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意味着,线下K9机构将有至少85%以上选择撤退。

一、存量:K9玩家仅剩10%-15%

鲸媒体得到确切消息,天津市某区共有560家K9机构,有营转非意向者约130家,预计最终留存60余家,近90%的机构将在营转非过程中告别教培行业,另投他路。

而天津市另一区最终完成营转非的机构只有5%,撤退率达95%。

一位在天津的教培机构从业者认为,全国营转非比例大概在10%-15%之间。

这意味着,线下K9机构将有至少85%以上选择撤退。

随着双减政策在地方的逐渐落地,各地教育主管部门相继划定营转非时间线,一场行业变革也随之展开。

对于线下机构而言,营转非的门槛体现在“注册资本数额”和“场地面积数”两项。

例如浙江省杭州市要求“注册资本”100万、“场地面积”500平方米;重庆市沙坪坝区要求“注册资本”100万、“场地面积”800平方米。

“这两个硬性指标令很多机构望而却步。”天津的教培机构从业者评价到。

已经登陆资本市场的头部教育机构,在这场变革中,还需要“剥离学科类培训”。

新东方选择退出K9赛道,旗下东方优播成为行业里第一家主动关停的在线学科K12品牌,其线下泡泡少儿部、优能初中部建制也相应取消。

新东方创始人、董事长俞敏洪先生悲壮表示,今年秋季课程结束后将停止小学、初中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各城市教学点将逐步关闭。

和新东方一样,高途也选择在秋季课程消课结束后告别K9业务。与其他网课类APP停止售卖课程不同,高途APP已经彻底下架小学、初中学科类课程。仅保留高中学科类课程。

高途CEO陈向东先生此前宣布,关闭全国 13 个中心,仅留下郑州、武汉、成都三个辅导老师中心。此番将有万人离开高途。

但是高途K9阶段的部分优秀老师直接转入了成人教育。

与新东方和高途不同的是,有道精品课拟出售其义务教育阶段(K9)课后辅导业务,该交易包括有道对中国义务教育体系中学科的课后辅导服务及其相关资产和负债。

有道精品课内部人员透露,“在双减政策下不可能有人来买。”

“所谓的出售并非真实出售,而是由自己的团队独立操盘,与当前主体脱钩。”该内部人员表示。

目前好未来尚未表示如何处置K9阶段的业务。

“摆在面前的只有撤退和剥离后独立经营两条路,后者概率更大一些。”一位要求匿名的教育人士告知鲸媒体。

对于还没上市的猿辅导和作业帮来说,暂时没有“剥离学科类培训”的负担。

“是否会保留K9业务,取决于限价之后的单位经济模型。尽管大家都无心恋战,但是基本盘还有希望养活公司。”该匿名人士称。

二、变量:需求侧存有潜在减少趋势

双减初期,需求侧反映并不如供给侧灵敏,但整体趋向下滑状态。

鲸媒体认为,随着双减政策深入推进,需求侧将迎来显著变化。

促成变化的将会是课后服务和下一步教育改革。

根据招商证券对高途作出的非交易路演纪要所示,高途将周末和节假日的课程调整到周中时,退费率仅为个位数。

这说明校外学科培训的需求并没有因为双减政策初期实施而出现较大影响。

但细节处隐藏着魔鬼,身处在行业一线的人已经察觉到蛛丝马迹。

据学而思网校内部员工消息,秋季正价课用户直播到课率出现历史低值,整体到课率需要依靠回放拉升。“特别是初中,到课率还不及去年的一半。”

作为线上课程的核心指标,到课率直接关联着完课率和续报率。一旦到课率出现下滑,学习效果无法得到保证,机构面临的结局将是续费难。

“主要原因是周中上课,学生在参加了课后服务后所剩时间不多,进而影响到了到课率。”该内部员工称。

课后服务已经在全国开展,根据教育部最新公布数据,截至9月22日,全国有10.8万所义务教育学校(不含寄宿制学校和村小学)已填报课后服务信息,其中96.3%的学校提供了课后服务。

由于政策引起的供给侧变化已经开始在需求侧释放影响。

虽然还没有在续报上体现出来,但是完课率不高已经为行业敲响需求侧已经发生变化的警钟。

鲸媒体曾经撰文指出,受限价影响,未来双师模式很有可能变为单师模式,甚至成为录播模式。即便在有辅导老师的提前下,单位人效也将成倍扩大。

如果未来辅导老师的服务体系减弱,原本没有自学动力的学生将更不会来线上上课。

受营转非阶段影响,当前K9阶段无法对外售卖学科课程。验证需求侧接下来的变化,需要等到营转非完成之后。尤其是供给侧缩减85%的情况下,需求侧会不会大幅涌入线上,值得期待。

这一点,寒假即可见分晓。

另外一项对需求侧影响较大的,或是教育改革。

近日,教育部印发关于设立教育部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的通知,决定在上海市、广东省深圳市、四川省成都市等地区建立教育部基础教育综合改革实验区。

网传缩短学制,改为九年义务教育:小学四年,初中三年,高中二年。取消小升初,高中前完成基础教育。该网传消息被紧急辟谣。

缩短学制暂时无法实行的原因在于初高中的学校、老师数量不够,无法完整承接小学生源。如果不建校址、不招募老师,那么缩短学制在短期内不具备可操作性。

因此,短期内,争夺考入高中名额的现象还会持续。

事实上,真正对需求侧影响较大的,是高中招生制度改革。

双减政策提到“逐步提高优质普通高中招生指标分配到区域内初中的比例,规范普通高中招生秩序,杜绝违规招生、恶性竞争。”

现行标准是,将优质普通高中的招生名额按不低于30%的比例合理分配到区域内各初中,已经高于30%的要巩固提高并逐步扩大分配比例。

根据双减政策要求,未来比例可能会攀升至40%甚至50%。

这一点对于K9阶段的家长和学生来说,是巨大利好。由于区域内的高中名校释放出更多到校指标,使得区域内学校的头部学生竞争放缓,减少盲目补课或成为最佳选择。

而作为领头雁的他们,势必被中下游学生所效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