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火,会继续火,但是淘汰在加快。

导语

疫情一再刷新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将在线作为主阵地的少儿编程企业也纷纷趁势追击,赛道竞争日趋白热化。随着政策的进一步细化,应试教育对于编程课程的需求在进一步释放,大量的需求促使行业在进一步规范。对于行业内大大小小的少儿编程教育公司来讲,疫情可以给公司带来更多的生存机会吗?后疫情时代,面对资本的收紧,在线少儿编程将如何打造自身品牌的护城河,提升竞争壁垒?

一、疫情加速马太效应

在疫情黑天鹅长达大半年的影响下,在线教育行业成绩斐然。疫情让编程教育行业看见了科技对于教育的影响,英语和数学思维显然并不具备科技属性,在线少儿编程赛道也因此呈现倍速增长。

“少儿编程在前几年出现时,主要形式便是在线教育。疫情对在线教育的影响,并不能颠覆这个本身具有在线教育基因的赛道,而是让行业出现了更多的机会。”编玩边学CEO郝祥林说。

小码王CEO王江有认为,从来没有一个人在连续几个月时间之内,完全通过网络生活、工作、学习。所有的网络程序底层其实是编程,长久的在线学习无疑会对家长产生触动,家长会重新考量要不要让孩子学习编程,从这个层面来说,疫情利好少儿编程行业。

核桃编程创始人兼CEO曾鹏轩则表示,春节后,机构的学员量、提交编程作品数明显增多,到课率也显著提升。如果说过去接受在线教育的家长占20%,经过这一波市场教育,这个数字很可能会变成50%。

尽管如此,目前我国少儿编程教育渗透率仍不到2%,对比教育发达国家近50%的渗透率,还有巨大的提升空间。另外,据《2017-2023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及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少儿编程市场规模达105亿元,并且每当渗透率提升1%,整体市场规模有望再扩大100亿元。

虽然2019年少儿编程行业融资数量有所下降,不过融资总额却高于2018年,继续保持上升势头。在2020年,编程猫再获C+轮2.5亿投资,小码王也完成Pre C轮1.5亿元融资,这意味着,疫情加剧了市场资源在向头部企业倾斜聚拢,行业马太效应愈发凸显,腰部企业的竞争会更加激烈,未来出现新的入局者的机会并不太大。

2020年,疫情的持续对于在线编程赛道来讲,可以说不仅教育了企业,也教育了家长。行业通过几个月的高速运转,也势必从粗犷发展中开始转型,精细化、差异化运营将是在线少儿编程机构布局的重心。

二、应用场景狭窄

教育行业发展是一个螺旋式上升的过程,致使教育行业成为了一个‘’慢”行业。由于编程教育行业备受政策加持,疫情倒逼在线教育行业颠覆式增长,基于此,在线少儿编程行业愈发受到青睐。但是仍有人质疑它的应用场景是否狭窄,出口是否不够多元化。

“编程是门语言,它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职业需要,第二个阶段是考试、升学,第三个阶段是普及,所以它必将进入主赛道。"王江有说。

科技主导的未来会走向人工智能时代,当下阶段与科技相关的素质学科培训,必然成为未来的主流,处于市场培育期的在线少儿编程未来成为主流也却有可能。

对于在线少儿编程的出口,无外乎两大类:一是应试类,二是素质类。

从应试类来讲,国内升学有考级需求,出国留学也有编程学习背景需求。

从素质类来讲,新一代的家长并不是完全以应试为导向,给孩子做素质拓展去培养的家长比例也很大,例如父母是编程行业从业者对于孩子的兴趣培养在增加。对于这部分家长来讲,考证不是他们给孩子报班的需求,他们更注重对孩子的兴趣和逻辑思维培养。

因而,不少在线少儿编程机构开始挖掘用户的兴趣启蒙需求,延展针对3-5岁的童趣启蒙编程课程。

应用场景的逐渐丰富带来了客流量,但是,疫情过后后端的留存转化能力才是根本。西瓜创客CEO肖恩表示,很多机构推出 0 元赠课带来大量注册用户,这都需要进一步转化。

线上教育因时空的便利性,在疫情期间快速被用户体验、接受,疫情后会有更多用户继续选择在线教育方式。而在原有线下教育无法覆盖的边远地区,这一轮在线教育的普及也带来这部分市场需求的快速激发。

从幼儿园到高中,学员的年龄周期非常长,机构们紧锣密鼓开发针对学员各个年龄段、不同价位的班课,不少机构开始下沉布局二三线城市,他们希望编程教育像英语学习一样,以此延长学员们的学习周期。

三、 资本开始冷却

“在素质赛道里,少儿编程是最有可能实现最大规模化和最大增速的一个品类。进入后疫情阶段,资本对于在线教育的关注度并没有下降,可以看到的一点是过去不关注在线教育的投资机构也开始转变想法。”编程猫COO陈婉青说。

资本开始注意到教育是一个更注重内需的行业,并且国内的内需并没有很明显的下降。所以少儿编程机构在获得了更多的资本的关注后,将会利好头部企业。

对于头部企业来讲,如何打造护城河,提高竞争壁垒将会是它们接下来发力的重点。对编程猫来讲,自主研发的工具将是它的利器,它可以自主去做迭代和创新,不受第三方工具的影响,在年龄段的纵向拓展和学科的横向拓展上也可以完全拥有自主产权和专利。对小码王来说,这个行业其实没有老师,需要自己去培养,把一个软件工程师通过一个月的全日制培训,让他具有初级讲师的能力,然后再去强化提升他的讲课能力。

“少儿编程学科处于初始阶段,因为产品和人才培养不能在一朝一夕完成,所以产品体验在推出市场时还不能达到最佳状态,在这一点上跟不上市场快速发展的节奏。这对于各个机构来说是普遍面临的一个挑战。”陈婉青说。

随着学校的复课,在线少儿编程还将会迎来一个增长期。在疫情期间,在线教育业务呈现爆发式增长,其中尤以K12赛道的机构为主,大部分在线编程教育公司并没有享受到太多的红利。

郝祥林表示,孩子平均每天会在家里花费四五个小时上网课,很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继续去上类似编程等素质拓展的课程。反而在学校恢复上课后,兴趣班才会重新进入家长的视野。并且疫情期间家长对于在线课程的接受度普遍提高,在线少儿编程的增长期应该是在下半年。

疫情的持久给用户进一步展示了智能世界的深度发展,智能化背后的编程迅速进入大众视野。对于在线少儿编程来讲,当下扩大规模仍是首选,它对标的体量将不是其他的素质教育课程,而是少儿英语,甚至是超过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