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曾经的三大门户,2000年便上市开启了中国的互联网时代,至今只有网易还停留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前十。

导语

网易在互联网公司中是个另类。从不追热点,各种烧钱大战中,都看不到网易的身影,生活服务O2O的千团大战、携程的OTA大战、滴滴的网约车大战、腾讯阿里的新零售大战、电商下沉的百亿补贴大战,各大巨头都以投资拉营结派,可这一切都与网易无关。曾经的三大门户,2000年便上市开启了中国的互联网时代,至今只有网易还停留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前十。

丁磊在互联网圈也是个另类。他痴迷于技术,不擅长社交,不爱抛头露面,也不张扬。BAT的优势领域,搜索、电商、社交,丁磊都做过,都放弃了,他反倒更喜欢一些有情怀的事情,比如网易公开课、网易云音乐。他像一个少年,游戏人间。大家想起丁磊的时候,更多会问:

丁磊的猪养得怎么样了?

这样的丁磊和网易领导下的有道,在很长时间里,一直都在做吃力又讨好的事:有道词典、有道云笔记、有道云协作、公开课,乐此不疲,即使不赚钱。在所有跨界教育的互联网公司中,大概只有丁磊是真心热爱教育的,也只有他可以说:

我做教育不赚钱,交个朋友。

背靠网易这座大山,和游戏提供的源源不断的现金流,有道最终成为了网易旗下第一家独立IPO的公司。

但有道所面临的在线教育的竞争,目前还是一场看不到终局的鏖战。

目录

1、求贤周枫

2、梦断搜索

3、意外收获

4、少年丁磊

5、涅槃重生

6、增长引擎

7、押注教育

8、有道求变

9、业务困局

求贤周枫

2004年的某个凌晨,丁磊因为兴奋还没有睡。

他迫不及待地写了封只有一句话的邮件:

我是网易的丁磊,找你有事。

邮件只有标题,没有其他内容,一如丁磊直接、爽快的风格。收件人是周枫,正在美国伯克利大学计算机系攻读博士学位。

此时的丁磊,刚刚因为国内兴起的互联网大潮,和网易冉冉升起的股价,成为中国首富。但他却被网易163邮箱的垃圾邮件问题所困扰,这天深夜,他在查阅国外相关论文的时候,看到了周枫的论文《P2P系统中的近似对象定位和垃圾邮件过滤》,眼前忽然一亮——这不就是网易苦苦找寻的技术吗!于是有了开头的那封邮件。

尚在读书的周枫,也并非籍籍无名。

1996年,周枫以无锡市理科状元、江苏省高考第三名的身份,进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出于对计算机天生的兴趣,大学期间,周枫便展现出其天赋,大三成为清华大学科协主席,带领同学建起了国内最早的一批局域网,清华大学第一个论坛酒井BBS也应运而生。

这群对互联网技术狂热的大学生,开始在校外接项目赚零花钱,其中就包括后来赫赫有名的交友网站ChinaRen,周枫已经开始在互联网圈小有名气。2002年,周枫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后,带着GRE满分(2400分)的成绩和优异的学术成果,与女友共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博士。

2004年的这封简单粗暴的邮件,被研究垃圾邮件过滤的周枫当成了垃圾邮件,未作回复。

丁磊锲而不舍的找到了周枫妻子庄莉,并通过她直接联系到周枫。在一段时间的邮件和电话交流后,周枫成功地帮助网易开发了反垃圾邮件系统。

网易的游戏业务也遇到了技术上的问题,当时盗号现象十分严重,丁磊想购买国外成熟的“动态密码”系统,但价格高到让丁磊都有点犹豫。周枫得知后,表示完全可以自己做,丁磊便想可以让他试试。周枫带领团队,半年后就开发了一次性密码认证系统“将军令”,此后成为网易所有游戏的标配。

