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无论未来教育行业将如何发展,回归教育本质是必然。

导语

往年暑假是教培机构的兵家必争之地,今年在政策的影响下上演了一场新故事。

为解决学生暑期“看护难”问题,日前教育部印发了《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引导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积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工作。

这项政策,再次让教培机构面临挑战。

截至7月5日,北京、上海、武汉、南京、苏州等七座城市开设小学生暑期托管服务。据猎云网了解,目前武汉市193个市级托管室和82个区级托管室服务区域范围内的武汉学籍小学生均可报名。北京教委宣布,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到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

在此之前,关于校外教培机构不得开设寒暑假补课的消息引起众多讨论。受强监管影响,在线教育上半年已经陷入困境股价大跌,新东方股价跌到历史新低、高途的股价从1月的149.05美元跌到14.36美元、好未来跌幅超67%……

而学校开设假期托管服务有可能让教培行业面临洗牌。

武汉一名小学生家长王萍向猎云网表示,听到消息后十分开心,决心为自己的孩子报名。“最起码,相比培训班,我们更信任学校。”

以往暑期是教培行业兵家必争之地,通过营销战、价格战展开生源抢夺,而今年的政策不断收紧使得教培行业在营销上受阻,以高途为例2021年第一季度的营销费用下降了202%,那今年的暑期又将是怎样的情景呢?

一、学校暑期托管 托不住六年级的学生

“我本来正在衡量给女儿报哪家培训班,看到新闻后我决定不报了。”

王萍表示,今年身边不少朋友都为孩子报名了学校的托管班。在她看来,学校此举不仅解决了双职工家庭在暑期没时间照顾孩子的困扰,同时也大大降低了假期补课的支出。“以前每个暑假都会给孩子补习数学和英语,大概花费都在万元左右。”

王萍向猎云网透露,目前学校是有名额限制且自愿报名的。暑期托管期间的主要内容是暑假作业以及一些兴趣培训,不会讲新课。在此之前,王萍曾为孩子报过社区举办的暑期托管,内容基本以礼仪知识和基本常识为主。

同样参加过社区培训的学生家长李梅在看到新闻后却摇了摇头。

“以前参加社区培训,是因为孩子小,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李梅的孩子开学六年级,在她看来这是小升初的重要阶段。而这个暑期,则是自家孩子弯道超车考入重点初中的最佳时机。“学校不讲新课,同班的同学都在校外培训班提前学习新内容,这时候肯定不能让自家孩子去学校暑期托管。”

从北京来看,面向小学一至五年级的学生组织托管服务。也就意味着六年级的学生仍可以选择校外教培机构。

李梅向猎云网表示,暑期托管只适合三年级以下的小学生,超过四年级则更适合去教培机构学习。今年的线下教培机构虽受政策监管,但并不影响家长报课学习的热情。李梅孩子所在的机构仍面临爆满现象,只是受政策影响教培机构不再为孩子布置课后作业。“但是我们也会根据当天学的内容自己买题让孩子写的。”

而家长的两种不同声音也代表着,目前看来,校外教培机构在政策下并不会影响其四到六年级的生源,但一到三年级的生源有可能会受到暑期托管影响。武汉洪山区的一家课外辅导班老师吴静月向猎云网表示,以往每年一到三年级的暑期班数量在25个班级左右,但今年勉强凑上了第20个班开课人数。

虽然有影响但也并不会导致彻底失去一到三年级的市场。王萍向猎云网表示,自家孩子所在的班级中,仍有家长在托管下课后带着孩子去上补课班。

二、连锁、单店的两重天

吴静月就职于武汉一家线下教育机构,今年的暑期对于她而言,不同于往年。

“我们是区域性的一家教育机构,主要业务覆盖小学、初中。当时疫情对我们打击很大,在线教育冲击导致我们很多学员都在网上买了课,流失了部分生源,好不容易从疫情的冲击缓过来,今年又遇到了学校托管的政策。”

吴静月坦言,去年自己所在的机构一直和在线教育抢生源,本以为今年政策落地可以在这个暑假迎来更多的生源。但这项政策对其教育机构的一到三年级的小学低年级业务带了一些影响,不少家长在学校和教育机构中二选一。吴静月和家长交谈中得知,家长更愿意让低年级的学生去学校托管,既便宜又有老师照顾孩子。

