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数据能带给K12教育什么?

导语

专家表示,以数据为导向的校园文化需要具备的基本工具与是否有可获得数据没什么关系。只有当教育界人士讨论的话题以及他们面对讨论结果的反馈发生变化时,前面两者才能建立联系。

这就是表现较好的学校改变其校园文化的例子:”地方领导,学校领导,教师和学生都为一个共同目标而努力---基于可获得的数据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GoGuardian(一款帮助学校筛选、管理和监控设备及内容的软件)的研究经理玛丽安娜·阿吉拉尔(Mariana Aguilar)表示。

以数据为导向的教育在实践时可能会面临一些困难,但在从事过相关工作的教育工作者眼中,这是值得的。

在加州,索格斯联合学区(Saugus Union School District:SUSD)执行专业学习社区计划(PLC)已经第三年,该计划的重点在于数据导向型教育。PLC在SUSD的15个站点进行实施,其中包括新的课程和考核体系。但根据三位SUSD负责人的说法,真正起到推动作用的是老师们讨论这些数据时提出的观点。

SUSD Cedarcreek小学校长玛丽·曼(Mary Mann)说:“对话的差异性很大。相比于最新发展方向和要完成的最终项目,他们更加关注‘根据数据资料,我能知道学生掌握了哪些知识点。’”

反过来,这些信息支持了能提高保留率和毕业率的数据导向型教育。

为什么基于学生数据上的教育决策很重要?

阿吉拉尔说,如果不分析学生数据,就很容易凭借主观意见、假设或观察到的信息做出决定。

她表示:“学校最大的失误是无法基于数据作出决策,例如无法就资金如何使用,学生如何获取资源以及如何为教师提供资源等做出优化。在这种情况下,你就只能选择呼声最高的建议。”

SUSD的目标是解答以下四个问题:我们希望学生学什么?我们怎么知道他们是否正在学习?如果他们不学习怎么办?他们掌握材料后我们该怎么做?

提倡数据政策及数据使用的非营利性组织“数据质量运动”(Data Quality Campaign)的会长珍妮弗·贝尔-埃尔万格(Jennifer Bell-Ellwanger)认为,数据保证了观点的准确性和可操作性。她说:“这十分有利于教师形成个性化学习和路径。”

反过来,这使教师能够更加灵活地进行教学,增加了学生的学习自主性。对于管理人员来说,学校应用数据可以提高科技投入的投资回报率(ROI)并显示出何为最佳方案。

贝赛斯教育投资的首席执行官彼得•贝赞森(Peter Bezanson)表示,在贝赛斯特许学校(BASIS Charter Schools),一套特定的评估工具有助于指导课程的反复调整,在一个案例中,数据显示某位生物老师的学生表现一直优于其他同辈人,因此BASIS委任她为所有学校的生物学导师。

贝赞森表示:“我们说,‘你应该把你的教学大纲发给其他人使用,你还要决定他们修改教学大纲的具体程度’。所有这些都直接来自数据,而不是由教师个人决定。”

K-12学校如何创建以数据为导向型的教育

教育者说,对话的直截了当和结果的透明对于数据导向型教学是必需的,但它们可能会令人不适。

贝赞森说:“数据导向型教育的关键在于你必须能够接受你没有自己或别人认为的那样出色。在SUSD,这就是校长们反复强调同事之间要建立信任感和共同愿景的原因之一。”

曼恩说:“这不是口头上的明白,而是在行动上我们需要一起成功。”她建议,无论是大获全胜还是小有所成,领导都要庆祝。

SUSD的布里奇波特小学校长卡林•弗拉德(Carin Fractor)说:“当教师了解学生的学习情况,他们会根据数据来设计干预措施并观察学生的成长,这正是教师的兴趣所在。那也是激动人心的时刻。”

在SUSD,整个学年都会进行评估和分析。弗拉德(Fractor)说:“我们不会花太多时间查看年末数据。我们最想要花时间分析的是最精确和最新的数据。”

SUSD的查尔斯·赫尔默斯小学校长米歇尔·维利科罗德尼(Michelle Velikorodnyy)说,最终数据导向型教育必须优先发展,即使这意味着其他项目将退居二线。

她说:“这必须是有意为之,否则,它就不会出现。”

以数据为决策导向的K12教育工具

“数据质量运动”的研究显示,数据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但这是许多教师目前较为薄弱的部分。

2019年教师调查发现,只有17%的教师在职前培训期间学会了使用数据,45%的教师表示在工作期间自学了数据。即便如此,大多数(86%)教师表示,数据有助于提高他们的教学效果。

自动化工具可以缩短学习曲线,并为分析学生数据提供更充足的时间。曼恩说:“拥有数据管理系统是件好事,这样你就不会为手动整理和分解数据而感到苦恼。”

Lightspeed Systems的中继平台就是这样一个工具,它为学校提供了一个仪表盘视图,可以查看数字内容(应用程序、软件和在线资源)的使用情况,并且支持筛选、管理和监控。它还可以帮助各地区找出最有价值的资源,它在解决辍学率和毕业率问题上尤其有效。

Lightspeed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赖恩•托马斯(Brian Thomas)说:“软件可以提供信息让你知道谁使用的工具可以帮助你针对该课程制定更专业的课程改进方案。这促使人们可以更好地利用这些工具,这样你就可以跨越败者与胜者之间的鸿沟。”

成为数据导向型组织

大数据具有改变现今任何行业的潜力,比如在教育领域,以数据为导向的措施能帮助学校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并且能评估科技的投资回报率(ROI)。

但如何高效利用大数据可能会是另一个挑战,CDW的现场客户主管凯瑟琳•艾弗瑞哈特(Kathryn Averyheart)写道。

她指出了导致数据项目失败的几个原因,比如改变了服从性的需求或者缺乏数据管理。但她认为,数据导向型校园文化确实是分析项目成败的关键。

她写道:“当老师们同时拥有工具和可获得的数据来帮助他们思考如何对组织产生积极影响时,数据导向型校园文化才能产生。”

领导层还必须要知道,创建数据导向型校园文化需要每个人的认知与努力。

本文来源:EdTech

原作者:Amy Burroughs

编译:鲸媒体Mon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