顺畅的沟通和漂亮的成绩,让丁磊对周枫刮目相看,并正式邀请周枫加入网易。

经过这段时间的交流,周枫也对丁磊有了认可,于是回家和妻子商量:

大概教书是教不成了,也许十年、二十年之后还能有机会。

做学术还是比较间接的方式,但做企业可以更直接地影响社会,服务社会,实现自己的想法。

国外这些大的巨头企业,已经有了成熟的体系,他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只要帮助他们实现就可以了,但是在国内,我有更多的机会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有技术、重情怀,这是周枫吸引丁磊的重要原因,也是他们相似的地方,更在一定程度上主导了后来网易有道的业务发展。

梦断搜索

2005年,周枫加入网易,成为公司新搜索服务平台的主架构师。

之所以选择搜索,是因为丁磊看到了搜索业务的巨大潜力。

当时的互联网行业虽然开始了高速发展,但有效的盈利模式却并不多。开创出竞价排名的Google、百度获利颇丰,分别在2004、2005年登陆纳斯达克上市,如两颗照亮互联网行业的新星。

更重要的一点是,在PC时代,搜索引擎是流量的主要入口,这一领域必然要成为互联网兵家必争之地。搜狐任命王小川开发出搜狗搜索,周鸿祎就任雅虎中国总裁推出“一搜网”,腾讯也跟风推出“搜搜”……一时间,国内互联网巨头都纷纷涌入搜索市场。

在2005年网易准备进军搜索之时,竞争已经红海。

2007年,周枫博士毕业,正式入职网易,丁磊给他的第一个任务是 “三年之内超过百度” 。同年12月11日,网易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旗下自主研发搜索引擎 “有道” 正式版问世。

丁磊对搜索寄予了极大的希望,期待它能成为基础技术,与网易的优势业务门户、邮件和游戏进行融合。

结局却不尽如人意。

面对激烈的竞争,周枫选择了侧翼进攻,试图从网页搜索、图片搜索、视频搜索、购物搜索、博客搜索等垂直领域突破,在多次扩张和转型后始终没有收获太多市场份额,反而呈现了逐年下滑的趋势。在艾瑞网发布的数据报告里,2009年有道搜索的市场份额甚至降低到了0.2%。

2012年,网易的搜索研发团队开始被打散,并剥离到其他事业部。

2013年,在周鸿祎的劝说下,网易有道放弃了搜索业务,周鸿祎的360搜索正式为有道搜索提供技术支持服务。后来,周枫对这一决定表示:

我觉得我们能力有限吧,另外一方面的话,好像从零开始做搜索的,大家日子都不好过。

我们输给了时间。

意外收获

网易的搜索业务没有达到丁磊的期望,但另外一款产品却给了他意外惊喜,那就是网易有道词典。

据网易有道前副总裁包塔回忆,这款词典产品原本只有一个程序员在开发维护。网易有道成立之初,技术团队们经常需要阅读国外的文献,那时候只有金山词霸可以用,需要下载很大的词库,但一些新的技术词汇完全查不到。

2007年,一名程序员自行开发了一款产品。最早是放在塞班手机系统里,但因为其收录的新词符合互联网语境,因此也受到了不少用户的青睐。

周枫也觉得这个产品有点意思,于是找到丁磊,想让他帮忙协调邮箱、门户的推广资源,丁磊最开始还觉得有点小题大做,随便买本词典不就行了?但周枫回答他:“很多专有名词现有的词典无法覆盖,再一个就是很多新鲜出炉的互联网词汇如‘屌丝’也还没有准确的英文翻译。”

紧接着,有道词典不断改进功能。首创的“网络释义”功能,成为有道搜索的一个特色栏目,一推出就受到了许多用户的喜爱。周枫写了有道词典Windows Vista上的Widget插件,并迅速获得了上百万的下载。

