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视频直播行业最怕的就是卡顿,所以他们叫了“布卡”~

布卡互动的创始人名叫张玺辉,总被朋友们调侃为“洗灰”,身上有很多标签:北大本科,清华研究生,计算机专业,连续创业者,多次失败,北漂,无房无车……从2011年就开始创业之路的他,一开始的创业项目是叫做特特区的网络直播平台,但是客户都不明白特特区究竟是什么鬼,推广起来非常尴尬,有一次张玺辉带着团队坐下来讨论我们究竟应该叫什么名字?这时候有个同事说,做我们这行最怕的就是卡顿,不如我们就叫“布卡”吧,大家听完觉得很有道理,谐音“不卡”。大家听完觉得很有道理,于是“布卡”就在这种“一拍脑袋”的情况下诞生了。

进入直播行业源于“汶川地震”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研究生毕业的张玺辉原本可以在一毕业就获得一份30万年薪的工作,但是他放弃了。因为他心里一直有一个结:因为汶川地震,有一批受伤的孩子来到北京安装假肢,为了不让孩子们耽误课程留级,张玺辉作为志愿者为他们补课了一年。与孩子们相处了一年的张玺辉深深的感受到了孩子们对知识的渴求以及教育资源的不均衡。“虽然孩子们后面都回去了,但是我想继续为孩子们补课,当时我在想要是有一个能够跨域地域能够实现沟通讲课,还能演示ppt的产品就好了。”他把当时市面上的直播产品都进行了一遍详细的调研,“当时我找了很多产品,但是都非常昂贵,使用费用达到了十几万,后来我就想不如自己做一套这样的产品。”当时是2011年,他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

创业并不是一帆风顺,张玺辉坦言到:“因为我没去过大公司工作过,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摸索,吃了很多亏。走过弯路,被背叛过,还两次被投资人带进沟里。”在创业初期,张玺辉给自己的公司明确定位为B端提供直播服务,然而当时有投资人看过他的项目后表示:“做B端有什么前途,你应该做内容……。”投资人许下种种承诺,后来他们转型做了一个直播内容平台,绕了一段弯路,实践证明一方面这个路径不好走通,另外一方面他们这只技术见长的团队优势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直播行业里的技术四个技术门槛

虽然创业坚苦,张玺辉并未后悔过:“我在清华的那五年学到的东西,远没有创业这五年学到的东西多,我是从农村出来的,本身就很自卑,之前根本不敢和人说话,甚至会脸红,更多的是因为对产品的不自信。”现在在鲸媒体面前侃侃而谈的张玺辉完全让人联想不到他之前是一个非常内向自卑的工科男。

在布卡的公司里,他自信的向鲸媒体展示了目前他们的布卡直播室,包括四个主要部分:4K大屏幕电视,支持12倍光学变焦的摄像头,德国进口的全向麦克风(可以做到整个房间收声),编码主机。这同时也是布卡作为推广产品的标准配置,为了保证直播的最佳体验。“目前布卡直播有几个特点,第一是我们支持1080p的高清直播,第二点我们支持本地文件的打开,我们把office嵌入到我们的软件中去,目前市面上的直播PPT展示通常是把每页内容压缩成图片,而页面呈现的效果就无法保证了,布卡甚至可以将文件中的视频和音频全部保存下来,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可以原封不动的呈现整个PPT的内容,基于教学场景来考虑。”

b11b-tmp

(设备展示)

我们了解到了音视频行业一直以来都有绕不过去的4个门槛:

1大规模,高并发。

2动态网络传输。

3声音的处理,硬件适配。

4视频相对容易处理,决定性是音频的流畅程度。

“直播行业中,可能同时会有成百上千人在同一个教室进行上课,几百台机器同时服务于一个房间,这是一个硬技术,目前行业里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去解决大规模高并发的问题。”

张玺辉告诉鲸媒体,带宽一直制约着直播质量,布卡可以做到1M带宽保证直播的流畅程度,教育的场景和其他的场景不一样,画面中不动的地方不需要传输,编解码就是比较容易处理的。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想把带宽降到600k来保证流畅程度,进一步降低硬件要求,可以适应山区的网络环境。布卡的系统可以智能判断终端带宽,当带宽不足1M的时候,会提示发布者需要把码流降下来,保证直播的流畅度。(码流(Data Rate)是指视频文件在单位时间内使用的数据流量,也叫码率,是视频编码中画面质量控制中最重要的部分。同样分辨率下,视频文件的码流越大,压缩比就越小,画面质量就越好。)

交互和互动是直播的重要环节,而在这其中最大的难点是延时和降噪,保证声音高质量及时的呈现。布卡首先对市面上绝大多数的硬件进行了适配,通过技术手段对回声和噪音消除,比较录入的声音分贝数,还可以对音量进行自动增益(对比标准音量,智能调节音量的大小)。

“布卡的硬件配置将行业的成本压缩到同行业2折的水平且质量更好用,所有的用户可以先试用两次,觉得可以我们再付款,如果客户有什么其他功能上的需求,我们也可以对其进行定制化,客户都是依靠口碑传播获得的。”鲸媒体了解到,三好网是布卡互动的重要合作伙伴,而天学网、东方童、茅台集团以及清华和北交大等等也已成为布卡的客户。

未来五年要进入1万间教室

张玺辉是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从农村走出来的他深知大山里的孩子对知识的渴望,而且这可能会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因此他和他的团队定了一个“小”目标,要在未来5年内,帮全国的希望小学,西部偏远地区建立1万间直播互动教室。一方面为这些学校提供自己的产品和技术,另一方面整合了教师帮俱乐部的资源,包括了全国30多万的教师资源。实现特级教师轻松的与山区孩子的互动。

偏远地区的学校获得了设备,后续的维护、服务、内容还有人管吗?张玺辉解释说:“我们并不是简单的把设备放到学校去,我们会在前期派团队当面进行沟通和培训,之后我们会帮助学校购买优质的师资服务,包括买设备的钱以及老师的工资都在我们募集的善款里面。未来我们还想串联起全国3000多所高校,对接给边远山区孩子,不光从学习知识上能够给他们提供帮助,更重要的是对他们精神上的鼓励。”

“现在行业里存在一个误区,觉得做音视频门槛很低,但实际上不论你是做一个平台,还是视频产品,做的东西往往都没法用,因为音视频的技术属于底层的东西,而不是应用层的东西,需要很长时间的沉淀。”布卡互动作为一家只有20多人的公司,技术的人员占绝大多数,张玺辉并不想做一家销售主导型的公司,他对布卡的定义还是一家技术驱动的公司,作为一家创业五年还没有死掉的公司,张玺辉和他的团队对现在做的事情都越来越有信心。

就在半年前,整个公司除了技术团队就只有张玺辉一人,那时候他身兼数职,但他始终相信一点:“我自己成长决定了团队的天花板,如果布卡有一天失败了,那么一定是我的失败,而不是公司的失败。”因此作为创始人的他在不断努力的奔跑着,他的目标就写在公司墙上:让知识没有距离

47f1-tmp

布卡互动创始人张玺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