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疫情的爆发让16亿师生不得不进行线上教学。实际上,全世界超过90%的在读学生和教育者都像是被扔进了线上教育的深水池中,要么学会游泳,要么沉入水底。

作者:Michael Moe

译者:陈丁鸿

编者注:

Michael Moe是GSV(全称:Global Silicon Valley)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GSV是一家位于硅谷的投资平台,已投资了数家具有行业变革性的公司,例如Facebook、Twitter、Dropbox、Snap、Lime、Lyft和Spotify。GSV拥有数个专注于新兴教育技术领域的私人基金,投资过Coursera、Chegg、Pluralsight、2U和CourseHero等公司。

疫情的爆发让16亿师生不得不进行线上教学。实际上,全世界超过90%的在读学生和教育者都像是被扔进了线上教育的深水池中,要么学会游泳,要么沉入水底。

部分线上学习者会沉下去。有些学习者会头也不回地爬出泳池。但我们相信绝大部分师生会逐渐习惯并喜欢上这个泳池,并不再受制于岸边。我们也会迎来数字教育的时代, 从疫情前的时代B.C.(Before Coronavirus)进入疫情后的时代A.D.(After Disease)。

疫情推动数字教育倍速发展

在终身学习的各个阶段(“Pre-K to Grey”——从学龄前到银发),我们都可以看到几年前就逐渐形成的趋势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加速。知识经济和数字基础设施将会迎来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在知识经济和全球市场的大势中,你的认知会对你个人、公司、甚至国家带来深远影响。在过去25年中,有45亿人连入了互联网,数字基础设施让人们更容易抓住机遇,并在全球范围内建立联系和协作。

这次的疫情已经成为了加速未来发展的催化剂。以高等教育举例,疫情前只有约30%的学生进行线上学习。疫情期间,几乎所有学生都在线上进行学习。我们认为这种线上迁移会保留和固化。

(蓝色是首次接触线上服务的消费者的比例;红色是会在疫情结束后继续使用线上服务的比例)

迄今为止,全球7万亿美元的教育市场以5%的复合年增长率稳定增长。25年前的互联网兴起以来,教育便开始向数字化迁移,如今数字化学习的市场规模已达1600亿美元。在疫情前,人们预测数字化学习市场将在2026年达到4400亿美元的规模,复合年增长率高达16%(全球GDP增速的的5倍)。

随着市场的健康和高速发展,我们曾经认为的未来已经提前到来了。我们之前预计15年才能达到的市场规模,现在可能只需要一半的时间就可以实现。作为类比,美国的电商在2004年仅占全部零售业的2.1%,而在2019年电商占比已达11%。目前,数字化学习仅占教育行业整体的2.3%(1600亿美元),这个占比和电商在2004年的占比类似。我们之前认为数字化学习的占比会在2026年达到4.5%(4400亿美元),但现在它会以30%的复合年增长率快速增长,并在2026年达到11%(1万亿美元)。

(左图:美国电商市场增长,右图:数字化学习市场规模;蓝色:疫情前,粉色:疫情后)

我们不止一次地看到灾难激发了社会创新。1351年的黑死病一定程度促进了眼镜、医院、枪械和摩登家庭的发明。1666年的伦敦大瘟疫期间,牛顿隔离在家并发现了重力。2002年的非典爆发也让中国的网络渗透率实现了增长,并催生了现代电商。阿里巴巴在2003年3月也实现了3-5倍的用户增长,并在今天成为了市值5300亿美元的巨头。这次的疫情也给数字化学习时代带来了曙光,我们也将迎来一个可以通过创新和科技推动社会进步的新时代。

正在发生的教育变迁

我们在教育的不同领域都看到了疫情带来的变化。

Pre-K12

“从Minecraft到 CIV (游戏名字“文明”),这些游戏都说明了孩子们可以从游戏体验中学到不少知识…全球范围内,10-18岁的孩子每天都要花5个小时玩电子游戏。” - Jessica Lindl, Unity Technologies 全球教育副总裁

  • 学生在K-12期间平均花12,000小时打游戏,这几乎和他们在课堂的时间相同。谷歌搜索中,游戏-堡垒之夜Fortnite已经比足球更火了。这给游戏开发领域,尤其是能让学生在下意识里学到知识的游戏,带来了很大机遇。
  • 课堂将会以线下和线上结合的形式呈现。翻转课堂会让老师的角色更贴近教练。
  • 线上线下结合的学习模式让按需学习成为可能,并会为数据收集和优化铺平道路,这会给行业带来更多个性化学习的机会。
  • 学生、教师和家长间会有更多的数字化连接。这样的连接会促进沟通,让每个人各司其职,同时增加学生成就的透明度。
  • 研究表明,教别人其实是最好的学习方式。P2P协作平台和基于社区的学习平台会迎来增长。
  • 我们会迎来更多基于AI的机器人辅导老师。机器人老师会实现专业教学的平等化和规模化,并给世界带来更低价的课后辅导。在未来,一刀切的教学模式会被因材施教的个性化学习所取代。
高等教育