周枫看到了其中的机会,不断打磨产品,加入了更多人性化的功能,比如屏幕取词、划词、单词本等功能,并且让用户免去输入网址的麻烦。

有道词典大获成功。

在搜索被战略性放弃后,词典开启了有道的另一条征途。

少年丁磊

1995年,后来被称为中国互联网的开元之年。

这一年,北京和上海的64K的国际专线开通之后,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

这一年,马云在美国见识了互联网,回国后从杭州电子工业学院辞职创办了中国黄页,“我们的工作就是把中国的贸易信息介绍给全世界”;张朝阳获得麻省理工学院两位教授的风险投资,回国创建了爱特信,也就是搜狐的前身;王志东在创办的四方利通花光了500万投资后,三入硅谷,看到了互联网的未来。

这一年,丁磊从宁波电信局辞职,南下广州。

九十年代的电信局,安稳体面、旱涝保收,丁磊却苦于没有办法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发挥出来。辞职遭到了家人的强烈反对,尽管面前的广州举目无亲、前途未定,但丁磊去意已决。

这是少年丁磊第一次追随内心的离经叛道,他后来回忆道:

这是我第一次开除自己,人的一生总会面临很多机遇,但机遇是有代价的。有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往往是人生的分水岭。

1997年5月,在广州辗转两年后,26岁的丁磊决定自立门户,拿出了写程序攒下的50万元注册了网易。

刚开始,网易做过BBS、个人主页、中文搜索引擎,产品做得都很好,但就是不赚钱。丁磊决定开发邮箱系统,1998年2月16日,www.163.net开放使用,反应强烈,注册用户数以每天2000人左右的速度递增,很多公司纷纷打电话到网易要求购买该系统,这一产品为创业初期的网易挣了好几百万元。

不久,网易开始向门户网站+广告变现的模式转变,在短短4个月的时间里,网站的访问量达到10万,广告销售额也增至10万美元。

2000年,新世纪刚刚来临,丁磊在纳斯达克敲响了上市钟。“三大门户网站” 网易与新浪、搜狐,共同开启了中国的互联网时代,网易靠 “门户+邮箱” 形成了口碑和用户黏度。

2003年,丁磊32岁,以10.76亿美元的身家成为中国首富,从白手起家到中国首富,他只花了七年。

丁磊年少成名,并活成了很多羡慕的样子。

在一派厮杀成长的互联网行业里,丁磊算是个异数。他不像马化腾那样的沉默寡言、隐居幕后,也不像马云那样的人生导师、慷慨激昂,永远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嬉笑怒骂,随心所欲。

早年,凤凰采访丁磊时问道,为什么要用小情新的花田换掉网易同城约会?丁磊表达了对约会产品里小姐招嫖的愤怒,当场爆粗:

我操,有人投诉啊!

周鸿祎对丁磊的评价很有意思:

做互联网的企业,除了丁磊,没一个干净的。

丁磊就像一个干净的少年。

少年永远一腔热血。左手有马,右手持剑,纵横江湖,路见不平。他像屠龙的勇士,征战在互联网的前线,他像孤独的侠客,执着在自己的梦里。他会私下里对微信里的某一项功能破口大骂“毫无道德的设计,五星级酒店楼下开的妓院,你让小孩子怎么使用?”

少年永远任性纯真。早期的互联网公司成功后,都急着投资和收购所有新兴领域的独角兽公司,腾讯和阿里形成了两大阵营,分庭抗礼。网易就像一个匠人,选择在角落里埋头做自己的事,对外界的纷争仿若充耳不闻。偶尔出来组个饭局,恩怨情仇都在酒里了。

少年永远享受生活。想吃上好的猪肉,就自己养猪;喜欢黑胶唱片的质感,就自己做网易云音乐;喜欢国外名校的课程,就有了网易公开课……这些业务能否盈利、是否与网易的战略相关,都不重要,更像是丁磊的一种自我满足,况且,网易好像从来就没有一个让人记得住的“战略”。

一定要做正确的事情,这个在网易叫做战略。

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吴晓波有一次做客《锵锵三人行》,他说:我见过的大富豪中,几乎没有一个是快乐的。

主持人跟他确认:没有一个?