整个六月份吴静月都在30°的高温下进行地推宣传,在她印象中今年的暑期招生策略调整了三次。“刚开始调整了宣传话术,有很多不能说的字眼,然后就是价格又降低了一点,最后一次是给了硬性招生指标。”吴静月表示,暑假对于培训机构十分重要,不仅是两个月的业绩保证,更是为下半年的生源打好基础,以往老师暑假招生只是有提成,今年却变成了硬性指标。

在和猎云网交谈时,吴静月一直用手机给家长们发试听课的消息,吴静月向猎云网透露,“我们暑期招生比较早开始,有很多家长一开始报了班,加上我们一直有老学员优惠,老学员的流转率较好,所以整体上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但随着教育政策日渐趋严,吴静月也表示了一丝担忧:“我们这一行受监管的影响还是挺大的,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密切的关注这方面的最新消息。”

在吴静月看来,如果政策全面推行,以后小学低年级的培训将更难进行下去。

猎云网还走访了武汉三家连锁校外培训机构,其从业人员均表示,并没有受到该政策的较大影响,生源仍较稳定。其中在周二的下午五点左右,武汉的一家新东方门口人头攒动,大量的家长拥挤在一个狭小的商场里等待孩子放学。据猎云网了解,这其中大部分是六年级学生的家长。新东方的老师告诉猎云网,目前7月份的课程已经爆满,想要上课只能等到八月份。在聊到关于政策是否影响到业务时,新东方老师表示,目前只影响了部分区域,自己所在的这家分店并未受到丝毫影响,甚至去年因在线教育爆火流失的生源都回归线下了。

一个是给老师硬性招收指标,一个是丝毫没受到影响,在政策收紧下大型连锁教培机构的抗风险能力明显高于单店的能力。

但在距离武汉一千多公里外的北京,校外教育机构们似乎更深处水深火热之中。

据媒体报道,曾被称为“宇宙教培中心”的海淀黄庄,校外培训机构们正在大批撤退,依然门庭若市的只有素质教育培训机构。

在海淀黄庄核心区的海淀文化艺术大厦、银网中心和高思理想大厦中的教培机构自今年1月23日因大兴疫情紧急停课之后,一直没有恢复线下培训。大部分机构只有少量工作人员值班,还有机构在门上贴了封条“闭门谢客”,一些机构甚至选择了离开。

海淀黄庄是这波政府强监管下的一个缩影。“双减”还未落地,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头顶,一场行业震荡似乎不可避免。

三、学科教育机构风光不再

过去几年,在线教育一度成为明星赛道,风光无限。

根据数据显示,2008年至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市场规模从353.3亿元持续增长至2573亿元,过去12年复合年均增长率高达118.02%。仅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融资额超过500亿元,远超该行业此前十年融资总和。

除了投资机构,近年来,私募股权投资和一线科技巨头们都将在线教育列为重要的投资赛道,在细分领域,K12大班双师课、一对一,资本都捧出了不少独角兽。

但如今,监管趋严,曾经的“资本宠儿”正成为“资本弃儿”,学科教育机构的风光不再。

自今年以来,教育中概股的集体下跌情况已发生多次,同时,在“双减”等教育审议影响下,近两月来,K12 领域在融资领域已暂无动作及新进展。

资本闻风而动,迅速退场。

与此同时,行业正在上演裁员潮。此前有报道提到VIPKID裁员比例为50%,且不给任何赔偿;高途、作业帮、51talk等先后传出裁员消息,高途裁员比例为30%,作业帮暂停了应届生入职,裁员给予N+1赔偿;豌豆思维停掉了所有招聘。

根据《2020教育培训机构行业发展白皮书》公布的数据,国内教培企业总数超过了300万家,保守估计从业人员近三千万名。

吴静月向猎云网表示,做口碑的单店机构不如连锁机构有进学校的能力和资源,也不如一线巨头可以转型素质教育或其他领域。如何在强监管下存活,成为她亟需答案的一道命题。

随着今年政策不断在广告投放、超前超纲教学、教师资质审查、预收费及价格限定、未成年人保护、暑期托管等方面收紧。监管方向愈发明确,人民日报也直指:校外培训是做教育而不是做生意,不能套用商业逻辑,这是必须明确的一条底线。

在资本大量进入后,教育行业一直在蒙眼狂奔,烧钱营销、虚假宣传、贩卖焦虑……问题频发。教育本身是一个长周期的慢行业,当资本属性大于教育的根本属性,行业必将迎来洗牌。

但无论未来教育行业将如何发展,回归教育本质是必然。

本文非鲸媒体采编文章,不代表鲸媒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