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进校是科创教育的出路?

导语

“双减”之下,素质教育成为教培机构转型的关键词,科创教育是其中的重要选项。今年以来,陆续有学科类培训机构将业务延伸至科创教育板块。除了布局C端业务外,科创教育也以课后服务的形式助力教培企业进校。教培新形势下,科创教育前景如何?

一、政策鼓励下,科创教育能否迎来坦途?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一个人的科学素养显得愈发重要。科技型人才需求不断加大,科创教育顺势走红市场,政府部门对于科创教育的鼓励亦有迹可循。

6月25日,国务院印发《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规划纲要(2021-2035年)》的通知,明确提出针对中小学生开展青少年科学素质提升行动。其中包括推进信息技术与科学教育深度融合,推行场景式、体验式、沉浸式学习;完善科学教育质量评价和青少年科学素质监测评估等。

8月,教育部公式公示的2021-2022学年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名单中,近三分之一与科学素养、信息技术相关,全国青少年人工智能创新挑战赛、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大赛、世界机器人大会青少年电子信息智能创新大赛等都在其列。

更早之前,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指出要开展形式多样的人工智能科普活动,要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此外,部分地区也早已将信息技术纳入重要考试中。譬如,浙江省就在《浙江省深化高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试点方案》确定将信息技术学科(含编程)纳入高中生必学科目,并于2017年正式进入高考。

今年,伴随“双减”落地,学科类校外培训受到严厉的整顿。学科培训市场缩减,必定会增加素质教育培训的需求,对于科创教育而言这也将是一个不错的增长机会。

7月28日,猿辅导发布STEAM科学教育产品“南瓜科学”,踏出转型的重要一步。加码发力素质教育的网易有道也在今年推出了少儿专属编程机器人星际小方,以机器人硬件+AI互动编程课的模式提供给8-14岁年龄段群体。火花思维上线少儿编程课程后,这也成为其一个专注的重点。

同样,新东方亦将科创教育视作重要方向。今年,新东方在多地成立素质教育成长中心,并开设STEAM创客、少儿机器人、少儿编程、自然探索等课程。9月下旬,新东方旗下青少年素质教育创新研究与方案提供的教育服务品牌东方创科正式走进大众视野。

各路玩家的进入,让科创教育赛道再度热闹起来。不过,不容忽视的是,在之前的发展中,科创教育也暴露出种种问题,甚至不少主打科创教育的企业已经出现前进乏力甚至退出赛道的情况。

2017-2019年,科创教育赛道快速发展,大量资本注入,但是部分企业过于追求体量,而忽略了在课程产品的投入,导致行业内虽然不断有新概念兴起,却难逃产品同质化的命运。科创教育赛道课程缺乏体系、教学质量参差不齐等问题更是被许多家长诟病。

在这背后,是科创教育赛道面临严重的师资问题。以少儿编程为例,教育部曾发函鼓励编程纳入中小学相关课程,并特别提出,要进一步培训提升相关教师软件编程能力。但校外编程培训机构师资力量不足,且缺乏权威有公信力的第三方认证等问题依旧突出。

小码王创始人兼CEO王江有也曾透露,现有市场中难以直接招聘到既懂编程又适合教育行业的人才。要想有好的师资队伍,企业必须靠自己的培养来解决。

如今,教育新政之下,倒逼教培企业回归课程和产品本身,科创教育虽然迎来机遇,但是前进路上亟需解决的难题并不少。

二、进校是科创教育的出路吗?

相比于传统的音体美等素质教育科目,兴起时间尚短的科创教育在市场的认知度仍然偏低。奥纬咨询2021年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编程作为新兴科目,在中国一至三线城市的受调研群体中,市场渗透率仅在5%左右。

这也折射出科创教育在打开市场上的困境。不仅如此,作为非刚需,科创教育在获客、续费上还不可避免会受到学员年龄的影响。有业内人士透露,四年级往上,学生学业压力变大时,大部分家长都更倾向于让孩子把更多时间花费在语数英等科目上,所以大多科创教育机构的学员年龄集中在4-10岁。

因此,很多科创教育企业非常重视和公立校的合作。此前,编程猫创始人李天驰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少儿编程的市场一定要通过政府的推动,而不是靠企业的广告来打开。如果哪天中国的编程教育真正得到普及,肯定不是因为在校外补了什么课,而是实现了和校园同步。所以,我们非常注重和各地政府的联动,推动人工智能进入校园,推动编程猫平台在各地的使用。”

依托公立校普及科创教育近年来一直受到政策鼓励,但是由于缺乏完善的教学体系和优质的师资队伍也让科创教育的进校进程变得缓慢。

伴随“双减”落地,校外培训机构作为校内教育的补充成为行业共识。“双减”意见中也明确提到,要合理利用校内外资源,对于课后服务不能满足部分学生发展兴趣特长等特殊需要的,可适当引进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参与课后服务。

作为“双减”的配套措施,非学科类校外培训进军中小学课后服务市场,正逐渐成为一大趋势。据悉,目前已有多地学校在周一至周五给小学阶段学生安排了两个小时的课后服务,为学生开展课业辅导和综合素质拓展类活动,综合拓展类活动包括科普、文体、艺术、劳动、阅读等。

科创教育方兴未艾,不仅需要系统、完善的课程体系来满足市场需求,更加依靠校内外联动来推进科创教育的普及。正如东方创科总经理张蓓所言,培养青少年科技创新人才,还需要校园内外共同推动,在硬件投入、课程设计、师资力量培养等方面形成合力。

据悉,东方创科已与安徽、江西等地多所学校签署共建合作。张蓓曾透露,东方创科正着手通过开源硬件进行包括智慧教室、课程体系在内的行业标准化工作。

根据教育部发布的《2020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20年,全国共有各级各类学校53.71万所,比上年增加0.70万所,增长1.33%;各级各类学历教育在校生2.89亿人,比上年增加674.48万人,增长2.39%。其中,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有21.08万所,招生3440.19万人,在校生1.56亿人。

对于科创教育企业而言,进校的确意味着巨大的市场需求。不过,与公立校合作本质上属于政府采购行为,这与以往教培机构在市场机制下竞争大有不同。如何自我推荐,进入学校教学资源采购预算系统是一大挑战。再者,虽然政策十分鼓励人工智能新技术进学科、进课程,但是教育回归本位的趋势下,在教育的公益性与企业的盈利目标间找到平衡,更加考验教培机构对业务的定位与布局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