吴晓波想了一下:哦,有一个,丁磊。

支持丁磊如此随心所欲的,是网易的超级现金流——游戏。

涅槃重生

2000年3月,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攀升到5048,互联网经济的泡沫在达到最高点后,开始下行,大量互联网公司股价暴跌。

6月,网易在上市的第一天就跌破发行价。

2001年5月,网易被查出涉嫌会计造假,经过审查,网易2000年的真实收入比之前申报的减少了52%,纳斯达克对网易停牌以示警告,美国投资人纷纷起诉,网易股票于2001年9月4日被暂停交易。网易的股价也从上市时的15.5一路下跌,最低跌至0.48,跌幅达97%,市值不足2000万美金。

这是网易历史上的至暗时刻,但丁磊顶住了外部压力和内部分歧。游戏业务的萌芽,也出现在这一时期。

丁磊第一次决定做游戏,是在美国参观了美国艺电(EA),他惊叹于美国电子游戏市场的成熟,想组建国内第一家大型的网络公司。于是,丁磊就找到 EA 想代理他们的《创世纪》,遭到拒绝。于是乎又找到索尼,希望代理《无尽的任务》,而索尼根本不见他。

此时的网易,只是一个刚上市的小公司,又涉嫌会计造假而负面新闻缠身,被拒绝也在所难免,无奈之下,丁磊决心自主研发网游产品。

2001 年,网易斥资30万美元收购一个游戏制作团队天夏科技,开始进军游戏产业,开发出了《大话西游》,请来周星驰做代言,但由于版本不兼容、策划缺乏新意、测试时间不够等问题,游戏并不成功。

在煎熬了一年多后,网易终于迎来了曙光。

2002年1月,暂停交易4个月的网易股票开始流通。

4月,段永平在公开市场买入了152万股的网易,占网易总股本5.05%。作为小霸王游戏机的缔造者,段永平深谙营销之道,网易游戏的营销以及对产品的理解,一定很多是受了段永平的影响。段永平的支持对当时的网易可谓雪中送炭,这也成为了段永平最成功的一次投资,而丁磊与段永平也因此结缘,两人后来还一起为母校浙大捐款。

8月,《大话西游2》发布,作为首个运营成功的国产网游,在市场上取得了空前的成功。2002年的第二个季度,网易首次实现净盈利,股票开始领涨纳斯达克。

此后,游戏成为网易的支柱业务,收入占比常年超过70%,毛利占比90%左右。

借助游戏业务的爆发,网易股票快速增长,丁磊也在2003年成为中国首富。

2002年网易的游戏收入仅为3500万元,之后十几年时间中快速成长,从端游切入手游。《大话西游》和《梦幻西游》系列风行十几年,奠定了网易在端游市场的地位;代理暴雪游戏十年,积累了大量的研发和产品经验;《阴阳师》成为无可争议的国民手游,发售一个月即登顶IOS畅销榜。

到2019年,网易游戏贡献的收入已经高达464亿元,占网易整体收入的78%,年化增速52%。目前,网易已经是仅次于腾讯的第二大游戏龙头,按收入计算,也是全球第五大游戏公司。

游戏业务超高的毛利率和极强的现金流,让网易在多年的互联网行业竞争中屹立不倒。

增长引擎

2000年,新浪、搜狐、网易三足鼎立,先后奔赴纳斯达克。20年过去了,新浪和搜狐市值加起来不到30亿美元,仅仅是网易的零头。

早在2003年,丁磊就认为接下来的十年间,中国经济和互联网将迎来巨大的变革,他开始思考:

网易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可以为消费者、为社会创造什么样的价值?

