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转型素质教育、成人英语、中教口语等方向,少儿英语机构前途未卜。

导语

曾经的明星赛道少儿英语,光芒黯淡。少儿英语机构核心业务被砍,跑路、破产等负面消息缠身,摆在其面前的首要难题是如何生存下去。

一、投诉、裁员进行时 少儿英语1对1外教成为历史

政策接连向少儿英语行业投下重磅炸弹,处于风口浪尖的少儿英语正在走向末路。

“双减”文件提到“严禁聘请在境外的外籍人员开展培训活动”“不得向学龄前儿童展开线上培训”给依赖外教教学的少儿英语企业致命一击。

教育厅下发通知进一步明确了义务阶段校外培训学科类和非学科类的范围。其中,明确了外语属于学科类范围。英语学科属性板板上钉钉,市面上多数少儿英语机构都面临风险。

上海市教委发布《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印发上海市中小学2021学年度课程计划及其说明的通知》。其中“五年级前期末考试仅限语文、数学,英语不在考试范围内”的内容引发热议。应试是少儿英语市场壮大的驱动力,若英语学科地位下降,需求端必然受到影响,无疑令少儿英语企业雪上加霜。

敏感的学员家长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由此引发了一波退费潮。截至8月19日,黑猫投诉平台显示,课外辅导月榜黑名单爱课AirCourse哈佛少儿英语、兰迪少儿英语、久伴英语、lingokids、新诺国际少儿英语上榜。周榜黑名单中鲸鱼外教培优、爱课AirCourse哈佛少儿英语、兰迪少儿英语投诉量增幅明显。

(课外辅导投诉月榜 截自黑猫投诉平台 )

(课外辅导投诉周榜 截自黑猫投诉平台 )

在315消费保投诉网址站上,兰迪少儿英语和阿卡索成为近期集中开火对象,企业拒不退款、拖延退款、失联跑路等行为引发众怒。

(截自消费保网站)

维权无门的家长们涌入了阿卡索代言人佟大为和关悦的微博,希望其能站出来为权益受损的用户发声,但未收到回应。

(阿卡索代言人佟大为最新一条微博下的评论)

(阿卡索代言人关悦最新一条微博下的评论)

据悉,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已经介入在线少儿英语退费进程,将成立诉前调解中心解决“退费难”等问题,家长们的诉求有望得到满足。

与此同时,企业裁员也提上了日程。

有消息称,51Talk开启大规模裁员,首轮裁员对象从试用期员工开始,然后扩展至正式员工。裁员涉及大多数部门,就连HR部门负责人也已离开。

阿卡索从7月29日便开始裁员,于近期完成最后一批裁员,接近3000人的总部团队已裁撤90%。

VIPKID在今年陆续关停了大米网校业务,砍掉了启蒙英语业务线,被爆出裁员比例高达50%,且没有N+1赔偿。对此,VIPKID回应称,裁员比例存在夸大,但确有业务和人员的调整。

少儿英语机构的危机还不止与此,政策重压下生存成为最大难题。深圳皇家SK少儿英语近日已申请破产;上市三年共计亏损14.58亿元,股价跌去90%的流利说开始计划私有化退市;51Talk2021Q1净利润仅800万元,较去年同比下滑84.3%。

8月初,处于焦头烂额中的少儿英语机构相继发布公告。VIPKID、51Talk、鲸鱼小班、久趣英语、伴鱼少儿英语、哒哒英语等企业,承诺对已报名学员正常履行合约,不再售卖境外外教课程,并公布转型计划。

字节旗下GOGOKID直接清盘少儿英语业务,宣布自8月5日起(含8月5日),GOGOKID全面暂停直播课业务,取消后续预约课时,并向各位家长退还截止2021年8月2日24:00的剩余课时费用。

8月12日,鲸鱼小班发布《致鲸鱼小班家长的一封信》。针对失联、跑路的传闻,鲸鱼方面表示,“绝不会跑路,目前已经紧急加派了150人,总数达到240人的服务团队,已经能够有效地承接目前每天的咨询量。”针对退费处理慢的问题,鲸鱼方面表示,“一是因为确实人手有限,二是就已提出退费的用户,推荐优先转到自研新产品。”

8月17日,阿卡索创始人兼CEO王志彬在公开信中提到,阿卡索公司目前仍在正常运营中,不存在网传“跑路”“倒闭”等谣言。关于家长的退费问题,王志彬称,“现有热线电话拥堵、后台信息激增等情况出现,公司正在加急处理;关于咨询问题,也已陆续调配资源处理。”

1对1外教授课已成历史,少儿英语正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一个时代宣告结束!

