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它的出现,为承受双减政策巨大压强的从业者们留出一片想象空间。

导语

近年来,在线教育行业里频传单月营收破亿的消息,而且它们一个接一个地刷新数字上限。在这些单月破亿的在线教育产品中,几乎都有着“挂靠学科+高客单价+重度服务”的特征。

而最近,鲸媒体发现一个主打“中低客单价+无服务”产品的音乐公司单月营收达3700万人民币。它的出现,为承受双减政策巨大压强的从业者们留出一片想象空间。

一、单月营收3700万 JoyTunes是谁?

JoyTunes是一家以色列的音乐教育科技公司,旗下拥有多款无服务的音乐APP,拳头产品为Simply Piano、Simply Guitar。

Simply Piano和Simply Guitar都是基于AI技术的零基础自主乐器学习APP,用户凭借手机或平板,外加一台电子琴或吉他就可以在家开启音乐学习之路。AI技术是这两款APP的重要支撑,依靠语音识别和深度学习建立起来的评价方式,让Simply Piano和Simply Guitar像一个私人老师,对用户弹奏精准度提供即时反馈。

就Simply Piano而言,钢琴学习的内容是全方位的:既包含乐理知识,也包含弹奏练习;既包含古典名曲,也包含流行乐曲,甚至还有和弦。

JoyTunes的主要商业模式是课程订阅付费。

以Simply Piano为例,国内用户购买3个月、6个月、12个月课程分别花费248元、373元、498元。而如果是美国用户,对应需花费74.99美元、112.99美元、149.99美元。

JoyTunes对6个月、12个月课程可以支持5个不同设备使用的产品设计,为囊中羞涩的学生群体提供了福利。

一位名叫七七的小红书用户在小红书上发了一条Simply Piano12个月课程拼单的笔记,不到一周便完成了伙伴招募。

受订阅付费影响,JoyTunes需要向苹果和谷歌支付提成。根据苹果2017年6月和谷歌2020年9月的规定,每笔在JoyTunes内产生的虚拟消费需向渠道方上缴30%提成。

Simply Piano和Simply Guitar在今年7月分别为JoyTunes贡献了300万美元和100万美元的营收。经校正,这两款APP未经抽成口径下的营收共计570万美元,以6.48的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3702万元。

截止目前为止,JoyTunes共计获得9200万美元的融资。

二、JoyTunes的三大特征

JoyTunes在整个产品构思上,有三大显著特征。

第一,在目标人群上,JoyTunes通过“Anyone can play”(谁都可以弹)重新定义了音乐学习的用户范围。

国内音乐培训往往将目标人群锁定为音乐考级用户,年龄区间集中在3-15岁。而JoyTunes则瞄准对音乐有兴趣、愿意尝试但不愿付出高昂培训学费的零基础人群,年龄不限。

这一行为,对做大用户数量、拓宽用户圈层有显著意义。

用户Fahaxiki称,“27岁的自己开始在Simply Piano上野生自学钢琴。”

知乎网友Yuan Tian说到,“订阅半年,一个30+零基础的阿姨目前已经完成了一半的课程,并且可以识别音乐里的一些伴奏,可以自己解密一些流行音乐的和弦(比如周杰伦常用的和弦,哈哈)。”

在国外,还能看到65岁的老太太每周定时使用Simply Piano。

JoyTunes对用户范围的定义,决定了它的APP风格需要在不同年龄段用户审美中寻找“最大公约数”。

Simply Piano界面主要用色为绿、蓝、粉、紫,插画风格偏美式扁平,“这很符合音乐APP的特征,毫无疑问这很符合成年人审美。”一位在线教育APP设计师称。

第二,在产品设计上,JoyTunes用游戏化和快速反馈解决用户核心需求。

Simply piano用户的核心诉求是入门,而不是成为钢琴十级选手。顺着这个思路去设计产品的话,如何降低钢琴学习门槛就成为了Simply piano核心考量因素。

游戏化和快速反馈成为Simply piano降低钢琴学习门槛的主要方式。

Simply piano采用横屏模式,与绝大多数游戏一样,目的是用更为熟悉的操作模式与沉浸感降低用户认知门槛。游戏化的玩法相对友好:用打星评级制度激发用户精准弹奏以追求高星评级的动力。