“我们需要加速从学习到挣钱的过程”— Dan Rosensweig, Chegg CEO

  • 高等学府和企业间的孤岛将会被打破。大学里的课程会更贴近在实际工作中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
  • 传统高等教育机构将会面临更加恶劣的财务状况:他们将面临线下课程的取消、宿舍和住宿费用的退款、以及捐款缩水的挑战(美国大学受捐总额为6300亿美元,其中35.2%都在股市中)。
  • 美国4500所高等学府中,只有104所收到的捐款超过10亿美元。只有额外368所获得超过1亿美元的捐款。失去了这层缓冲,上千家高等学府会面临沉重打击。
  • 根据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ollege and University Business Officers (NACUBO) 全美大学财务官协会TIAA (Teachers Insurance and Annuity Association)教师保险和养老金协会的调研:教师保险和养老金协会这个趋势其实在疫情前就有体现,传统纸媒也在数字时代中逐渐销声匿迹。过去15年里,1/5的纸媒破产,多数是小型的、本地的媒体。同样的,高等教育领域的本地品牌也会在数字时代变得无足轻重。具备成熟线上平台的顶尖大学,比如ASU和SNHU,会迅速取代小城镇里面的大学。换句话说,大学若想成功,服务好本地学生是不够的。
  • 线上至上的教学方法将成为每一所大学的标配。各大学会将互动教学内容与高质量的影视制作能力相结合,并给学生带来更好地线上体验,即“好莱坞遇上哈佛大学”。
  • 高等学府的角色也会迎来剧变。类似与音乐流媒体市场,学生在未来也会有一个大学“播放列表”。他们将不再受限于一个唱片公司(大学)的艺人(教授),而是可以从世界范围内选择课程和教师进行学习。教师和课程内容在未来会比来自单一大学的资格认可更为重要。
  • 接受高等教育的学生数量会由今天的2.07亿增长至2030年的4.14亿,其中所有的增量都会来自线上教育。大多数只在线下学习的学生也会开始在线上进行学习。
成人教育和职业培训

“未来3年里,超过半数的工作者需要学习新技能。”— David Blake, Learn In CEO; Degreed创始人

  • 学习将会成为持续的、终身的。寒窗苦读25年之后再也不用学习的情况不会出现。
  • 随着工作场景中自动化的加速发展,个人将会更加关注新技能的学习,企业也会更多关注怎样为雇员提供学习机会。
  • 政府会跃升为买家,并对市民进行大规模技能培训,甚至有“新技能学习政府官员”的出现。
  • 直播学习的数字化(比如会议、研讨会和夜校)。学位不再是就业的唯一通行证。人们会更加接受其它能证明能力的凭据,比如证书、勋章和“知识货币”。
  • “自我全面发展”教育的兴起,包括精神、身体和灵魂方面的学习,比如冥想、厨艺、健康、健身等。
疫情期间的美国教育案例

“我们的教育系统将从排他转向包容。”— Arne Duncan, 美国教育部前部长

教育APP在总体排名的跃升

(不同教育类APP在疫情期间苹果商城的排名情况,截至4月1日)

  • 教育科技类APP在2020年3月期间排名大幅提升。谷歌Classroom和Remind分别突破历史排名记录,位居苹果应用商城第2名和第9名。其他几个下载量大增的APP有Classdojo, Khan Academy, Flipgrid, Seesaw, Clever.
  • 3月4日到4月1日期间,进步较快的教育类APP的平均排名由第502位上升至121位。

(美国部分教育类APP下载量的激增)

  • 这种趋势不光体现在线上平台,移动平台在疫情期间也迎来了用户增长。我们注意到,实现最多用户量增长的移动端产品是沟通类应用,尤其是那些能够利用智能手机功能,并且同时支持多种用户使用场景的APP。
  • K12领域的协作类APP,比如K-8领域的ClassDojo和Remind, 以及高等教育领域的Google Classroom,实现了290-580%的周下载量增长(与2020年1月份相比)。其他APP, 比如能让学生分享数字作品的Seesaw, 从默默无名跃升至了应用商城中的前150。
  • Zoom, 作为广为人知的视频会议软件,成为了K12和高等教育中数字课堂基础设施中的重要一环。他们平台的DAU从去年12月份的1000万飞速增长至2020年4月份的3亿。
全球数字学习平台使用率的增长趋势

