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典型的夫妻店金侨教育拟挂牌新三板。

鲸媒体讯(文/渐陵)金侨教育拟挂牌新三板,鲸媒体梳理股权转让说明书发现,金侨教育仅有的两个股东刘朝晖和湖南金纵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分别持股0.50%和99.50%,而任玉奇通过金纵投资间接持有公司股份,任玉奇与刘朝晖为夫妻关系。也就是说,金侨教育是家典型的夫妻店。

更有意思的是,截至2015年5月31日,金侨教育共有员工5人,均为管理人员,公司控股子公司湖南软件职业学院共有员工372人。而金侨教育几乎全部资产及营收、利润均来源于湖南软件职业学院,也就是说民办学院湖南软件职业学院借道金侨教育这个类“壳公司”登陆了资本市场。湖南软件职业学院主要有学历教育服务、代管服务和少量的商业物业租赁业务,学历教育服务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据披露,金侨教育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1-5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499.23万元、7590.58万元、3514.45万元,净利润分别为832.78万元、956.44万元、539.12万元。

 

鲸媒体梳理的金侨教育股权转让说明书看点如下:

  • 金侨教育于2015年5月收购了湖南软件职业学院

2014年,综合国家产业政策、教育行业发展趋势、专业人才的供需状况等多方面因素,金侨有限决定将业务重心转向教育行业投资,并将湖南软件职业学院作为收购目标,与软件学院举办者进行洽谈。公司于2015年5月收购湖南软件职业学院97.01%的股权,拥有97.01%表决权,有权决定软件学院的财务和经营政策,有权任免软件学院董事会的多数成员,这表示公司收购软件学院后能对其实施控制,能够纳入合并报表。

 

  • 公司主要产品及服务为软件学院的学历教育服务

湖南软件职业学院是经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国家教育部备案成立的全日制民办高等职业学院。学院现有7个院系,28个备案专业,常年招生专业23个,全日制在校学生11700余人。

2015年学院停止招收中职学生,全面定位于全日制高等职业专科(三年)教育。

 

  • 盈利模式:

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控股子公司湖南软件职业学院学历教育服务,少部分来源于湖南软件职业学院的代管服务收入和商业物业租赁收入。学院学历教育服务收入主要来源于学生缴纳的学杂费和住宿费。

 

  • 收入构成:

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1-5月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499.23万元、7590.58万元、3514.45万元,净利润分别为832.78万元、956.44万元、539.12万元。公司营业收入由主营业务收入和其他业务收入构成,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来源于学历教育,主要客户为全日制专科生,收入为学生所交学费和住宿费,2013年度、2014年度、2015年1-5月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5988.66万元、7105.65万元、3380.76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92.14%、93.61%、96.20%,公司主营业务突出,自设立以来主营业务没有发生重大变化。

 

  • 主要竞争对手

(1)长沙南方职业学院

(2)湖南三一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3)上海新南洋股份有限公司

(4)陕西金叶科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 公司采取的竞争策略和应对措施

(1)向应用技术型本科院校迈进:学院正着手专升本事项。

(2)依托金侨房地产开发社区教育

(3)做强学院职业教育培训服务:开设线上和线下的职业教育培训课程,构建学校教育与职前、在职、职后教育并存的多层次教育体系,做强培训业务。

(4)继续加强校企合作:实行多元协同开放式办学,以“区校联席会议”制度为纽带,对接”一企一区”、构建“双师双向”交流机制、实践基地共建机制、学生培养就业机制

(5)优化学院专业建设

(6)加强学院师资力量建设

(7)金侨教育向综合性职业教育办学集团迈进:未来公司将并购其他职业学院或独立院校,扩大办学规模,扩大专业覆盖面,完善学历职业教育与非学历职业教育体系。

 

  • 警惕民办高校投资风险:

民办高校是自负盈亏的高等教育机构,基本上无政府资金支持,为了谋求学校的快速发展,公司需要通过银行贷款、资本市场融资、自有资金等方式改善办学条件,迅速扩大办学规模。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于学杂费,在招生不足的情况下,可能导致投资风险。

 

  • 资产负债率偏高,存在一定偿债风险:

公司2013年12月31日、2014年12月31日、2015年5月31日资产负债率(合并报表)分别为45.09% 、58.85%、61.03%。申报期内,公司资产负债率偏高,主要原因系软件学院收入确认的行业特点决定了报告期各期末预收账款较高、为支付工程款借入的银行借款较多及售后回租尚未支付的租金余额较大,公司负债水平较高,长期、短期偿债能力较弱。

 

  • 股权高度集中,存实际控制人不当控制的风险”:

截至本说明书出具之日,公司实际控制人任玉奇、刘朝晖持有公司全部股份,二人系夫妻关系,分别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其在公司经营决策、人事、财务管理上均可施予重大影响。若公司实际控制人任玉奇、刘朝晖利用其对公司的实际控制权对公司的经营决策、人事、财务等进行不当控制,如实施不当关联交易、占用公司资金等行为,可能损害公司和少数权益股东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