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前方,少儿编程行业还有许多未知考验。

导语

政策一片利好形势下,少儿编程赛道企业数量激增,战事不断。少儿编程行业何以成为众多公司追逐对象和转型必选?少儿编程行业未来发展又将迎接哪些挑战?

一、“双减”驱动下 少儿编程成标配

据艾媒咨询,2016年-2019年,中国素质教育市场规模持续攀升,达到3947亿元。素质教育2016年占在线教育比例为3.7%,到2020年这一比例攀升至24.5%。

“双减”过后,素质教育成热门转型方向,在A股市场甚至掀起了一股“素质教育概念股”热潮。叠加幼儿教育和机器人概念的盛通股份,凭借少儿编程业务脱颖而出,一周涨幅达61.08%,拿下5连板。盛通股份2021上半年财报显示,其科技教育服务收入1.94亿元,同比增长213%。

自教育部将信息技术教育列为非学科类后,少儿编程教育便成为了素质教育赛道的热门选手,众多教育公司转型的标配。

北京新东方成立素质教育成长中心,板块之一的自然科创空间站内,开设STEAM创客、少儿机器人、少儿编程、自然探索等课程。官网显示,新东方北京、呼和浩特、天津、西安、昆明、苏州、广州等校区都有编程课程开班计划。其中,新东方呼和浩特校区已上线了面向3-5岁儿童的素质教育编程班,预计将在明年三月份正式开班。

掌门教育推出1对1编程课程;大山教育成立素质成长中心,推出山果机器人编程等兴趣培养课程;作业帮上线小鹿编程;豌豆思维升级素质教育体系,推出了一套素养探索课程,涵盖益智、口才、编程等版块;爱学习与核桃编程达成战略合作,将在编程体系建设、产品研发、师资培养、普惠公益等方面开展合作。

通过软硬件一体的方式切入家庭教育场景成为新趋势。网易有道上线小图灵编程课外,还在电商平台上架少儿教育机器人星际小方;编程鸭运用学习平板电脑,进行机器人编程和软件编程。

此外,少儿编程TO B方向进一步发展,编程猫母公司点猫科技一次性发布了8款编程创作工具和产品,其中就包括了“点程云”一站式编程教育SaaS解决方案和智慧教育点猫编程平台两款企业级产品。据悉,“点程云”面向正在从事或有意从事编程教育的机构,提供从教学平台、课程内容到运营服务的一站式SaaS解决方案,解决工具平台、课程体系、师资培训等核心问题。

各路玩家押注少儿编程教育,看好其未来市场发展前景。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份,我国在业/存续“少儿编程”相关企业为608家。其中,2019年新增223家,2020年新增177家。今年1-7月新增77家少儿编程公司,同比增长30.5%。

二、融资或创新高 转型释放积极信号

据企查查统计,2021年1-8月,少儿编程赛道共发生12起投资事件,披露投资总额超16.05亿人民币,其中披露投资额同比增长243.7%。2020年共发生13起投资事件,披露投资总额超17.97亿元。对比去年的成绩,今年前八月的数据已接近去年一整年的成绩。

一个渗透率仅为2%的行业,为何成为企业当下关注的焦点?

少儿编程用户付费周期相对较长,从早幼教启蒙阶段一直贯穿至高中乃至成人,课程交付过程中有助于培养用户黏性和消费习惯。艾媒咨询调查显示,超六成家长认为有必要让孩子学习编程。随着家长少儿编程教育意识的提高,该行业的渗透率将进一步提升,低幼化市场将进一步扩大。

启蒙阶段的少儿编程课程知识性较弱,以培养兴趣、开发儿童潜力为主要目标。教育机构现有的学科老师学历背景强、学习速度快、一线教学经验丰富,转型少儿编程领域具备优势。企业转型迫在眉睫,能在原有基础之上搭建起编程教学团队的班底,既能避免大规模裁员,也能节省转型成本。对企业而言,这无疑是一个性价比较高的选择。

转型难度较低,后续业务容易开展。但对于大部分学科教育机构来说,少儿编程类的业务更像是国家严管学科教育下的“保命之选”,首先得“有”。

截至9月1日,北京已有12区公布了首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黑、白名单,调整业务后的新东方、学而思、高思及学大教育均出现在白名单上。该消息影响下,新东方在线股价因此上涨11.6%。

