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跟谁学而言,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导语

对于跟谁学而言,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作为目前全球市值最大的在线教育机构,却在过去三个多月时间里,接连被灰熊、香橼、天蝎创投、浑水等多家机构做空。

依然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的跟谁学,于2020年6月9日在北京举行了《跟谁学公开课·新定义在线直播大班课》发布会,同时这也是跟谁学成立六周年的发布会。发布会上,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不仅分享了关于跟谁学的三个关键词和他自己的三个相信,也介绍了跟谁学对于在线直播大班课的理解与重新定义。

(以下文字鲸媒体编辑整理自陈向东演讲原文)

跟谁学是谁

跟谁学是谁?跟谁学是一家在线教育公司。如果想真正了解跟谁学,我想最重要的是了解三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至暗时刻。

跟谁学曾经一度拿到了最大的A轮融资5000万美金,可以说是高光时刻,但紧接着,我们就坠落悬崖,走进了公司一度快活不下去的至暗时刻,那时候跟谁学才一岁多。

当一家公司经历了真正的痛苦,真正的至暗时刻时,当一家公司能够面对至暗时刻做反思、做批判、认认真真对内归因的时候,我相信这家公司未来的成长就会真正地超越想象。我们经常说“痛苦+反思=进步”,而中国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理解一家创业公司在一年多时账上基本就没钱了,创始人拿出自己的积蓄投入到这家公司,告诉这家公司每一个伙伴“跟谁学是不会缺钱的,跟谁学永远不会缺钱”。

第二个关键词:小规模。

我们在创办跟谁学的头3年,公司人数基本都保持在600人左右。如果一家公司能够非常幸运地在小规模时保持足够长的时间,对这家公司而言就是最大的一笔财富。比如一棵小树,在它比较小的时候经历了非常恶劣的环境,同时我们去呵护关注这棵小树,给它剪枝,这样当它长大时,它自然是笔直的栋梁之材。但如果一棵小树苗在小时候野蛮生长,有很多枝桠没来得及剪去,当它变大以后再想去修剪,砍掉它任何一枝枝桠,都可能会伤害到这棵树木。

第三个关键词:最小单元点。

很多人说,为什么全中国在线教育公司都在赔钱,跟谁学一家却能赚钱?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但我们尝试着去找寻跟谁学和任何一家中国在线教育公司最大的差异。

跟谁学在美国上市时只拿过一轮5000万美金的融资,而其他在线教育公司有好多家拿的钱是我们的10倍甚至20倍。跟谁学没钱,因此我们会把每分钱都花在研究客户和服务客户上,我们会把每分钱都花在选拔伙伴和培训伙伴上,我们把每分钱都花费在打磨每道流程、提升每道流程的效率上。当一家公司压根没钱时,它和有钱公司所做的动作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在2016年10月份,跟谁学找到了最小单元点,在2017年9月,整个公司找到了盈利最小单元点。

我是谁

我是谁呢?我先讲讲我的“三个相信”。

第一个相信:我特别相信年轻的力量。

我17岁时就参加了工作,最开始是当老师教书。那时候我才17岁,我不怎么懂教育,不怎么懂什么是好老师,但我懂得初学者的力量;我懂得找到最优秀的人并向他学习的力量;我懂得要全力以赴的力量。这就是为什么跟谁学每年在对人才进行“扫描”时,会不断地更换语言,今年我们说“得98、99后者得天下”,我在公司内部不断地、反复地告诉每一个跟谁学人,我们该怎样找到对生活有热切向往的年轻人。

第二个相信:我特别相信技术的力量。

1991年,我通过成人高招读到了当时我能够读的最好学校——河南教育学院,选择的专业叫做电子技术专业。那时候学习的核心课程是模拟电子线路、数字电子线路、微积分、信号与系统、BASIC语言等等,1991年的时候我就在学习编程,我还尝试组装收音机,像电容、二极管等,所以技术、组装、复制这些东西在我脑海中印象之深切,超越所有的想象。在我的脑海深处,我对于技术的痴迷一直都在。

