翻倍,400万大关到来,成为意料之中。2017年报名人数201万、2018年238万人、2019年290万人、2020年341万人、2021年377万人。考研报名人数连年攀升,每年的报考人数增长率保持在10%以上,2019年增长率更是突破20%,预录比达3.6 :1。

往届生考研占比同样惊人,部分院校往届生报考比例约六成,2020年考研往届生总体占比将近一半,这意味着在考研中二战、三战已逐渐成为常态。

更为严峻的是,统考人数正呈现收缩的趋势,保研比例不断扩大。据高校公示数据估算,2021届推免生总数超过12.2万人。2020年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保研率分别为56.2%和54.73%,均超过一半。2021年7月以来,上海、安徽等地相继发文,将适度增加推免名额。高校难掩对推免生的偏爱,如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国际新闻方向研究生只招收推免生,2021年开始新闻与传播全日制专业硕士只招收推免生。

透过每年成功上岸的“经验贴”,想通过考研改变命运的人试图找到一丝希望。“既然每年都有人考上,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呢?毕竟岸还在”,抱着这样的想法“考研er”们在博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

二、考研培训市场发展缓慢 “双减”后或迎来新发展机遇

竞争日益激烈,考试难度上升,为了得到专业的考研指导,提升“上岸”的几率,考生们越来越倾向于选择考研机构。据易观《2021年中国考研培训行业白皮书》显示,考研群体整体报班率在30%左右,随着考研竞争进一步白热化,参报人数有望进一步扩大。2020年考研培训市场为63.89亿元,在约12%年化增速催化下,易观预测考研培训市场2024年将增至100.39亿元。

百亿元的潜力市场,400万报名人数的背后是一个还年轻的考研培训赛道。考研培训的历史要追溯到1993年,这一年,诞生了中国第一个研究生考试培训品牌“海文考研”,之后几年文都教育等陆续成立,考研培训市场初现雏形;2006年资本涌进,考研培训市场迅速崛起,整个行业走向规范化和规模化,考研培训行业从2006年发展至今不过短短15年。

有一组数字可以更直观地说明考研培训市场存在的问题。2020年考研报名人数为341万,国考审核通过人数为143.7万,同年国考市场的参培率为34%。尽管考研培训行业在每年的报名人数上占优势,但是在其他方面难以追赶上公考培训的发展速度,比如2020年国考培训客单价为6674元,公考培训行业的市场规模达到了150亿元。

不难看出,考研培训市场虽然被寄予厚望,但是其实际成长规模追不上考研大军的壮大速度。据IT桔子数据,截至今年10月份,涉及考研培训业务的公司一共有167家,2021年目前只新增1家考研培训机构,去年一年也只增加了7家。即使在考研报名人数增长迅猛的2017-2019年间,每年新增考研培训机构的数量也仅在20家左右,难以与同期职业教育赛道的其他细分领域扩张规模相匹敌。

融资方面,同样不容乐观。据不完全统计,从2018年至今,考研培训共发生了11起融资事件,平均每年获得投资的培训机构不足3家,绝大部分的企业从成立至今都没有拿过一笔投资。

曾斩获3.9亿美元投资金额的粉笔教育主要靠公务员考试、事业单位招聘考试发展壮大,考研业务占比较小;上市职业教育公司中公教育公务员序列是其年度营收最大驱动力,2020年公务员系列产品给中公教育带来了62.9亿元的营收,占总营收56.14%。

虽然单一的考研业务难以撑起一个公司的主营收,但作为职业教育的细分领域,在“双减”过后亦受到了重视。

全线放弃K9业务,新东方回归大学生业务,将业务重点重新投向大学阶段,升级四六级、考研、出国考试、职业教育四大业务板块;昂立教育宣布回归大学生培训与终身教育业务,并推出“昂立考研”,其产品包含考研课程、伴学服务、1对1私教班等。

好未来和高途不约而同押注成人教育。好未来推出“轻舟”品牌,旗下“轻舟考研帮”专注考研领域,并发布了“同舟计划”;高途设立高途学院,上线高途APP,主攻大学生考试、语言培训、公考、教资等职业教育业务。

重押职业教育、成人教育的教培机构注定不会放弃百亿市场的考研培训业务,考研培训行业或将迎来发展的转折点。

近些年,考研培训市场内部也涌现出一些新机会,以考虫为代表的线上考研品牌正走向线下,挤占传统考研培训机构空间。针对二战、三战、多战人群打造的考研自习室、考研宿舍市场份额不断扩大,一些小而美、专注某一专业的考研机构也在竞争中分得一杯羹。

随着越来越多教培机构完成转型,考研培训市场愈加拥挤,职业教育赛道风起云涌,能否迎来新一轮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