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西方的教育和中国的教育有什么本质区别?现阶段中国的教育要做哪些改进?为什么要培养理想主义思想?学生如何培养理想主义思想?

导语

在主旨对话上,俞敏洪讲到:“周成刚老师一直是一个实干家,在新东方真的做了很多实干的事情,创立了上海新东方学校,整顿了北京新东方学校,推动了前途出国公司的创立和发展,推动了中国十几万人到几十万人出国留学,现在是新东方的CEO。”俞敏洪提到周成刚老师让他最佩服的是,周成刚能把日常事务工作和他的理想、和他的爱好完美地结合起来,并且能产生伟大的成果。周成刚从2013年开始,经过了7年的穿行,出了三本书,第一本叫做《镜头里的世界名校》;第二本叫《由东向西看教育》;第三本就是《穿越世界的教育寻访》。

周成刚提到,改革开放给中西方架起了一座桥梁,联通了中国和世界。那么西方的教育和中国的教育有什么本质区别?现阶段中国的教育要做哪些改进?为什么要培养理想主义思想?学生如何培养理想主义思想?

5月12日,在新东方举办的“新教育 新思考”教育研讨会上,新东方创始人兼集团董事长俞敏洪联同新东方集团CEO周成刚就全人教育进行了主旨对话。

(以下为经鲸媒体编辑整理的对话原文)

中西方学校教育的差别

俞敏洪:你认为中国大学和西方大学在对学生的培养方面到底有哪些不同之处呢?

周成刚:第一、孩子在入学的时候,就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径。国内考察学生的维度,更多是大学入学考试,就是每年的高考一考定终身。国外的大学不是一考定终身,可以不断的考,而且在这个申请的过程当中,有一个基本的线,而基本线的上面它的自主权就比较多,所以它考察学生的维度就会更加的丰富一些。比如你去考研究生,不仅是看你中学的成绩,看你大学的成绩,还要看你外语的考试成绩、你的兴趣爱好、社会活动、领导力、科研能力等。

第二、到了学校里面,着重点也会不一样。尤其是以美国为主,本科会让学生拥有更多的思考时间。美国本科期间,会有通识教育。所谓博雅教育,就是作为人、作为一个职业工作者对人类知识的一个基本的框架性的了解。这是他们比较在意的,因为他们觉得有了这个东西,未来你从事任何专业都会帮你走得更远、走得更久。而中国的更多是进大学之后,基本上百分之百把专业定下了,所以可能有一个选择上的错误或者不正确,就会导致出产率、成品率可能会低一些。

第三、学生学习的方法有明显的差异。中国相对说起来会传统一些,东方的课堂里面可能更多的是单车道的,填鸭式的或者死记硬背的、划重点的这种稍微会多一点。西方发达国家的课堂基本上都是开放式的,老师提出一个问题,同学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回答,甚至于跟老师之间相互来挑战,就是说它就像我们的一个辩论队一样,可以有正方反方,本身不存在对与错,但是更看的是你在辩论的过程当中,你的论据、你的论证、你的逻辑、你的思维方面的能力。

第四、校园活动也不一样。西方大学体育活动、社团活动、交流活动会特别多,甚至中间可以休息一年,出去锻炼、出去工作、出去了解社会,转系,转学,从东北大学到西北大学都是相对非常的方便。那么就给同学更多的灵活性。这些方面我觉得我们不是没有做,而是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俞敏洪:你觉得中国的大学应该在哪几个方面可以更好的改进,以适应中国现代化发展的需要呢?

周成刚:第一、我觉得录取学生方面可以多方面去参考,让每个同学的潜力发挥到最佳点。

第二、学校里面要能够享受到更多的学术自由,有更多的空间,有更多的学术争鸣,让思维变得更加的活跃。

第三、我觉得就是中国的平衡发展,全人教育这方面我觉得还可以做得更好一些。全人教育其实跟过去我们提出来的德智体各方面的发展,让一个人的均衡发展,这样出来的全人我觉得未来可以走得更远。

实用主义思想少一点,理想主义思想再多一点

俞敏洪:你觉得中国家长在面向未来的孩子的竞争力方面和他一生的发展方面,应该做哪几件事情?

周成刚:第一、培养孩子自信心。我们的教育以高考这个独木桥为准,所以大部分还是在往一个罐子里灌,所有的人都要去追求数理化的高分,所以我觉得往一个模子里面去灌这样的教育可能现在不一定是最好的。每个学生就是不同的课题,有的学生他读书好,有的情商高,有的动手能力强,所以真正的发现孩子的优点,给他培养出学习习惯,让他不断的找到自信,这一点我觉得是特别重要的。否则把自己的孩子不擅长的去跟人家比,孩子永远就没有自信,没有自信的孩子一定走不远。

第二、培养孩子自我管理能力和自我学习能力。前不久我在采访新加坡国立大学校长的时候,他说新加坡现在要求国民每5年就要翻新一次自己的学习的知识,也就是说他觉得现在的技术很多的东西过5年就要翻新一次,所以我们就有必要让自己的知识不断的更新,那么我们就要知道哪些东西要去学习,哪些是可以放弃的,哪些是重点,哪些不是重点。学习力一旦掌握以后,世界未来千变万化,你都可以站到主导的地位。

