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线下教培机构在等待,也在变化。 

导语

7月20日,北京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二级下调为三级。这是继6月6日后的第二次降级。此次降级后,KTV、网吧、剧场和电影院等线下消费场景都允许限流开放。

不同的是,6月6日第一次降级后就有明确复课时间的线下教培机构,这次何时能复课却没有答案。受新发地疫情影响,6月初就做好的复课准备的机构等到了7月底。然而近日全国多地的疫情反复,以及北京天通苑的确诊病例,再次将复课时间向后推迟。

推迟意味着持续增加的支出,也意味着更严峻的复课条件。北京降级后,不确定性的阴云依然笼罩着线下教培行业。疫情常态化将战线拉长,线下复课不再是机构唯一的希望。

转型线上、全国布局、开发新品类、业务精细化调整……线下教培机构在等待中行动。复课迟早会来,但不确定性始终存在。降级后的北京线下教培行业,就如一位双语幼儿园创业者所言:“能做的都做了,现在就是在谨慎中等待曙光到来。”

北京二次降级后,线下教培继续等待

7月20日,北京再次降级,疫情防控形势得到缓和。时隔半年,北京的电影院也再次开放。然而线下教培机构复工时间并未通知。

“9月份能开就不错了”“如果8月份能开,那就太好了”,在被问到对线下复工时间的预测时,多位教育从业者都不乐观。相比高考延期时暑假缩水的说法,北京线下教培机构可能已经不再奢望暑假。悲观的背后是疫情常态化。

疫情伊始,何时线下复工就困扰着所有人。随着疫情防控局势的发展,诸多乐观的预测都落空。疫情的反复,也让“北京校外培训机构6月15日可申请线下复课”被暂停。

从1月底疫情爆发到现在,正好6个月。回顾年初行业内“准备3-6个月的现金储备”的说法,现在看并不夸张。即便是按照最长时间(6个月)做准备的机构,也已经面临现金流危机了。

不能复工,意味着线下营收归零,资金压力煎熬着北京所有线下教培机构。

在北京有两家小型幼儿园的贾凯辉,现在每个月最少亏损10万。“熬着吧,等复工就好了”,但对于什么时候可以复工,他并没有回答。相比贾凯辉,在北京有20家直营店的未来之星创业营5&6期校友、宝贝计画创始人杨帅要更煎熬。疫情期间每个月100万的房租支出是硬碰硬,不能复工的现状也是硬碰硬。

北京不能复工,未来之星创新院校友、菲动武道体能创始人胡银保选择到外阜门店考察,看复工后市场的情况。“复苏之后,机构如何去适应市场的变化,这是我们非常看重的”,他表示,将把外阜的经验用到复工后的北京门店。

疫情催生变化:转型线上,开发新品类,卖掉机构

疫情爆发以来,线下教培机构如何坚持下去的问题始终存在。北京地区一直未能复工,情况要更加严峻。完成教学交付才有营收,转线上成为大趋势。

背负着每月100万房租支出的压力,杨帅在疫情期间选择做线上业务。最早试水“短视频+直播”,随着爆款作品的持续产出,很快成为粉丝数百万的“网红大V”。获得最初的线上用户后,推出线上小班课程转化。

已经在线下被验证过的王牌产品“变变变”和“画绘本”,同样成为线上的拳头产品。杨帅表示,凭借线上业务,6月份已经开始盈利。7月份,线上学员将达到4000人,将近此前线下学员数的一半。

在转线上的热潮中,也有机构试水后放弃,寻求更适合自己的路。

在核算转线上的支出和储备资金后,菲动武道体能创始人胡银保将精力放在如何保住核心团队上。此外,在他看来,武道体能品类转线上的难度也更大。在暂时放弃线上后,4月份,菲动武道体能开始尝试户外。

在胡银保看来,户外是场景的延伸,在教学上与武道非常接近。户外体能的产品一方面可以盘活现有教室资源,另一方面也自带市场效果。他表示,北京线下复工后,也会立刻增加户外体育课程。

而在经历了几次线上课的探索后,做幼儿英语培训的王丽选择把机构卖掉。“低幼年龄段线上业务难做,师资、技术、资金也都是问题。”考虑再三,她决定把机构卖给某互联网大厂,储备好创业资金,等疫情恢复后再创业。

从粗放型到精细化:不吃现金流、做产品服务

迟迟未至的线下复工,是煎熬,也是机会。不论是新增线上业务,还是开发新的品类,亦或是卖掉机构及时止损,背后都是对已有业务的重新思考。

对于6月份实现盈利,线上超过线下的宝贝计画,杨帅表示:“如果没有疫情逼一把,线上业务不可能这么快。”此外,开发线上录播内容,赋能加盟校也是宝贝计画在疫情期间的新尝试。

在胡银保看来,疫情挑战着教育行业的发展模式。“教育行业不再吃现金流,要做产品服务。”菲动武道体能的户外体能类课程的开发,离不开疫情期间对业务的重新思考。“现在相当于一个机会,重新看原本粗放型的经营方式是否有改进的空间,以及如何改进。”

北京线下教培机构复工时间依然未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线下教培机构在等待,也在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