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时至2020,少儿编程虽不是完全新鲜的事物,但作为一个刚刚兴起的赛道,少儿编程依然处于探索发展时期。

导语

经济全球化带动了英语的普及,而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则催生出编程教育。时至2020,少儿编程虽不是完全新鲜的事物,但作为一个刚刚兴起的赛道,少儿编程依然处于探索发展时期。

过去五年,陪伴国内少儿编程领域开发的还有许许多多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其中包括编程猫。从解决少儿编程教什么、怎么教等基础问题,到推出自己的工具和产品,实现0到1的突破;再到进入商业化的阶段,进行校内校外、线上线下的尝试;五年时间,编程猫累计用户达3147万人,截至2020年6月30日,进驻13909所公立学校。在少儿编程赛道上,编程猫做了哪些对的选择?

新兴的少儿编程 李天驰的选择

2015年,少儿编程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个陌生的词语。这一年,李天驰从欧洲回国,在深圳创立了编程猫。

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样的教育才是对下一代更有用、更有价值的教育。”8岁开始学习编程的李天驰表示,“2015年的时候,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已经深刻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们意识到,科技发展的大趋势下,新一代的人工智能人才会成为今后的热门需求。

尽管当时少儿编程在中国还是个新鲜事物,但是已经受到了其它很多国家的重视。在美国,编程已进入中小学课堂,英国也将编程列入教学大纲。

甚至在更早,个人计算机还未普及的五十年前,MIT人工智能实验室创办人之一的西蒙·派珀特就已经在思考人工智能与教育的结合,将儿童编程付诸实践。

1968年,西蒙·派珀特创造了LOGO语言,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专门为儿童设计的编程语言,也是李天驰接触的第一门编程语言。

让李天驰下定决心做少儿编程的还有政策的推动。从1984年邓小平同志提出“计算机的普及要从娃娃做起”,到浙江省印发《浙江省深化高校考试招生制度综合改革试点方案》,明确将信息技术学科(含编程)纳入高中生必学科目,并正式进入2017年高考;国家对于少儿编程的重视可见一斑。

尽管预见性地选择了即将兴起的赛道,但李天驰面临的挑战也不小。创业之初,摆在李天驰面前的,是要做各种决定。“那时候国内几乎没有人做过这个事情,走什么方向,线上还是线下,自研工具还是用别人的工具等等,都需要我们立刻做出选择。”

李天驰告诉鲸媒体,“创立之初,我们人力有限,所以一定要把资源都用到关键点上。当时,我们意识到线上的爆发力会更强,所以决定集中精力突破线上。”

不只是形式,模式的选择也至关重要。世界范围内的编程教育有两种主流模式:一种是英、美模式,编程作为一个单独的学科,把知识架构拆分成几个等级,来适配不同的年龄阶层;另外一种是芬兰、新加坡等地采用的学科融合模式,要求在整个学习过程中,每一位老师将30%以上的内容用信息技术来开展教学。但是中国的编程教育要怎么教、用什么教,当时几乎是空白。

“少儿编程赛道和其它培训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像语数英这些学科可能是有了好的内容和好的老师就可以开办,但是编程在内容+服务上,又往前延伸了一步,就是工具。编程天生依赖工具,这是这个赛道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所以我们选择了自研工具。这也是因为当时看到很多工具其实并不成熟,我们觉得这是个巨大的机会,可以把行业带到更好的地方。

工具抓入口 赛事抓出口

西蒙·派珀特提出,少儿编程最重要的,不是学习所谓的知识,而是通过编程来改变思维模式。

李天驰认为,直到今天,少儿编程学什么、怎么学,其实都和50年前的这个理念息息相关。“很多时候,教育的目的是传授知识和经验,但是少儿编程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用工具来开发孩子的创造性思维,也就是第三思维。这和我们过去习惯的教育都不一样。”

正是基于这一特点,编程猫一直坚持孩子至上。“我们在设计产品时,每一个步骤都是从孩子的角度出发,考虑孩子会不会感兴趣,能不能驱动孩子主动学习编程。所以我们会研究不同年龄段孩子的特点,以及他们在学校学什么,课外的学习如何与课内的知识点匹配。比如,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在学校会学到小蝌蚪找妈妈,我们也会按照相应水平,设计相结合的讲故事类型的编程内容;到了三四年级学小数点,这个年龄段的课程设计也会加入相应的考虑。”

尽管少儿编程受到越来越多关注和重视,但是目前仍作为素质教育存在的它,依然不可回避地要面临用户年龄段的限制。据李天驰透露,编程猫产品覆盖的年龄段是从3岁到18岁,但是主要的用户还是集中在4到16岁。

李天驰告诉鲸媒体,“4年级往上,学生的学业压力加大,家长对孩子的时间支配有更强的话语权,大部分的家长会让孩子花更多时间在主科相关的学习上。”

在谈到用户群是否会制约编程猫获客和市场规模的扩大时,李天驰表示,“青少年群体中,我们的主流用户人群有近一亿两千万。在中国来说,任何一个年龄段的用户群都是潜力巨大的市场,只要渗透率能够逐渐提升,用户规模实际上不是问题。”

对于渗透率的提高,李天驰有自己清晰的想法,“少儿编程的市场一定要通过政府的推动,而不是企业的广告来打开。如果哪天中国的编程教育真正得到普及,肯定不是因为在校外补了什么课,而是实现了和校园同步。所以,我们非常注重和各地政府的联动,推动人工智能进入校园,推动编程猫平台在各地的使用。”

