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课堂中使用AI可以提高学生们学习的兴趣。

像Jill Hill和Kim Logie-Bates这样的K12技术集成专家一直在寻找新的方法,将技术融入到学习中,以此来吸引更多的学生。对他们来说,报名参加ISTE(美国国际教育技术协会)和GM(通用汽车)的专业学习课程——AI探索及其在学校环境中的实际应用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Hill表示:“这是一次了解更多的AI和机器学习知识,鼓励K12老师在教室中使用AI工具的好机会,因为我和Kim与技术集成商以及数百名K12教师都有联系,可以扩大AI和机器的使用规模。”

Hill此前曾参加过ISTE的AI课程,因此她就报名了这个AI探索项目。她和Logie-Bates召集了奥克兰学校的技术教育爱好者,三年级老师Jeremy Letkiewicz以及另外两名K12技术集成专家Priscila Fojan和Stefanie Hebden。

我们与这个充满活力的教育工作者团队进行了交谈,探讨参加AI探索课程对他们将AI工具融入K12课堂有何帮助。

您的AI探索经验对工作实践有什么影响?

Letkiewicz:作为一名小学老师,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如何在课堂中使用AI,以及使用什么样的工具可以使学习更有吸引力,尤其是今年对于所有在线课程而言。通过本课程的学习,我收获了与学生一起使用AI的方法。另外,我们为这个项目创建的瑜伽和机器学习的顶峰项目也很有趣,当你向别人介绍时,对方会很感兴趣。我期待在教室中举办更多有趣的AI活动。

Hill:我在中学里经营了一家创客俱乐部,已经有五六年了,每年都有30到50个孩子参加。重点聚焦于编码与创新,以及包括3D打印技术和AI等各种元素的使用。把AI介绍给孩子们有利于AI进入到课堂,因为孩子们会在教室里和朋友老师分享。

我和数学老师讨论了很多有关计算思维的问题,想要将这些术语(设计思维、机器学习、计算思维)带进课堂中,这个项目帮助我思考如何将计算思维全面应用到其他学科中。可以从对话开始,渐渐将这些术语带给那些以前对此一无所知的老师们。老师们经常使用的话,这些术语概念将会逐渐融入到课堂当中。

Hebden:作为技术整合专家,该项目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支持教师实践的方法。AI探索课程提供的资源非常有用,尤其对远程教育而言。因为有很多老师问我,“现在学生可以用谷歌搜索答案,那我如何在线上做多项选择题测试呢?”我们现在不应该让学生们做测试题,而应该让他们在线合作做项目,这是非常重要的。该项目为我们提供了大量资源,让我们知道AI探索课程是什么样子的,以及我们如何把它带给老师们。

Logie-Bates:我与老师一起工作,因此我非常期待与他们一起开发这些项目和课程。在我合作过的几所学校中,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设计思维和基于项目的学习真的开始流行起来了,令人开心的是,很多老师想要将这些想法融入到他们的课堂中。

本课程是如何帮助您将基于项目的学习(PBL)融入到实践中的?为什么学习合作解决问题对学生来说很重要?

Hill:在我们的职业生涯中,无论你从事什么工作,你都需要与具有不同兴趣和技能的人一起工作。在美国,我们的学校注重创造力和大局观,我们要考虑每个人的长处和他们能给团队带来什么。教孩子们如何做到这一点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他们需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能做每件事,但我们可以一起完成很多事情。他们需要知道如何拆开一个问题,一起找出解决方案。

Fojan:我记得我小的时候,被分配到一个小组里,最后我做了大部分的工作,这是因为任务不是很复杂,基本上一个人就能完成。而在基于项目的学习中,有很多事情要做,每个人都在项目中扮演重要角色。当你在处理一个复杂的问题时,解决它需要很多东西,你必须进行沟通,学习如何合作。PBL不仅仅是一项学校作业,它还为孩子们适应现实世界做好了准备。

Logie-Bates:这门课给我的一个好处是,当我和其他教育工作者交谈时,它是有效的。我可以说,“看,这是一门关于K12的AI以及如何在课程中融入学生的声音和选择的ISTE课程。”这不仅仅是我说的,有实际的研究和数据证实了这是一个更好的方法,这确实是我们需要学生去做的。

AI 探索顶峰项目的灵感来自什么,如何学习这一课?为什么学习这一课?