丁磊作出了两个重大的决定:一是带领网易向移动互联网转型,顺应时代的改变;二是通过互联网推动传统产业的改革。

随后,网易的业务版图开始了持续的扩张,至今旗下拥有多条产品线,游戏、漫画、传媒、教育、电商、农业、直播等等。然而,尴尬的是,尽管每一条业务线都能孵化出令人耳熟能详的产品,但是没有一项业务能够强大到独占鳌头,让网易可以“坐享其成”,甚至没有一项业务能让网易焕发第二春。在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的排行榜上,网易的名次一再下跌。

即使是网易的现金牛游戏业务,也面临着增长乏力和万年老二的困境,况且游戏业务本身有极强的周期性和不确定性。网易曾凭借着端游时代的爆款IP ,积累下了深厚的用户基础,2015年顺利在手游市场打开了局面,《梦幻西游》和《大话西游》撑住了网易游戏的局面。但游戏行业更新换代太快了,《阴阳师》已经上线近四年,人气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下降;《荒野行动》在腾讯《和平精英》的围攻下,不得不出海求生;《率土之滨》在2019年来了一波逆势增长的曲线。但下一个现象级的游戏在哪,还无从寻觅,可能是网易,更可能是腾讯。

更让网易头疼的是,腾讯依靠强大的资本能力和社交粘性,把游戏变成了全产业链的生态,IP版权、直播、电竞比赛,环环相扣。这种大资本级别的玩法,网易虽有强大的研发能力,也只能硬撑。

网易迫切地需要下一个增长引擎。

电商原本是网易的第二增长引擎,但随着考拉卖给阿里,这一引擎几乎已经熄火。

网易严选是2016年网易邮箱部门孵化的业务,与名牌产品的加工厂合作,推出ODM产品,以高质低价取胜,一度凭借先发优势迅速收获用户。但随后,这一模式迅速得到同行跟进,米家有品、淘宝心选、京东京造、苏宁极物也先后上线,严选却在SKU飙升后,不断出现品控问题,屡陷口碑危机。

网易考拉已经做到跨境电商第一,自营是一直以来的核心优势,在韩国、日本、欧洲、美国等地都有采购点,并自建大量保税仓库。尽管网易考拉在规模上飞速扩张,但盈利能力却一直在拖后腿,主要是因为供应链建设投入巨大,为获取流量投入的营销成本高昂,2018年第四季度,包括考拉在内的网易电商贡献收入67亿元,但毛利润不到3亿元,利润率仅为4.5%。

2019年,网易的业务线迎来了一次大调整。

第一,游戏重回正轨,布局海外。《荒野行动》和《第五人格》在日本的活跃用户数显著增长,国际影响力进一步提升,目前游戏收入中海外已占10%,其他游戏的出海机会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划中。

第二,放弃电商和其他非相关业务。9月6日,网易考拉以20亿美金被阿里巴巴全资收购,考拉品牌将保持独立运营并与天猫国际并行。11月,原隶属于网易文漫事业部的网易漫画、网易云阅读等创新业务相继出售。减负重新聚焦游戏后,资本市场给予了网易积极的反馈,近一年股价涨幅超过58%,一改多年颓势。

第三,网易云音乐蠢蠢欲动。9月,网易云音乐完成B2轮阿里的7亿美元融资,网易仍单独享有控制权。网易云目前在音乐领域的竞争中已经进入第一阵营,用户数突破8亿,陆续买下吉卜力、滚石音乐、华纳版权等的版权合作。但仍受制于版权,腾讯音乐的“7+1”维护音乐版权联盟的压力不减,其资本化仍然面临重重问题。

周枫的网易有道,成为了临危受命的选择。

2019年Q3起,网易财报更改了披露方式,业务板块由在线游戏服务、电商、广告和创新业务,调整为在线游戏服务、网易有道和创新业务,网易电商在两年多的探索后终止,被纳入“创新业务”,官方的说法是“鉴于这些业务对公司总合并净收入的贡献相对较小”。