第三个相信:我特别相信学生和家长的力量。

2002年时,我有幸一个人到武汉创办了武汉新东方学校,去的时候只拿了30万注册资本金,一年后我们做了1500多万的利润,4000多万的收入。在我的脑海中,我特别相信,如果你能够把学生服务好,如果你能够让家长感动,学生和家长就会不断地把钱交给你,你就会有源源不断的现金流。所以要想做一家伟大的教育公司,不需要烧钱,最好的融资方法就是把股票分给员工,分给伙伴,通过更好地服务学生和家长,从而来做一家真正的教育公司。

我是谁?经过6年创业,我发现我还是一名老师,从1988年我成为一名初中老师开始到今天,我做教育已经32年了,我是一个对教育有真正敬畏感的人。

每个人都值得更好的教育

我是一个特别特别农村的孩子,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后来通过奋斗,读了专科,读了本科,读了硕士,读了博士。所以在我内心深处,我觉得如果我作为一个农村的孩子能够通过奋斗改变自己的命运,那我相信中国所有农村的孩子都应该能够通过奋斗改变他们的命运。而通过奋斗改变命运最好的方法,我想就是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接受最优秀的教育。

我14岁时读的是师范,当时因为家里穷,我没能上高中,所以我不得不读了洛阳市第一师范学校。但我撞上了这辈子最大的运气,因为在1985年到1988年,邓小平所倡导的教育改革产生了一些实际效果,当时北京恰好选派了中央讲师团去洛阳市第一师范学校支教。

我到今天都还记得,那些来自于北京的大学老师就住在我们那个地方,教我们,给我们描述远方的故事,给我们描述北京的故事,给我们描述国外的故事。这些老师的支教,真正改变了我的一生。

所以当我决定创业,当我决定和伙伴们一起创办跟谁学的时候,跟谁学的最初使命是“让教与学更平等,更便捷,更高效”,这大概就是我们出发时的梦想。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值得拥有更好的教育。

全新定义在线直播大班课

我们是怎么理解在线直播大班课的呢?不妨从跟谁学的创业历史来看。2014年6月,我带队创办了跟谁学,当时我们把跟谁学定义为了一家科技公司,压根没有“教育”二字。

2014年7月,我们组建视频直播技术团队,某种意义上说是今天大家看到的主流大班课。2015年3月,我们用自有技术推出了3000多人在线直播大班课。

2016年3月,我们组建团队,开始孵化以K12的B2C为主导的在线直播大班课品牌高途课堂;2017年6月,我们把内部的5个团队整合组成新的高途课堂;2017年8月,我们把所有to B业务要么关掉、要么拆分,把所有力量都聚焦在了跟谁学面向to C在线直播大班课的商业模式上。所以2017年9月份时,跟谁学整个公司单月实现了盈利。

很多朋友会问,我怎么想到做在线直播大班课的?我们都知道做教育最难的是找到、培训和激励足够多的优秀老师。所以我在想,如果一个优秀老师在线下每个班只有20个学生,而通过技术在线上,每个班能够教2000个孩子,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就把一个最优秀老师的产能放大了100倍。如果我们能创设一种最好的文化,设计一种最好的机制,研发一种最好的技术,设计一种最好的互动,打磨一种全新的场景,我觉得是非常非常激动人心的。

有人问我,跟谁学最大的护城河是什么?我让提问者随便拉住我们的干部去问,结果我们的干部都回答说,跟谁学最大的核心竞争力是组织能力。朋友们又问跟谁学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我们的伙伴同样会回答,是组织能力。

在今天的在线场景下,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链条比线下机构的链条长得多,一家在线教育公司的分工会比线下的分工多得多。比方说,流量团队、销售团队、主讲老师团队、辅导老师团队、内容研发团队、教师打磨团队、视频直播团队、数据团队、人力团队、财务团队、数据反馈团队等等。

