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集体寻找出路的日子里,或许唯有同业互帮互助,才能为行业保留更多希望。

导语

作为一名马拉松长跑爱好者,轻轻教育CEO刘常科经常将教育事业跟跑马拉松作对比。在他看来,“教育本来就是一个慢的、长期的事情,需要耐心,就像跑马拉松,你刚开始跑得快,不见得你能跑得远。所以,教育是需要消费者的信任的,不要老想着急功近利,一个本身慢的行业,冲得太快,往往会把自己拉爆”。

成立七年,轻轻教育见证过家教O2O的火热,也经历了在线一对一的探索,又在“双减”的冲击下,选择转型录播课。转型中的轻轻教育能否如刘常科所想长期跑下去?

一、一对一课程暂停服务 轻轻教育转型录播课

日前,“轻轻教育资金困难疑跑路”的消息在网上传开。据网友爆料,轻轻教育于10月11日晚间突然解散了公司企业微信,全体老师的企业微信账号被删除,疑似跑路。也有不少家长表示,突然联系不上轻轻教育的老师,连客服也消失了,而自己还有课没上完。

(图片源自网络)

(图片源自网络)

10月12日,轻轻教育发文称,轻轻教育决定将转型,聚焦于为广大家庭提供优质的录播课程,包括为孩子提供的K12阶段各年级各科目的精讲课程,以及为家长提供的家庭教育课程。

据悉,轻轻教育旗下原有的一对一的课程,即日起暂停服务。家长所有未消耗的一对一课程,可以兑换为学而思培优在线、学而思网校、学而思轻课、洋葱学院,或上海市培训行业协会跨界公益互助平台的多种课程。

这一份转型声明也意味着“双减”的趋势下,轻轻教育的一对一业务终成历史。

回顾轻轻教育的发展历程,这家以家教O2O起家的企业曾经也算风光一时。在2014年下半年,互联网+教育的概念吸引了不少关注度,作为当时极为火热的教育模式,家教O2O平台雨后春笋般涌现。轻轻教育的前身轻轻家教正是这批家教O2O企业中的一员。

家教O2O热度最高的那段时间里,轻轻家教在不到一年间接连收获四轮投资。其中,金额最大的一笔是2015年6月完成的1亿美元C轮融资,由好未来领投,IDG、挚信资本和红杉资本跟投。

但是家教O2O模式的好光景并未持续太长时间,就受教师质量参差不齐、教师资质造假、过度依赖烧钱补贴以及难以规模化扩张等因素影响,逐渐走向没落。家教O2O这片曾令许多教培人胸怀凌云的战场,最终成了很多机构的退场之地,留下来的企业也不得不选择新的业务模式。

2017年上半年,轻轻家教成立在线事业部,开启K12在线一对一全科辅导业务。也是在这一年,轻轻家教加快进驻新城市的脚步,将目光瞄准了除已入驻的上海、北京、南京、深圳、武汉、杭州等15个城市外的更多城市。当时,刘常科表示,预计当年年底覆盖40-50个城市,覆盖中国大多省会城市和经济发达地区的地级市。

积极进取的轻轻家教也在2017年又收获了一笔大额投资。2017年10月,轻轻家教宣布完成5500万美元的D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峰瑞资本、IDG、锴明投资、挚信资本、红杉资本、好未来等。但这也是轻轻家教官宣的最后一笔融资。

二、重塑之后 教培关注点聚焦何处?

在线教育快速发展的这几年,教培行业市场环境不断变化,轻轻家教也不得不跟随市场形势持续做出调整。从上门一对一服务,拓展到上门与在线并行,为了适应用户的诉求,轻轻家教屡屡求变。

2018年,轻轻家教在原有助教团队的基础上新增班主任团队,同时与学而思打通题库系统。2019年,在线一对一和在线同城小班业务成为轻轻家教的重要新方向。

不断探索更多产品的轻轻家教也在2020年年初宣布正式更名为“轻轻教育”。刘常科表示,随着轻轻业务的开展,原品牌名“轻轻家教”将无法覆盖轻轻家教的业务和服务,“轻轻家教”升级为“轻轻教育”。轻轻教育将通过科技继续赋能教师,让老师更高效地教学;同时,会更加关注课堂本身,通过智能品控系统,让孩子的每一节课都能得到最大的保障。

2020年1月下旬,疫情爆发,再度改变了教培行业的局势。轻轻教育也又一次进行调整,停掉同城在线小班课,聚焦于在线一对一,继续扩大在线业务的比例。

但是轻轻教育尚未证明自己的在线一对一模式,便遇到了更大的难题。这一次,他们的选择是录播课。“双减”政策对校外学科培训时间作出严格限制后,学科培训的日子注定艰难,而录播课凭借相对灵活的模式被认为尚有一息生存之机。

从现实情况来看,2021年全国共有1078万名考生参加高考,创历史新高,而许多省份的本科录取率集中在30%-40%之间,要想进入985、211院校难度更大。在高考之前,每一位学子还要经历中考、小升初考试、学期考等大大小小的考试。如此严苛的选拔制度面前,学生课后辅导需求显然不会凭空消失。

然而,20年前,中国一年普通高校毕业生的数量只有百万左右,加之各个学科知识大纲以及考察重点的不断变化,很多家长其实并不能独立完成孩子的课后辅导任务。录播课这种更像是学生主动学习的形式或许在当下严格的政策环境中风险相对较小。再者,就教育资源均衡的角度而言,录播课在老师的选择上有很大空间,一定程度上能保证课程录制质量,且能够实现边际成本递减,有利于推进优质教育资源的普惠与普及。

不过,目前,关于录播课的成分界定标准尚未明晰,录播课最终的命运如何仍待探索,轻轻教育的转型之路将走向何方也依旧是未知。等待这一模式的不仅是市场的检验,还有政策的不确定性。

但是从教培行业的发展来看,经历了激烈的市场竞争与严厉的监管整顿,以及淘汰与重塑后,其关注点势必会更多地投向教育资源分布不均、教学水平落差明显等现实问题上。而就身处行业中的机构而言,在这段集体寻找出路的日子里,或许唯有同业互帮互助,才能为行业保留更多希望。

附轻轻教育课时兑换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