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以孩子良好的兴趣为出发点,适当加以约束才是更好的培养方式。

“让小豌豆仔细一点,这做得太不仔细了!”微信里传来围棋老师严厉的批评。此时的小豌豆爸爸(豆爸)紧张又尴尬,额头沁出一层汗。老师不知道,做这几篇“死活题”(围棋术语)的不是4岁的小豌豆,而是这个已经有俩娃的80后爸爸。

豆爸从小痴迷围棋,但一直没有学棋的机会,为人父后仍对围棋念念不忘。他曾以儿子的名义“潜伏”爱棋道(好未来旗下围棋在线教育平台),两代人一起“手谈”。在带娃学棋过程中,他既当学生又当老师,不断试错,体会了一把别开生面的教育实验。

童年里的“黑白棋”

豆爸如今是一名“标准”的程序员,过着普通人的安稳生活。然而,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藏着对围棋的“执念”,那些职业棋手是他的崇拜对象。

他常常回想小学时,自己不知道多少次站在百货大楼里的玻璃柜台前,盯着里面的棋具两眼放光。那时他想着,如果自己能有一副围棋,一定可以在棋局上征战四方——最起码可以在与朋友对弈中不再输得那么狼狈。

第一次接触“黑白棋”,豆爸还是个几岁的孩子。当时去小伙伴家里做客,朋友拿出一盘“黑白棋”要和自己下,简单讲了下规则,两人就摆阵对杀。“结果可想而知,被杀了个落花流水”,豆爸说。那是他第一次接触围棋,也第一次感受到博弈的残酷。

那天回去之后,豆爸非常不服气,决心在家内练苦功改日再战。但当他央求父母给他买一套围棋时,“申请没有得到批准”。

再次接触围棋,就是幼儿园大班期间的暑假。父母白天外出上班,他就自己一个人在家看电视上的围棋讲座或比赛节目。他还记得当时电视上聂卫平、刘晓光等围棋大师下棋的场面,虽然还不懂棋手的棋风,棋路也看得迷迷糊糊,但总觉得“别有一番乐趣”。

上小学后,他在《小学生报》上看到了同龄的小棋手古力拿到了世界冠军,竟感到激动不已,回家央求爸妈送自己去少年宫学围棋。但父母对围棋不甚了解,加上没有时间接送他学棋,再次拒绝了他。

百货大楼里那个放围棋棋具的玻璃柜,对“小豆爸”来说,是个很重要的坐标。直到一年春节,妈妈给了他一张百元压岁钱。拿到钱的他第一反应就是急匆匆奔向百货大楼,去寻找馋了已久的围棋。买到棋具后,他又冲到新华书店,用剩下的钱买了一本围棋入门书……

心心念念的“黑白棋”终于到手了,仿佛一个心结被打开。

冒充儿子上起了启蒙课

豆爸说,小时候以为有了围棋和书就能自学,但后来才发现无师自通很难,最终没有坚持下去。就这样,渐渐地,他不再是小孩,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2018年,豆爸已到而立之年,大儿子小豌豆也长到4岁。他买来新的棋具,开始带娃学下棋。小豌豆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面对黑白两色的棋子,脸上满是兴奋。可一周下来,数气和吃子(术语)是怎么都教不明白。

思量后,他在北京一家很知名的道场(即围棋培训机构,业内统称道场)给小豌豆报了围棋课。结果一节课下来,孩子就学会吃子和数气了,这让豆爸不得不服,“还是老师教得好”。

让小豌豆学围棋,有豆爸自己的一些寄托在里面。“如果能够让孩子最终走向世界冠军,即使再艰难,也值了。”

(豆爸正和小豌豆对弈)

不同于许多家长,他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孩子,他要重拾儿时梦想,然后和孩子一起学习,共同成长。为此,他一边蹭课,一边自学。

“在道场孩子跟老师学,在家里我跟着道场发的教材学。”同时,他还看各种围棋培训、大赛讲解,做死活题、下网棋等。然而七八个月后,他发现自己仿佛被“锁死”在初学者的行列,“网棋混好了能赢一盘,混的不好五十多步就崩盘了。”

小豌豆的棋艺进步也不明显,他心想,应该是围棋学习量不够,也不系统。后来他想在爱棋道上给孩子报名,但因为是在线教学,担心儿子视力受影响迟迟未去报名。

“为啥只能给孩子报课?难道我自己学就不行吗?”豆爸想,如果自己学好下棋,也能更好地“陪跑”,岂不是一举两得。

实际上,爱棋道只有I-1和I-2这类启蒙课不建议成人参加。但他最初误以为爱棋道只招小学员,就以儿子的名义上起了启蒙课。“反正都是在微信群里沟通,大不了我不出声。”

上课后,他被压抑多年的学习劲儿冲了上来,不停向老师请教问题,但做题时“错一大片”的情况还是经常出现。对于那次被老师批评做题不认真,他说:“我真的不是没用心,确实是实力不允许呀。”

得知爱棋道也招成年学员的真相时,豆爸哭笑不得。他调整了学习体系,很快迎来了“棋力质变”。他说,之前做“死活题”完全靠猜,现在则对于很多题都能算出全部变化,开局也不再胡乱走,而是抢大场……

“悟空对弈上从600分起,5盘杀到了700分,和之前花了一个月反复升降冲600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总结道。

对弈中提升“爸爸力”

小豌豆今年6岁了,除了围棋,也上过其它兴趣班,但坚持最久的还是围棋。有人说,“弈者,小道也。”但豆爸认为,对弈不是简单的智力游戏,不只是考验算力,他希望孩子也能体悟到这点。

“下不好会懊恼、气馁,下得好会骄傲、自满……可以说一盘棋一次人生,对弈是对人生、对阅历的磨炼。”他说。

正在学棋中的小豌豆

通过两代人学下棋,豆爸也观察到了教育观念的更迭,比如他与父母的教育方法就是两个时代教育观念的代表。自己童年没有学围棋的遗憾,他的父母是很难理解的。

豆爸说:“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也难怪他们,那会儿谁家不在为柴米油盐奔波呢?”

如今的小豌豆学棋有父母的支持,也能通过爱棋道这样的平台远程学习,这样的学习条件不知道比自己当年好多少倍。他原以为在这样的环境下,孩子会顺利地学下去,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他形容,小豌豆后来学棋“和熊瞎子一样,会一点忘一点”。在一次围棋冬令营结束后,孩子还有些抗拒下棋,因为觉得下棋累,输棋就哭鼻子……

豆爸说,自己一直提倡给孩子更多空间,但他承认,自己渐渐违背了最初的这个理念,比如加大孩子的做题量,多次带他参加围棋比赛和考试,尤其那次过早给孩子报名十级比赛,结果1胜6负,给孩子带来了很强的挫败感。“现在想想还是挺后悔的”,他说。

如今,他不要求孩子考级、升段,也不再期待孩子走职业道路,而是将学习目标调整为业余5段。他认为,以孩子良好的兴趣为出发点,适当加以约束才是更好的培养方式,“放任不管或者管理过度,我都不太提倡。”

豆爸没想过给小豌豆多报几个兴趣班,“幼小阶段,有一个长期兴趣班就够了,而且让孩子养成自主学习的好习惯比兴趣班更重要。”

没有哪个年轻的父母一上来就能找到正确的教育方法,对于豆爸来说,带娃学棋就是一个不错的试错机会,不断提升自己的“爸爸力”。他说,虽然儿子上小学之前升到段位不太可能,但两人在下棋中一起坚持、一起成长,这才是最珍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