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校外培训缩减的背景下,加之新高考带来的巨大机遇,教辅市场或又将迎来一轮大的改变。

导语

“双减”政策出台后,校外学科类培训大规模缩减。但是升学压力面前,学生的课后学习需求依旧大量存在,许多家长将目光投向教辅。企业方面,有K12教培机构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电子教辅的新项目,传统教辅商中也有不少在朝数字化方向发展。接下来,教辅会有哪些新机会?

一、校外培训受限 教辅需求增长
“双减”政策带给校外学科类培训的重创前所未有,但是家长对于孩子学习的紧张感和重视程度却并没有因为“双减”在全国范围内的落地而消减。相反,随着中考后分流情况的加剧,许多家长对于孩子的未来更感焦虑。所以,虽然孩子能上学科辅导班的时间缩减了,但是家长的鸡娃之心有增无减,不少家长将课后学习的需求转移到用教辅来满足。一位经营书店十几年的店主透露,“每个学期新开学的那段时间,是教辅资料最热销的时候,这个学期开学后,教辅需求量尤其大,甚至有些家长提前给孩子囤了不少教辅。”不仅线下书店教辅卖得火热,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上教辅热度也很高。根据淘宝数据显示,一些热门店铺中《五年中考 三年模拟》等教辅书籍的月销量已经破万。

一位小学二年级学生的家长表示,“新学期开始后,我们就给孩子准备了一些教辅书。以前孩子每天回家还会主动写作业,现在没有家庭作业了,放学回家后全身心都在玩。我们觉得在家还是需要适当巩固功课,所以每天会让孩子做一些课外练习。”

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2019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2019年,全国新华系统、出版社自办发行单位各类图书的零售数量为81.42亿册,零售金额为1007.97亿元。其中中小学课本及教学用书33.02亿册,286.30亿元;教辅读物33.98亿册,393.80亿元。

就教辅的市场规模而言,虽然比不上受整顿之前的K12教培市场,但是从当下的情况来看,教辅的市场空间和价值或将被重估。

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家这一轮对校外培训班的监管力度是空前的,家长担心孩子的成绩跟不上,教辅的需求势必会有明显增长。但是当下的纸质教辅肯定满足不了多元化的需求。如何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来满足新政下用户的需求无疑会有新的机会。

二、传统教辅市场几经更迭
回顾教辅的发展历史,自1977年高考恢复后,教辅市场经历了巨大的变化。高考恢复之初,教材尚且十分稀缺,教辅更是几乎空白,为数不多的教辅资料在市场上几乎面临被哄抢。尤其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风潮下,数学相关的辅导书大受欢迎。据媒体报道,1979年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小学数学习题》修订3次、重印24次,累计销量达240万册以上。

随着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颁布,中央提倡义务教育的要求和内容应该因地制宜。作为补充的教辅资料也迎来了发展的良机,各家出版社为争夺市场可谓绞尽脑汁。

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期,计划生育成效显现,许多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父母对于孩子教育的投入更加重视。与此同时,教育领域“名师”热潮明显。彼时,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开展竞赛,但是适合竞赛使用的教材却几乎没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找到创造了“王氏激活法”黄冈名师王后雄编写化学奥赛辅导书。王后雄系列教辅也成为无数学子的学习记忆。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义务教育教材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推广,许多地区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进一步爆发。中学语文教师出身的任志鸿趁势推出《优化设计》系列。而后,其创立的志鸿教育在开发民营渠道的同时,启动了全国直营战略,并建立起一支直接面向学校的直营团队。《优化设计》系列不仅成为老师的好助手,也为志鸿教育带来了巨额利润。

进入新世纪,新课改开展,全国教辅市场又经历了一场大换血。面对巨大的市场空间,全国五百多家出版社大多涉足教辅,此外还有大量民营教辅商参与角逐。各家使出浑身解数,教辅市场空前热闹,但是海量教辅产品中大部分同质化严重。于是,作为一本真正研究和解析高考真题的教辅,《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通过创新引起了市场轰动。即便到今天,五三系列依然颇具盛名。