此次对监管项目中的“资金监管”对教培机构来说压力不小。监管下,学员付款后,资金会自动转入银行资金存管账户,待用户消课后,学费才能转至教培机构账户。在K12业务大幅萎缩情况下,若教培机构不及时确定转型方向,进入招生收费环节,就很可能导致资金链断裂、倒闭的结局。

其实,除了之前就有所布局的公司,大多数教育企业的少儿编程课程都只是初见雏形,又必须向市场和用户释放积极信号,早日令公司步入正轨才是最优选。

少儿编程教育的潜力正在逐渐显现,网易有道的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编程课程第二季度留存率达到了近90%的历史最高水平。

头部资金储备充足的大公司已早早谋划转型,更何况中小型教培机构,少儿编程赛道的大热似乎成为了必然。

三、政策驱动发展 绕不过获客、营收老难题

多鲸在《2021少儿编程教育行业报告》中预测,当前少儿编程教育行业市场规模约为 280 亿元,到 2025 年市场规模有望突破 500 亿元。若政策加速推进编程教育学科化,市场渗透率达到 10%,则千亿赛道可期。

2017 年之前,在发达地区已开始编程兴趣课,浙江省率先将编程纳入高考选考科目。国家将编程教育纳入政府决策,地方积极响应,在中小学设置相关课程,编程呈现出从兴趣课变为学科教育的趋势。

少儿编程教育在政策的“指挥棒”下,催生了一批固定且支付能力较高的用户人群。

在8月教育部拟确定的竞赛名单中,超过1/3为科学技术、创新型竞赛,多项竞赛与人工智能、编程有关,“全国青少年人工智能创新挑战赛““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大赛”“全国中学生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等项目均上榜。

据悉,北京、天津、湖南省、山东省、浙江省、江苏省、福建省、广东省等地的部分学校均发布科技特长招生政策,将全国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获奖作为硬性报考条件之一。

从各个省份发布的招生政策来看,获得全国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省联赛CSP-J/S(原NOIP普及组/提高组)三等奖是报考科技特长生的最低要求,在CSP-J2、CSP-S2中获得二等奖及以上可以报考大部分高中的科技特长生。在NOIP、CSP-J/S取得优异的成绩不仅具有科技特长生的报考资格,甚至还可以享受加分、面试降分、破格录取、保送的优惠政策。

以北京人大附中《2021年高中入学科技特长生招生简章》为例,报名条件中就包含参加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等活动并获得区级一等奖及以上级别奖项、信息学奥赛获得CSP-J或NOIP普及组三等奖及以上奖项等条件。

(截自人大附中官网)

浙江省宁波市效实中学也有类似规定,其2021年招收信息技术特长生4人,条件为获得过浙江赛(NOIP/CSP)三等奖以上或宁波市中小学计算机程序设计竞赛(初中组)二等奖及以上的应届初中毕业生。

(截自宁波效实中学官网文件)

此外,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学校从去年起开始执行强基计划。如清华大学“强基计划”招生专业包括信息与计算科学类专业。

针对需求明确的家长与学生,不少少儿编程机构都推出了以竞赛培训为导向的课程。受政策、升学影响,北上广、江沪浙的需求更为强烈。多数少儿编程企业分布于这些区域,如广东的编程猫、编玩边学,浙江的西瓜创客、小码王,北京的童程童美、VIPCODE,江苏的酷丁鱼等,少儿编程企业群聚效应显著。

但在新形势之下,少儿编程赛道仍面临不小的考验。

近日,曾获1.2亿美元投资的傲梦编程被曝“跑路”“拖欠薪资”。虽然傲梦编程方否认该传闻,但经营困难却是不争的事实,其创始人袁哲栋称“高额的营销成本”“高居不下的履约成本”致使其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收购失败”则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傲梦编程不是个例,少儿编程行业机构裁员或倒闭时有发生。新政之下,广告营销成本虽会降低,但招生获客依旧是个难题。对于新进入的中小机构来说,在品牌认知度不具优势的情况下,如何打开市场,实现从0到1的突破?老牌公司、转型公司与新进入者同台竞争,短时间内少儿编程行业供大于求,如何抓住现有的用户群体?

少儿编程行业OMO模式成为常态,而线下门店机构成本越来越高,倒闭潮席卷而来,企业如何应对?政府指导定价,监管成常态,如何保证资金链健康运转?

前方,少儿编程行业还有许多未知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