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无论学生在何处,如何才能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

马里兰大学国际校区在成人教育和军事教育方面有着几十年的历史,先是通过派教官到海外指导士兵,现在又通过在线课程和开放教育资源进行授课。这所公立院校最近迎来了新校长格雷戈里·福勒,他不仅带来了英语学习的经验,也带来了在西督大学、海瑟学院以及在线强校南新罕布什尔大学任职积累的管理经验。

EdSurge在福勒上任几周后对他进行了采访,谈及了他预期的服务对象,他对后疫情时代高等教育的看法,以及他认为需要什么样的创新来帮助成年人实现他们的学术和职业目标。为保证篇幅和清晰度,本篇访谈经过了轻度编辑。

EdSurge:是什么吸引你抓住现在这个机会?

格雷戈里·福勒:在这里工作的乐趣之一是这一行具有创新思维,他们一直试图思考如何为他们的学生提供最好的服务,无论他们在世界的何处。几周前,当我只是来聊聊天的时候,他们给我看了这个视频,导师们去往世界各地帮助学生,这样的工作已经持续了几十年。

他们很多人与我一样,能够满怀热情地投入工作之中。哪怕在旅途中,依然可以通过线上或线下与学生进行沟通,以及为学生提供学术支持,来帮助他们解决困惑,并帮助他们成功。

因此,这种使命,这种与工作的联系,是真正让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EdSurge:你目前服务的学生群体是谁?你们今后想服务哪些群体?

格雷戈里·福勒:我们的使命是探究如何帮助尽可能多的学生。通常他们都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学生,当然,也有可能是在某些领域没有获得成功的学生。我们可能会有不同的想法,用不同的方式来对待他们,或者用不同的方式来支持他们,帮助他们获得成功。

因此,我们也在努力从高等教育、合作企业或其他团体中学习。这些团体可能正试图思考:我们如何以不同的方式提高学生的能力,以帮助他们获得他们需要的技能?

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的变化非常快,人们在工作中所需的技能也在不断变化。那么,我们如何以不同的方式思考这个问题?我们如何创建一个对变化敏感的团体,来帮助那些可能不考虑四年制学位、两年制学位甚至已经获得研究生学位但仍需要新技能的学生?

EdSurge:毋庸置疑,现在是高等教育的困难时期,也是领导开启一个新领域的困难时期。但另一个角度来说,现在也是在线教育方面充满可能的时期。你对当下所处时代有什么看法?

格雷戈里·福勒:疫情改变了很多人对在线教育的看法。

现在,在这个行业内,有各种类型的技术变化正在悄悄进行,我们需要意识到这些变化,并尽我们所能利用这些变化,去帮助更多的学生取得成功。

两年前,甚至一年前,人们可能还不知道Zoom是什么。但现在Zoom已经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软件。当然,Zoom也有不足,这是一项新技术。我觉得另一个比较好的例子是,在早期使用MP3播放器下载音乐时,音乐的质量不一定很好,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问题都会得到改善和解决。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从MP4,到现在的流媒体服务,已经有非常高质量的音乐。在高等教育的背后,我们现在拥有各种技术和实践,这些技术和实践正在成为主流,因此,人们对各种类型的学习体验都有了不同的思考。这将对在线教育的未来发展起到很大的作用。

我还想指出,关于在线学习与远程学习的讨论仍然很重要。我不想把我们正在做的减轻风险战略与几十年来人们做的帮助在线教育实现优化和个性化的事情混为一谈。

我很想知道的一件事是,更多的传统机构如何开始采用其中的一些技术、政策等,作为日常运作的一部分。同时,在线教育领域我们将思考越来越多的问题。我们如何把握当下的高水平并提升至下一个水平?就像我们如何从iPhone 1到iPhone 12或13,新技术将会是什么?

EdSurge:你作为英语学者的背景与你现在所做的工作有什么关系,它如何影响你新身份中的创新?

格雷戈里·福勒:我的前老板和导师Paul LeBlanc也是英语专业的。更有趣的是,很多在这个领域的人往往都是英语专业的。我喜欢的一些作家教会了我跳出人的角度去思考......这与我们在高等教育中试图做的事情有非常大的联系。那就是,理解不同看待世界的方式,学习不同的经验,并将这些不同类型的人成功所需的技术和工具带到这里来。

我最喜欢的作家,从莎士比亚到理查德·赖特,再到马克·吐温,以及其他许多人,都是真正潜心观察世界、挑战现状的人。无论他们是通过幽默喜剧,像马克·吐温有时那样,还是通过戏剧,像莎士比亚那样,还是通过一些很有力量的著作,像理查德·赖特那样,他们都是这样做的。

EdSurge:你所在的非营利机构是为"非传统"学生服务的,你如何看待与营利性机构对于学生的竞争?

格雷戈里·福勒:你用了竞争这个词。这确实有一定程度的竞争,但目前有3000万美国人大学肄业,还有一大批,我想几乎是同等数量的美国人没有学位,他们需要的是超越他们在高中学习的技能。我们没人能得到所有的学生。我们中没有人能为他们所有人进行服务,我们目前服务的人群可能只占群体的1%。

我想我们首先可以做的是,牢记我们的使命是什么......如果我们试图尽全力服务所有学生,这将是真正的自由竞争。我们的工作是真正考虑到那些需要开放性机构的学生,以及他们如何在这方面取得成功。

我们现在所做的很多工作都是在尝试合作,有一部分原因是,目前有很多事情我们依然不了解。而能够进行这种合作,比真正的竞争性市场更有利......我不想否定竞争,因为竞争是真实存在的,但我也想确保,至少在这个行业的这一点上,有更多的人找到如何做这件事的方式,我们需要更多的是合作而不是竞争。

EdSurge:在你看来,什么才是伟大的成人高等教育?

格雷戈里·福勒:我认为高等教育的未来核心是——KSADs,即知识、技能、能力和倾向。我们需要更加透明和负责,必须更明确地说明学习内容以及学习方法。因为如你所知,在高等教育界和大众中一直有这样的讨论,大学的价值是什么?如果我们花钱读大学,我们能得到什么?

在历史上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高等教育一直是这种“黑箱经验”——人们不确定除了最后的学位他们应该得到什么,读大学做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必须这样做。而你会发现,特别是高等教育和成人教育的对象,实际上他们有更多的需求。

我想我们必须清楚,如果学生来这里,我们需要了解他想完成什么,以及在这个领域所需要的技能是什么。例如,当想从会计领域跨界到金融领域需要具备哪些技能...... 我想成年人确实需要这种明确性,明确地知道如何达到目的,要花多长时间,要花多少钱。

我们所做的很多事情都将被计算机和技术所取代,因为它们可以做得更好。但它们永远无法取代人的感情和批判性思维,以及有效的沟通技巧......我们希望帮助我们的学生做好准备,无论技术如何发展,都能从容应对工作,并掌握所需要的技能。这就是我所认为的新的教育方式。

本文来源: Edsurge

原作者: Rebecca Koenig

编译: 鲤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