不过,紧接而来的是互联网教育对传统教辅的冲击。对比在线题库产品,教辅书籍的练习难以针对性满足学生的需求。而后几年,在线教育的浪潮越来越强烈,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高途等在线大班课品牌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这些机构也大多针对教辅有所布局,并在电商平台自营教辅店铺。它们的兴起不仅冲击了传统教学模式,也给传统教辅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面对市场变化,那些曾傲立教辅市场的品牌业绩亦面临挑战。以“志鸿优化”为核心品牌的世纪天鸿财报显示,其2020年营业收入为3.57亿元,其中教辅图书带来的收入为3.17亿元,较上年的3.43亿元减少7.63%。根据犀观财经的报道,《五年高考 三年模拟》等知名教辅背后的企业曲一线在新生力量的挤压下净亏上亿。

尽管在过去四十年里多个系列教辅曾创造传奇,但随着学生学习需求的更加个性化和竞争对手的更加多元化,传统教辅巨头不得不求变。

三、新政之下 数字化教辅迎来机遇?
互联网教育兴起之前,教辅资料主要为纸质出版物,但是随着科技与教育融合越来越紧密,无论学生和家长对于教育的认知,还是教育的交互形态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十几年前,任志鸿已经开始在教辅书后面赠送网课卡,输入相应网站,用户就能看到志鸿优化旗下优秀教师的讲课视频与在线题库。但由于当时互联网并没有那么发达,而且用户网上学习的习惯也没有养成,所以此举并没有擦出多大的火花。

但是,十几年后的今天,学生和家长对于在线教育,对于在电脑、平板或是在教育硬件上学习的认知已经相对成熟。教辅数字化逐渐成为趋势。改变教辅过度依赖纸质出版物,转而向数字化出版、数字化传输的方向发展,不仅吸引了教培机构入局,也是许多传统教辅企业的转型策略。

今年5月,网易有道上线升级后的智能教辅系统,其基于IRT自研的自适应教学系统,在教研上建立了一张完整的知识图谱。

企查查APP显示,6月22日,猿辅导控股的重庆斑马智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经营范围包含出版物批发、出版物零售、货物进出口、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等。此外,有媒体报道,猿辅导旗下部分小猿AI课的员工转去做电子教辅的新项目,主要以动画形式讲解教材内容,并穿插配套习题。

同时,随着智能教育硬件风起,硬件与内容的融合不断加深,硬件品牌也开始寻求与出版社合作。9月1日,网易有道联合人民教育电子音像出版社宣布启动战略合作,共同发布首款搭载人教社官方英语教材内容的人教有道词典笔产品。

新的载体下,传统教辅还将迎来更多创新升级的空间。通过教育硬件搭建教辅场景,不仅能更便捷地解决学生课前课后的基本学习需求,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的渗透,也能更好地实现个性化答疑、视频解析等功能。而且随着数字化教辅不断成熟,其边际成本或将进一步降低,适用的范围也能进一步扩大,逐渐成为课堂外更合理的学习补充。

校外培训缩减的背景下,加之新高考带来的巨大机遇,教辅市场或又将迎来一轮大的改变。但是,“双减”的趋势下,政策的不确定性也是数字化教辅要面临的巨大挑战。历史上,国家层面针对教辅也曾多次出台整顿措施。

2012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出版总署、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强中小学教辅材料价格监管的通知》,以规范教辅材料出版发行市场价格行为,指导出版单位合理定价,切实降低教辅材料价格,减轻学生经济负担。2015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出关于印发《中小学教辅材料管理办法》的通知,对教辅的出版发行和购买使用等再次做出严格规定。

如今,教辅需求虽然迎来了明显的增长,但是若教辅热度不断高涨,且同质化、盗版等乱性延续,或将被视作与“减负”背道而驰,极有可能面临更严格的监管。故而,尽管新场景下,教辅与科技有更深度的融合机会,但“双减”的大背景下,合规经营才是最现实的问题。如何通过精准定位学生的学习情况,让学生告别题海战术,通过更有效地做题来更扎实地掌握课程,是当下教辅公司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