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创意写作是大语文市场催生的又一产品形态。

本文为鲸媒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小鲸(jmedia01)获取授权,否则鲸媒体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导语
创意写作与我们通常所理解的文学创作相似,但它更注重执笔者本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国外创意写作研究者认为,创意写作以一种具有想象力的、通常是独特的又富有诗意的方式表达作者的思想和情感。我国创意写作起步较晚,直到2010年复旦大学才开始在硕士研究生阶段开设创意写作专业。此后,上海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高校也开设了各具特色的创意写作专业或课程。

彼时的创业写作并未出圈,作为一种学术研究的类别悄悄在学界发展。

2016年寓文网教研团队与著名作家、教育部社科人文研究课题“微文学与新读写”及“青少年创意写作”课题发起人、刘海涛教授共同开展对中国青少年创意写作领域的研究工作。2020年6月,寓文网CEO,原新东方在线产品事业部经理辛向晖和寓文网高级运营总监艾心(曾就职新东方集团,新东方在线、作业帮等知名k12机构)领导的寓文网团队,经过两年的教学打磨和课程研发,正式将创意写作推向市场。

大语文与线上教育  推动创意写作的两驾马车

近年来引起高讨论度的语文改革,是寓文网推出创意写作的最大原因。

传统的线下语文课堂

传统的语文教育以应试为导向,注重学生字词基础和应试技巧的训练,课堂教学与生活的关联度不大。而大语文则是以培养学生的综合人文素养、知识能力和审美思维为导向,更加注重学生的阅读量和写作能力。与传统语文相比,大语文的语文知识使用场景更多,格局也更大。

寓文网所理解的语文改革有两个层面,一个是树人,另一个是应试。

对于树人,寓文网希望其课程能够唤醒学生内心深处的写作动力,让他们学会思考、富于想象,养成创新思维,形成敏锐的观察力,享受表达的快乐;能成长为快乐的创意小作家。对于应试,从大的方向来看,语文在考试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高考语文作文是60分,但江苏、上海等地的高考作文已达70分。不少家长已经注意到这点,所以创意写作也希望能够在激发学生想象力、创造力的同时,提供一定的应试技巧。

当疫情这只黑天鹅飞落在世界这座池塘时,上至宏观政策,下到日常生活,一切都已发生变化。教育行业看见扇动着翅膀的它时,发现一切都变了。

从国务院发文延迟春节假期,宣布全国各地大中小学都要推迟开学到教育部办公厅、工业和信息化部办公厅发布“停课不停学”的通知。一时间,传统的学习场景发生转换,2.65亿在校师生涌入线上,中国经历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中小学网课实践,线上教育成为疫情常态下教育场景的新样态。

“疫情是不确定的但学习是确定的。总体来看,目前参与校外培训的学生群体在总体中所占比重依然在逐步提升。大家都没法去学校上学,也没法去上课外辅导班,所能选择的只有在线学习。可以说,疫情是在线教育的一个突破口。”艾心说。

艾心告诉鲸媒体记者,线上教育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弥补不同地区教育资源的差距。东部沿海地区与西部内陆地区相比,城市红利更大,对人才吸引有着天然的优势。这就导致地区与地区之间的教育资源分配方式必然以一种不合理的状态存在。不同地区的孩子所面对的师资力量存在差异,久而久之,他们的所学及所想也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差距。

“我们寓文网的老师都毕业或就职于一线重点师范类高校,不少老师也是小升初命题组成员。2019年我们团队也获得了新浪教育评选的最佳5星教研团队称号。只要孩子们有网络有设备,也可以跟着一线名师学创意写作。”艾心说道。

1v6小班双师教学 兼顾兴趣与应试

当下的创意写作市场入局者少,依旧是一片值得期待的蓝海。对于其他玩家注重应试技巧、提供写作模板、关注短期成绩提升的做法,艾心并不认可。“创意写作究其本质是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训练他们的逻辑思辨能力,并不仅仅是提供应试技巧那么单一。更好地激发孩子本身的创作欲望,提升他们综合的人文素养才是最该考虑的事情;但同时,在培养兴趣的同时也应该兼顾应试,在兴趣与应试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毕竟,国情如此。”

就目前寓文网接触到的家长而言,他们对孩子分数的在意程度已经不像上一辈人那么关注。相反,孩子的兴趣点与长远发展是他们特别看重的。“私下里,有很多家长跟我们说,他们是因为孩子喜欢这门课程才报名学习的。”