“感觉自己在打游戏闯关,不仅不无聊,而且还很容易激发你的胜负欲,每天练琴都像在玩,玩着玩着就升级了。钢琴还是依赖大量练习的,重复的练习很枯燥,而且很难坚持,这个APP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Yuan Tian说到。

此外,依托AI技术进行弹奏音准的精准识别为快速反馈提供了有力保障。当用户弹错、节奏不一致时,APP界面会即时进行纠错提示。APP还会根据用户弹奏出错情况对单一模块进行强化训练,加快用户的钢琴入门速度。

第三,在定价策略上,JoyTunes坚持高性价比。

国内音乐教育玩家小叶子开发了一款海外APP名叫The ONE(智能钢琴),商业模式是单曲付费。如果用户想购买知名歌手Adele的Daydreamer进行弹奏,则需要花费3.99美元。用户在The ONE上购买40首类似歌曲所花费的价格就已经超过Simply Piano的12个月费用(149.99美元)。

再看Netfilx。12个月基础会员、标准会员、高级会员费用为107.88美元、167.88美元、215.88美元。也就是说,在美国学一年Simply Piano的花费(149.99美元)有时候还不如看一年美国的“爱奇艺”。

最后看看国内类似产品。小叶子智能陪练和音熊陪练也是无服务的钢琴练习APP。Simply Piano国内版3个月、6个月、12个月价格分别248元、373元、498元;小叶子智能陪练只有一档收费标准,即12个月2400元;音熊陪练有3档收费标准,月卡、年卡、3年卡分别收费98元、698元、998元。

不管从什么维度比较,JoyTunes都具有极高的性价比优势。

三、双减强压 创业者转变思路势在必行

JoyTunes“无服务+素质教育”模式并不是国内在线教育创业主流方式,原因在于国内用户对效果的高要求促使课程需要辅导老师做服务支撑。有服务意味着客单价更高,高客单价利于获客成本在高位承压。相反,无服务的模式受制于客单价原因,无法在外投放大量广告。

同时,课程是否有服务也与人力成本高低有关。本质上讲,国内带有服务的在线教育玩家都享受了劳动力成本极低的红利,而国外的人力成本高昂逼迫创业公司放弃使用人力保证学习效果的策略,转而向产品本身要生产力。

鲸媒体认为,在双减强压之下,创业者转变思路势在必行。

第一,关注兴趣类用户的需求。

JoyTunes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尝试:把目标人群放在对音乐有着浓厚兴趣但并不与考试绑定的用户身上。JoyTunes抓住用户只是想“会”一种乐器的核心想法,而不是参加各项音乐比赛获奖的诉求。这就决定了产品设计框架下,学习内容不需要做得太深。

其实在国内,已经有不少个人开始尝试兴趣类用户的培训,他们甚至不需要单独开发APP。例如传统书法培训是考证培训,但有一些个人在抖音、快手、小红书上发布书法的基础教学视频、图文内容,吸引大量对书法感兴趣但并不考级的用户关注和点赞。对于商业化方向,他们在内容平台或者微信社群中出售自己录制的录播课程,客单价300-600元。目前鲸媒体看到的创业方向包括但不限于书法入门、写作提升、古今书画鉴赏入门等,对于个人来说非常友好。

第二,多向产品要生产力,而非把产品做不好的地方转移至服务来解决。

然而绝大多数国内学科类教育产品在依托课程和服务来解决用户问题,不过拍搜工具是个重视产品而非服务的好案例。

不做服务而专注产品的好处在于:①用户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整体验产品,付费决策更快;②省去高昂的人力成本;③门槛较高,其他玩家很难低成本入局。

“双减”政策下,限时、限内容、限价三箭齐发,传统K12业务已经很难招架。为了能够继续运行下去,降本增效是未来业务开展准则。双师模式走向历史、辅导老师裁减都会倒逼K12头部玩家进行产品端改革,重点自然是用产品来逐步替代此前辅导老师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