第三、实用主义思想少一点,理想主义思想再多一点,学生未来一定会走得更远。中国的孩子学了很多东西,是为了进更好的中学,进了更好的中学就是为了进入名牌大学,进入名牌大学就是为了找到一个钱多一点的工作。那么孩子找到这份钱多的工作就认为他读书的使命已经全部完成,最后就是成家生孩子。但是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爆发力和持续力是不够的。而不是有一种理想主义在牵引着他,所以这方面就可以走得更远,而爆发力就可以更强。就像我们今天,为了做新东方也好,做教育也好,冥冥之中有一种东西好像在召唤着你,就是我们是不是还可以再影响更多的人,可不可以让孩子变得更全面一些,让社会有关教育方面的一些小的悲剧能够减少一些,而这些东西就是在牵引着我们不断的能够坚持下去的最重要的原因。

俞敏洪:我也深刻地认同你说的,就是说一个人如果光是有实用主义制,关注眼前是否成功,比如说能否上最好的中学、上最好的大学,以至于他根本就不知道上最好的中学、大学是什么,或者他知道上好的中学、大学以后就是为了一份高工资,那我觉得未来的潜力和竞争力确实会受到影响。但是我们也不希望一个人就是说光有一个宏大的理想,但是到最后实际上并不知道怎么去做,我们也不希望培养出这样的人来。所以我们把孩子培养成把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能够结合起来的那种类型。

俞敏洪:如何能够做到把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比较完美地结合起来,你觉得孩子身上的理想主义怎么开发?

周成刚:理想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随着自己个人条件的改变,包括经济条件的改变不断提升的。我相信俞老师1993年出来办新东方的时候,没有想过我要一辈子、一生去改变这个教育或者说去影响教育,要做这么大的事业。但是随着业务不断的变大,可能你的理想就会变得越来越高远。这就是我说的理想是不断成长的一件事。

所以让自己的这种理想能够变得更加高远的话它也有一个前提,我们既要实用主义又要理想主义,这就是今天中国人常说的,既要脚踏实地又要仰望星空,脚踏实地不想仰望星空你走不远,光仰望了星空不脚踏实地肯定就迷路了或者就掉沟里面去了。把自己的一种兴趣、爱好和社会的一些需求,甚至于跟个人的一种潜力和能力能够结合起来的时候,自己的职业发展能够走得更远。

俞敏洪:我觉得一个人去追求好的小学到初中、高中成绩这件事情肯定是没错的。因为就中国的情况来说,你不考最好的中学,也不考最好的高中,那对孩子来说他的前途是没有通道的。但是我认为不管家长还是学校,如果把孩子只是摁在这个渠道中间,反复跟他们说,你中考没考上最好的高中、高考没有考上最好的大学你就是失败,这种教育方式本身是有问题的。不管中考还是高考对孩子来说,只是发展的一个渠道而已。我觉得要让孩子明白的是,我为什么要学习好?我为什么要上最好的高中?我为什么要上最好的大学?绝对不是为了一个表面文章,绝对不是因为进入了好的大学你就会有一份好的工作,进入好的大学并不一定必然会有好的工作。

我觉得对中国的教育你刚才说的一点很重要,加强一点学生的理想主义色彩,就是实际上要让学生站得更高一点、走得更远一点,眼光要往上看一点,不管你上的大学是怎么样的,你都知道你未来一辈子几十年、上百年其实有很多的可能性在等待着你,大学本身的好坏并不能决定你一辈子的前途,但是能决定你一辈子前途的一定是内在的那颗心。那颗心你愿意走多远,你到底有多少对生命的热情,到底未来你愿意干多大的事情,这个事情是能够决定你一生的。

所以我觉得家长们和老师们最重要的要告诉孩子们,他们未来的一生到底应该追求什么东西,而不是以现在的考试分数。我再次说考试分数尽管很重要,但是不如对自己一辈子充满信心或去做自己真的很喜欢的事情重要。

人的一生最重要的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名师指路、阅人无数,最后最关键的一步,是要自我领悟、自我思考,通过自我领悟、自我思考把前面的东西浓缩成你自己的个人智慧,浓缩成你自己个人发展的指路明灯,这样你生命才能不断的前行。

周成刚:其实各个国家之间的教育都是不同的,并不是说西方的就是好的,中国的就是落后的中国有很多地方值得我们世界各国的国家来学习,过去40多年的改革开放其实就证明了中国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是可以在世界上发挥更好作用的。但是同时又证明了我们过去40多年所取得的所有成就都是和改革开放分不开的,因为有了改革开放,把中国带向世界,把世界带回中国的桥梁,世界各国都有东西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

当我们去综合这个世界所有这些优秀东西的时候,借鉴和学习使我们进步,但是光学习和借鉴只能进步,我们要超越的时候更重要的还需要创新思维,这就是今天教育更重要的一个话题。

7年,20多个国家,40万里行程,200多所名校

俞敏洪:当初你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冲动,在7年前的时候,想起来要到全世界这么多地方,几乎跑遍了全世界的所有地方,从欧洲跑到美洲,跑到大洋洲这些地方,是什么东西促使你要做这么一件事情?

周成刚:当时回来看到新东方物理条件上还不够完善,但是当时报名大厅里面、教室里面、讲座现场都是人头攒动,这点给我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新东方是以培训英语为主,送孩子出国的名一所学校,所以我就毅然决然地加入了。而我回来以后,正好是我国的出国潮是一浪高过一浪。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即便在过去的10年里,出国人数增幅在放缓,但我国出国人数仍以15%左右的速度在增加,负荷式地增长。那么看到这个情况,我就感觉到中国孩子和家长对外部世界的渴望的心情,那种选择时不知所措的焦虑。我就在想我应该让他们知道更多的信息,更多的了解留学生在国外奋斗的真实的情况。这些在当时我就决定要去采访这些国家,去拍这些国家,去记录这些国家,把留学生奋斗的故事,他们的辛酸苦辣都要带回来。于是在2013年,我就开始了所谓的穿越活动。