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评估对于为所有能力的学生创造最佳的教育成果至关重要。

他们来自不同的教育背景和职业背景,在霍顿米夫林哈考特工作。但经过几分钟的交谈,很明显,凯拉·多诺万和朱莉·迈尔斯博士有着共同的学习热情和坚定的信念,即评估对于为所有能力的学生创造最佳的教育成果至关重要。

长期以来,评估在传统教育中一直扮演着中心角色,但疫情大流行加速了对更智能、更快和更无缝选择的需求。

霍顿米夫林哈考特国际教育领导力中心(ICLE)的合伙人凯拉·多诺万拥有30多年的公共教育经验,她曾担任过课堂教师、校长和中心办公室管理员。在此期间,她开始意识到制定课程和评估路线图的重要性,以便教师和管理者拥有共同的语言和成功的基准。在国际教育学院,多诺万与教师和行政人员密切合作,帮助他们在课堂上实施和解释评估。

朱莉·迈尔斯博士决定,她可以在课堂之外更好地为教育界服务。她攻读了教育研究、测量和评估的博士学位。如今,她是霍顿米夫林哈考特负责学习科学、测量和数据分析的高级副总裁。她领导四个独立的团队,专注于学习、评估设计和创建、心理测量(测量)研究以及课程内容和评估的可访问性。在她从事评估领域的20年中,迈尔斯参与了国内许多广泛使用的评估工具,包括PARCC和许多大规模的州总结性评估和增长措施。

评估概述

评估诊断有助于确定学生需求,以便提供额外的支持或干预措施。评估所采用的手段更多为非正式的考证,如课堂提问,甚至与学生聊天,评估学生如何吸收材料,方便教师根据学生情况调整课程。而考试和期末专题则可以用来衡量学生在学期末所学知识情况。此外,还可以跟踪学生在课程标准进展情况,以及通过学期前、学期中、学期末情况,来开确定他们是否在进步。

这些工具共同帮助教育者确保他们有效地达到课程标准,并且以所有学生都可以使用的方式。

迈尔斯解释说,你将如何使用收集到的信息,告诉你哪种工具是最好的:“Kyra使用‘适合目的’这个词,因为每种类型的评估都有一个目的。这取决于你试图支持的决定。”

有目的的评估

评估的核心是数据的收集。多诺万和迈尔斯都强调目标是关键的出发点。

对于多诺万来说,这可以归结为一个原因:学区有很多数据,通常来自很多不同的地方。我们的数据非常丰富,但很多时候你会问领导或老师,你为什么要做这个评估?你打算用它做什么?他们看着你说:‘我不知道。评估的目的是找出你能收集到什么样的见解,然后根据结果采取行动。他们监控学生是否在学习。因为我可能是最好的老师,我可能会上这堂课,但如果我的学生没有学习到我所教的内容或标准,那就没关系了。

迈尔斯同意这一观点,但她在使用这些数据时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客户通常不知道如何将评估转化为信息,然后将这些信息转化为见解和行动。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很喜欢。我喜欢坐在客户面前,向他们展示数据的含义。不是对我,而是对你,对你的学生,对你的老师和你的教室意味着什么?因为这就是我建立评估的原因。我建造它们不是为了打发时间。我构建它们是为了帮助优化教学;这是我团队的使命宣言。如果他们看着我说,‘哦,这对我一点帮助都没有,’我回答,‘好吧,但是我能做什么呢?“我又从头开始了。”

虽然这两种方法略有不同,但它们的目标是相同的:优质的教育体验。持续的评估有助于教师确保他们的课程符合标准,最重要的是,他们也能有效地达到预期的学生成绩。多诺万把这一点讲清楚了,“你不能等到总结性评估时才说‘哦,开枪吧’,一个孩子只能有一次机会当三年级生或一年级新生。你必须尽你所能。”

疫情之下儿童的教育与评估

长期以来,评估在传统教育中一直扮演着中心角色,但疫情的大流行加速了对更智能、更快和更无缝选择的需求。迈尔斯和多诺万都谈到了整个学校社区所面临的挑战,因为教学时间已经失去或受到影响,学生在基准上落后了,社会情感幸福感占据了重要位置,教育工作者正在应对不断变化的课堂环境。有色人种的学生、有不同学习需求的学生和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学生的不平等现象也日益严重。在一切为时已晚之前满足他们的需求的压力正在增大。

多诺万解释说:“我们知道,老师们不会有同样多的时间。“我们也知道孩子们会带着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差距回来。我们希望老师能教授年级水平的内容,但他们不能回去教学生可能错过的一切。我们必须弄清楚如何在年级之间形成更多的纵向对齐,也就是说,围绕着什么样的标准是最关键的。”

这种思维方式促使国际教育学院和英国卫生研究院开发了一种称为“桥梁和成长途径”的资源,这是一种帮助教师优先考虑学习成果的路线图。其目的是将重点放在学习的基本领域,以及利用上一年可能受到损害的成果。如果学生在某个领域中挣扎,桥梁和成长可以帮助教师确定他们可能错过的标准。

除此之外,迈尔斯和她的团队一直在努力工作,使教师的评估更容易、更快。一个例子是计算机自适应HMH生长测量工具。迈尔斯说,它只需要75%(甚至50%)的时间,其他增长措施和诊断采取,让教师获得必要的信息,而不牺牲宝贵的教学时间。

评估的未来

尽管疫情大流行一度扰乱了学习和评估,迈尔斯仍然关注着未来。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当许多教育工作者仍在追赶新的平台和技术时,迈尔斯正在谈论隐形评估,从基于教科书的学习转变为使用机器学习(AI)来支持教师对每个特定学生下一步要做什么或如何将学生分组以实现差异化的决策。

尽管疫情大流行一度扰乱了学习和评估,迈尔斯仍着眼于未来。

在谈到“桥梁与成长”平台时,她说:“这些核心学习目标是基于学生从幼儿园到高中各年级升学和入学所需的基本技能。我的团队已经创建了一个潜在的学习过程,我们称之为“学习脊椎”,我将数千种技能相互连接起来,以便我们在HMH制作的每一个内容都可以标记为一个非常特定的技能或一组技能。不管他们是否掌握了这项技能,我都可以和他们进行互动。”

最终目标是开发综合评估,捕捉学生的学习和成长,而不需要正式测试的压力或时间要求。不仅如此,这种类型的系统可以创建一个整体的观点,学生和他们的整个学习过程,使他们可以访问定制的经验,以满足个人的需要。

迈尔斯用一个愉快的感叹总结了这一点,这表明了她对这一领域工作的热情,“这很有趣。它非常复杂。它不再只是写多项选择题。绝对不是那样!”

本文来源:Edsurge

原作者: Christy  Mattte

编译:李小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