选择给孩子报大班课还是小班课,是家长的困惑;选择创建大班课还是小班课,是教育供给方的思索。在线教育班容的“大小之辩”一直处于探讨中,每一家教育培训机构都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而寓文网的创意写作,选择了1v6小班双师教学。

艾心认为,1v6小班双师教学的颗粒度更细,既可以把更多的教育资源倾斜至学生身上,又可以让他们和老师建立感情上的强链接。

“有的创意写作课,老师与学生的比例已经达到1:100。大班容的场景下,老师带的学生多,除了日常的教学工作外,需要解决的杂项事务有不少。重复性工作太多,大概率会让老师失去耐心,对待作业的批改也可能不那么细致。”在他看来,小班课的课堂其实更能够量化和保证学习效果。

“不管是随堂作业还是课后的练习作业,授课老师都会进行一对一批改,给予修改的小建议,对他们的日常成绩进行监测。假如学生成绩低于班级平均水平,老师和班主任就会分析他的问题和需要关注的点在哪里,及时把孩子的学习信息反馈给家长。”

艾心告诉鲸媒体记者,目前寓文网的创意写作只做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学生,总体来看来三四年级居多。“三四年级对于孩子的写作来说是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因为,一二年级多为看图说话,写一两百字就过关了,不能理解为写作文章。而从三年级开始,对于写作就有了逻辑上的成文要求,这个写作的过渡阶段家长们也越来越重视。”

艾心说,虽然目前三四年级学生居多,但一二年级的转化效果更好。

“小班教学有一个优势,就是学生和老师之间更容易建立一种强链接。我们的入口班只有三次课,不少一二年级的学生上了两次课就让家长报名参加正价班。目前,市场上对于创意写作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相较于其他的学习产品而言,获客成本也较低。”

不一样的作文课

张居正十一岁取秀才,苏轼二十一岁中进士,谢道韫七八岁就咏出“未若柳絮因风起”之句。一直以来,写作都被理解为一种不需要习得、与生俱来的“天赋”,对于不少孩子来说已然成为了一种被束之高阁的奢求。但在创意写作看来,只要找对方法,“天赋”是可以培养的。

由动漫形象引入的故事情景创意写作课堂

“传统写作中,不少孩子存在畏难心理,不会观察、缺乏技巧,家长辅导亦无从下手。仅仅依靠学校里老师的辅导孩子的文章难以有较大的起色。“

面对语文技能提升的要求,如何从小培养孩子的语文素养成为家长和老师亟需面对的课题。寓文网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故事情景创意写作课堂。

“我们的课件设计,包括课程研发,都会以某一个故事去做切入,吸引住孩子的注意力,再从故事当中去教授知识,绝不做枯燥乏味的说教和简单机械的模板教学。比如,我们讲西游记的时候,会让孩子选一个故事中的角色去扮演,把他们代入情景,去感受这个故事的魅力在哪儿,吸引点在哪儿,让他们在从故事中学习写作。”

作为一个资深教育从业者同时也是一个适龄孩子的家长,辛向晖认为,引导孩子学会自己思考,自己构思,独立完成作文写作很重要。“所有的东西你希望孩子能表达出来、能写出来,首先孩子要能看到、感受到,锻炼孩子的观察能力是第一步。他是要去观察、思考的,而不是说编造或者说套用模板。我们发现,通过引导和激发,孩子的观察能力得到提升后,就会自然而然地进行语言表达,这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如果缺乏自发的观察能力和逻辑能力,不但孩子自身的人文素养无法得到有效提升,做题也不会灵活变通。”

除了常规的线上教学,寓文网创意写作也通过线下的微小说校园行、研学采风、全国创意写作大会等活动训练学生写作能力,检验学习成果。“通过参加各种活动、刊发优秀作品,学生和家长们的满足感也得到了提升,这也是一条行得通的商业路径。”

谈及未来的规划,辛向晖表示:

“我们是一个希望把垂直品类做到极致的团队。过去两年,在教学内容研发和教师培养上的积累和沉淀在当下在线教育火热的市场中,靠着口碑推荐一周内也完成了100+学生的订单。因此我们相信,市场前景还是很广阔的。在未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加入创意写作的课堂中来。”

辛向晖认为,阅读的输入与写作的输出是一种内外结合,寓文网希望能全方位提高学生的综合人文素养。“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着手探索阅读课程,如果进行顺利的话,下半年就可以上线了。”

“在未来我们会打造高阶用户,为愿意继续深入学习写作的学生开设作家课,持续培优,让每一个有志于创作的孩子能离梦想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