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保守估计,北京市教培行业腾退写字楼面积达30万平方米上下。

导语

近期,新东方学而思等机构在各地的线下门店大量退租,不少学科类培训机构相继倒闭。随着转型进入后半程,线下关门范围逐渐扩大,为节约成本教培行业线下门店业态是否会消失?

一、教育机构写字楼层待出租 “退租潮”汹涌来袭

以海淀黄庄地铁站为中心,一公里内云集了新东方、学而思、高思等数十家校外培训机构,五公里内还矗立着人大附中、北大附中、北京101中学、清华附中等学校。双减前,地铁四号线、十号线源源不断地向这里输送来补课的学生,来接送孩子上下学的家长在大厦外排成了长队。清脆的上课铃声、朗朗的读书声、嘈杂的车笛声充斥着一方小小的天地。

如今,海淀黄庄归于一片冷寂,门可罗雀。58同城·房产网显示银网中心正在对外出租大量写字楼层,原教育类公司占了大多数,其中就包括了新东方、学而思、朴新教育、豆神大语文、豆神美育等机构。

(等待出租的部分原教育机构楼层   图片均截自58同城·房产网站)

这一结果似乎有迹可循。9月份,“首都教育”公布的北京首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中,新东方、学而思和高思教育海淀校区分别上榜3所学校,但都避开了海淀黄庄这一地区,保留了离学校较近的万柳校区。

过去几年,资本大量涌入教育行业,头部教育机构摇身成为新秀,打败许多互联网公司入驻房租最贵的商业楼大厦,一时风光无限。据高力国际数据,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扩租12.7万平方米,在全年租赁5000平方米以上成交行业排名第三,占比9.5%。另据58同城、安居客发布《2021年Q2三十城写字楼租赁指数》,2021年第二季度写字楼租赁成功签约客户中,教育行业排名第二,占比达到39.54%。

然而,在政策压力下,各大教育企业裁员、倒闭已成为常态,一波退租正在潮席卷整个教培行业。

多位机构分析师表示:保守估计,北京市教培行业腾退写字楼面积达30万平方米上下。

政策对学科类上课时间的限制,和以消课为主、不得启动秋季课程招生的规定,直接令一批学科类机构倒下。

上海出现了校外培训机构集体暴雷的现象。

8月12日,北京、上海、广州、苏州等各大城市华尔街英语学习中心在未做任何声明的情况下忽然关闭,并拖欠员工3个月工资,大量学员数万元乃至几十万元的预付款学费无处讨回。

8月22日,上海启文教育在运营十年后宣布破产清算。彼时在上海拥有15个校区,家长预交学费和拖欠的教职工工资预计近7000万元,据家长统计,启文所欠学费金额达到5734万元,其中,甚至有家长预付了48万元。

8月24日,艺文教育宣布将不再开设任何线上和线下课程,所有校区停止营业。

9月2日,上海老牌青少儿培训机构绿光少儿教育宣布自9月3日起,将不再开设任何线上和线下课程,所有校区停止营业。由于该机构未承诺退还剩余学费,门店关门跑路,不少家长选择报警维权。

10月12日,精锐教育因资金链断裂宣告停业。停业前,精锐教育深陷退费、欠薪的漩涡之中,拖欠家长预付学费高达27亿元,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高达97.94%。据网上爆料,精锐员工为解决家长退费问题,至少垫付了五百多万元。

国家对学科类课程上课时间的限制导致线下机构出现大量闲置,培训机构周六日不得上课,周内白天空无一人。高昂的门店租金迫使不少教培机构将所有课程转到线上,空闲的课桌椅以9.9元的低价出售给在读的学员。

规模如新东方和学而思也在缩减校区,精简团队规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学而思培优北京校区,截至今年2月底开设有155个教学点,现只剩下53个,减少了65.8%。其中正常开班授课的教学点只剩下26个,不足剩余教学点的一半。

上海学而思不少校区向家长发布通知,表示因房租成本过高,无法支撑面授班运营而取消线下校外培训,转为线上小班。学而思原有的58个教学点,在上海有12个正处于退租状态。

据悉,学而思培优在今年秋季课程结束之后,将把小学、初中的学科类课程全部转到线上,学员可以选择 25 人的在线小班课或者 100 人的在线大班课,只在周中上课。

这一变化也只发生在半年多的时间里,在双减前好未来业务扩张的步伐从未停下。其2021年Q4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2月,学而思培优小班收入全国前五的城市为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南京,同比增长44%,占学而思培优总收入的55%;好未来在110个城市共有1098个教学中心,净增108个教学中心,其中学而思培优小班新开教学中心119家。

