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命运的十字路口,无数人仍在等待着选择与被选择。

导语

7月下旬,等待已久的“双减”政策落地,一场巨变席卷教培行业。教培企业股价暴跌、大量裁员、集体转型……动荡之中,教培行业将走向何处?千万教培从业者又该何去何从?

一、从无限风光到繁华散尽

在连续两年疯狂的营销大战后,2021年教培行业经历着至暗时刻。焦虑不安的氛围下,无论是市场传闻还是规则出台都足以在业内引起震荡。

7月23日,一份“双减”文件在网上疯传,随之而来的是教育股股价崩盘。截至7月23日美股收盘,好未来股价大跌70.76%,高途跌63.26%,新东方跌54.22%,网易有道跌42.81%。

次日,等待半年之久的“双减”政策正式落地。而后,教育股持续暴跌。截至7月底美股收盘,好未来股价跌幅达75.94%,新东方大跌73.50%,高途跌78.40%,网易有道跌61.80%。

“双减”政策的出台,标志着教培行业一个时代的结束。从此,教培行业资本化运作之路几乎被切断,各家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出路,加速推进业务调整。

“双减”政策不仅决定着教培行业的走向,也牵扯着上千万教培从业者的命运。

5月以来,教培行业一直笼罩在裁员的阴影中,在线教育公司大规模裁员的新闻屡屡登上社交平台的热搜位。7月24日,“双减”落地,教培行业面临全方位的整治,教培机构前路更加艰难。

“双减”政策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如此一来,学科培训市场规模必将大幅缩减。

8月4日,高途创始人陈向东谈到,“一次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在所难免。高途全国15个地方中心,将只留下上海、郑州、武汉、成都、太原五个以及北京总部。”

大力教育也在进行新一轮业务调整。据悉,大力教育旗下专为3-8岁孩子打造的AI互动学习平台瓜瓜龙启蒙计划在8月底前裁撤50%以上的体验课辅导老师。面向3-12岁孩子提供思维课程的你拍一和在线一对一少儿英语平台GOGOKID则已经下架了应用,接下来将停止运营。

好未来创始人、CEO张邦鑫在内部沟通会中坦陈:“裁员肯定还是会裁员的……没有需求的业务肯定会被关掉,相应业务上的员工能内部转岗就先转岗,不能转岗的公司会按照国家法律给予赔偿。”

短短半年,教培行业从无限风光到繁华散尽。一场关于教培行业裁员、转型的风波愈演愈烈,行业处于风雨飘摇中,每一个从业者的命运都充满不确定性。

二、裁员风波下那些命运未知的人

李晶是教培行业被裁大队中的一员。

2015年大学毕业后,李晶进入一家营地教育机构工作,一待就是五年。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很多行业打了个措手不及,营地教育深受影响。业务暂停、工资打折,李晶的同事相继离职,选择了当时前景看起来更好的在线教育公司。彼时,在线教育风头正盛,企业大量融资,广告铺天盖地。在营地行业坚持到去年10月的李晶,最终还是决定跳槽,选择了一家头部在线教育公司。

但是,好景不长。今年3月,网上开始流传一段北京某教委的录音和“双减”相关的文件。当时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规范校外培训及减轻学生过重课外负担是常态工作,国家和地方出台政策以官方渠道发布内容为准,谨防误传形成不确切信息。

这一回应更加引发了业界的担忧与猜测,资本市场也开始重估教育板块。紧接而来的便是在线教育企业裁员、毁约的传闻。许多应届毕业生在社交平台上求助,原计划入职的教培企业突然通知自己无法入职或无限期推迟入职。还有许多教培机构的在职员工爆料公司正在大规模裁员。

当时在K12在线教育公司负责教研工作的李晶坦言,“最初在社交平台上看到教培行业裁员的消息时,我们还没太放在心上。心想只要高考制度还在,学生就有补课的需求,我们应该不太可能失业。”

不过,让李晶始料未及的是,公司乃至整个教培行业的裁员潮不断蔓延。她所在的公司是从运营到人力,一个工种一个工种地裁,终于到7月份时轮到了教研团队。

那时,“双减”政策刚刚落地,针对校外学科培训的规定尤为严格。“我们组最早被优化的是组内唯一的男生,他平时工作不是特别细致,给主讲老师准备的讲义偶尔会有错别字,所以最先被通知离职。但没过多久,就轮到其他人了。”

李晶形容那段时间里的自己就像是等拆迁的人,深知被裁的命运即将降临到自己的身上,只是时间的问题。“我们团队一共有16个人,负责初中语文教研工作,到7月底我离职的时候大概裁掉了三分之二。还剩下五六个是因为秋季学期的课已经卖出去了,但是课件还没有做,所以需要留下一些人来善后。”