因为在线教育的分工更多,在线教育的链条更长,这就使得在线教育这件事本身组织的难度会急剧加大。尽管今天市场中有很多在线教育公司,但我认为非常好玩的事情其实在2020年才刚刚开始,因为今年每家入场的在线教育公司的规模都非常大了。

如果大家认为跟谁学的模式是一个可以拷贝的模式的话,核心问题是,市场每一家公司的规模都很大了。如果一个2岁小女孩训练压腿的动作,是很容易把腿压下去的,但如果另一个18岁的女孩看到别人压腿压得好,她也想在第二天就迅速把腿压下去,其实是非常难的,因为她已经18岁了,她要训练这个动作需要时间。所以2020年对于跟谁学是特别美妙的一年。

重新定义在线直播大班课

如果我们真正去体验在线直播大班课会发现,在线直播大班课的表象是大班,但对于学生和家长的上课来说,他面对的主讲老师实际上是一对一。在线直播大班课有一个主讲老师,可能会面对2000个孩子,但我们每200多个孩子会配一个辅导老师,而这些辅导老师会通过拉小班的方式服务于我们的学生和家长,某种意义上讲就是小班教学。

同时技术发展到今天,使得所有学生数据都被掌握,我们可以根据学生具体的错误点、难点、困惑点个性化地向他推送相关内容。比如200个孩子中有50个孩子选择了A,选A是错的,怎么错了,我们的辅导老师就可以录制一段视频,甚至拉着这50个人开个小课,然后通过系统瞬间发送给50个学生和家长。对于辅导老师而言他服务了50个孩子,但对于学生和家长而言,在那一瞬间他们是一对一的,也是个性化的。

所以在线直播大班课的魅力就在于,它的表象是一个在线直播大班课,但它的本质是大班教学、小班服务、个性体验,今天我们再来重新定义在线直播大班课的时候,大家只是说大班,但我们希望最终学生和家长感受到的是一对一,感受到的是个性化。所以跟谁学在线直播大班课接下来有三个创新:

第一,在技术创新上去加大投入。今年第一个季度,我们的研发费用达到了近1亿人民币,如果再看两到三个季度,大家会发现我们在研发费用方面的投入是持续、陡峭上升的。到今年年底,我们预计会有2200位内容、技术和产品研发人员,大家说5G、云、大数据,这些技术本身要想真正产生力量,真正产生价值,真正产生对于学生成绩提高的影响因子,我想其实才刚刚开始。

第二,在教育创新上继续下工夫。我所理解的教育创新是我们如何才能让更多热爱教育的人才做教育,我们怎么通过组织创新、激励创新,通过真正对人的尊重,通过创新一种最好的文化能够让大家有爱。教育的本质是什么?我想教育的本质是爱,是温暖,是影响,是疼爱,是把你的生命给另外一个生命。如果我们认为这就是教育的本质,那对于一个商业机构,就必须要做所有的组织创新以激活组织。而激活组织最重要的一个密码,就是能让全中国最优秀人才中,相当比例的人才愿意来做教育。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要理念创新。在线教育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运气,今天我们看到的数据是中国越来越多家长开始相信在线教育,开始尝试在线教育,中国越来越多优秀的主讲老师,越来越多头部的老师开始找到我们,希望加入我们,成为在线直播大班课的老师。

我想所有一切都只是在说,我们从什么地方来,我们到什么地方去,我们是谁。我们从什么地方来?就是我们的使命,科技让教育更美好。我们到什么地方去?就是我们的愿景,成为令人尊敬的教育机构。我们是谁?就是我们的价值观,成就客户、诚信、务实、进取、合作。我们是一群向往美好的伙伴,在一起,创造美好,成为美好。

我们有一句特别的语言:将心注入,全力以赴。我们会继续努力,成为更好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