美国

Chegg

Chegg作为服务美国高等教育市场的领导品牌,在Q1实现了新增订阅用户35%的同比增长,其中主要增长来自于3月份的疫情期间。公布Q1财报后,Chegg的股价上涨了32%, 市值提高了超过20亿美元。Chegg安卓移动端下载量跟2月份相比上涨了247%, 并在3月份实现了94%的同比增长。

ClassDojo

ClassDojo是一个面向PreK-8教师、学生和家长的沟通平台。疫情前,他们的产品已经被美国超过90%的K-8学校使用。全球180多个国家的小学生中,每20个学生就有1个使用ClassDojo。学生用ClassDojo分享图片、视频、消息、和生活片段。该APP实现了新增用户10-15倍的年度同比增长,图片、视频等内容的分享也实现了5-20倍增长。

Course Hero

作为线上学习平台,Course Hero有超过4000万课程相关的学习资源。疫情前,平台上每个月平均有1200万名学生和上千名教育者。疫情期间,平台上的学生数量实现超过70%的增长,验证合格的教师数量也实现了200%的增长。辅导问答的增量也实现了从120%到215%的增长。

Coursera

作为是世界上最大的线上学习平台,Coursera有超过5700万名学生。疫情期间他们实现了在高等教育和2C业务方面的用户增长。高等教育方面,世界120多个国家的29,000所大学通过Coursera将他们的课程迁移至线上。在短短几周内,Coursera上线了3100多所大学的课程。2C业务方面,三月份Coursera的流量上涨了4-5倍,新用户数量实现了15倍的年度增长。Coursera符合GSV投资主题之一 —大规模教学性武器 — 即能利用数字化基础设施、数字化模型和数字化语言来实现大规模教学的解决方案。

多邻国Duolingo

作为知名的语言学习平台,多领国在3月9日至30日期间实现了世界范围内下载量的108%增长。同期,美国新用户注册量实现了148%的增长。同时,在世界范围内,进行英语口语测试的日活用户实现了10倍增长。多领国符合GSV的另一个投资主题—知识货币。在大规模语言学习领域,多领国为知识货币奠定了基础。

可汗学院

可汗学院是免费的线上学习平台,为中小学甚至大学生提供专家筛选整理过的学习资源。该平台预计每月有16亿分钟的交互,是疫情前的2倍。3月19日和20日两天日活超过了3000万,相较疫情前的月活1800万仍高出不少。同时,教师和家长注册数量提高了10-20倍,同一天有超过5万名教师注册。

PhotoMath

作为知名的拍照搜题解决方案,PhotoMath能为学生提供每道题的详细解题步骤。疫情前,公司的月活已超过了2500万。近期实现了64%的全球下载量年度增长以及美国用户年度下载量100%的增长。

Pluralsight

Pluralsight是面向企业的技能培训和技能评估平台。公司在财报中表示Q1营收增长了33%, 达到9260万美元。在公司的“免费4月”活动中,平台凭借免费产品吸引了超过100万新用户。作为对比,他们的疫情前总共有130万B2B用户。

Quizlet

Quizlet为学生提供数字记忆卡片和线上学习资源。疫情前平台上有5000万名学生。疫情期间,平台实现了来自世界50个市场的新用户200%-400%增长。

Remind

作为K12沟通传讯类APP,Remind将学生、家长和教师连接在一起。疫情前,平台月活为2600万。疫情期间,仅三月份,月活就增加了600万。疫情期间,单日信息数量突破了1亿,比2019年开学季的2倍还多。

Udemy

线上学习平台Udemy在2月到3月期间实现了报名学生数量的400%增长,该增长延续到了4月份,并保持在300%以上。

2U

2U位大学提供工具和资源并帮助他们将课程迁移至线上。该平台提供400余个课程,包括研究生学位以及专业证书。公司累计帮助超过15万学生和终身学习者。疫情期间,公司Q1营收达1.75亿美元,同比增长44%。

LMS

包括Canvas、Blackboard在内的LMS解决方案实现了前所未有的用户增长。这些增长主要来自于高等教育学府课程的在线化。

中国

钉钉

钉钉是阿里巴巴旗下的沟通平台。在中国政府的推荐下,钉钉在停课首日新增了5000万名学生用户。

新东方

以项目数量和整体在读学生数量来看,新东方是中国最大的教学服务机构。2019年有超过840万名学生客户。受疫情影响,新东方将100万名学生迁移至自主研发的云教学平台。在最新的2020财年中,他们Q3营收达到了9.23亿美元,实现了15.9%的同比增长。