网易有道正式走向台前。

押注教育

实际上,当搜索业务遇冷后,网易有道并没有马上转向教育领域,而是做了各种尝试。

2009年:网易八方(移动社交,2012年停止)、有道快贴(论坛)

2010年:有道翻译

2011年:有道云笔记、有道人工翻译、有道学堂(2016年改为有道精品课堂)

2012年:有道翻译官、惠惠网(购物)、有道饭饭(生活服务)

2014年:有道口语大师、有道云协作、有道课堂、中国大学MOOC

2016年:U-Dictionary、有道语文达人、有道e读

2017年:有道智云开放平台、有道翻译蛋

2018年:有道智能答题板、有道数学、有道乐读、有道词典笔、有道口语、有道作业宝

2019年:有道少儿词典、有道小图灵、卡塔编程

从产品线看,有道先后探索过社交、电商、生活服务、教育等方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教育类产品相对来说表现更好。

于是在2014年,网易有道首次将战略重心确定为在线教育。这一年,距离周枫加入有道已经7年

随着丁磊和周枫对网易有道的定位越来越明确,产品业务和资本运作的动作也越来越快。2016年之后,有道推出大量教育相关的内容和产品。至今已形成学习产品、学习服务、智能设备和内容互动课四大产品矩阵。

2019年2月,丁磊在网易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首次提出将“游戏、电商、教育、音乐”将作为网易的四大战略,这也是教育第一次被纳入集团层面的大战略中。3月,网易杭州的教育事业部与有道合并,归周枫统领。

同时,有道的资本化道路也在迅速推进中。2018年4月,有道完成A轮融资,慕华资本领投、君联资本跟投,估值11.2亿美元;2019年10月,有道正式在纽交所敲钟上市,当前市值27亿美元(2020年5月26日)。

当有道的旗子飘扬在纽交所楼前,丁磊和周枫并肩而立,15年的岁月,雕刻出他们一样的笑容,和一样的身材。

2019年,丁磊和周枫在纽交所

有道求变

一直以来,网易高管离职率都非常高,比如知名的有YY的李学凌、雪球的方三文、陌陌的唐岩、猿辅导的李勇、春雨医生的张锐,而且很多离职高管都与网易交恶。丁磊曾坦承:

我性格直接,包容性差,所以只能给自己标一个真小人,而不是真君子。

但丁磊给了周枫足够的包容和耐心。

从有道的股权结构也可以看出,丁磊对周枫极尽赏识,有道的高管中,周枫清华计算机系的同学几乎占据了主力。7年探索、12年上市,周枫也没有辜负丁磊,有道最终成为了网易旗下第一家独立IPO的公司。

在周枫心中,有道的核心用户曾经有一个清晰的画像:

我们希望服务的人群是:中国这一批有上进心的,有自我提高需求的这样一批人。我们做词典也好,做云笔记也好,云协作也好,教育产品也好,都是面向这批人。一般大家最看得见的群体是学生和白领,我们的用户中学生和白领各占一半。

我们认为这个群体的人数会越来越大,很多人认为中国互联网只有做娱乐才能挣钱,我们觉得这个是阶段性的。后面社会有上进心的人的比例会越来越高,因为受教育水平越来越高。我们现在变得更有主动意识,有新想法时就会判断这个想法适不适合这批人,娱乐产品可能不适合我们这个团队做,我们更多做的是帮助这群人提高自己,在职场上有突破,或是学习上有突破。

但丁磊和周枫清楚,服务这一批上进的年轻人充满了一种知识分子的情怀,尽管有道云笔记、有道词典、中国大学MOOC等产品备受欢迎,但就是不挣钱。要走向成熟的商业模式,有道的在线教育必须走向K12。