被裁之后,李晶面临再就业的问题,和李晶一样突然重新被丢进求职队伍的教培人不计其数。他们中有些人从毕业起就在教培行业待着,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儿。“我之前一直在教培机构做教研,但是现在教培行业可能真的待不下去了,我也很迷茫下一份工作该找什么。”张洁坦言。

也有人还想在教培行业坚持,学科类的培训机构不好就业了,便去了体育类培训机构,给体育特长生补习文化课。也有人经历了这次动荡后,想要一份安稳的、不会轻易被裁的工作,便回老家考有编制的老师了。还有人仍在人才市场上疯狂地投递简历,等待选择与被选择……

三、风雨飘摇中 前路何在?

多位不同行业的HR表示最近收到了很多教培从业者的简历。他们有些曾经学过相关专业或者有过岗位经验,但是后来跨行去了教培行业,现在想要跳回来;有些完全没有相关经验,只是抱着试一试机会的心态就投了简历……

深圳某制药公司HR张妍透露,“校外培训受到监管后,大量教培从业者失业。我们最近也遇到了不少自身专业是药学,但毕业之后进了教培行业的求职者,现在教培行业前景不定,他们不得不再来自己专业相关的领域寻找机会。”

张妍提到,2019年起在线教育机构在招聘市场上特别火,和这些企业一起在学校搞宣讲时,明显能感觉到他们的热度之高。因为待遇好,许多学生在校招时果断选择了在线教育行业,但现在很多人不得不离开这个行业了。

张妍坦言,“相比其他行业,在线教育的工资要高不少,所以很多离开在线教育行业的求职者在重新找工作时难免要降薪,但他们的期待薪资普遍还是比我们预期的要高。从招聘者的角度来说,这一类求职者无论是对比校招的应届生,还是社招中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都不占优势,所以求职过程相对会难一些。”

猎聘发布的《2021上半年中高端人才就业数据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中高端人才中,有超过20%的K12、在线教育的人才愿降薪跳槽。在K12领域中,期望薪资小于当前薪资的人才占比为22.34%,这些人当前平均年薪为44.07万元,期望平均年薪22.98万元,后者比前者低47.85%。在线教育人才期望薪资小于当前薪资的人才占比20.19%,其当前平均年薪是39.44万元,期望平均年薪24.24万元,后者比当前者低38.55%。

教培机构的员工面临再就业的困境,而那些经营着培训机构的人也在经历一场巨大的考验。

“去年因为疫情我们停了很久的课,好不容易活下来了,眼看着情况逐渐好转,结果又面临更大的打击。”黄嘉在中部某城市经营着一家K12学科培训机构。

7月24日,“双减”政策出台后,全国各地的教培圈都被焦虑、恐慌的情绪笼罩着,黄嘉所在的城市也不例外。很快,各地开始推动“双减”政策的落地,黄嘉接到当地文教局的电话通知去开会,会上要求暑期学科培训全部停课。开会那天正好是周五,接到通知的教培负责人回去后赶紧联系家长,落实规定。

周末两天,暑期共二十多个班的三百多名学生,黄嘉悉数通知到位。所有暑期课程,黄嘉统一给学生延期到秋季学期周一到周五的晚课。

以前,黄嘉的K12学科培训机构没有安排周一到周五晚上的班课,但是从2021年秋季学期开始,周末严禁开展学科培训,黄嘉不得不将过去周末的课程调整到周一到周五晚上的六点半到八点半。因为上课时间的调整,有一部分报了暑期课程的寄宿生在秋季学期开学后依旧无法上课,黄嘉给这部分学生办理了退费。

“这次突然停课,对我们影响还挺大的,不仅涉及到房租、员工工资的问题,还有接下来的排课等等。更让人心慌的是,谁也不知道下个学期的情况究竟会怎样。”

毕竟是自己坚持了多年的事业,黄嘉不想轻易结束,所以她还在等待与观望,等看看秋季学期的具体情况再做决定。但同时也已经有很多人选择离场,有人用体面的方式与家长协议退费,然后停业;也有人不体面地跑路,留下紧闭的校区和一群想要退费却无处可退的家长。

如今,大量教培机构和教培从业者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他们曾见证过教培行业的光鲜亮丽,也不得不面对此刻的狂风暴雨。坚守、转型、闭店,考编、家教、转行……不安与挣扎中,大家亲身经历着这场教育大变革;去留之间,大家依旧对教育的明天满怀关切,等待着校内教育与校外培训、政府监管与市场灵活性间的平衡。

(文中李晶、张洁、张妍、黄嘉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