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多样化素质教育项目或许能从一定程度上疏解绘本行业高经营成本的难题。

导语

新中、高考政策和双减意见指导推动下,阅读的重要性进一步提高。“双减”后,绘本在幼小阶段的阅读载体功能被放大,家长对绘本阅读教育热情不减。新形势下,绘本阅读有了更大的想象空间,绘本阅读+戏剧、绘本阅读+绘画、绘本阅读+手工……遍地开花。

一、阅读能力受重视,“双减”后绘本阅读热度不减

(《你今天真好看》插图)

绿伞蜥张开自己的颈伞为灰兔遮风挡雨,贴心地对其说,“别担心,我罩着你。”

这则充斥着温情的对话来自于畅销250万册、长期位列豆瓣热门绘本TOP10的《你今天真好看》。不少人在阅读绘本过程中感受到了来自童稚的幽默、可爱与温暖,寥寥几笔里满载着亲情、友情、爱情。

日本图画书之父松居直认为图画书不是孩子们自己阅读的,而是由大人读给孩子听。由此可见,绘本阅读在联系亲子关系和家庭教育中发挥着重要的角色。

除此之外,对年纪尚小的孩童来说,绘本兼具趣味性与知识性,是启蒙阶段最好的阅读载体。毕竟,按照教育部的语文课程标准,学生在一二年级要掌握看图说话的能力,三年级就开始练习作文。语文素养的养成绝非一朝一夕之事,绘本则恰好可以承担过渡、衔接的功能,打通看图说话和习作的隔阂,帮助孩子提高语文看图说话及作文能力,从而积累语文素养。

阅读的重要性正在不断凸显,苏联教育专家苏霍姆林斯基甚至曾作出“学生的智力发展水平取决于良好的阅读水平。”这样的判断。秋季新学期开学,不少家长发现孩子的课表中增加了绘本阅读、书研等与阅读有关的课程,同时语文科目的课时数量位居第一,每周都有8-9节课。

这可能与《双减指导意见》有关,意见第8条指出学校和家长要引导学生放学回家后完成剩余书面作业后,开展阅读和文艺活动;意见第10条提到,为提高课后服务质量,学校要制定课后服务实施方案,为学有余力的学生拓展学习空间,开展丰富多彩的阅读等活动。第8、第10条指导建议都从国家层面肯定了培养学生阅读能力的价值。

字词认知、阅读、写作是语文学习中三个重要的输出环节,阅读处于核心纽带环节,其关键性可想而知。家长对绘本阅读的重视,很大程度上与语文学科地位的上升有关,多个省份启动新高考后,语文学科难度提升,分数提升至180分,对学生阅读能力和理解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另据,新修订的《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在校学生九年课外阅读总量应在400万字以上。400万字是个什么概念呢?折算下来大约是40-50本书的数量,而这仅仅还是最低的标准。

“双减”过后,启蒙阶段的学科培训课程被叫停,绘本阅读或许成为家庭为数不多还在坚持的活动。一是绘本内容丰富有趣具备发掘孩子潜力的作用;二是绘本阅读方便开展,只要有书就可进行,家长还可担任绘本阅读指导师的角色提升孩子阅读体验;三是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要长期坚持。

二、绘本剧成新转型方向,素养中心缓解经营压力

近些年,绘本阅读赛道不乏大金额融资。考拉阅读于2017年和2018年分别获得近千万美元、2000万美元投资;KaDa故事曾在2018年获得近亿元人民币投资。现在,处于转型探索阶段的教培行业再次发掘绘本阅读的可能性,阅读鸭、悦绘文化完成天使轮融资,其中,阅读鸭融资金额为数百万人民币。

继涉足餐饮行业后,学大教育宣布与物灵科技合作建设智能中英文双语阅读馆,开展图书借阅、图书及相关智能硬件和文创产品零售、阅读指导服务、阅读活动组织以及基于绘本的手工、绘画、游戏、表演、演讲等内容。

绘本阅读的崛起与大语文热息息相关,“AI+语文教育”的故事一度令不少教育机构获得了资本的青睐。然而,“双减”后语文课程被明确划分到了学科的范围,大语文教育业务也随之衰落。天津更是把作文、阅读、英语绘本也归到了学科培训行列。

这就要求绘本阅读必须跳出语文学习的单一模式,通过读、演、说、画、写等多种方式开展手工、粘土、科学实验、绘画、绘本戏剧、游戏等一系列与阅读相关的活动,加紧向素养教育方向转型。

绘本剧表演是最常见的绘本延申活动,许多教育机构推出了绘本剧的项目。绘本剧包括两种方式,一种是成人通过对绘本的二次创作,像舞台剧一样演出来给儿童观看。通过大人的演绎能让孩子获得沉浸式故事体验;另一种是由孩子自己来演绎的绘本剧,亲身扮演绘本故事里的人物,讨论故事情节,更能加深儿童对绘本的理解。

据统计,中国绘本市场规模在300-500亿元,预计未来5-10年,整个儿童绘本市场规模会扩大5倍以上。《2020年中国儿童数字阅读报告》显示,2020年城市儿童的平均阅读时长集体增长46.2%。与此同时,儿童阅读群体低龄化趋势愈加明显,报告显示,已有超过七成家长让孩子在2岁前开始接触阅读。

尽管绘本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绘本图书销量逐年上升,但不可忽略一个事实:绘本行业一直面临叫好不叫座的困境。数据显示,每年大约有3000家绘本倒闭,只有约10%的绘本馆可以实现盈利。

遏制绘本阅读行业发展最大的障碍是高昂的运营成本。若要维持运营顺利进行,就必须提高客单价,但客单价上升后相应地会导致会员数量减少,最终还是会影响营收,以此循环下去,绘本馆利润微乎其微。绘本馆经营群体具有一定特殊性,以宝妈群体为主,投入绘本行业虽有满腔热情,但因缺乏运营经验,往往会遭遇此类问题。

深度与远见研究院关于儿童绘本馆盈利情况调查显示,人力成本与房租成本是绘本行业发展中遇到的主要瓶颈。据调查,人力成本占运营成本比重最高,达60%以上;租房成本位居第二,占比20%以上,人力成本和租房成本二者占比在80%左右;绘本成本位于第三,占比14%以上。

高成本投入下,绘本馆经营抗风险能力极低。疫情期间,不少绘本馆在停业的情况下仍旧承担人力、房租重压,因而直接引发资金链断裂。艰难生存下来的绘本馆,开门营业后营收恢复到疫情前营收50%的也只有20%。

欲转型绘本阅读方向的教育机构难以回避高成本支出的问题。但从打造素养中心或素质教育综合体的角度来看,多样化的素质教育项目或许能从一定程度上疏解该难题,分散企业的经营压力,这也是目前新东方、好未来转型素质教育的整体思路。绘本阅读也许能在绘画、戏剧、音乐、科学探索等其他素质教育课程的加持下,重焕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