难道周枫一开始不知道K12领域需求最广、最容易迎合资本市场?不,他很清楚,只是他有和丁磊一样的少年气,他希望做一些有情怀、有意义的事。但是现在,在种种责任和压力之下,有道需要做一些大家都认为正确的事了,有道需要从口碑的工具和内容社区,转向能挣钱的K12,从年轻人下沉到中小学生。

2018年,有道提出了“All In K12”的战略,这一年,有道营收增长了60%,K12的用户量增长了5倍,K12业务营收翻了3倍,有道精品课营收首次超越广告,跃居为第一大收入来源。漂亮的数据为有道的上市铺平了道路。

业务困局

但有道的上市却不是终点。

有道上市当天即破发,股价暴跌26%,资本市场并没有对有道表现出多大的期望,背后更多是对有道的担忧:在线教育的市场竞争已经非常激烈,有道入局后更多是处于追赶者的姿态,而且有道的在线教育缺乏差异化的竞争优势。

传统K12巨头好未来、新东方有线下业务的深厚基础和积累,正全力进攻线上。在线教育第一梯队的跟谁学、猿辅导和作业帮,也已经远远拉开和竞争者的差距。跟谁学尽管被连续做空、被大多数人看不懂,但连续四个季度收入超4倍增长,市值已经近百亿美元;猿辅导获得10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弹药充足,有趣的是,创始人李勇同出网易门下;作业帮累计用户超8亿,日活用户5000万,更首次请来中国女排代言。疫情之下,在线教育公司刚经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即将带来的暑期之战,炮火声仿佛正在接近。

激烈竞争下的在线教育行业,是头部机构的高速增长和持续扩大的亏损。不可避免的营销大战,推动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导致在线教育公司普遍亏损。有道2019年的收入增长78%,但同期的销售费用增长192%,亏损扩大187%至6.01亿元。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亏损,2017年流出8714万,2018年流出1亿,2019年流出3.7亿元,有道不得不依靠融资性现金流生存,2017-2019年分别对外融资1.08亿元、4.75亿元、15.88亿元。截止2019年底,有道的流动负债高达17.59亿元,如果没有更多的资金来源,未来的竞争中会更加举步维艰。

在线教育的角逐,目前还是一场看不到结局的资本消耗战。

上市只是有道的另一个起点,在这场没有退路的角逐中,有道唯有前进。

转向研发突破,是技术出身的周枫必然的选择。2019年,有道的研发费用达2.75亿元,占营收的21%,同比增长50%。在线教育平台需要持续开发和扩充课程及内容,并增强现有的在线教育技术基础设施,开发融合新的解决方案和技术。2019年8月,网易有道词典笔2.0上市,周枫曾表示,这款产品将有望成为学习硬件的“爆款”,有道的目标是“中国的中小学生人手一支词典笔”。2020年第一季度,有道推出了AI作文批改技术,广泛应用到包括有道精品课和有道词典等各个产品当中。但无论是“教育+智能硬件”,还是“教育+AI”,都显得无足轻重。

有道的盈利,依然遥遥无期。

丁磊曾说:有道并不追求短期的经济效益,网易将持续对有道进行输血。换个角度看,其实丁磊的意思是:

有道现在还看不到短期的经济效益,未来还需要持续烧钱。

但网易的骨子里没有烧钱的基因,从搜索,到社交、直播、电商,每当大战陷入烧钱杀红眼时,丁老板便会翻然抽身离去。如今的网易,一边带中小学生打游戏挣钱,一边花钱请中小学生学习,看起来是多么耐人寻味的一件事。

曾经的热血少年,凭借少有的情怀,做出了广大网友喜欢的网易云音乐、有道云笔记、网易公开课、有道词典等一众小而美的产品,如今,少年准备在K12赛道杀出一条血路,不管成功与否,都值得祝福与期待。

虽然成年人的世界不需要问对错,只看利弊。

但我们都喜欢热血少年的故事,因为我们曾经都是。

本文非鲸媒体采编文章,不代表鲸媒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