K12小班业务急刹车,曾是新东方在线收入增长主力的东方优播在不久前也宣告终结 ,全面关闭线下门店。2021财年,K-12分部整体的付费学生人次同比增加78.6%,其中东方优播的付费学生人次的同比增速超过新东方在线K-12课程,达102%。东方优播付费学生人次的增长速度与东方优播下沉城市数量成正比,据财报显示,东方优播2019财年进入了63个城市,2020财年激增到172个城市,截至今年5月31日,已进入全国27个省的273个城市。

截至2021年5月31日,新东方在全国共有122所学校,1547所学习中心,11所书店。新东方表示,根据最新的监管形势发展,计划在2022财年关闭一定数量的学习中心。据晚点 LatePost报道,秋季课程结束之后,新东方将逐步关闭 B 级校区以下小区的小学、初中学科业务。

近期,新东方升级现有的四六级、考研、出国考试、教资、财会项目,公司发展重点重归大学业务的老本行;取消学校泡泡少儿部、优能初中部等K9相关业务部门建制,取消包括OMO事业部等其他非标准一级部门建制。可以看出,新东方线下校区大规模被关闭已成定局。

除去政策与店面租金的影响外,经营牌照、转型其他赛道进一步加速了线下机构的崩溃。

随着越来越多地方按照资金监管、办学许可、疫情防控、办学标准等相关要求建立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一批审核不合格的培训机构被列入了黑名单和注销名单。在国家严控教培行业的大背景下,失去合法经营牌照的培训机构不复有生存空间,只能接受退租、倒闭的事实。

学科类培训机构在政策前已经开始布局素质教育赛道,在秋季陆续推出了少儿编程、书法、棋类、美术等热门课程。据悉,多家机构选择将义务阶段学科类课程转至线上,进行大班直播授课,仅在周中保留少量线下课程,未来经营重点放在了非学科类课程的开展,以此趋势来看,校区数量大幅缩减似乎不可避免。

二、OMO模式受考验 租金重压下门店机构颓势尽显

线下门店这一形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萎缩,这与风靡一时的OMO模式背道而驰。疫情期间,线下门店关停,教学线上化势不可挡,打通线上、线下两个系统,重构整个运营流程和组织体系,实现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成为行业共识。

“All in OMO”几乎成为当时主要教育机构的规划。新东方在2020财年Q2财报会上,表示其当季度在OMO生态系统上投资了4400万美元,未来将继续升级OMO标准教室教学系统;好未来在2020财年Q3财报会上,表示正在进行线上线下融合OMO模式,整合旗下学而思在线和地面的学而思培优。

彼时,教育机构的OMO转型大都建立在线下机构的基础之上,首先解决的便是从线下到线上的问题。营销方面,以线下机构的门店和体验店为流量入口,实现线上运营转化;授课方面,线下双师、本地化网课与线上大班直播课相结合。

在线上获客成本水涨船高,广告投放受限之后,一直靠烧钱营销的在线教育公司被迫寻找新的获客渠道。线下体验中心、地推等方式重获在线教育公司青睐,线下门店的重要性得以凸显。

据今年4月份媒体消息,网易有道在杭州和宁波二城设立了线下体验中心;猿辅导着手建立逾千人的地推团队;作业帮寻求收购地面机构;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筹备开设线下体验店。

如今,一切戛然而止,仿佛一夜间又回到了疫情前。在教培行业大转向之际,谋求一线生机的教育公司不得不向“租金”低头。据《2021年Q2三十城写字楼租赁指数》报告显示,2021年二季度,30个大中城市写字楼租金指数为94.56,呈上扬趋势,环比增长0.52%。

以海淀区银网中心为例,教育巅峰时期的租金至少在10元/㎡/天,最高达12元/㎡/天,1000㎡以上的面积月租金至少在30万元-35万元,按押一付三、押二付三的租金标准,动辄上百万的租金就已花出去,还要考虑日常运转开支、水电、员工工资等费用,教育机构压力着实不算小。

据房产业人士介绍,教培行业租金支付能力远低于其他行业,甚至只有其他业态的30%-50%,出现退租潮不足为奇。

教育部近期印发的《关于做好现有线上学科类培训机构由备案改为审批工作的通知》中,要求线上培训机构需在注册地设置固定的线下实体培训场所。要符合合规要求,在线教育公司如何设置实体培训场所,能否挽救线下学科机构趋于消失的颓势,需要进一步观察。

待沽的教育机构商铺从12元/㎡/天降至6、7元/㎡/天,最终受益的可能是新接手的二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