2020年5月,新疆乌鲁木齐市教育局发布《关于开展人工智能编程教育活动的通知》。 《通知》规定,乌鲁木齐市小学1-2年级将开设图形化编程Kitten(源码编辑器)课程,每两周开课一次;小学3-6年级,开设图形化编程Kitten(源码编辑器)课程,每周开课一次;初、高中年级,在初一、初二、高一、高二年级开设Python(海龟编辑器)课程,每周开课一次。源码编辑器Kitten和海龟编辑器正是编程猫旗下产品。李天驰告诉鲸媒体,目前,编程猫已经进驻13909所公立校。

通过工具抓入口,提高少儿编程的整体渗透率的同时,编程猫也紧紧抓住了少儿编程赛道的出口——赛事和等级考试。李天驰透露,对少儿编程而言,有一个困扰家长的问题是,家长不懂编程,所以也不知道孩子学得怎么样,通过参加比赛和等级考试,可以让家长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实际上也给家长和孩子提供了持续学习的理由,带动后续续费率的整体提升。

据了解,目前国内公认的三项编程赛事——中国科协举办的全国青少年创意编程与智能设计大赛,中央电教馆举办的全国中小学生电脑制作活动和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举办的NOC全国中小学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大赛都支持编程猫的软件工具,或由编程猫为其提供平台技术支持。

不变的东西就是壁垒

伴随全球智能化的发展,以及AlphaGo打败李世石、柯洁等事件的发生,少儿编程正受到越来越多关注。但作为一个新兴赛道,少儿编程的商业模式、课程体系、运营方式仍处于探索发展阶段,师资储备、教学效果也依旧是行业难题。

李天驰告诉鲸媒体,“编程猫从2016年起开始参与到教育部高教司的产学合作协同育人项目中,与北京师范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华南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合作,通过专业攻坚、课程攻坚的方式,长远解决人工智能师资不足的问题。”

正如李天驰所言,只有重视高校人工智能教育人才的培养,整个社会的人工智能人才培养才会变得更好,这是治本的方法。据了解,编程猫已经向深圳市政府申请搭建编程语言和人工智能教育博士后站,专项招收全球人工智能教育专家学者,共同探索和制定科学的人工智能教育、教学标准,以提升人工智能及编程教育的师资质量。

李天驰非常重视学术研究对于少儿编程的推动,他表示,“只有相关研究前进了,整个行业的水平才有机会提升,否则少儿编程教什么,什么样的人适合教,这些关键问题都难以得到解决。”

除了制定严格的老师筛选机制,重视教师的信息技术素质培养外,编程猫也十分注重编程教材质量的把控。李天驰告诉鲸媒体,目前,编程猫和广东教育出版社一起编撰的一年级到高二年级的编程教材已经通过广东省教育厅的审定,和湖南、湖北等地合作的教材也会在今年陆续面世。

李天驰认为,更多的公校教材合作,意味着更低的获客成本;更丰富的赛事参与则意味着更高的转化率。与此同时,他也十分强调工具的重要性。

亚马逊掌门人贝索斯曾说,其实不变比变化更重要。李天驰告诉鲸媒体,“不变的东西就是壁垒。在少儿编程行业里,商业模式是经常变的,一对一、大班课或是其它模式都可能会跑起来。但是通过对不变的东西的积累,企业能够真正形成优势。

对于少儿编程赛道而言,李天驰认为不变的就是工具“无论用什么方式开展教学服务,都要解决学编程的第一个问题——学什么。” 目前,编程猫已经研发了专注学龄前幼儿的图形化编程工具小火箭编程Kids、2D图形化编程工具源码编辑器kitten、面向初学者的Python编程学习工具海龟编辑器Turtle、3D图形化编程创作工具代码岛Box和服务于移动场景的图形化编程工具Nemo等多款面向不同群体的编程工具。李天驰透露,今年下半年,编程猫还将重磅推出新的三维编程工具。

工具、内容、服务是编程猫不变的坚持,而在谈到变的模式时,李天驰介绍了编程猫的OMO转型。今年,新冠疫情给教育行业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线下停课,线上加速,OMO一度成为教育行业的热词。

李天驰表示,“一方面,因为‘停课不停学’,编程猫的线上用户数增长了五倍;另一方面,疫情的影响下,我们很多合作伙伴对于在线教育的认可度提高了,大家对于科技的想法和认识也有了更深层次的改变。以前我们的线上、线下业务相对比较割裂,疫情期间,我们为原有的线下客户提供了很多数字化服务,帮助他们在不能地推的时候,利用线上的方式完成获客。”

随着疫情形势向好,线下培训逐步复课,编程猫也联合线下合作门店推出了线上+线下的组合课。“一些门店原来只有线下课,但是有些用户周中也想上课,而周中上线下课会比较麻烦,我们便把线上课安排在周中,线下课安排在周末。”李天驰告诉鲸媒体,“从目前试点的三十个门店的现金收入和用户口碑来看,这种形式收效不错,未来编程猫也会进一步对此进行推广。”

OMO转型下,编程猫去年推出的百城千店计划也会进一步落地。李天驰透露,“今年,我们会进一步加强对门店的服务,从教学培训、管理培训、课程体系、多媒体课件、实际运营等方面提供全方位的支持,带给每一个合作方更好的成长。

人工智能的东风下,少儿编程的被重视程度也上升到一个新的台阶。奔跑在少儿编程赛道上的李天驰,不仅希望为孩子创造更有价值的教育,也期待通过打造更健康的商业闭环,让每一位编程猫事业的参与者有更多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