Logie-Bates:我们选择了一个项目,学生可以在谷歌的Teachable Machine网站上学习瑜伽,因为它既有趣又富有创造力,并且可以跨越所有年级(所有K12儿童)。我们的目标是给Jeremy上3 -5年级的课,但也想要一个可以适应任何年龄段的东西。

Fojan:我们最初研究的是社交情感学习,使用Teachable Machine来识别面部表情。但是当Jill用她的孩子进行测试时,它并不起作用,因此我们将其转换为瑜伽。

Hill:因为无法识别不同的面部表情,所以我们改用机器学习瑜伽,这是他们学习自我意识、管理情绪和压力的另一种方式,孩子们喜欢通过瑜伽来帮助自己镇静下来。机器实际上学会了识别他们的姿势,让孩子们教一台机器对他们来说很有趣,让他们练习正确的姿势,相互交流心得体会,这也很棒。

Letkiewicz:我认为这很酷,这是任何年龄段的孩子都能做的事。

学生们对此有何反应?

Hill:我的孩子们很喜欢。由于疫情,我是今年唯一能够与学生一起上这堂课的人,他们喜欢瑜伽,也喜欢学习技术及其运作原理。他们是与触摸屏一起成长的一代,对他们而言,所有技术都应该是反应性和交互性的。教会机器做出反应对孩子们来说这是一种令人兴奋的体验,他们觉得自己很棒想要去学习更多的东西。

成为ISTE专业学习网络的一员对您产生了什么影响?

Fojan:使用脸书、推特等一些社交媒体获取和共享信息对我们有很大帮助。我经常能在新闻提要中找到我抓取并共享的资源。只需一个人与另一个技术集成商沟通,信息资源就可以到达其他多个地区和数百名教育工作者。我们可以利用该网络来快速获取和共享信息,这很有用。

Hebden:我们现在可以访问ISTE网站,我也加入了几个论坛。每天都会收到《每日文摘》的邮件,然后点击那些远程学习链接,因为它现在对我有很大帮助。我已经创建了一个资源列表,我经常往里面添加新的信息资源,当有老师说需要音乐或者阅读书目等一些资源时,我可以轻松找到并分享我收集的内容,很方便快捷。

Hill:我绝对同意。我的摘要来自六个不同的论坛,所以我觉得通过ISTE社区我们学到了很多东西。我甚至有机会与GM的一位导师和课程创建者见面,他实际上在斯特林高地,就在我们镇旁边,距离我们学校不到10英里。

参加该计划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Logie-Bates:我真正要感谢的一件事是,我能够与一群从未合作过的人一起工作。作为我们地区的技术集成专家,我与Stefanie和Priscila一起工作,但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岛屿上。在Zoom会议上彼此见面,或者在WebEx频道上聊天,这是一个让多元化的团队合作的机会。我们都为完全不同的地区提供服务,从事不同的工作,并影响不同的学生群体。ISTE允许这样多元化的团队存在,而不仅仅是来自同一学校的老师和同一年级的人员,这很有远见,我感谢他们认识到这一点。

Letkiewicz:那正是我想说的。能够与不同的观点进行碰撞很神奇,这让我开始思考如何以创造性的方式将AI加入到我的课堂中。这门课让我更好地理解了如何让孩子们的学习变得真正有趣,他们需要更具交互性的东西。我一直在网上论坛阅读有关AI的内容,如果没有这门课程的话,我大概不会这么做。我真的非常感谢能和大家一起做这件事。

Fojan:除了我们的合作之外,我最大的收获是,当我过去想到AI时,我并不理解,但是现在该程序填补了我头脑中关于AI的空白,并加深了我对AI的认知和了解。这个话题可以很广泛,但是当你把它放到最基本的层面上时,小学生也能理解,并不是说我们都需要有工程学位才能理解和教授基础知识。

 

本文来源:Edsurge

原作者:Diana Lee

编译:羊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