好未来

作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教育公司,好未来为PreK-12的学生提供线上和线下的课后辅导服务。疫情爆发后,报名长期课的学生数量实现了56%的同比增长,增长主要来自于线上教学。2020年Q4公司营收达8.57亿美元,实现18%的同比增长。目前公司市值达308亿美元。

猿辅导

作为中国在线教育平台,猿辅导在4月1日完成了10亿美元融资,估值达78亿美元。平台目前有超过4亿用户。

世界其他地区

ApplyBoard

ApplyBoard成为了新晋的教育科技独角兽,他们帮助国际学生搜索并申请全世界的大学。平台对学生免费,并通过从合作大学学费抽成进行盈利。疫情前,公司帮助来自110个国家的10万名学生实现留学梦想。疫情爆发以来,ApplyBoard合作学校方面的收入实现了200%的月度环比增长。

Byjus

作为印度最大的教育科技公司,Byjus为K12学生提供了一系列线上学习资源。3月份以来,Byjus实现了150%的流量增长。3月份单月新增600万名新用户。

OpenClassrooms

作为欧洲最大的线上教育平台之一,OpenClassrooms每月有来自400多个国家的300万名活跃用户。疫情爆发以来,公司将所有内容对教育机构开放,并成功吸引超过2000个机构和20万学生成为平台新用户。

Ruanguru

Ruanguru是印度尼西亚最大的教育科技公司,提供面向K12学生的课后辅导、线上课程及学习资源。3月16日当天学生端APP下载量达100万,超过抖音和Instagram。

Vedantu

总部在印度班加罗尔的线上教育平台,在3月中旬实现新增用户数量的10倍增长。疫情期间,公司在10天内新增10万名用户。

WeSchool

作为意大利最大的课堂协作平台,WeSchool受疫情影响实现网站流量40倍增长。

疫情后的教育趋势:一切都将不同

根据我们近10年来的长期观察和我们最近经历的趋势,我们对未来教育做了以下预判:

Pre-K12

“学到什么比如何学到的更重要”。—Sal Khan,可汗学院创始人

  • 即便学生返校后,他们也会在线上线下相结合的环境下进行学习,学习不再有明确的起止时间,上学和课后学习的切换将变得更加持续和流畅。拥有个人设备和高速网络连接的学生数量还会上涨,学生也会有更多机会在课外进行学习。
  • AI辅导老师和家长将会在未来学习过程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教师、学生和家长间的联系会变得更加紧密、牢固。双师模式会变得普及,全球各地的名师课堂将会通过直播传播给学生,助教和辅导老师会在课堂帮助学生,并进行答疑和日常教学辅助工作。
高等教育

“随着大学逐渐加强其数字化能力,我们所看到的针对疫情的短期应对措施将会成为高等教育的一个长期数字化转型进程。”—Jeff Maggioncalda, Coursera CEO

  • 现有的高等教育系统辜负了它的客户:大学生们。过去30年以来,学费对比通胀增加了2-3倍,然而大多数钱都流向了非教学资源。传统教育机构越来越留不住学生,教学产品却依然没有进步和提升。这个局面必须改变。
  • 我们认为高等教育要么数字化,要么会走向灭亡。类似Coursera的平台借势数字化转型的东风完成了规模化,并让学生有机会向世界最好的教授学习,实现了单月用户4-5倍的增长。
  • 不能有效开展线上学习的高等教育学府会面临严重的、难以摆脱的财务危机。现有实行线上至上策略的教育机构会抓住高等教育需求增长的机遇,并提供低价的教学产品。能够辅助线上学习的工具,比如线上监考和直播平台也会在未来迎来更多需求。Pre-K12的双师模式很快会在高等教育里崭露头角,Coursera和Outlier就是其中两个范例。
  • 就像前文中提到的那样,未来10年里,高中教育的学生人数会从2.07亿增长至4.14亿。疫情前,我们预期主要的增长会来自线上。疫情后,所有的增长将会来自线上,之前在学校里线下学习的学生也会在接受线上教育。
成人教育和企业培训

“员工培训会通过优化的晋升、留存和招聘降低雇主成本”— Rachel Carlson, Guild Education 联合创始人和CEO

过去六周内有超过3000万人失业,疫情给个人、企业和政府都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如何有效并大规模的让下岗职工掌握新技能成为了一个挑战。

受疫情影响,工作领域中自动化会迎来加速发展。但是自动化是每个企业都可以具备的“大宗商品”,这意味着企业需要将更多的资源倾注到员工的线上学习和技能提升上。在工作中学到的技能将会比在大学中学到的技能更为重要,并在人们职业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为下岗职工提供指导、教育和帮助将会成为企业的常态。

本文非鲸媒体采编文章,不代表鲸媒体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