二、从资本追逐到艰难求生 繁荣背后隐藏忧患

如果没有政策限制,或许仍有不少人看好这个赛道。

头豹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中国少儿英语线下培训行业概览》显示,2019年,中国少儿英语线下培训行业市场规模约为664.4亿元,预计行业市场规模有望于2025年增长至1608.4亿元。

少儿英语企业的境遇令人唏嘘,但曾经的他们也是“明星选手”。

2013年少儿英语在线外教一对一模式进入人们视野,2016年迎来一次集中爆发,其迅猛发展势头一直持续到2019年。从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到如今衰败颓废、夹缝求生,仅仅只用了不到五年的时间。

成立于2013年的VIPKID,在此期间共拿到9轮投资,最高融资金额达5亿美元,平均每轮融资金额达1.08亿美元,估值曾一路飙升至200亿元以上。VIPKID曾披露,2017年1月到7月,其营收破20亿元,7月单月营收破4亿元,付费学员数超过20万人。

51Talk2011年上线,2016年成功在美上市。上市前完成五轮融资,最高融资金额为7240万美金,平均每轮融资金额达2606万美元。据51Talk招股书,截止2016年3月31日,51Talk的活跃用户达10.2万人。从2013年至2015年,其现金收入平均增速高达213%。

哒哒英语自2014年成立共获得6轮投资,最高融资金额为2.55亿美元,平均每轮融资金额达0.94亿美元。

然而,风光无限好的背后也埋下了隐患的种子,用户数量增长的背后是水涨船高的营销费用和高居不下的获客成本。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51Talk营销费用分别为4.65亿元、6.57亿元、7.13亿元、7.93亿元、10.36亿元,连年攀升;同期研发费用则分别为1.53亿元、2.23亿元、1.85亿元、1.58亿元、1.63亿元,个别有所下降。

2018年到2020年,英语流利说的市场和营销费用分别为7.05亿、9.69亿、8.01亿,而其付费用户数分别为250万、300万和240万,单位获客成本始终在300元左右居高不下。过度依赖营销手段拉客的后果便是,当2021年第一一季度减少市场和营销费用后,流利说的付费用户数也出现相应的下滑。过高的营销费用,扩大了流利说的净亏损金额,2018年至2020年其净亏损额分别为4.88亿元、5.75亿元和3.95亿元。

业务单一是少儿英语赛道抵御风险能力较弱的另一原因。

2018年、2019年,菲教青少一对一业务对51Talk总营收的贡献比重为62%、77%。到2019财年Q3这一比重升至78.97,2021财年Q1升至91.54%,可以看出营收单一趋势越来越明显。

少儿英语企业也意识到自身的短板,做过一些业务扩容的尝试,但效果如何值得商榷。

例如VIPKID曾寻求“第二增长曲线”,除原有1对1课程之外,旗下还覆盖大米网校、中外教培优课、英语启蒙课、数学思维在内的多个课程产品,形成了“1+4”的产品矩阵。但今年4月份,随着大部分业务被叫停,第二增长曲线的规划也无疾而终。

三、转型素质、成人英语 核心业务成迷

从各家公告中看,少儿英语机构正在合规范围内找寻业务边界。

一是尝试推出境内外教直播课程。目前,“双减”政策对境内外教课程还未作出明确规定。如鲸鱼小班宣布推出境内外教直播课“神奇小班”,该课程为原核心教研团队研发,主打快乐兴趣+综合素养,课程形态包含“做实验、学跳舞、手工、讲故事”等。

二是转为开设中教口语直播课。久趣英语计划8月下旬推出针对儿童的“中教口语课”和其它素质教育类课程;哒哒英语将推出符合政策要求的境内外教课、中教素质口语课和双语研学素养课等。

三是开拓以英语为基础的素质类课程,是少儿英语机构重点转型方向。瑞思教育宣布品牌升级,定位“综合素质教育平台”,从“瑞思英语”升级为“瑞思教育”,并推出然点科学馆、瑞思海芽成长空间和瑞思研学三大全新品牌;爱贝教育发布了多款全新课程和创新教学工具,进一步推动“文理”双赛道布局,其中文科主攻少儿英语线上、线下融合课程,理科创新发展了STEM教育和少儿编程产品;VIPKID近期推出非遗双语文化素养课,收录了八项主题的非遗知识,课程共包含24节录播课,每节课20分钟;51Talk已上线以中教小班+ AI为载体、主打口语+阅读的“语言素养课程”和英语素质教育系统。

(瑞思英语已更换宣传语 截自搜索网页)

(51Talk已更换宣传语 截自搜索网页)

四是拓展境外市场。伴鱼提到,会加快国际化尝试,将“中文分级阅读”的产品推向全球。

五是投向成人英语赛道。从成人英语起家51Talk就表示,将会继续加大成人英语业务的投入。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超八成用户对目前在线1对1少儿英语师资水平表示满意。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在少儿英语领域,优质的外教资源是吸引用户的重要法宝,也是课程体系中最关键的一环,能极大提升机构的利润空间。

也就是说,少儿英语的核心竞争力始终在外教资质上。但是在政策管控下,能支撑该赛道营收的优势已悉数丧失。少儿英语企业的转型计划更像是在走投无路中的无奈之举,缺乏深思熟虑,对公司员工和学员来说,承诺、宣誓的意义更为浓厚,传递出“我们还活着”的信号。

少儿英语的转型正处于“尴尬”的境地,素质教育转型项目比不上新东方、好未来等K12公司更细分、更完整;中教课程对于长期以英语作为课程卖点的在线教育公司来说,是否能够有同样的吸引力尚未可知;成人英语教育市场近些年来规模不断在缩小,用户需求下降,复购率低而消课周期长,种种缘由都不可能支撑一个赛道的发展。更何况51talk等企业本身就是成人英语出身,因无法盈利而转向少儿英语市场,重归成人英语市场能否重新改写历史?

对于少儿英语行业来说,转型成功的几率究竟有多大,要打几个问号。企业靠什么自造血活下去?是否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企业转型?转型之路有多少未知的困难?

投资人已对整个教育行业失去信心,再动人的故事也将无人问津,属于少儿英语的时代已成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